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祖,你酱油瓶掉了(穿书) 作者:晏色

字体:[ ]

 
  单清崖看着莫名其妙搅在一起的炮灰大徒弟和女主二徒弟、满脸冰霜一心向道的反派小徒弟以及……这个抱着他的腰恬不知耻地撒娇的主角,森森地觉得自己的剧本有问题!
  说好的老祖是本文最大酱油党呢?!为什么他反而觉得这些女一号女二号女N号才是真正的酱油党?作者你个大骗子把我的酱油瓶还回来!
  食用说明:
  ①本文1v1,主受。
  ②本文cp为:卫凛×单清崖 【温柔腹黑攻vs淡定懒癌受】③本文日更,求收藏求评论。
  ④本文十月一日起开始日更,请多多支持*^_^*
 
  内容标签:年下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清崖;卫凛 ┃ 配角:江岐意;张绵冰;等等 ┃ 其它:烂大街的穿书师徒梗
 
  第1章 被酱油掉的金手指
  
  清和领着卫凛上到问水峰时,单清崖正在浇花,白衣广袖的青年眉眼低垂、手执铜壶,远远看去,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美景,然在场众人都不敢窥探,只低了头装呆木头,唯恐哪里做的不对,被师弟控的掌门真君赶下山去。
  卫凛不知这一点,但他刚刚经历过至悲与至喜的转换,脑子着实有些转不过来,只呆呆地往上走,只让本想刷个第一印象分的单清崖狠狠翻了个大白眼,也不再装什么高人,懒懒地看掌门真君一眼,“有事?”
  这句话可谓大不敬了,然而在场的都知道清崖道君这样说话只不过是因为又犯懒了而已,着实没有什么其它高深的意思。
  “你最近不是没有修炼么?给你找了个徒弟,天生紫雷之体。”清和果然不负原著重托,pc的态度那叫一个敬业,连语气里轻微的不屑都没有略过去,简直是业内良心。
  “哦?区区紫雷之体有什么意思,不要。”单清崖也默默地跟他对着台词,把一个傲慢的高人样完美地演绎了出来,他这一两百年绝对没有白待,装个大神不过就是个分分钟钟的事。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听的人内心是崩溃的,紫雷之体可是号称千年难出的顶级体质,道君您这样贬低它它会哭给你看的啊!
  当然,在师弟控的掌门眼里,他师弟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凡是跟他师弟说的不一样的,都是错的,嗯,没错,就是这样。
  “但他是五灵根。”清和没有吊人胃口的毛病,没用单清崖催促就说了出去,听得问水峰上所有的仙侍都面无表情地转过了头,然后暗搓搓地为这么个不幸的娃点蜡。
  最好的体质搭配最差的灵根什么的简直不能更虐。
  卫凛看向单清崖的目光也微微一黯,但仍是倔强地不肯收回目光,定定地看着他,半晌一动也不动。
  单清崖看着他,本来满心想看自己大大小说的tv版的心思不知怎的忽然就一淡,他走近这个所谓的天道宠儿,微微低头,与他对视良久,终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且收作记名弟子吧。”
  清和和众人都是一愣,继而众仙侍都对这个莫名走了好运的孩子投以了羡慕和同情的眼神。但卫凛都顾不得了,他只知道自己被这个好看的仙人选中了,他再也不是卑贱的废物了,他将要拥有与那些人抵抗的能力。
  “师尊!”头磕在青石板上响亮的声音让单清崖有片刻的怔忪,但他很快回神,一挥衣袖,一道灵气打过去,就把人拖了起来,“既已是师徒,就不必如此客气。青松,带他去紫薇峰登记领取腰牌等物。”
  接过他水壶的少年愣了一下才恭敬地点头应喏,对卫凛一伸手,“师叔祖请跟我来。”
  卫凛倒也撑得住场面,对单清崖一躬身,就要跟着那青松离开,不料又听到那道好听的声音慢悠悠地问他,“名讳?”
  卫凛微怔才恭敬地答了“卫凛”两字,心里不知怎的忽然泛起些酸涩来,他已许久不曾提起过自己的名字,如今再说起来竟有些今夕何夕的恍惚感。
  “既是逸字辈,便叫逸水吧。”单清崖看着他微微一笑,“倒也算和你师兄师姐应和。”
  大徒弟叫逸木二徒弟叫逸冰,明明是一个系列的名字,然而最终的结局却是大大不同。单清崖想起原著中自己大徒弟四徒弟的下场,微微敛目,他须得想个好方法才行,毕竟都是他养大的孩子,真要看他们这么死去他也确实有些不忍。
  卫凛不知他新上任的师尊内心已心思百转,只恭敬地谢过师尊的赐名,径自跟随青松下山去了。
  “师弟……你很中意那孩子?”清和皱眉,不明白既然他心喜那孩子为什么不把他收入入室弟子,反而让他做了地位偏低的记名弟子。
  “哦?”主角一走,单清崖又恢复了懒虫本色,懒懒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说清楚。
  “不然你为何那么早赐名,还这么积极地让他去领取腰牌。”分明已经是迫不及待把对方拉入自己峰的意思了,偏偏这人还一副无辜迷茫的样子,让清和不由扶额叹息。
  ……卧槽,他剧情走早了!
