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桃李满宫堂+番外 作者:木兰竹(下)

字体:[ ]

 
  凌蔚三人缩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时候,那些宾客已经被两小震惊到了。
  碍于年岁,锦阙和安康自然也不可能多惊世骇俗。但是比起同年岁的小孩,其见识却是不一般。一些见解,让他们这群大人也不由眼前一亮。
  同时,也有些脸上发烧。
  刚才他们还糊弄小孩子,现在看来,是被看笑话了吧?只是皇宫中小孩这么厉害吗?放在外面,怎么也是神童了吧?而且比起普通读书好的神童,锦阙和安康已经开始接触实际了。
  不愧是皇子皇孙。
  最后这局面从讨论已经变成了锦阙和安康问,一群才子答。而两小心中傲气,其问题也是挑的有些刁钻。
  凌蔚算是真正的博览群书,所以讲课的时候,各种典故信手拈来,两小的知识面可是很广的。
  而其他人就不同了,他们可没有凌蔚这么全才,看过(背过)的书籍那么多。只是他们各自有专长,集思广益,也能将两小的问题回答个七七八八。
  锦阙和安康也改变了对这些人看法。看来这些人真才实学也是有的,当然,不如凌蔚多矣,比起刘祺和赵圭,也有些差距。
  嘛,但好歹已经超越普通庸俗之人了。
  两小毕竟是双胞胎,就算没有心灵感应这么神气,好歹也是很默契的。两人对视一眼,就开始将问题抛向因为他两主导了宴会,自己跑到旁边躲懒的三人。
  而且这两小比起刚才考校众人古灵精怪多了,问一个人问题,只准那人回答,问倒了,再问下一个。
  若是比起真才实学,锦阙安康自然比不上刘祺赵圭。但锦阙安康是提问者,不是答题者。他们所学,和赵圭、刘祺所擅长的不一定重合。
  但赵圭和刘祺不仅学问底子好,又出去历练过,对于两小的提问,除了一些典故没看到过,问题基本上都能回答上。
  这立刻让其他人感觉到了差距。
  这真是有对比才有伤害。
  “公子小姐为何只把瑾堂抛到一边?”其中一宾客微笑问道。
  他们已经确认这两位小贵人的身份,虽然人家掩饰身份他们不能叫破,但叫名字也肯定是不可能的,便以“公子小姐”的尊称了。
  锦阙道:“我和安……太平的学问,都是学自瑾堂,我们知道的,瑾堂怎么会不知道。没什么可问的。”
  安康也点头:“确是如此。”
  宾客们心中更加确定这两位的身份了。心中激动之余也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刚才表现如何?有没有给两位贵人心中留下些好印象?两位贵人会不会回宫之后对着陛下提起?
  “这讨论又不是想要考倒谁,若华宇太平心中有疑惑,也可和我讨论。”凌蔚觉得自己没参与进来,似乎有些不合群,便提议道。
  锦阙和安康又对视一眼,眼中跃跃欲试。
  大概每个学生都有一颗考倒老师的心?
  或许瑾堂恰好没有看到他们看过的那本书?
  于是两小充满斗志的想要把凌蔚考倒,但无论他们提出哪本书的问题,凌蔚不仅能解答,还能把他们提问的出处典故甚至原文背诵出来。
  也真是显摆了。
  两小从斗志昂扬到败下阵来,赵圭和刘祺不服,也开始“打擂台”,但也纷纷败下阵。
  其他几位宾客本来以为凌蔚没被两小考倒应该是这些都是他教导的内容,但是赵圭和刘祺都败下阵来,那就不只是这样了?
  他们也被激起了斗志——当然也是想在两位贵人面前表现一番。因此凌蔚遭遇了车轮战。
  凌蔚眨眨眼睛。你们考其他的我可能还答不上来,想要偏门典故考倒我?逗,你们看的书,有皇宫藏书阁中齐全吗?
  宴会散去,凌蔚再次扬名。
  
   第六十四章 宽慰 
  
  听了锦阙和安康充满童稚的绘声绘色的描述,皇帝陛下放声大笑:“所以好端端的一个宴会,就变成了你出风头?”
