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漂旅客 作者:青衣成白

字体:[ ]

 
 
 
☆、第 1 章
 
  第一章丹阳公主
  “公主殿下……。”宫婢躬身伺候着长公主殿下净面,小心翼翼的说道:“皇后娘娘想非常思念殿下……。”
  刘仪微笑着看了自己的贴身宫婢一眼,没有说话。
  穿好外衣,刘仪脆声道:“去崇政殿。”
  “公主殿下,皇后娘娘……。”宫婢急坏了。
  刘仪唇角微微一弯,淡淡道:“此婢冒犯于我,拖下去杖毙!”
  有小黄门上来将这个大胆的宫婢拖出去。
  刘仪唇角笑意更深,领着宫婢黄门浩浩荡荡去崇政殿。
  正值夏日,天气热的不像话,这位金尊玉贵的公主硬是步行往崇政殿,步伐不紧不慢,自有一种端华雍容。
  到了崇政殿,她吩咐小黄门进去禀报,自己却站在殿前毫不逾越。灵帝听得爱女过来,竟然亲自出来。
  “儿见过阿父。”刘仪笑着向皇帝施了一礼,走前一步扶住皇帝:“劳动阿父实在是儿的罪过。”
  “仪娘这是说什么话,我的仪娘自然是最乖的。”阖宫就只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又乖巧惹人疼爱,灵帝一向对她宠爱的紧,哪怕他并不喜欢刘仪的生母宋氏。
  刘仪两颊笑出浅浅的梨涡,她年方五岁(虚岁),聪慧异常,又生的玉雪可爱,皇帝对她的疼宠阖宫头一份,就是宋氏也知道邀宠要讨好自己的女儿。
  皇帝将女儿抱起来,父女二人一同用过早膳,皇帝才问道:“你身边的碧桃呢?”
  “她说了昏话。”刘仪笑嘻嘻的说道:“儿让人杖责她。”
  灵帝眉头微微蹙起来,然后笑嘻嘻问女儿:“这宫婢说什么昏话?”
  小黄门悄声附在皇帝耳边说了几句,皇帝脸色更阴沉了:“大胆!”
  刘仪笑道:“阿父不要生气,为这种小人值不得。”
  “我好好的仪娘,金尊玉贵,也是她们能磋磨的。”灵帝恨声道:“宋氏这个愚笨不堪的妇人,真是误我仪娘。”这说的就是宋皇后了。
  刘仪笑道:“阿父可不能冤枉了阿母,阿母温柔善良,哪里能想到奴才们作乱?”
  刘宏一想也是,但总之不开心,听的黄门禀宫人何氏生了一个皇子,他也没高兴起来。何宫人是灵帝宠婢,她生子皇帝都没有高兴起来,可见皇帝对宋皇后不喜欢到什么程度。
  “阿父不去看何氏和阿弟么?”刘仪笑嘻嘻的道:“我倒是想见见阿弟。”
  刘宏想了想,干脆带着女儿去看宠妃和新出的皇子了。
  灵帝的嫔妃这些年也生了不少孩子,但长到现在的也只有刘仪一个,其他的孩子全夭折了。对于没有成长起来的孩子,灵帝是不太看重的,免得到时候孩子没了又要伤心。
  他去看这个皇子主要是因为他比较宠爱何宫人。
  刚出生的孩子,又丑又皱,灵帝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再说何氏,生育了皇子,皇帝又爱她颜色,当时就封她为美人。
  当然,估计这样的册封又能让宋皇后吃一肚子的怒气。这个女人刘仪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尽量无视。
  刘仪刷了皇帝的好感度,便去崇德殿去看望生母宋皇后。
  宋皇后此刻已有失宠的迹象,若不是她还有个得皇帝喜欢的闺女,皇帝早把她忘旮旯堆里了。
  宋皇后听闻女儿到来,枯如止水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仪娘来了,快进来,忒热的天可是要热坏了。”
  刘仪露出一个笑容:“多谢阿母关心。”
  宋皇后看着女儿的笑脸,心头一热,“阿娘的乖仪娘……。”
  刘仪能讨尚还年纪不大对儿女的父爱并不怎么浓烈的皇帝喜欢,对她全心全意的皇后只有更爱的。做娘的对女儿如此疼爱,宋氏的母亲乡侯夫人荀氏每每见她总是叹息:“若是个皇子就好了。”是的,刘仪若是皇子那就是灵帝的嫡长子,如此受宠,那宋氏一族可不就更进一步了?
