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最强标记[星际] 作者:吃两碗

字体:[ ]

 
 
《重生之最强标记[星际]》作者:吃两碗
 
文案:
蔡珏,受,非贱受,已重生。
沈年,攻,非渣攻,忠犬养成中。
=================================================
重生前蔡珏以为自己是一只小白兔,渣攻贱受热炕头冷心头。但事情似乎总有哪里不对劲儿。
重生后蔡珏觉得这辈子自己至少得当只小狼狗,然而当上辈子那些被掩盖在阴谋人心之下的真相暴露后,他又觉得自己至少得变成一只狼,不然怎么跟自家二十四孝绝世好攻一起把这个害人不浅的世界踩在脚下?
而沈年,他等了两辈子,到最后,老婆孩子热炕头,该是他的终究也都是他的。
==================================================================
“我庆幸自己醒来在我们都小的时候,可以把我塞进你生命的点点滴滴,这样你这辈子从头到尾除了最早的七年每一天都有我,从头到脚全会长成我最喜欢的样子。你走到哪,见到你的人都会知道这个优秀的男人是我蔡珏的。这就是我给你的标记,全宇宙最强的标记。”
============================================================================
二十四孝忠犬攻x睚眦必报傲娇受,既然竹马来,互宠没商量。
 
星际,ABO二捏,生子,伪科学,机甲乱入,热题材皮下是一颗贱萌的宠文心。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蔡珏,沈年 ┃ 配角:连濯衣 ┃ 其它:青梅竹马,星际异能,宠甜
==================
 
