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种田之傻傻相陪 作者:锦绣云燃

字体:[ ]

 
文案
 
 
一朝醒来,钟子琪发现自己穿越了!
 
家徒四壁就算了;父母竟然双亡!
 
双亡就算了;自己竟然是个哥儿!
 
哥儿就算了;竟然被大伯一家给卖了!
 
卖了就算了;特么还卖给了一傻子!!
 
钟子琪表面淡定内心狂吼:还能不能更坑爹些?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有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人陪伴在这陌生的异世界,其实…也不错。
 
提示:
 
☆1.前期傻后期清醒并且属性不定攻X淡然温和(大雾)受
2.这是个平淡温馨细水流长的架空文,依然是老套狗血俗的种田文,如果追寻新颖的千万别进= =
☆3.主角性格不定,因为作者也不确定会写成什么样子o(*////▽////*)q
☆4.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谢绝扒,不喜欢的亲就直接叉了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子琪,赵正安 ┃ 配角:钟家人,赵家人,村民 ┃ 其它:1v1,种田文,美食穿插,平淡温馨
 
☆、第一章 穿越(小修)
 
钟子琪从混沌中醒来时,发现一件极其不妙的事情,他竟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记得他昨天去参加暗恋已久的好哥们的婚礼,然后喝的酩酊大醉,逞能的要自己一个人回家,最后睡在了马路牙子上,难道谁把他弄回家了?
    不过这人家可是够穷的,钟子琪瞪着正上方乌黑的棚顶还有看不出颜色的帘子,想起身打量一下,没想到这刚一动才发现浑身酸软无力,脑袋也痛的不行。
    “吱呀”一声门声响起。脚步声渐渐逼近,一张擦着满脸米分,眉心带着一颗红痣,梳着高高的发髻,身穿深蓝色长袍的……男人?
    钟子琪只觉的自己脑子现在有些乱。
    这时来人明显发现他已经醒了,立马掐腰说道:“哟,你小子可终于醒了,再不醒我就要给你扔出去了,钟子琪我告诉你,别跟我要死要活的,你要是死了正好我们还能省点米粮,不过如今醒了正好,后天给我收拾收拾出嫁。”说完哼了一声,一扭一扭的走了。
    钟子琪本来头就疼,如今更是被现在的情况绕的头发晕,这人说的话钟子琪听得云里雾里的,就最后一句听懂了,他要嫁了……然后钟子琪晕了。
    这一晕,有许多片段在他脑海里闪过,并不是特别完整,但是却恰好让他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他穿越了,这个时代是个架空的时代,他生活的国家名叫大泽,周围还有两个势均力敌的国家,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如今国家没有战争,百姓的生活也富足安康。
    而他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钟子琪,生活在大泽国一个偏远的山村——赵家村。顾名思义这个村子大多数都姓赵,而钟家只是个外来户。
    钟子琪太爷爷的那个年代,战火四溢、兵荒马乱,为了躲避战争带着妻儿四处逃难最后战争停下的时候,他恰好逃到赵家村,和妻子商量就定居在这里,当时赵家村村长是个心善之人,看着拖家带口的也不容易,就同意他定居在此,还分了几亩田地。
    钟子琪的太爷爷只有一个儿子,就是钟子琪的爷爷钟万生,而钟万生娶了现在的妻子生下两个儿子,老大钟振平,老二钟振航,也就是钟子琪的爹。
    钟子琪的爹是个识文断字有才华之人,当初可是有着童生之名,本来可以继续学习考上一个秀才的,就因为那时候钟振平刚好要娶亲,家里没有钱,而学习需要的笔墨纸砚都是相当耗钱,耳根子软的钟万生就听了大儿子的话让钟振航休学了。
    不过凭借着他识文断字的能力还是在镇上找了一份好活。娶了一个外地逃难过来的美貌哥儿沈氏,生下了钟子琪,一个小哥儿。
    到了这儿钟子琪不得不吐槽一番,这个世界没有女人,只有一种叫做哥儿的人,眉心长着一颗鲜红的朱砂痣,负责嫁人生孩子,钟子琪倒是不在乎这些,他本身就是个同性恋,他死前参加的就是他暗恋已久的哥们婚礼。让他在意的是男人竟然能生孩子?
    他只想说一声呵呵,能不能再让他穿回去?想到自己挺着个大肚子还要在家缝缝补补那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好么?他可是堂堂七尺男儿,理应在战场上英勇杀敌……好吧,有点不靠谱,但怎么说也是能养家糊口的,如果将来真的要成亲,他一定要找个真心喜欢他的,听他话的,这样他就可以避免生孩子了,钟子琪美滋滋的想着,完全忘了一个真理——天意不可违啊!
    情节转回赵家,前不久钟振航和沈氏外出,没想到遇到一伙猖狂的盗匪,最后没回来。年仅十六的钟子琪就这样成为了孤儿。
    再说钟振平娶了隔壁村的一哥儿李秀娟,未成亲之前,李秀娟温柔可人,成亲之后,生了一个小子和一个哥儿,渐渐原形毕露,泼妇之样显露无疑,在钟振航活着的时候他还能低调一点,占些小便宜欺负欺负人大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没想到钟振航死了没到三个月,就把钟子琪给卖了。用李秀娟的话来说,恰逢成亲年纪。他给钟子琪找了个好人家,收了一两银子。
    如果真是好人家也就罢了,他给钟子琪找的是村子里的傻子,这傻子名叫赵正安,今年十七,马上及冠了,他原本并不傻,且聪明伶俐,但是在一次外出做工之际,头不小心摔在了石头上,成了傻子。
    他后姆王氏一看原本天天往家进钱的人如今汤汤药药却要倒贴钱,立马不干了,这些家产可都是他儿子的,就想出了个馊主意,给他取一门亲事,分出去单过,赵正安的父亲没反对,他也不乐意把钱花在一个傻子身上。
    就这样,倒霉的钟子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卖给了一个傻子。等到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全村子人都知道了,他不可置信的去质问他大伯爷爷奶奶,发现他们也早就知道了,只有他一人蒙在鼓里,他大伯甚至还劝他,想开点,嫁过去肯定会享福的。
    看着这一家人丑陋的嘴脸,他的阿爹阿姆才走多久?就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一时伤心过度的他就撞墙了,心灰意冷加上这具身体没请大夫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最终活过来的成了现代的钟子琪。看完这些记忆碎片,钟子琪长叹一声,果然没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得,这回根本不用他自己找对象了,人家直接包办了,想想就好心塞,和一个傻子啊!!好像最起码他的贞操神马的不用担心了……
 