  想的这般好,可世上哪有稳妥的职业呢?太子都可以废掉,皇帝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江山性命。光想着不劳而获这般的好事也太美了。
  宋氏在前朝章帝时期还不是出了个两个姐妹花宠妃,甚至大宋贵人的儿子刘庆一度被封为太子,结果最后不废掉了么?
  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为好。
  刘仪在皇后这里用了午膳告别母亲,便回自己的永乐宫。皇后哪里舍得,但不好耽误女儿看书,只能放人。
  本来年幼的公主理当和母亲居住,但刘仪偏向皇帝要了崇德殿来住。这两年皇帝已经对宋皇后恩宠不再,乐的亲近女儿不用见皇后,爽快的许了。
  近年来屡屡有人给宋皇后下绊子,宋皇后为人温柔平和,有主母的宽厚仁慈却无御下的本事。她的宫斗水平根本不够,连别人把手伸向自己的女儿身边都懵懂不知,刘仪也从来不给皇后说这些吓她。
  反正,刘仪只要在皇帝面前竖起皇后软弱无能的形象就够了。
  瞧,无能的连自己女儿身边被插了人也不知道,如此傻的发愣的女人能做出什么奇诡之事?若是有了阴私,只怕也是被别人栽赃的。
  刘仪就是在给皇帝灌输这个想法。她自己这块出不了问题,奈何宋皇后是个猪队友。她作为女儿自然不可能去教皇后如何在后宫生存,更别说她只有五岁。只要皇帝有了这个想法,宋氏受不受宠都将立于不败之地。
  她人小,晚上便睡得早,睡的不踏实,隐隐绰绰的,那些只存在回忆的人都在梦中一一出现,又渐次消失,最后只剩下一张脸,清华美貌不可方物。哪怕眼角有着细细的纹路,依然有种震撼人心的美丽。
  “阿蕙——。”她无声的默念着这个名字。
  第二日伺候公主起床的时候明显心情不太好,整个人都仄仄的。吃早膳的时分帝后已经一前一后赶过来看望女儿。
  皇帝看闺女奄奄一息的样子简直心疼死了,抱在怀里都不知道怎么办:“阿父的好仪娘,你这是要心疼死你阿父啊。”
  皇帝迁怒的等了一眼宋皇后,心想要不是这个无能的妇人他的仪娘怎么会吃许多苦,听太医怎么说的?思虑过甚!为什么思虑过甚?还不是宋氏这个当娘的无能!
  宋皇后被不讲理的皇帝瞪得有苦难言,心中委屈还不敢垂泪。
  “阿父。”刘仪的声音有些懒洋洋:“我难受。”
  “哪儿难受?”皇帝难得耐心问道。
  “心里难受。”刘仪说道。
  皇帝心疼的什么都顾不得,“把这些怠慢长公主的贱婢和宦官拉下去,统统杖毙!”
  别说那些宫婢黄门,就是刘仪心中都暗自吃惊。
  刘仪可是知道,她这位父亲日子也不好过,得罪了这些宫婢黄门背后的势力,吃喝玩乐都要被拿捏,妄说其他。
  皇帝说出口教训宫婢黄门后后悔了一下,但看着爱女憔悴的样子心中爱怜之心大起,心中发狠,重复道:“狠狠打死,朕的嫡长公主,也是你们这起子人敢怠慢的!”
  这时候的灵帝已经露出昏庸的一面,好女色yin乱,中正平和又稍显呆气的宋皇后失宠也是必然。她自贵身份,不肯做jizichangfu一流,又坚持着大义,哪怕有着一副美貌的脸再也引不起帝王怜惜。他不喜欢宋皇后,有那么多起子小人窜梭着还能坚持着不废后,明显是看在女儿份上。
  宋氏出身扶风宋氏,名门出身自然有自己的几分风骨,不肯屈节迎合皇帝,夫妻相敬如冰。
  皇帝喜欢什么样看看现在得宠的宫人何氏就知道了,最好长得欺霜赛雪,皮肤细腻,艳丽妩媚,妖娆多姿,还要放得开。简而言之,他就喜欢□□。宋氏长着一张大妇脸,什么都是规矩规矩,要皇帝欣赏他那种端庄美,那就呵呵了。
  皇帝这次处罚宫婢黄门,彻底给刘仪结了仇。
  但刘仪怕吗?她不怕,浑水才能摸鱼,无风不起浪,只有敌人动了,她才好让别人看看她的手段不是吗?