  凌蔚有些不好意思:“陛下,冤枉啊,微臣可是一直猫在角落里躲着。微臣也不知道,怎么他们都开始针对微臣。”
  “恐怕不是针对,而是不服气吧。”太子如今成熟许多,性格也没那么跳脱了,“瑾堂,锦阙安康没给你添麻烦吧?”
  凌蔚想了想,道:“微臣觉得,虽然张扬了些,但其他人应该还是感谢微臣的。”
  太子思索了一下,道:“也是,是孤多虑了。”
  “太子哥哥,我怎么会给瑾堂添麻烦呢?”锦阙不依不挠。
  太子忙道歉:“锦阙自然是不会的。孤只是担心其他人心思而已。”
  锦阙老气横秋的点头:“这才差不多。太子哥哥也不要想太多了,容易变老。”
  安康正在拿着糕点磨牙,闻言抬头:“变老。”
  太子:“……”弟弟妹妹好像变得不是那么可爱了,是错觉吗?
  皇帝陛下乐呵呵的见着儿女们“斗嘴”,然后让宫女太监将锦阙和安康带走,留着太子和凌蔚询问政事。
  凌蔚听着太子和皇帝陛下一问一答,越发成熟有条理,居然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诡异自豪感。
  看着那白白胖胖的熊孩子,长成了俊美英武的睿智少年,这种如同毛毛虫变蝴蝶的巨大变化,真的是让参与者非常自豪的一件事。
  太子如今已经在参与政事,而不是像之前那样纯粹听政。皇帝陛下交给了太子几件差事,太子都做得非常漂亮。再加上太子本身的地位缘故,只这一小段时间,在朝中的声望已经隐隐和已经在朝中经营了好几年的大皇子想抗衡。
  这也难怪,这天下推崇正统,而太子作为嫡长子,生而受封太子,是正统继承人。别说皇后地位稳固,皇帝也喜爱他。就是他一无是处,也有推崇正统的读书人死死的追随他。
  作为正统继承人的太子在朝堂中崭露头角,大皇子在先天上就输了一筹。
  毕竟这不是某王朝那种礼乐崩坏的时代,太子就是太子,不是什么靶子。凌蔚心想。
  只是凌蔚不明白的是,为啥皇帝和太子交流,还要把他拉上,还要时不时的让他说几句。凌蔚绞尽脑汁跟上皇帝陛下的思路,感觉脑细胞死了大半。
  论做事凌蔚还成,朝中那些弯弯道道,什么揣摩人心之类的,凌蔚就算不是傻白甜,那也绝对不是大师级人物,跟从小在厚黑里面摸爬滚打的皇帝陛下不是一条路的。
  偏偏皇帝陛下不知道是觉得凌蔚这方面太弱鸡想提点一下他,还是误以为他这方面很强悍想要让他提点太子,非要拉着他一块儿。凌蔚只能顺着皇帝的意思再结合自己在现代社会看到的阴谋论啊基本浅薄的心理学(其实是电视剧小说)啊来扯淡,然后换来皇帝一个“孺子可教也”的眼神。
  真累……
  好不容易被放走了,皇帝陛下还不让凌蔚回家,而是让他去看看其他皇子公主。
  凌蔚最近忙着推广新粮种的事,他的课被其他翰林院学士顶替了。据说皇子公主们想念他的很。皇帝陛下一片慈父心肠,自然要把累死累活的凌蔚赶去安抚他可爱的儿女们。
  凌蔚心里吐槽,这封建社会真是没人权。
  太子也准备顺道去看看弟弟妹妹们,便和凌蔚同路。
  “瑾堂,你看我最近是不是越发的成熟睿智,和父皇越来越像了?”太子干咳一声,背着手望天。
  凌蔚:“……”
  咦,刚才的机智早熟美少年呢?怎么又变成换来的样子了?
