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镇宅男妻 作者:恋人未醒(上)

字体:[ ]

 
文案
莫名其妙穿回秦末,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和人换了身体,接着又以男身出嫁去给郡守大人镇宅子,让他老人家后院里的女人们能生出娃儿……
这是什么鬼剧情啊,还能再不靠谱一点吗?!
能!
此秦末非彼秦末,这里的秦朝并没有二世而亡,秦二世的儿子秦三世竟然是个穿越男,而现在的皇帝秦四世以及那位为生孩子而娶男妻的郡守竟然都是重生的!
吴名拾起自己被惊掉的下巴,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得想办法穿回去!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名 ┃ 配角:严衡 ┃ 其它:主受,耽美,穿越,重生,替身,种田,金手指
==================
 
  ☆、第1章 一穿越
 
  吴名很郁闷。
  他不过就是趴在电脑前睡了一觉,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回了古代,而且还是连裤子都没发明的秦汉时期。
  刚一睁眼的时候,他还怀疑是被哪个混蛋搬运到了影视城,再一看山下的小城,立刻就意识到这里绝不可能会是二十一世纪。
  二十一世纪的城市再怎么仿古也不会周围连条公路都没有,更别说电线杆子、小商小贩等等现代必需品了。
  就算是影视城也得有给人换衣服的地方啊!
  最重要的是,这里并不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可他却在这里感觉到了灵气!
  要知道,灵气这东西可是在民国的时候就已经很难聚集了。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就算在秦岭或者大兴安岭的最深处也未必能找得出来几块还能留得住灵气的土地。
  难道是谁看他碍眼,又不想结仇,于是就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开了个时空隧道把他送回老家?
  二十一世纪的还有这种能人吗?真有的话,直接把他灭了不是更省心省力?
  吴名一边狐疑一边打量山下的小城。
  按二十一世纪的标准,这里连镇子都算不上,但换成秦汉时候,却已经是颇为繁华的一座大城了。
  这城里的城墙都是按照长城那种标准建的,在这个年代就跟后世的银行保险库一样,防御力杠杠的,大炮都……不对,这年月连火药都没有呢,哪里来的大炮。
  吴名自嘲地摇了摇头,转而观察城内的情况。
  由于距离太远,他看得不是太清楚,只能从行人的穿着打扮和女人简单的发型上判断出这会儿应该是秦末或者汉初,很多东西物件都已经有了统一的标准,但人们的生活却还比较朴素简单,并未像汉朝中后期那样积累出可供奢侈的财富,城墙内的奢华建筑也屈指可数。
  城外的耕地倒是不少,星星点点地分布着几个农庄,一些农人正弯着身子在田里耕作,只是田里的光景看起来不甚美妙,里面的庄稼都可怜巴巴的,估计今年的收成得让不少农家饿肚子。
  但无论城里还是城外都一派平和,既没受到战火的侵袭,也不像快要打仗。
  难道秦汉已经完成交接了?
  吴名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一时间有些难以判定。
  就在这时,吴名身后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有人惊呼。
  “在那里!”
  吴名一愣,警惕地转过身形,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跑下来一老一少两名男子。老的那个一身道袍,容貌很是猥琐。少的那个却是貌比潘安,体态风流,一看就是富家公子。
  吴名打量了二人一眼便确定少年应是个练家子,学过正经武功的那种,而那个老头似乎颇有一点道行,只是看不出是哪门哪派,也不清楚修的是哪类法术。
  难道把他弄到这里的就是他们?
  吴名正疑惑,那名少年已开口问道:“就是他?”
  “没错,就是他。”老道手里拿着一个模样古怪的物件,乍一看有些像双截棍,只是下面那截是锥形的,这会儿正晃晃悠悠地指着吴名。
  还真是他们?
  吴名皱起眉头,但不等他有所动作,那名少年已身形一纵,冲到吴名面前,对着他的小腹就是狠狠一拳。
  靠!
  吴名只觉眼前一黑,身体已经失去了感知。
  吴名郁闷坏了。
  他好歹也是一名千年老鬼,从秦末混到新中国,还从来没吃过这种闷亏。
  至少变成鬼以后还是第一次!
  但吴名也很无奈。
  从民国开始,这天地间的灵气就越来越少,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已经近乎于无,好不容易跋山涉水地积攒了一点灵气,也都用来稳固鬼身了,连最简单的清风术都不敢施展,也施展不出来!
  他刚才就应该先吸取灵气,看什么热闹啊!
  但这会儿再后悔也来不及了,他的灵识虽然还在,可闷在失去五感的身体里面啥也干不了,看不见,听不到,只能亡羊补牢地赶紧吸取灵气。
  但还没等他把灵气吸足,一股灵力就侵入身体,将他的魂魄捆成一团。
  这一下,吴名彻底没辙了。
  他到底招谁惹谁了啊?!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吴名总算重新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只是这时的身体已经不是他之前的那个。
  到了这时候,吴名才知道那一老一少找他竟然是为了他的身体,之所以捆住他的魂魄就是为了把他的魂魄换到少年的身体里,让少年的魂魄进入他的身体。
  吴名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他那身体虽然也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但也就是经脉通透,根骨轻盈,吸纳灵气的时候事半功倍。至于容貌什么的,还不如少年自己,年纪也要大上许多。
  在交换身体之前,少年和老道把吴名塞进一辆牛车,送进城里的一座大宅子。