    A骑竹马在隔壁  
  第1章 Chapter1重生
  
  “日曜元3013年4月1日
  我叫蔡珏,这个‘蔡’,这个‘珏’。卒于28岁,因为我爱上了一个人。是的他不爱我,他上了我标记我,却心心念念地想要终生标记别人。
  不过这个人也遭报应了,最后他啥都好的爱人联合小情儿想要弄死他。
  然而他并没有死,因为老子就是个傻逼,还是没狠下心,救了这个渣。
  然后我死了。
  然后我重生了。
  然后我现在三岁。
  根正苗红,前途大好。
  所以以下是我的人生duang计划。
  重要事情说三遍:没有渣A!没有渣A!没有渣A!
  首先我需要……”
  蔡珏放下手上的儿童专用铅笔,对自己的“炫酷到没有朋友的人生计划”么了一下,满意的合起本子锁上基因锁。
  蔡珏打了个哈欠,想去睡觉。但是看看自己的小短腿和坐着的长腿幼儿椅。
  “米咖!”
  米咖是蔡珏的保姆机器人。联邦销量第一的保姆机器人——“家养小精灵三型”的初号机。
  蔡珏让米咖把自己抱下来,他去隔壁房间拿了自己的独角兽玩偶,又让米咖把他抱到院子里的小床上。
  外面阳光很好,蔡珏想睡午觉。
  蔡珏的父母就职于联邦宇宙自然科学研究院,二老是全宇宙公认的高级知识分子中的高级知识分子。
  蔡珏的父母很爱他,但是这蔡珏觉得这个爱有点特别。
  特别到,蔡珏觉得这两位对他干的那都不叫人事儿。比如成年之前一直把他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星球上,逢年过节才来看看。再比如一直给他注射性状抑制剂,把好一朵鲜艳的娇O生生养成了烂大街的糙B。
  以上两件事,被蔡珏归纳为自己爱情失败的间接原因。
  要不是看在上辈子自己死后,这俩人不仅把渣A揍的半死,还暴躁地炸了凶手母星的面子上,蔡珏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蔡珏口中的鸟不拉屎星球叫拉普达,在第三星系边缘。两千三百年前被设为联邦级自然保护区。星球上没有任何现代工业,所有的生活物品都来自邻星,生活垃圾也是集中回收空运到邻星进行处理。
  整颗星球如今仍保持着最原始的生态形态,所以科学家也称它为“古地球的映像”。
  在拉普达上的人类无非三种,土著,移民和游客。
  其实还有一种,就是那些拿着万能暂住证的特权阶级,蔡珏把他们勉强分类在游客里。
  蔡珏所在的第7区里住的大多数是这种人。蔡珏意识到这点挺高兴的,因为这为它以后的抱大腿提供了资源。
  蔡珏睡了快三个小时,醒来时太阳已经耷拉下脑袋。
  蔡珏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抱着独角兽玩偶爬下床。
  突然他看见隔壁没人住的别墅花园里,停了架飞行器。
  哟,纽蓝公司最新研发的飞行器,七年后才向公众供货的军用款。
  蔡珏眯了眯眼睛,隔壁邻居身份不简单啊。上辈子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米咖米咖!今天早上烤的蛋挞还有没有!给我热热装一盒!”
  重活一世,他蔡珏一定不会放掉任何大腿。
  大腿们,我来啦!蔡珏哼着小曲儿蹦哒回屋。
  蔡珏挑了半天决定把自己不太喜欢吃的芒果蛋挞送出去。
  格鲁回来时,就看见一个胖乎乎的小娃娃,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吃着蛋挞,吃完还不满足地吮了吮粘着果酱的手指。
  蔡珏现在的手肉肉的,一只手伸出来就有五个小坑坑,指头短短的看起来要比蛋挞好吃的样子。
  格鲁笑了,“谁家小孩儿怎么在叔叔家门前啊!”
  格鲁大手一伸,把蔡珏抱了起来。
  正在奋战新一枚蛋挞的蔡珏,被突然袭击吓得手一抖,蛋挞掉在了地上。
  格鲁看着蔡珏,蔡珏看着蛋挞。
  蔡珏大脑快速运转,现在情况有点糟糕。下午提着蛋挞来敲门,没人应,蔡珏就决定坐门口等。等着等着就到了晚饭时间,小孩儿容易饿,蔡珏想着反正篮子里蛋挞那么多自己吃一个也没事。
  然而当他吃掉第一个,事情就开始向不可控地方向发展。
  刚才掉在地上的是倒数第二个蛋挞。现在看着他的怪蜀黍大概是这房子的主人。
  蔡珏提气,哇得一声哭了起来。
  格鲁单身三十年,打过虫族,干过政变,刀尖儿上舔过血,生死悬过线,但是再辉煌的简历,在哄孩子面前也是苍白无力的。
  最后的结局是格鲁收下了蔡珏的礼物,然后看着这个倔强的不让人送的小肉团子,打着哭嗝回家的背影,满心愧疚。
  格鲁打开门进去,正巧遇上小主人从楼上下来。
