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只愿君心似我心 作者:徐许如笙

字体:[ ]

 
 
 
 
    ☆、宅男春天
 
  祈一航一边傻呵呵的收拾行装,一边计划着明天在山顶向女神表白的浪漫时刻。他哼着小曲儿,满心欢喜的将网购来的高级登山装备一件一件整齐的放进登山包里。但是他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根本没有登过一次山,就连万里长城也没去过。
  祈一航,祈氏集团小少东,父母双全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他,对于继承家业毫无兴趣,今年23岁,美术大学毕业以后专心从事漫画事业,标准的宅男一枚。
  原以为这辈子都要和电脑里的二次元妹子相依为命的时候,老天给了他一个翻身的机会。再一次集团宴会上,他结识了韩城集团董事长的千金韩舒雅。她身量纤纤,面容姣好,那及腰的墨色长发,让阅遍武侠小说的祈一航只觉得是神仙姐姐下凡,生生被勾了魂魄。韩舒雅似乎也对这个傻小子情有独钟,大胆的上前搭讪,两人越来越投机,才有了接下来的约会。
  “这就是宅男的春天啊……”祈一航美滋滋的收拾好东西,对明天充满期待。
  “唔……”翻身,揉了揉肿胀的双眼,祈一航不敢置信的看着指尖晶莹的液体,枕边更是一片湿润。闹钟还没响,一向懒床的他起身下床。夏末清晨的水不算冰冷,洗去脸上的狼狈,换上准备好的登山装,慢吞吞的走下楼去。
  “太阳从哪边出来了?小懒虫居然起来吃早餐了?”老二祈一康看着精神欠佳的弟弟,挑了挑眉毛,“还是因为今天的约会,兴奋地一夜未睡?”
  祈一航默默的拉开餐椅,换做平时他一定和二哥吵得不可开交,但今天他却莫名的淡定。
  “怎么了?不会真的一夜未睡,如果精神不好就别去爬山了,怪危险的。”祈母看着他一反常态的闷声吃早餐,不由得担心起来。
  “妈,你别太担心,今天可是小航告别单身的重要一天,难得韩家大小姐能看得上这个傻小子。”祈一康没有停止对祈一航的人身攻击,但却还没听见他的反击,不由得轻啧一声,看来他今天果然不正常。
  祈一航根本没有听到母亲和二哥的对话,脑子里回想的全是早晨让他惊醒的那个梦。梦境比特效合成的都要真实万倍,他骑在一条巨龙的背上在九霄驰骋,身边时七彩祥云,身下是秀丽河山。就在他欣赏梦幻美景的时候,一不小心从龙背上滑落,他并不害怕,因为巨龙像是要保护他一般也随他直坠云霄。他从梦中惊醒,却没想到自己会满脸泪痕。祈一航郁闷的挠挠头,他又不是宫崎骏里面的千寻,哪来的白龙,更不是紫霞仙子转世,还有七彩祥云,更何况他还为舍身救自己的巨龙流泪,想想就觉得郁闷。今天本来是无比幸福的约会日,却让这诡异的梦,搅合的他心神不宁。
  “我说你差不多可以了,鸡蛋招惹你了吗?”祈一康看着他盘子里蛋黄四溅的煎蛋,真心替他这个傻弟弟担心。
  “啊?”祈一航回过神来,低头看着盘子里惨不忍睹的煎蛋,那金黄的颜色,和那条巨龙如出一辙。他惊慌的将叉子扔在一边,起身上楼。
  祈母和祈一康对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航,今天一康送你去机场,等你平安到达给妈妈回个电话。”
  “知道了,妈你放心吧,坐飞机两个小时就到了。”祈一航跟着二哥上了车,朝祈母送去一枚飞吻。
  一路上祈一航也格外安静,他侧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又像是思考着什么。到达机场,祈一康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他没有发烧以后,还是叮嘱了一句,“你第一次自己出门,照顾好自己,有事及时给家里打电话。”
  祈一航看着如此体贴的二哥,不由得鼻子一酸,给他一个拥抱然后迅速下车离开。
  看着他快速消失的背影,祈一康突然觉得心里一紧。
    