  被他一提醒,单清崖也想起了原著剧情,瞬间就有了掩面而走的冲动。原著里清崖道君是过了好几日才想起自家小徒弟还只是*凡胎,受不得饥饿的,而当时青松对主角心怀嫉妒,更是不可能让人给他拿储物袋的,苦逼的主角只好自己找东西吃,在此期间还侥幸得了一堆宝物,也算是剧情开始的一个小□□,作者也承认是为主角后来修为的迅速提高埋下的小伏笔。然而现在主角可以领到一整瓶的辟谷丹,不趁早修炼,去偷些凡人的吃食才是真的有病吧。
  也就是说,他蝴蝶掉了主角早期的的金手指。
  这滋味,真是……
  问完清和就有些后悔了,他最了解这个天资过人的小师弟的性子,生平最是爱面子,这次他说得直白,不定要让他恼几日呢,当下就又改了口,“不过,早日弄完也好,师弟休息了这几年,也该修炼了。”
  单清崖:……忽然觉得清和师兄就是剧情的神助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怎么腹诽,单清崖还是从他的话联想到了一个不算太高明的主意,但却不妨试一试,如果无效,大不了他自己去把那物件取出来去送给主角就是了。
  “师兄说的是,不日我就要闭关修炼,这问水峰就交给师兄看顾了。”单清崖这次倒是没有偷懒,破例说了一堆客气的话,却惹得清和不悦的一眼,也就不好再说,笑笑也就揭过了这件事。
  清和身为一派掌门,自然是杂务缠身,没有停留太久就匆匆告别走了,只留下单清崖兀自看着山间茫茫云雾发呆,看着竟有几分飘然欲行的感觉。
  卫凛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单清崖心里对完美的第一印象的遗憾算是补上了,只不过卫凛看着他心里满满是对实力的渴望,可没有什么我师尊简直帅我一脸之类的感叹。
  “如何?”单清崖回身,看着他淡淡地笑,但怎么看都有些兴趣索然的样子。
  “一切顺利,青松……”他踟蹰片刻,还是没能接着说下去。
  “唤他青松便可。”单清崖知道青松也算是早期的一个炮灰,倒也没有再膈应主角的意思。
  “青松跟徒儿说了许多派内的事,逸水深觉受益匪浅。”卫凛见他神态慵懒心下不由忐忑,但语调仍是平稳,说得还算条理清晰。
  “如此便好,你且将《澄水诀》读上三个月,不要刻意去背诵。日后于你大有裨益。”单清崖觉得自己今天说的话实在比往日说的十倍还要多,不由有些不耐烦,但对面是主角,他只好耐下性子补了一句,“我不日便要入关修炼,你有不懂可径自去问青松,若是生活有什么不如意,尽管去寻你掌门师叔,他自会替你料理清楚。”
  卫凛从小是察言观色的高手,见他眉眼间隐现倦色,忙不迭地点头,“徒儿晓得。师尊,徒儿先行告退。”
  单清崖对他挥挥手,任他慢慢下去了,自己抽出一把明如皓月的剑踩上去,往自己的洞府去了。
  单清崖想出的方法确实是不太拿得出手,但若是用好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深夜,汀水阁。
  单清崖一袭猎猎白衣飘在屋顶,一道神识打下去,屋内的人就眉头一松,睡得更沉。
  然后这个凑不要脸的师尊就施施然地推开木门走了进去,轻而易举地从一个灰色的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小白瓶,愉快地走了出去顺便帮他关了门。
  这下,他没吃的就得出去找了吧,他才不相信这孩子真能从青松那里要到辟谷丹,至于清和那里就更不用担心了,你真以为掌门是谁想见就谁见的?那也太不值钱了。
  这样想着,单清崖嘚瑟地收拢了一下丹药灵石,愉快地去闭关升级了,完全无视了他家男主从小就是个谨慎得过头的腹黑货,那个白瓶子根本就是空的。
  也就导致了他在三年后出关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只是练气一层的男主。
  单清崖:……
  说好的练气大圆满呢?!这剧本不太对啊导演!
  卫凛低着头看不到单清崖扭曲的表情,但是清和却看得一清二楚,以为他在对自己没来得及为小徒弟寻找一部适合他的功法而愧疚,不由暗叹一声,开口安慰道:“师弟不必如此自责,这五灵根与紫雷之体的搭配本就少见,功法一时寻不到也是正常的,你无须挂在心上。”
  单清崖一愣,忽然想起自家残木灵根的大徒弟和自家水火双灵根的二徒弟都是自己给找的功法。按理说,这小徒弟在他人眼中也本该如此,但是单清崖记得原著就是主角自己找的跟秘宝相组合的秘籍,也所以他就不急了,坐等主角压榨主角光环。不过这幅态度落在其他不明真相的人眼里恐怕就不太对味了。再加上,不比另外两人,卫凛他还只是个……记名。
  单清崖:……好想死一死肿么破!
  于是莫名其妙刷了主角仇恨值的单清崖准备恬不知耻地依靠自己知道原著来刷主角的好感度了。要知道他原本只想在这本书里安安静静地打完自己的一瓶酱油好吗?但眼下却容不得他拒绝了,不然他恐怕不是本文最大的一个酱油党了,而是本文最悲催的一个大炮灰了。
  “卫凛,你且随我来。”顾不得同清和寒暄,单清崖特别有效率地用神识卷起已经长成小小少年的主角,踩上决月剑直直往后山而去。
  清和:……师弟,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第2章 论错过白月光妹子的一百零八种方法
  