  格鲁的小主人是家族好不容易盼来的继承人,一出生天赋就被评定为S级的A,只可惜身体不好,长到六岁才被从医院里放出来。
  拉普达环境好,家族的意思是让小主人这里静养着,到成年再回去。医生也说,他如果能活到成年,战士基因被激活后,小主人就会没事了。
  “格鲁,有人来了么?”小主人问道。
  “啊是的,隔壁的孩子送过来的礼物。”格鲁回答道。
  “是什么。”
  “一个芒果蛋挞,小主人您要吃么。不对,您我忘了,您不喜欢吃芒果。”格鲁说着打算把蛋挞随手放进冰箱里。
  “拿给我吧,”格鲁听到小主人开口,“我也有点饿了。”
  米咖给蔡珏做的晚饭是,肉丸焗饭配蔬菜沙拉。
  蔡珏的小胖手拿不住筷子,气的直拍桌子,后来米咖给他取来了勺子,他才好好地开始吃饭。
  吃到一半,桌子对面的液晶屏突然亮了,他爸的俊脸出现在屏幕上。
  “哟,儿子!想爸爸了没有!哎呀我去!儿子你会用勺子了!亲爱的你快来看咱儿子会用勺子了!”
  蔡珏抬头白了他爸一眼。
  “哎呦!天呐!我儿子还会翻白眼了!”
  蔡珏把勺子啪地放到桌子上。
  “你烦不烦,让儿子好好吃饭。”蔡珏的亲爹,也就是提供卵细胞并且生下他的男人,也出现在了屏幕里。
  “爹地!”蔡珏看见他美人亲爹笑眯眯地喊道。
  提供jīng.子的爹不愿意了,跟他老婆抱怨,“亲爱的,同样是爹,为啥他喊你不喊我。”
  蔡珏又给了他爸一个白眼。
  “你看他又翻我!亲爱的你看!”
  “闭嘴。”
  “哦,好的老婆。”
  白恪收拾完了蔡侑,开始对自己儿子进行日常慰问。
  说到最后白恪跟蔡珏说他们给蔡珏找了一个哥哥。
  蔡珏听到这第事儿的一反应是,这是他俩爹谁的私生子。
  “是朋友的孩子,上个月他们夫妻俩都在前线牺牲了。孩子挺可怜的,我跟你爹商量着收养了,也算给你添个伴儿。”
  收养就收养呗,蔡珏是没有异议的。但是当看到他未来哥哥的照片时,蔡珏傻了。
  即使是还没长开的小屁孩,蔡珏也能一眼认出来,照片上的人是谁,这个人就算化成灰他也不会忘。
  艾伦·连·斯图尔特,中文名,连濯衣,日后的联邦军第一美人,是渣A喜欢了一辈子的人。
  情敌竟然是自己的哥哥?上辈子他怎么不知道这事儿?蔡珏想静静,谢绝了他俩爹想把连濯衣送来陪他的好意。
  蔡侑夫夫觉得自家儿子,大概是有点闹别扭。
  “儿子你要相信我跟你爹地还是最爱你的。”蔡侑试图跟儿子解释。
  蔡珏给他们飞了个晚安吻就关了视频。
  蔡珏叼着小勺子想了半天。他搞不清是自己记忆出了问题还是上帝突然改了剧本。
  他开始回忆自己小时候的生活。发现一切都是模糊的,没有细节只有梗概,就像他知道自己成年前住在这里,但是所有有关生活日常的事,在他的记忆里却找不到分毫。
  什么鬼?重生综合症?
  蔡珏的小白牙磕在金属小勺上叮叮地响。
  大概因为大脑没还没发育好,没想一会儿,蔡珏的小脑袋就有点晕,蒙蒙得又想睡。
  米咖抱着蔡珏去浴室洗白白后,给他穿上了连体的兔子睡衣,竟然是开档的,蔡珏表示不能接受。
  但是当米咖把他所有的睡衣都捧过来时,蔡珏还是接受了。
  米咖捧来的简直是一个动物园,——各种动物形态的连体开裆睡衣。
  这是他亲爹白恪的品位。于是蔡珏知道了明天跟二老的视频通话该说点什么了。
  那一晚蔡珏没睡好,偌大的房子里面就他一个人住,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外面风吹草动在夜里听起来也似鬼哭狼嚎,他小心肝揪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蔡珏便抱着独角兽玩偶去花园里准备睡觉。
  米咖给他拿来了连环画,说是白恪交待下来的学习任务。
  蔡珏不情愿地打开书,没看一会儿,就手一软,画书砸脸睡着了。
  隔壁花园里看书的少年,抬头恰好对上这一幕,不禁笑出了声。
  这一觉蔡珏睡得很安稳,只是在快要睡醒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有只乌鸦衔了口酒吐在他脸上。酒很凉刺激得他睁开了眼。
  蔡珏睁开眼的瞬间就对上了一张脸。
  看清那张脸长啥样的瞬间,蔡珏整个人都软了。
  蔡珏是出了名的记性不好,活了一辈子就没记住几个人。现在好了他记忆最深的也是最不想见到的两个人,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都让他遇见了。
  到底是哪个大扑楞蛾子在哥哥的人生里扇动了一下翅膀!你出来,哥哥保证一定不打死你!
  蔡珏有点崩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