    ☆、惨遭陷害
 
  登机口处,祈一航看到那个让他心动的身影。今天韩舒雅穿着一身淡粉色运动套装,高高梳起的黑色马尾,见到祈一航后扬起一抹暖心的笑容。
  “嗨,小航,我听说这是你第一次登山,没想到还挺像样子的。”韩舒雅对他上下打量一番,祈一航身高不过180公分,又不喜欢运动健身,看起来确实比同龄男生柔弱一些。但是今天他穿了一件墨绿色防风外套,黑色运动裤,看起来也算阳光帅气。韩舒雅笑着拉过身边的一个高大男人,“这是我特意带来的教练,有他指导你,保证事半功倍。”
  祈一航以为今天是他和韩舒雅的二人世界,但他明白有个教练在旁,确实让人安心不少。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还要高出一头,手臂比他大腿还结实的男人,祈一航礼貌的笑了笑,伸出右手,“您好,我是祈一航,今天就拜托您了。”
  男人愣了一下,也礼貌地回握住他的手,“叫我易川就行。”
  祈一航点点头,易川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航程两个小时,下了飞机还要驱车一个小时,目的地是一处登山胜地,但对于从未爬过山,而且没有运动天赋的祈一航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挑战。
  山脚下绿草如茵,抬头看着陡峭的岩壁,祈一航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但是,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临阵脚软。在韩舒雅和易川的帮助下,他也做好了登山准备。
  一开始上山的道路平坦,加之天气晴朗,祈一航和韩舒雅有说有笑,信心大增。可走了一个多小时,他就开始腿脚发软,汗如雨下。祈一航在心里鄙视自己,早知如此就该听二哥的话,提前锻炼锻炼身体。
  “前面就是营地了,咱们吃完午饭再出发吧。下午的地形不好走,先休息一下保存体力。”易川看了眼挥汗如雨的祈一航,不由得扯出一丝微笑,让这足不出户的小少爷爬山,韩舒雅的美人计也算管用。
  祈一航当然没看见易川鄙夷的笑容,感激的朝他眨了眨眼睛。
  午饭过后,天气骤变,空气中夹杂着一丝水汽,在营地的其他登山爱好者交头接耳,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更有几组登山队已经收拾行装往下山的方向离开了。
  祈一航看着表情凝重起来的易川,还有并不是很担忧的韩舒雅,还是问了一句,“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要终止上山了?”
  易川看了眼不以为意的韩舒雅,知道她心意已决。
  韩舒雅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咖啡,朝祈一航眯起眼睛,神秘的开口,“航航,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和你登上这座山峰吗?”
  祈一航摇了摇头,他之前百度过这座山峰,这里群山环绕,九峰相连,而他们今天攀登的这座名叫祈愿峰,除了名字好寓意好,他也想不到其他的。
  韩舒雅保持着那谜一样的笑容,继续说道,“这祈愿峰是九座峰里风景最美,道路却是最崎岖难登的,有缘的话还可以在山顶看到七彩祥云,对于其他登山爱好者来说,征服这里就是证明自己的最佳山峰。但是它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爱情传说。相传汉朝大将军和他的爱侣在此峰定情,后来一举夺得皇位有望成为一代千古名君,但被奸人所害,最后和他的爱妻一起坠崖殉情,后人为了纪念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将此峰命名为祈愿峰。后来传说只要有情侣一起登顶此峰,就能收获完美爱情。”
  祈一航听的一愣一愣的,但当韩舒雅说道情侣一起登峰时,单纯无知的祈一航顿时觉得一股热气直冲脑顶。
  “可惜今天天公不作美,看样子事不能登顶了……”韩舒雅遗憾的叹了口气,朝祈一航嘟起了嘴吧。
  祈一航已经被她的话蛊惑住了,那还受得了她含情脉脉的眼神,顿时拿定主意,“易川,今天真的不能登顶了吗?”
  易川无奈的看了祈一航一眼,缓缓开口,“以这种情况来看,最多三个小时后就会有大雨,但我知道一条比较陡峭的山路,从那里上去只需要两个小时,可以赶在大雨之前登顶,而且山上还有几家民宿,咱们可以等雨后再下山。”
  祈一航眼前一亮,高兴地拍了拍易川的肩膀,“那还等什么,咱们快点出发吧!”
  易川看了眼韩舒雅,又看了看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已经收拾好东西的祈一航,默默点了点头。
