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后我竟成了我儿子 作者:孤鹜飞过的天空

字体:[ ]

 
    【文案】
    号外!悲催大叔变身英俊少年?
    本想重整人生,却意外成了校园男神!
    前世遭遇了“毒皇后”
    今生竟还他个“小王子”?
    不过,白给的青春玩不坏
    谁怕谁!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世仁,周小野 ┃ 配角:王志新,沙猪,李美华,马师太 ┃ 其它:腹黑,校园,都市,屌丝逆袭,奋斗,励志,爆笑,商战创业,宠溺,官场
 
    第一章  田世仁,你阳寿未尽
    
    田世仁傻了,他呆呆地看着血肉模糊的儿子躺在地上,而自己被撞飞出去的身体躺在远处。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镜头倒回一分钟之前,田世仁在十字路口打了儿子田瓜瓜一嘴巴。原因是,儿子不肯听话办转学、也不肯和那个小男生分手。对,您没听错。
    田世仁十七岁上高二的儿子,一个月前在卧室里和一个小男生玩亲嘴儿,被他逮了个正着。刚开始我们田先生还很淡定,以为儿子只是一时好奇。冷静之后他还决定做一回“知心哥哥”,与田瓜瓜小朋友促膝长谈一次。可是越谈我们田大叔的心越瓦凉。
    原来儿子早就发现自己不喜欢女孩儿,从初一开始就喜欢上了那个小白脸儿。怕吓着人家小白兔故而不敢表白,一直以好朋友的身份相处着。好不容易熬到了高二,这头一回表白还被倒霉老爸给撞上了。
    田瓜瓜这熊孩子不仅不认错,还怪上他了,“都是你的错,你凭什么不敲门,懂不懂隐私权啊?都吓着我们小野了,这回小野肯定不理我了!”。儿子摔门而去,父子二人不欢而散。田世仁气的一天没上班,他有心告诉孩子他妈,可那个女人除了吃喝玩乐,什么时候对儿子上过心呢?
    从那天起儿子再也没回过家,田世仁只好上学校去抓人。从打出了校门儿,父子倆就一路争吵。死孩子理直气壮的说什么,“好不容易哄好了小野,小野同意和他交往了,他现在是世上最幸福的人,田世仁要是棒打鸳鸯,就是天理不容!”。
    田大叔这个气呀,一个控制不住就动手打了儿子一嘴巴。说起来,田世仁还从来没舍得打过儿子,他猛然发现这小子竟然比他都高了,十字路口上,田世仁突然觉得自己老了。田世仁猛一转身就往马路对面走去,根本没注意此刻正是红灯,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儿子在身后大喊一声“爸!……“,接着他被重重往前推了一下。就这样,儿子被一辆白色轿车撞倒了,而他,躲过了轿车却被一辆越野车撞飞了出去。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田世仁呆呆地看着混乱的事故现场,警笛声、救护车声他都听不到了,一切就像黑白默片,原来人死以后竟然真的会灵魂出窍。不知过了多久,田世仁感觉有人拽了他一下,他机械地转头,看见儿子的灵魂站在他身旁,苍白的脸上全是泪水,这孩子吓坏了。
    “爸,我们…死了吗?”田瓜瓜声音颤抖地问。
    “看样子是的。”,田世仁稍微找回了点神智回答到。
    “瓜瓜,你不该救爸爸,你怎么这么傻呢?”
    “爸,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么大逆不道的话!”
    “傻孩子,别哭,不怕,爸爸在这儿!”,说着田世仁把儿子拥进了怀里。
    “爸,我们怎么办?我不想死,我才十七岁,小野怎么办?”
    “臭小子,都死了还惦记小白脸!”
    “喂!你们倆别唠了,跟我走!”一个阴沉的声音突然道。
    父子俩吓了一跳,惊讶地看到他们旁边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简直是神出鬼没。不对!田世仁马上意识到,这…不是人。
    黑衣人出示了证件,例行公事道:“我是冥界灵魂摆渡人,这里是我的管区,请两位配合我的工作!”。
    wait!啥玩儿意?!灵魂…摆渡人?不应该叫黑白无常吗?再说,不是有一黑一白两个锁魂人吗?田世仁还真问出来了,黑衣人也真答了,说是现在冥界也不景气,裁员了。
    黑衣人还另外奉送了一句:“我就是冥界的公务员和田先生也算是同行”。对了,田世仁是阳界的小公务员。也不知道这个冥界灵魂摆渡人算几级公务员,反正田大叔浑浑噩噩混了这么多年,人到中年还只是个小科员儿。老婆不待见他,儿子又是个同性恋,田世仁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个笑话!他觉得自己死了也算给地球减排了,可是,他儿子这才十七岁,人生还没开始那,他不该死啊!
    田世仁在脑子里飞速地琢磨着有没有啥能贿赂一下这个灵魂摆渡人的,看能不能把他儿子送回去。可他这儿还没开口,摆渡人却开口丟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田瓜瓜,男,S市第五高中高二三班学生,阳寿十七岁。”。黒衣人说完又转向田世仁道:“田世仁……”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田世仁,你阳寿未尽,本来可以回去,可是现在有个麻烦,你的肉身不能用了。真是给我出难题,本来一会还有个聚会,却碰上了这闹心事儿,真倒霉!”。
    田世仁突然很火大,激动道:“这他妈倒霉的到底是谁呀?我这儿阳寿未尽却死了,那肯定是你们工作有纰漏呀!这阳界的公务员出错可能是个小事儿,可拜托,你们出错那就得死人啊!”。
    黑衣人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行了,先走吧,这里乱七八糟的。去哪呢?得,先去医院吧,你儿子的肉身去医院抢救了。虽然救不活,可还有点儿时间,我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
    田世仁一听,儿子竟还没断气,赶紧说:“要不,您别想折了,我替我儿子跟你走,你把他送回去,反正一个名额,我顶上不就完了!”。
