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点一点占有你 作者:夜寂镜

字体:[ ]

 
 
☆、第一章   变故
 
?  天阴沉沉的,空气中透着莫名的压抑,沉闷得透不过气。明明是白天周围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安静得像静止了一般。安家别墅的铁门虚掩着,浓烈的血腥味从内涌出,鲜血从里面一直流到门口,染红了地上的泥土,透着猩红与狰狞。
  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门推开一点,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看着地上横七竖八、没了生息的蔷薇军团’成员,安然冰蓝的瞳孔一阵收缩,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什么抽光了一样,脚步再也迈不开。
  时间仿佛静止了,整个世界除了狰狞的猩红,再也看不到任何色彩。身体不自觉的颤栗,用尽全身的力气安然才踉跄的走到了那死不瞑目的人影旁,摇晃着地上那纹丝不动的身影,“秦叔,你怎么了,你快起来。”
  清冷的声音,透着压抑的慌乱。一向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安然,妖精般绝美的面容透着无措。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欧叔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王叔,我是安然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你最疼爱的小安啊!”
  “你们别吓我,小安胆小会怕,不要不理我,不要开玩笑...快点起来!”
  “不会是真的,你们不要玩了,这一点也不好玩,你们不会有事对吧?!”看着王叔胸前还未干透的血液,安然像怕惊扰什么一般伸出手,那白哲的手不停颤抖着,缓缓抚像中年男子的鼻息。
  “不会是真的...”安然慌乱的抽回手,“你们都是跟父亲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兄弟,不会这么轻易出事的,父亲...”
  踉跄的从地上站起,沾染着鲜血的安然跌跌撞撞向屋内迈进,途中看到了总会做好吃的给大家吃的李婶,满身是血的倒在台阶上,胸口开出血花的年迈老管家,护着同样没了声息的小孙子,不甘的倒在了墙角。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洁白的墙壁上溅着狰狞的鲜血,昔日熟悉的家人温暖的面容还在眼前,耳畔似乎还回荡着那些欢声笑语,可他们此刻却无声无息的倒在满是厚厚血浆的地上。
  心像被什么撕裂开,每一层的楼梯上都有未干的鲜血往下滴,白色的墙壁沾染上了鲜血,昔日温馨、热闹的家,此刻像是人间炼狱。跨过冰冷的尸体,踩着满地的鲜血,安然感觉有什么在一点一点剥离身体,像是有什么狠狠掐住了脖子,连呼吸也变得异常困难。
  三楼上的房间传来一声闷响,茫然的安然迟疑了一秒,用尽全身力气跑了上去,还来不及停顿喘息,便快速推开了主卧的房门。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有几滴飞溅到安然脸上,安然却没有知觉般痴愣的看着前方。冰蓝的瞳孔不断收缩,心脏撕裂般的疼痛让安然的眼前一阵发黑,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光了,安然软绵绵的跟那无头的尸体同时跌到了地上。血从那断头的脖子处涌出,不一会就浸透了红地毯。
  听到动静一直背对着安然,身着白色休闲装的茶月影缓慢转过身来,当视线触到瘫倒在地的人儿后错愣了一秒,随即俊美的脸上露出了安然熟悉的天使般温柔笑容,“欢迎回来,然。”
  “安然,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似责备又似无奈的话语,就像这有着可爱娃娃脸的亚雌性主人一样,总给人一种无害、纯真的甜美感。伊纯随手从白色圆桌上抽出一支红蔷薇,漫不经心的伸手扯掉那一片片娇艳的花瓣。“这下难办了。”
  安然紧拽着胸前的衣领,张大嘴像因缺氧而濒死的鱼般急促喘息,目光呆滞的从两旁的黑衣大汉们身上跃过,最后停驻在那熟悉的两抹人影身上一秒,视线彻底停驻在茶月影手中鲜血直流的头颅上。冰蓝的眼眸就这样对上了一双怨恨、惊恐、不敢置信的眼,安然嘴巴张张合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像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呼吸变得异常困难,恍惚中似乎回到了曾经。
  灯火通明的客厅里,温柔美丽的安姆父,正温柔的给一个妖精般的小男孩梳着头发,绝美的脸上带着为人父母独有的溺爱。
  正在端菜的李婶看着刚到门口的安溯,高声道:“老爷回来了。”
  “溯哥,你回来了,累了吧!”替小安安梳完头发,安夫人迎了过去,接过安溯手中的外套细心的挂在晾衣架上。
  “安安,到楼上去,叫哥哥下来吃饭!”
  “哦,好。”说着还有点婴儿肥的小包子一蹦一跳的上了楼,敲了敲二楼左侧的一间房,稚嫩的童音从门口传出,“哥哥,吃饭了!”
  比安然高出一个头的安哲,打开房门宠溺的摸了摸男孩的头,面无表情抱起了怀中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小包子,“走喽!”