  年纪小没办法,她稍微做点出格的事情都有人盯着,搞不好被当作妖孽处理了。所以一切只能因势利导。她现在要把把有利的局面倾向皇帝,而皇帝的,将会是属于她的。
  ============================================================
  不说全国那么夸张,士族贵勋,名门世家和京城大部分人都知道丹阳公主深受皇帝宠爱,可谓是帝王逆鳞。
  看看这位公主的封号:丹阳。
  自古淮河一带都是产粮大区,丹阳隶属淮河一带,结合南北方之长,一年可种三料粮食,稻米一料亩产五百斤以上!而且丹阳不是县,是郡哪,是一个有着十六个县的大郡啊!!!
  汉朝历代公主封县皇子封郡,等后来给皇子大都是封县了,比如山阴王、庐陵王什么的,这位任性的皇帝给女儿一封就是大手笔,有人敢阻拦他就大开杀戒。显然听不进去人话。
  要说皇帝宠孩子,其实不然,何贵人生的皇子辩和王美人生的皇子协也是正儿八道的皇子,也不见皇帝有半分顾怜。他宠爱女人的方式是给分位,给宠爱,何氏生了皇子日渐跋扈,每每怂恿皇帝废掉宋氏立她为后,不想徒惹皇帝厌弃。她想不明白,为何宋氏早已经失宠,皇帝却让这个贱女人巴着皇后宝座。要说是丹阳公主的缘故,只怕也未必。
  丹阳公主身为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却是对皇帝后宫从来不多说一句。哪怕皇帝日渐荒唐,群臣看不过眼,后宫也虚浮躁动,皇后更是日夜哭泣,这位公主却是冷眼旁观。
  她是不会置喙父母的事情的,哪怕宋氏再愚笨懦弱,灵帝再荒yin可耻,她都不会去品评。那是她的父母,再多的不好也没得儿女说三道四。
  有一次她弟弟刘辩随意嗤笑皇帝,被刘仪抓住,捉到御前打了五棍。刘辩当时才多大?三岁多吧?五棍下去高烧了半个月,也没见这个公主心软。
  左右她如今已经16(虚岁),离嫁人不远了,也没有人和她计较。刘仪查过这个世界的历史,本朝先是有吕后专政、窦太后专政、馆陶公主弄权,虽说后面不许外戚干政,但没见朝堂上一群皇帝的岳父、舅子什么的,谁管这个?就是皇帝日渐荒唐,丹阳公主干政,也没有人太把这个当一回事。
  不会有人不开眼的为这种小事和皇帝过不去的,人家爱封自家女儿郡封地虽然不和规矩,但规矩是人定的,还不兴人宠女儿。
  至于传言说丹阳公主替陛下处理奏折,更是没有人在意。看看皇帝那个混样子,还不如公主理政呢。一个公主而已,又谋不了江山,皇帝用她比用儿子放心的多了。更主要的是,丹阳公主不会反对皇帝,哪怕皇帝再荒唐的行为,她也不会去进言。
  正是这份识趣和聪慧,让皇帝对她非常满意。本就是千娇百宠的女儿,越长大越贴心还能干,不用担心她大权在握对自己不利——从古至今还没有听说过公主夺了父兄江山的,最多是弄权而已,有什么了不起。那些和他没什么关系的士族贵勋都能弄权,作为他的女儿,金尊玉贵的嫡长公主,为什么不能弄权?
  于是,他就这样放纵了。若是换了儿子,哪怕再宠爱都不会放心的。
  宋皇后这些年越发沉寂,尤其是前些年弄出的什么巫蛊案,差点让宋氏一族族灭,自此后她越发小心翼翼,除了给太后请安,连崇德殿都不出。
  她平日里枯木寡妇一般,也只有女儿来探望能露出几分笑颜。
  宋皇后身边以前有宫婢暗暗向皇后进言用丹阳公主邀宠,不用皇帝和刘仪出手,皇后直接把这个宫婢活活杖毙。她不聪明,但不代表她没有风骨。灵帝在做皇帝前不过是个破落户,空有爵位没有封地,生活勉勉强强的普通人,如今吃相难看小家子气平白惹人恶心。但她宋婉嬣却是传承近四百年的贵族世家教养出来的嫡出姑娘,若她那般行事,她自己都恶心。她千娇百宠的女儿,身份尊贵的嫡公主怎么能干这种小妇才会做的事情!
  别人羡慕自己女儿大权在握她却是担忧不已,世家大族皆爱温婉柔和的媳妇,谁家喜欢儿媳妇爱弄权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