  主角所在门派名为问道宗,为云霄山脉第一大宗门,其内绿峰碧树,云雾缭绕,美不胜收。不提其宗门实力,单看这景色也足以称得上云霄一绝。
  单清崖要带主角去的后山就是问道宗美景之最,漫山遍野的桃花汇成粉艳艳的一片,看上去宛如误入了桃园仙境,实在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奈何原著中主角进了这云霞海时不过才八岁稚龄,想要来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大戏也不太符合实际,然后作者就安排了一个白衣小姑娘出来,虽说只是短短一章的描写,却让这女孩成为本文主角和大部分读者心中的白月光。那段时间评论区甚至还出现了几次1v1党和np党的血撕大战,一群大老爷们特别凑不要脸地用长评、地雷贿赂作者,甚至还有人威胁如果不1v1/np就弃文,直到作者答应会出现双结局才堪堪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但是现在么,三年过去了,那个妹子到底还会不会出来就……
  单清崖忍住掩面的冲动,把主角从决月剑上放了下来,将剑一收,率先往前走去,“跟上。”
  卫凛低垂着眉眼,恭恭敬敬地跟了上去。
  看到他这个样子,单清崖更憋屈了,脸色老大不好地带着人走到了云霞海深处,粉色渐浓的树海深处,一棵巨大的树木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出来。”单清崖放开自己元婴修士的威压,冷冷地冲树洞里的灵兽开口。
  许久之后,一个玉雪可爱的毛团子就从树洞里钻了出来,眨巴着水灵灵的黑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他,“道长饶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