  少年似乎是这家的少爷,轻轻松松就把牛车赶进入了内院。
  然后,吴名就被抬进一间屋子,横放在床上,在那名老道的主持下与少年交换了身体。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时辰才宣告结束。
  事毕之后,老道筋疲力尽,少年也在老道的费力搀扶下才站直身体。
  吴名倒是没费什么力气,但魂魄的束缚还在,换了身体也依旧动弹不得。
  “抱歉了。”少年用吴名的身体站在床边,低声向吴名道歉,“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见我说话,如果能,那就把我接下来说的事记住。很快,有个人就会过来娶你……当然,他原本要娶的人是我,但现在你就是我……总之,老老实实嫁过去就好,他只是想找个镇宅的摆设,只要你听话,他就不会把你怎么样……大概就是这样。对了,别相信我家里的人,尤其是我那个病秧子病怏怏的大兄,无论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如果他要你离开,你也不要理他。别觉得他看起来像个病人就以为他命不久矣,他的命长着呢,我死了,他都不会死!”
  “阮二郎,该离开了。”老道催促道。
  已经变成吴名的少年露出一丝纠结,但终是咬了咬牙,又对吴名说了句抱歉,然后便和老道一起出了屋子。
  这叫什么事啊?
  吴名依旧被困在床上,只能在心中郁闷地咆哮。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吴名的魂魄总算从束缚的状态下脱离。
  这一次,吴名不敢再疏忽大意,顾不得计较这身体属不属于自己,赶忙先运转功法,吸纳灵力。
  一个周天行罢,已是大半个时辰之后。
  吴名长长地吐了口气,充沛的灵力使得久违的愉悦感涌上心头,让他终于明白了久旱逢甘雨是怎样一种美妙滋味。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吴名自我解嘲地叹了一句,转而屏气凝神,放出神识探查屋外动静。
  吸纳灵气的时候,吴名就察觉到有人靠近了这间屋子,但并没近到需要防备的危险距离,于是便没有停止行功。这会儿仔细一探,门外果然多了两人,就感觉来看应该是两个小丫头,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外,不进屋也不远离。
  吴名对新身体的掌控力还不充足,无法用听觉和视觉来感知她们的目的。在魂魄离体和激活五感之间考虑了一下,吴名觉得为长远计,还是激活五感更加实际。
  于是乎,吴名再一次开始吸纳灵气,通过功法将灵气凝结为灵力,再用灵力将魂魄散为魂丝,探入到新身体的五脏六腑和经脉血管,激活身体里的全部感知,从而将这个身体据为己有。
  获得了新身体的控制权之后,吴名便发现自己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新身体无论经脉还是骨骼都比他之前的那个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生长在在灵气浓郁的古代,骨肉皮全都干净得近乎通透,就算送去隐世山门里修真都是会让那些老妖怪们见猎心喜的极品弟子。更别说这小子还长得唇红齿白,脸蛋俊得跟庙里的观音童子一样。
  这身体到底有什么不好,竟然让这小子宁可舍了与他换魂?
  吴名怎么都想不明白,干脆抛开疑虑,专心眼下。
  三十六周天行过,吴名缓缓睁开双眼,尝试着动了动四肢,发现身体已经可以正常控制。
  这时候天色已晚,就屋子里的暗度来看应该已是深夜,但屋外的两个丫头并未离开,只是其中一个已经开始瞌睡,正靠在窗户旁边不断点头。
  吴名正想起身,门外却传来一串脚步声响,紧接着便有一个男声向两个丫头问道:“二郎在里面吗?”
  “回大郎,在的。”一个丫头答道,“二郎回来后就一直歇在床上,晚饭都没有吃。”
  “你们下去休息吧,我来看着他。”
  “诺。”
  屋外传来丫头们离开的脚步声,而那名男子则推开屋门,走了进来。
  “二郎。”男子径直走到内室窗前,“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明天就出嫁,我不信你现在能睡得着。”
  啥?出嫁?!
  吴名险些从床上跳起来,第一反应不是睁眼去看那个说他要出嫁的大郎,而是放出神识探查自己身体上下的种种器官……上面没多出啥,下面也没少掉啥……怎么查验看都是再标准不过的男性身躯,就是年纪小了点,就骨龄来看才十六七岁,有些东西还没发育完全。
  难道他听错了?
  吴名这才抬起头,借着月光看向床边的大郎。
  这人的年纪比他的新身体大不了多少,个子虽然更高一些,但模样十分羸弱,一眼看去都让人担心他会不会见风就倒。这人的脸色也不大好,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暗黄,而且还一副苦相。
  他是大郎,新身体是二郎,难道这两人是兄弟?
  吴名心念一转,随即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不会是穿到男男生子的世界了吧?!
 
  ☆、第2章 二大兄
 
  吴名心下郁闷,自然就没搭理这位大郎。
  或许身体的原主平日里也是这幅做派,这位大郎并未因为吴名的不搭理而生气或者惊讶,自顾自地继续道:“我知你是不愿嫁的,好端端的男儿郎,谁愿与人为妻,断了上进之路?我阮家又不是那揭不开锅的穷汉,就算是郡守府势大,我阮家也断不该就此折腰,将自己的儿孙双手奉上!”
  等等,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娶男人在这里并非常态?
  吴名想了想,干脆翻身坐起,试探地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走吧。”大郎很干脆地答道,“今晚再不走,明天就更加走不了了。”
  这是在叫他逃婚?
  吴名眨了眨眼,想起阮二郎离开前给他的警告。
  “我说,你是我……兄长吧?”吴名咽下险些出口的“哥”字,用兄长作为替换。这年月的哥字还不能指代兄长,之前那位阮二用的也是大兄而非大哥。
  “当然。”大郎并未因吴名的话而起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