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是孩子他爹! 作者:李末子

字体:[ ]

 
我是孩子他爹!
作者:李末子
 
文案
 
重生遇见孩子他爸。
 
 
 
内容标签:生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译程,郑博宇,沈小破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
 
 
☆、第1章
 
醒来的一瞬间,沈译程脸色苍白,浑身冷汗,心脏跳动的声音充满了脑海,震动着他的神经。
    旁边一声无意识的嘤咛声让他回过神来,沈译程近乎神经质的起身看向身边,当看到沈小珀安然的睡着身边时,他几乎要落泪痛哭。
    随即沈译程又怕这是一场梦,他凶狠的拧了自己的大腿,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才慢慢俯下身,将睡着的孩子抱在自己怀里,无声的哭泣。
    半小时后,沈译程逐渐平复了心情,这才发现怀里的孩子似乎小了很多,再仔细一看,沈译程便知道这是孩子刚三岁一个月时的夏天。
    沈小珀小名小破,沈译程坚持贱命好养活,给他取的。
    小破平时特别能吃,比一般小孩儿要胖一些,柔软的头发因为出了些汗水而贴在脑门上。额头饱满,皮肤白嫩,甚至可以看到细细的浅紫色血管。
    小破大字型躺在床上,白嫩嫩胖乎乎的胳膊上有着藕节一样的褶皱,看起来特别可爱。
    眼睫毛又黑又长随着呼吸微微颤动。
    沈译程的心也跟着颤个不停。
    因为醒来之前,沈译程明明在给小破过7岁生日。
    而在生日这天,相处近8年,在一起4年的恋人徐仁却设计让小破意外身亡。
    在自己也即将被徐仁杀死的前夕,才告诉自己,和他在一起,不过就是为了小破的心脏而已,因为徐仁12岁的儿子终于等到了换心脏的最佳时期,而接近自己,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
    沈译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到小破3岁的时候,不过他记得,小破今年上幼儿园时,徐仁给自己表白了,深情表示想要和自己在一起一辈子。
    近4年的相处,让沈译程对徐仁有了一定的感情,一个人抚养孩子对他来说终究有些累,他出走后再也没有联系亲人朋友,除了小破,就只有他一个人。
    最后沈译程答应了徐仁,却不想这一切都只是徐仁的陷阱,他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在需要心脏的时候,随时能够有一个随手可得的心脏供体。
    想到这里,沈译程对徐仁的恨意足以将他碎尸万段。
    可是一看见怀里的小破,沈译程就没有办法再想复仇之类的事情。
    因为此刻最重要的是给小破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
    这其实并不符合沈译程的性格,可若是再呆在这里,沈译程不知道徐仁会不会因为察觉到某些事情而提前对小破动手。
    要对付徐仁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最终,沈译程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他准备悄无声息的带小破离开这里,给小破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
    决定之后,沈译程背着徐仁给自己大学同学打电话,说:“你前几天说你们公司招人,现在还在招吗?”
    大学同学王杰说:“在啊!译程你决定回来啦?想当初你可是我们班能力最强的,你回来我肯定把你直接推荐给老总!”
    沈译程道:“这都几年前的事了,我在小城市生活了几年,不一定适应你们公司的工作呢。”
    王杰道:“你开玩笑,你不是一直在自己接活儿吗?我不信你能力退不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沈译程说:“大概一周后到。”
    王杰皱眉道:“怎么那么久,你从哪儿回来啊?什么时候走?。”
    沈译程说:“我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中途会耽误几天,会耽误面试吗?”
    王杰说:“问题是没有,也不差这一周,行,到时候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和王杰约好后,沈译程将钱卡身份证之类的比较重要的东西装了一个小包,衣服鞋袜一律没带。
    将小破的必需品装进包里,再放了两件换洗衣服在他自己的小书包里,沈译程跟小破说:“小破,爸爸带你出去玩儿,好吗?”
    小破水汪汪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闪亮闪亮的问:“爸爸,去看大恐龙吗?”
    沈译程看着自己儿子眼睛里满是期待,点头说:“嗯,看大恐龙。”
    小破高兴的要跳起来了,哦哦呀呀的跳了两圈,又说:“那看不看机器人?”边说手还边比划,“房子那么大的!”
    沈译程带着失而复得的宠溺,笑道:“小破想看什么我们就去看什么,只要小破乖乖听话。”
    小孩儿这下可高兴了,搂着沈译程亲了两口,大声道:“最喜欢爸爸了!小破听话!”
    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他把最喜欢的奥特曼书包拿出来,开始往里面塞自己的宝贝,机器人玩具要带,遥控飞机和汽车也要带,小衣服小裤裤要带,还要带牙刷,还有小被子,小鸭子,睡觉的童话书。
    最后他端着根凳子爬上柜子伸手抓浴缸里的乌龟,小乌龟不能忘了,这可是小破最好的朋友了。
    沈译程收拾完,便看见小破正把厕所洗澡的小盆端出来,皱着眉想着怎么把盆塞进那个已经超载的书包。
    沈译程有些哭笑不得,一件一件的将小破收拾好的东西拿出来,最后对他说:“只要拿一点点就行了,不用全部带上,到时候你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
    小破马上丢掉洗澡盆,将书包里的小被子拖出来扔掉,再扔掉小乌龟,继续扔掉牙刷小鸭子童话书,最后只剩玩具和糖果,一边仍嘴里还一边叨叨:“不要了!爸爸买!”
    即使3岁的小破还没开始真正懂事,可是回到这个时候,沈译程仍旧觉得幸福的要死。
    到了晚上,徐仁如沈译程所料的找到了他,说:“我听小破说你们要出去玩儿?”
    这一世,沈译程自信观察徐芮,发现徐仁眼里藏匿的疑虑及阴郁,他心下了然徐仁害怕自己带着小破跑了。
    沈译程不敢放松警惕,他像平常一样说道:“嗯,趁最近没什么事,刚好带他出去转转。”
    他做事一向没什么详细的计划,很多时候想到什么是什么,徐仁倒没觉得奇怪。
    不过徐仁面色十分不赞同,话语里听起来倒全是关心,“小破现在才刚三岁,出门太远生病了怎么办?还是等他大些再带出去玩儿吧。”
    沈译程催下眼掩饰住自己眼里的嘲讽和恨意,随即调整神情,抬头说:“就在离本市不远的地方玩儿玩儿,有问题我会送医院。”
    想了想他又说:“他有什么问题我也会给你打电话的,到时候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徐仁是医生,平时小破有病也是徐仁直接看的,很少去医院。
    沈译程见徐仁因为自己话里的依赖感减少了猜忌和不安,不由放下心来,和他讨论该给徐仁的儿子徐闵带什么礼物。
    礼物当然是不可能有的,而且有了孩子之后,沈译程觉得自己都快要有被害妄想症了。
    他害怕徐仁因怒生恨,为了儿子不择手段查他的去处,连机票火车票都不敢买,只能去汽车站买汽车票,因为汽车票不需要身份证。
    沈译程走之前看地图已经看好了,坐汽车周转五个城市,五天之后大概能够回到c市。回c市后,沈译程准备带着孩子回去看爷爷奶奶,找靠山。
    8年前,不,现在应该只有4年,那时候他大学刚毕业,因为性向的问题和父母闹僵了。
    不过沈译程有了孩子并失去过一次后,他才明白,父母与孩子之间是不会像他想的那样决绝冷淡的,更何况当初父母可是把他当成宝贝一样捧着。
    现在他带着小破回去,希望父母能够原谅当初自己的任性和幼稚。
    除了和父母相见,沈译程还决定将孩子介绍给一些亲戚认识。
    重生前沈译程之所以敌不过徐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孤身一人在z市,没有任何可以仰仗和依靠的关系,遇到问题时,过于被动的处境让他最终错失掉了救回儿子的机会,甚至赔上了自己。
    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沈译程看着怀里沉睡的儿子嘟着小嘴,打着小呼噜。
    他心软的吻了吻小破的额头,暗道幸好老天给了他再一次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儿子。
    出发时,沈译程压着心里的憎恨和徐仁来了个依依不舍的告别。
    小破的背包里最终带上了他最喜欢的汽车、遥控飞机和零食。
    从z市到q市有6小时车程,沈译程上车前带着小破在车站的空地上玩了好一会儿的遥控飞机。
    果然小破上车后就开始睡,睡醒后撒撒尿,喝喝水,吃吃零食水果,偏头再躺在爸爸怀里继续睡。
    沈译程看着小破无害稚嫩的睡眼,轻轻吻了吻他的小额头。心里软软的想到小孩子车上没闹真是太乖了,下车后要好好表扬他。
    小破睡觉的时候,沈译程大多数时间再想回到c市后的安排,生活、工作和带孩子要怎么才能够三全其美。
    小破要上幼儿园了倒是会让他省心不少,可是选择哪个幼儿园也非常重要。还好他加上前世的经验,算是带过7年,只要用心尽力,这一切也不是那么难的事。
    同排的一个女乘客见沈译程十分宝贝小破,在沈译程身边感叹了好一会儿沈译程是个好爸爸,也询问了小破妈妈怎么没在一起。
    沈译程面对这样的问题已经不会再有最初的尴尬和窘迫了,他看向小破温和的笑笑,说:“和他妈妈不是很合得来,就分开了。”余下女乘客须臾感叹了好一会儿。
    可是哪儿来的妈妈,小破本来就是沈译程的孩子,是沈译程自己生的孩子。
 