☆、第2章 遇见
 
再一次睁开眼睛,钟子琪明显感觉到身子好些了,没有了那种负重之感,此时外边天已经黑了,他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环顾屋子,角落放着两个大箱子,屋中间放着一张方桌,两把椅子,没有任何吃食。
    他撑着身子先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铜镜,面色蜡黄,头发四散,看起来就像一个疯子,他毫不在意的把镜子又放回去,拿着油灯把着门框按照记忆走向厨房。
    此时外边月亮高挂,青蛙蛐蛐的叫声此起彼伏,推开厨房门,仔细翻找了一下,只找到了一个玉米面的窝窝头,摸起来还很硬,钟子琪饿的难受,张嘴就吃起来,吃噎着就去水缸舀些水喝。
    窝窝头也是用粗面做的,吃起来刮嗓子,艰难的咽下去,钟子琪心中不禁嘲讽,这家人够可以的了,侄子生病不给找大夫,做饭不留饭,每一笔账他都会记得,有可能受原主记忆的影响,他也特别不待见这家人。但是想离开这里也没那么容易,他一个哥儿,还是个初到这世界的哥儿,去哪都不安全,还不如就在这个村子,最起码安全有保证。
    第二天,天色微亮,钟子琪就被人摇醒了,入眼的还是那个惹人厌烦的大伯么,他不吭声的看着他。
    李秀娟手掐腰,高声说道:“还有时间在这躺着,你看天都多亮了?赶紧出去干活。”说完还白了他一眼。
    钟子琪沉默不语,左右这几天他就要出去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李秀娟顶嘴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等他自由的。
    出了屋外门,外面太阳刚刚露出头,他住的这所房子,在侧面,是他亲爹钟振航盖得,而正中的位置盖的高大砖房也是他爹出的钱,住的却是大伯一家还有他爷爷和奶阿么。
    他爹由于在镇上找了份好工作,这每天拿回来的钱让大伯一家眼馋不已,他们死守着一亩三分地,还好吃懒做,如今出了个搂钱的怎么可能往外推,在某次钟振航提出分家时,他们是抵死不同意分家,无法,重情重义的钟振航就没再提这件事。
    这一大早的,钟子琪都不知道该打哪下手,眼瞅着大伯么走进了厨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淡声问:“要我做什么?”
    “干什么?这活不有的是,砍柴、挑水、浇菜地、还有外头那些老母鸡都没喂呢,你说哪个不是活……”钟子琪没等听完就走了,真是吵死了!
    李秀娟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半发现当事人已经不在了,啐了一口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感觉今天这小子好像和平时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了?好像不在像以前那样唯唯诺诺任他欺负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最起码他不会再寻死了吧,那他那一两银子也是保住了。
    钟子琪出了厨房,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发现他自己能干的不多,挑水砍柴在他的记忆里这一般都是汉子要干的活,他才懒得去犯傻,什么活都干。
    推开院门,是一条斜斜的路,路上有不少高大的树木,钟子琪发现这个村子所有的房子盖的并无规律可寻,而村子的后面是座大山,树木茂盛、野花盛开,美不胜收。
    钟子琪进院子里找了一把刀,和李秀娟说了一声出去割点草喂鸡。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就出门了。钟子琪拿着刀挎着篮子优哉游哉的往山脚走去,打算在那里割点草。
    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钟子琪的草也割的差不多了,他打算回去了,否则晚了依照家里那帮人的个性绝不会给他留饭。
    “子琪!”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钟子琪停下脚步回头发现喊他的人是个比他还矮一些,身着浅蓝色布衣长相清秀,眉心殷红的一个哥儿,他在记忆里搜索了一番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赵宁这个身体最要好的玩伴和他一样今年十六岁正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钟子琪默默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笑道:“小宁。”
    赵宁三两步跑到钟子琪的身边,打量了他一圈,气愤的说:“你又瘦了,我们才几天没见怎么瘦这么多?”
    钟子琪一听就知道原身自杀的事被瞒住了,他也不点破:“还好吧,只是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
    “没事吧?有没有看大夫?”赵宁立马担忧的问。
    “没事,已经好多了。”
    赵宁这才松了口气,然后环顾四周见没有人就凑到钟子琪面前小声的说:“子琪,我听我阿姆他们说,等你嫁给赵正安那傻子,他们家就立马把你分出来。”
    钟子琪被赵宁突然靠近弄的很不适应,但马上又被他的话吸引住了,分家?那不正和自己心意么?自己一个人过才清静自由,即使和傻子过也比一大家子在一起强多了,要知道那一家子人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钟子琪勾起嘴角笑着说:“那不正好,分出来没有那么多糟心的。”
    “可是——我听村里那些烂嚼舌根的说,你们分出来他家最多能给你两、三亩地,钱财估计更少,这——你到时候怎么生活啊?”赵宁急急的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