    田瓜瓜一听急忙道:“不行,不能让我爸死!”。
    摆渡人大声道:“别吵了!你以为你家开的那!田瓜瓜,必须走!冥界生死系统是联网的,而且是指纹识别,每个环节都要指纹认证,去投胎的只能是他!不过……”。田世仁想,都什么时候了就别不过了。
    摆渡人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你真想让你儿子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的灵魂进入他的肉身。”。
    “啊?……”父子俩同时发出惊呼。
    田世仁又傻了,父子二人晕晕呼呼的跟着黑衣人到了医院。田瓜瓜的肉身被推进了手术室。黑衣人让他们在外面坐着等,他得进去帮忙,不然就是救回来脑子也不行了,就是植物人的意思。
    田家父子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那黑衣人要怎么帮忙?脑子乱成一团的田大叔也顾不上去好奇那个,他只觉得眼前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他真的死了吗?自己四十岁,儿子十七,这是造啥孽了呀!
    田世仁自认自己活到四十岁真没做过啥坏事儿,唯一出格的也就是没结婚就怀上了儿子,不,是他老婆怀上了,他们是奉子成婚。其实他当年绝对算闪婚,俩人当时只认识了几个月。
    他知道李美华,也就是田瓜瓜他妈不太想嫁给他。他后面有好几个备胎,其实他原本也是备胎,还是最不起眼儿那个。他田世仁除了长的还行,其余要啥没啥。当时他大学刚毕业,考上了公务员,那会儿公务员,可没现在吃香儿,况且还是在县里上班。
    田世仁看着田瓜瓜,唉!多好的儿子。田瓜瓜遗传了他的英俊加上李美华的优点,更是帅的没朋友。田世仁和李美华婚后长期两地分居,他只在周末回市里,孩子住在姥姥家。等到了田瓜瓜该上小学了,他才托门子送礼,总算是调回来了,可还是个清水衙门水利局,一个月三千多块。
    李美华在广播电台上班,十年下来混上了副台长,虽然是合同制,可人家挣的是效益工资,比他强多了。田世仁从来不知道李美华到底赚多少钱,他们基本是AA制。孩子接回来就成了他的事儿,她李美华从来不管。前几年市里盖经济适用房,田世仁分了套三居室,总算是有房了。李美华自己买了辆十几万的车,见天儿的不着家,说是台里有任务拉广告。
    他和李美华两个人一天说不上几句话。孩子从小和他挺亲,可自从上初中进入叛逆期后,越大越不听话。有段时间儿子话特别少,现在想来,可能是发现自己喜欢男孩也挣扎、苦恼过,田世仁望着一脸彷徨的儿子,突然感到万分愧疚。
    “瓜瓜,爸爸不是个好父亲!”田世仁充满歉意地说到。
    “爸,为什么这么说?你挺好的,不好的是我,可我也不想自己是gay,这应该是天生的。对了,咱家没有谁是吗?比如叔叔啥的?”
    田世仁突然想,自己果然是个福薄的,他只有一个弟弟却也是不到二十岁就病死了。父母伤心欲绝,没几年他妈也走了,老父亲独自生活,前两年也去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现在他人到中年又要白发人送黑发人。田世仁突然就受不了啦!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涌,他抱着儿子失声痛哭起来。这是出事儿到现在,他才爆发出来的悲伤。
    田瓜瓜却好像一下子变冷静了,他拍着田世仁的背安慰道:“爸,我这几年没少气你,走了也好,你少生不少气,只是没人心疼你了。我虽不听话,可心里是爱你的。你以后一定要好好活着,开心地活着,别像从前那么委屈自己。现在,我有几个事儿想和你说说……”
    田世仁呆呆地看着儿子,发现这孩子仿佛一下子长大了。田瓜瓜沉淀了一下慢慢说道:“爸,我有一张存折,是爷爷死前给我的,说是给我上学用,十万块。我一直放在床底下一本书里,用胶带纸粘着,密码是你的生日。“。田世仁听了,眼泪又下来了。
    田瓜瓜为爸爸轻轻擦着眼泪,犹豫了一下接着说:“爸,我说一件事儿,你别难过,我妈她……她外面应该是有人了,而且挺久了。我小学那会儿,有一次下楼扔垃圾,看见她在一个男的车里和那人接吻。后来,又撞到几次,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
    田世仁其实早有感觉,只是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挑破,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所以,如今听了也没有太难过,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死了,一切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
    田瓜瓜握紧爸爸的手接着说:“爸,最后,我有一件事儿求您,你一定要答应我……周小野,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喜欢过的人。其实我困惑过很久,我不知道,我是因为是Gay喜欢的小野,还是因为喜欢小野才成了Gay。我只是喜欢他,对其他男孩女孩都没感觉。我求你了爸,帮我照顾小野。就算不能爱他如情人,也要做他的哥哥,最好找个人来爱他。小野那么单纯、弱小又善良,我是真放心不下他,他太缺少关爱和安全感了。”。
    田瓜瓜用一种充满了祈盼和痛苦的眼神,深深地望向父亲。田世仁一时间,竟说不出话了,觉得心口堵着。这是孩子的遗愿,他要怎样拒绝呢?他无法拒绝!于是他轻轻点了点头,田瓜瓜一下子扑倒在他怀里颤抖着哭了。说完了这段话,必竟只有十七岁的少年,像是用完了全部的力气。
    这回换田世仁轻轻拍着儿子,他想好好抱抱儿子。孩子小时候住在姥姥家,他很少抱,他真的欠儿子许多拥抱,他想就这样抱着儿子,一直抱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求评论!
    
    第二章 令人震惊的真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