☆、第2章
 
坐了一天的车,到了q市,沈译程找了个不需要登记身份证的家庭旅馆。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沈译程如约带小破去了q市的一个主题公园,他在网上查过里面有一个恐龙馆。
    见小破嘻嘻哈哈甩着小胖腿玩儿的高兴,沈译程觉得自己怎么样都值了。
    晚上躺在沈译程怀里,小破睁着晶亮的大眼睛,手舞足蹈的指着相机里的照片说:“爸爸,这个是…嗯…霸王龙!最厉害了!嗷呜一口就,就把小破吃掉了!”说完自己把自己吓了个哆嗦,随即又哈哈哈的笑了。
    沈译程连忙哭笑不得的亲亲他的额头,关了相机,对小破说:“小破孩儿,明天爸爸带你去玩儿水怎么样?”
    小破很小的时候就戴着游泳圈在水里挥舞肉肉的小胳膊,他一直很喜欢游泳,一听要玩水,高兴的抱住沈译程,一身软肉在他身上直蹭,声音带着小孩儿特有的萌软,说:“爸爸,爸爸,小破最爱你了!”
    说完还重重的亲了沈译程一口。
    沈译程被他亲的心都软了,抱着小破说:“那明天我们就去水上乐园玩,下午我们在坐车去其他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