  安夫人看着楼上下来的两兄弟,眼中满是疼爱,“吃饭了,快点过来。”
  “李婶特意为你们两个做了最喜欢吃的菜,今晚可要多吃一点,要好好谢谢李婶知道吗?”
  “来,小安宝贝,到父亲这里来。”安溯敞开怀抱,一把抱住那从大儿子怀里出来,又扑过来的身影,“一天没见到我家小安了,安安今天乖不乖,有没有好好听姆父的话,没调皮捣蛋吧!”
  “没有,安安今天很乖。”
  “真的,父亲不信。”风溯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你亲父亲一口,父亲就信你。”
  小安然不假思索的在男子的脸上‘吧唧’了一口,小脸上浮现一抹能够穿透阴翳的暖暖笑容,“父亲,安安真的很乖。”
  “父亲知道,我家小安宝贝最乖了。”
  “有没有想父亲,父亲想死你了。”
  “好了你们两个,每天都这样也不嫌腻,小哲会吃醋哦。”
  安哲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不会,姆父。”
  “再不吃,饭菜都凉了,我会吃醋,行了吧!”安夫人好笑道。
  “好了,吃饭。”安溯不舍的放开小男孩,快速夹了个鸡腿,“老婆你也操劳了一天,多吃点。”
  安哲细心的把鱼刺挑干净后,夹到安然碗里,“安安,吃鱼。”这是你的最爱。
  “谢谢哥哥。”安然也不示弱,费力夹了一块扣肉到安哲碗中,“哥哥,你爱吃的肉。”
  “呵呵...老公你看他们两个,感情真好。”
  喜悦的笑声充斥在这宽大的房间里,一股叫幸福的东西从餐桌上散开,包围着房间里的人。
  轰隆隆的雷声响起,白色的闪电狰狞的划破天际,倾盆大雨哗哗哗的从高空落下,院子内的鲜血渐渐汇聚成一条条血红的小溪。回忆被惊扰了,就像一个美好的泡泡被突然捅碎,只剩下残酷绝望刺骨的寒冷。
  “影你看..既然被发现了,要不我们一不做二不休,送他们一家团圆怎样?”
  “你闭嘴!”茶月影不悦的皱眉,给两旁呆站的苍狼成员使了个眼色,“带夫人离开。”
  “月影——我们这么多年处心积虑,为的不就是今天!安哲死了!安溯死了!安家的仆人们都死了!怎么轮到安然你就下不了手了?!你清醒点,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当初接近安然,这么多年我们逢场作戏,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安然活着就是个祸患,眼看就要成功了,你难道要...”让我们的付出功亏一篑吗?!
  “我叫你闭嘴!”
  “我不——,安然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都跟我在一起了,这么多年茶夫人这个位置也该属于我了吧!你别忘了...。”
  “啊———————————————”凄惨、哀怨、痛苦如受伤小兽般最后绝望的叫喊响彻了被血腥味笼罩的房间。
  安然的身上笼罩着一股沉溺一切的悲伤气息,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的向前方走了一步。“父...亲...”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注在那仿佛下一秒就会无力摔倒的安然身上时,离安然较近的数十个黑衣人痛苦狰狞的倒下,不到一秒那倒下的十几个黑衣人便变成了干尸。
  剩余的苍狼成员惊恐的瞪着安然,顾不上害怕便用自身的异能围攻着安然。无数异能碰撞的独有的色彩把屋内照得比白天还要明亮。当一百多个觉醒者只剩下不到二十个受伤的觉醒者时,看着那步步紧逼身上伤痕比所有人还重,却宛若行尸走肉毫无知觉般逼近的安然,几乎是无意识的他们开始后退。
  “哼——”伊纯冷哼一声,往日单纯如水的眼中凶光一闪而逝,“影该动手了,斩草不留根!”该死!一群废物!
  与此同时,安然身形一闪,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时,夺过了一黑衣大汉的□□,随即义无反顾的开枪。随着砰、砰、砰的声响,两旁的黑衣大汉应声倒地。
  “小心!”茶月影猛的拉过伊纯,护食般用身体护住了怀中的人儿,就像电影的慢节奏一般,两人在空中旋转着,冰冷的子弹从茶月影手臂擦过,茶月影掏出黑色的□□,对着那疯狂的人影就是一枪。
  有一瞬间的错觉,茶月影似乎看到了对面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安然似乎哭了,虽然他嘴角牵扯着笑弧,可那绝望而心碎的苦笑胜过万千撕心裂肺的哭喊。
  手中的枪因疼痛而跌落在地,子弹灼热的疼感似乎让皮肤都灼焦了,鲜血刷的流了出来滴在地上渲染开一朵朵刺眼的血花。同一瞬间四把黑压压的枪口顶着安然的脑袋。安然仿若未觉自己已被重重包围,只是怨恨而不甘的瞪着那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呵...呵呵..呵呵呵....”绵长绝望而自嘲的森冷嗤笑,在安然笑得花枝乱颤时,仅剩的几人却开始头皮发麻、全身发冷。
  “你笑什么?!你个疯子!”伊纯恼怒的瞪着那花枝乱颤的安然,不知为何觉得莫名的心慌。
  “愣着干嘛,带夫人回去!把他关到地牢,别让他跑了。”
  “当蔷薇染血之日,苍狼将不复存在!”用尽全力撞开就近的人影,满身是血的安然单手撑着窗沿,从二楼窗户跳了下去。“我若不死,你们必生不如死!”
  “不要————————”
  呼呼的风声从耳畔拂过,海浪敲打着山岩发出脆响,安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羽毛一样的轻盈,恍惚中似乎听到了谁急切且撕心裂肺的喊叫,已经太累的安然却再也没有力气睁眼看那声音主人一眼,任由意识被黑暗冰冷吞没。
  ?
 