  凌蔚也望天:“太子殿下说的是,太子殿下说得对。”
  太子非常不满意:“瑾堂你这话太敷衍了。”
  凌蔚摊手:“刚才其实还蛮有气质的,现在嘛……和往常没差别了。”
  太子脸一崩,冷哼一声。
  凌蔚无辜望天。
  太子“噗”的一下笑道:“我也只有在父皇母后、锦阙安康,和你面前放松一下了。”
  说罢,太子叹气:“现在想起以前的自己,觉得自己幼稚尴尬的同时,又觉得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非常轻松,恨不得回到以前。”
  顿了顿,太子开始诉苦。
  虽说东宫辅臣比起之前,态度已经好太多。但他们理想中的太子殿下,和太子殿下本人总是有差距的。越是有才有德的人,有时候越固执己见,越完美主义。但太子毕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如他们所愿的完美,所以其摩擦再所难免。
  而有才有德又有名望之士,本身也是高傲的,不会和凌蔚一样那么委婉。他们在和太子意见冲突的时候,往往采取一些太子不乐意接受的方式,说一些太子不乐意听到的话来劝诫。
  也还好太子已经比起以前的熊孩子成熟了许多,倒也能忍下去。但心里难受,也再所难免。
  再来虽然在甘州的经历让太子在面对朝中之事的时候不至于乱了手脚,但甘州官员比起京城官员可要单纯的多。虽然有人捣乱,那也是地方豪强。大部分本地官员都是希望甘州能越变越好,所以做起事来也还努力,心思也勉强在一条线上。
  但京城就不一样了。特别是京城中许多世家,是从前朝延续下来的贵族。对他们而言,国家朝代都没有自己家族重要,因为他们已经经历了朝代更替而世族不倒。
  虽然从前朝开始,皇帝们陆陆续续在削弱世族的力量。从培养本朝勋贵,到扶持庶族,到了当今皇帝的时候,世族的影响力已经没有以往那么大。但他们的地位不一样了,脑袋却不一定也跟着变通了。
  本朝刚到第二代皇帝,勋贵们大部分还是有脑子的,知道跟着皇帝陛下走。看着皇帝陛下越发集中手中权力,重视科举和实际功劳,不傻的勋贵们基本上都是让袭爵的儿孙捞军功,让不袭爵的儿孙们走科举,实在没用的也要去当个侍卫镀镀金。而世族们虽然也开始走科举,但他们可没有什么忠君的思想。
  谢家就是世族之一。但所幸谢荣是清醒的,看着谢家大环境在作死,连他这个族长的话都不听,他一边收拾烂摊子,一边寻求脱身的机会。但世家中清醒人不多,多是沉浸在世家前朝前代辉煌的幻觉中不肯自拔的人。
  太子看着气得肝疼,偏偏不能下狠手把这群傻逼给一窝端了,反而得好好的供着。太子年轻气盛,心中憋屈可以想象。
  特别是前段时间关于边疆贼寇的问题,和突厥正面对上过的太子,对于贼寇当然深恶痛绝,也知道边疆民众的水深火热。偏偏那些世族在朝中的代表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打击手握兵权忠于皇帝的勋贵,三番五次在边疆问题上使绊子,那些流血牺牲用命换战功的将士们就没有不被弹劾的,换来的功劳还要被他们这群使绊子的人瓜分。
  太子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的时候,气得在校场上砸了好几个靶子。
  “父皇说,这种事很常见。父皇说,他心中知道谁的功劳谁在捣乱,但有时候也无可奈何。”太子低头,“父皇说,王叔在边疆作战时,被人故意拖延救援,守城将士十去其九,好不容易保下了城池,功劳被故意来迟救援的人瓜分不说,还被弹劾。”
  凌蔚接道:“他们把将士的伤亡全怪在秦王头上,说秦王判断失误才导致大败,而守城的将士的功劳也全被分走了,故意拖延救援的人反而无事。”
  太子苦笑:“连皇叔都会吃亏,父皇都不能护住皇叔、护住边疆牺牲的将士……”
  “是啊……”凌蔚幽幽叹气,“可是当时护不住,不代表不能秋后算账啊。”
  太子一愣,大声笑道:“我多时的郁闷,居然被瑾堂一言戳破。”
  凌蔚伸手拍了拍太子的肩膀:“年轻人,别太冲动,有些事当时忍耐,但日子还长着呢。”
  太子点头。
  这么简单的事,他怎么就钻进牛角尖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