  看着陡峭的没有一丝杂草的凹凸岩壁,祈一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眼前这接近直角的岩壁就是通往山顶的捷径。他看着易川试探性的往上攀登,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别说他一次登山经验都没有,就是攀岩爱好者也不一定能徒手攀爬上去啊,这要是一不小心,呸呸呸……
  看着祈一航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韩舒雅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废物”。
  “什么?”高度紧张的祈一航没有听清韩舒雅的话,诧异的看着已经做好准备的她。
  韩舒雅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解释,“我说不用怕,有易川在,他已经爬过好几回了,有他在你不用担心,再说攀过这段,上面就是缓坡了。”
  祈一航看着勇气十足的韩舒雅,也觉得自己太没有男子气概了,摇摇头为自己加油打气。
  易川已经回到他们身边,看着紧张兮兮的祈一航,漠然开口,“没有问题,小航不要紧张,保证手脚下的石头都是结实的,一步一步跟着我们,攀过这段可以节省两个小时的时间。”
  祈一航认真的点了点头,他鼓起勇气抬头望去,骤然刮起的冷风吹乱了他的刘海儿。
  刚开始攀登的还算顺利,祈一航虽然是个文艺青年,没有运动细胞,但老天爷对他还算照顾,石壁虽然陡峭但凹凸起伏,攀爬起来也不算费力。可是看着头顶不见尽头,脚下离地面也越来越远,祈一航努力遏止自己不往下看。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身边的易川说了一句,“坚持住,快到了。”
  爬在两人头顶的韩舒雅找到一块较大的岩壁站稳,微笑着朝祈一航缓缓伸出了手。
  祈一航松了一口气,伸出自己的右手,可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韩舒雅的手的瞬间,韩舒雅却避开了他的手,一掌狠狠地劈在了他的胸口处。原本放松警惕的祈一航只觉得胸口一疼,韩舒雅嘴角的笑意比寒风更刺骨。他不敢置信的转头看了眼变得越来越小的易川,却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惊慌。寒风灌入耳中,祈一航没有惨叫,也没有流泪,他来不及害怕,就被拖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到达安全地带的两人并没有过多的表情,易川看着默不作声的韩舒雅无奈的问,“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你以为祈一康,祈家会放过你?”
  韩舒雅淡淡的笑了一下,拨通了急救电话,装作无比惊恐地哭腔说道,“快点来人啊,有人不慎掉落山崖了,你们快来救他!”说完淡定的挂断电话看着易川,“你不知道吗,为什么有一句话叫最毒妇人心,我得不到的,他祈一航也别想得到。”
  易川向崖下看了一眼,根本看不到祈一航的身影,他应该……
  
    
    ☆、穿越汉代
 
  浑身酸痛,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却是那么的疲惫,祈一航皱了皱眉,刚刚抬起手指却听到刺耳的声音,好像是盆掉在了地上还夹杂着慌乱的脚步声和低语声。
  “砰!”
  “啊,公子醒了!快去请华大夫过来!”
  祈一航张开嘴,嗓子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他耳朵没聋,脑袋也还算清醒,那一声悦耳的女音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公子的,他又不是在古代。就在祈一航不解的时候,那声音由远及近再次传入他的耳中。
  “公子莫动,玉儿让岚儿去请大夫了,公子先喝盏茶吧。”
  祈一航努力睁开眼睛,却还是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屋子里不可能没有开灯,他哑着嗓子问了一句,“现在几点了,天黑了吗?”
  祈玉儿听到他的问话,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茶盏里温热的茉莉花茶溅到了地上。“公子莫要吓玉儿,现在巳时三刻,艳阳高照呢!”
  艳阳高照,祈一航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伸手在眼前晃了晃,果然不见五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