☆、第二章   重生
 
?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一望无际的黑暗,绵绵不断仿佛没有尽头。压抑而沉重没有丝毫光亮投入的黑暗中,无论往哪个方向奔跑,无论往哪里眺望,都见不到丝毫光亮,只有越来越浓郁仿佛要把人吞噬的黑暗。心突然开始慌乱,黑暗压抑而沉重让人喘不过气,就在快要被黑暗逼得崩溃的同时,有什么声音渐渐传了进来,一声又一声透着担忧焦急,渐渐的那声音清晰起来,那是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是谁在叫自己,他在哪里?入目所见的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寻觅中一缕光芒透了进来,没有丝毫犹豫快步往光芒的位置奔去。
  身下不算软绵的床单,刺鼻的消毒水味入鼻,房间静悄悄的,安静得能够听到输液的点滴声,以及那紧握着自己的左手,如上好美酒般醇厚好听的男声一遍又一遍喊着自己名字的声音,白色单人床上惨白纤细的黑发少年如蝴蝶般漂亮的睫毛轻轻颤动,在确认那声音不是自己的幻觉后,良久..才缓缓张开了梦幻般冰蓝的眼。
  在张开眼的一瞬间,原本陶瓷般精致易碎如人偶般漂亮的少年,越发美丽动人宛若漫画中走出的妖精少年。那狭长的桃花眼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妩媚,让那妖精般漂亮的面容越发魅惑勾人,但那清澈冰蓝瞳孔所透露出的清冷淡漠却让他蒙上了一层疏离冷漠,妩媚清冷、似妖似仙,他整个人透着截然相反的矛盾气质却越发让人移不开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