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你的外挂掉了 作者:非南北

字体:[ ]

 
文案
韩羽因为长得帅,就被一个自恋狂嫉妒而撞死算什么事儿?
 
死了又活了,喜闻乐见的的穿越成为一个接一个的炮灰、垫脚石
 
从此走上解除原主角们外挂,看他们花样作死的虐渣道路
 
虐渣男,虐渣女,虐玛丽苏杰克苏,虐奇葩……虐虐虐!
 
炮灰逆袭,高智商对战,金手指粗壮,爽爽爽! 1v1 主受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羽宫宇寒 ┃ 配角:太多了 ┃ 其它:快穿
 
 
 
  001 凤凰男扑街记一
 
  “轰……碰!”一个俊美无匹的少年被一辆张扬的红色法拉利撞得高高飞起,一道瑰丽的弧线划出,远远的摔出十几米,还在地上滚了几圈,当场昏迷。
  “哼,韩羽,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这张脸,有你在,看你的目光永远多过看我的!”车场的少年也有一张俊美的脸,此刻脸上带着快意和狠厉,脸俊美得不像人类。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谁比他美,一定是躺地上嘴角沁出鲜血的少年,可是那个少年如今一动不动了。
  “抢救无效,已经脑死亡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宣布。
  “不,医生,你再抢救一下,求求你。”一个未施粉黛但是端丽无双的妇人哭着说,她边上一个俊美的男人寒着一张脸,满脸的憔悴和悲伤,看样子是少年的父母。
  “我们已经尽力了,再说,患者颅内出血,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手脚多处跟腱断裂,别说神仙也难救,就算救活了,也有可能是个只能在轮椅上度过的智力低下者。” 医生说得很委婉,用人话说:韩羽最好的状况是全身经脉尽断,成为废人,而且还是个白痴;最坏的情况是现在可以办丧事了。
  “用药物维持身体机能,能维持多久是多久,我相信他总有一天能醒来。”那个和少年眉目有些相像俊美男人说,男人虽然神色悲伤,但是有一种不容反抗的坚定。
  床上的少年面色苍白,神色安详的躺在床上。那无可匹拟俊美容颜,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怀。形容外貌的词有很多,比如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比如貌若天仙,但是这些词显得太过脂粉。比如俊朗、比如帅气,然而这些词又显得不够分量。但是这个少年的外貌,只能用另外四个和美毫无关系的字形容——惊心动魄。
  是的,少年帅气得惊心动魄,即便躺在洁白的病房床单上,即便安静得毫无生气,那张脸依然摄魂夺魄,只需看一眼便永远不会忘怀,如同一个谪仙睡着了。一个同样帅气的惊心动魄的年轻男子走出病房,紧握的拳头手上淡青的血管凸起,无声的宣告着他巨大的决心。
  一间四面石壁的密室,俊美帅气的男子脸上的神色冷得像是要结冰。“脑死亡,不可能!韩羽,你走到哪里都不可能死,我不许你死!”男人内心呐喊着,在一面墙上拍了拍,看着天衣无缝的石壁往两边分开,男人拿出一件古朴的小鼎一样的器具。上面有古老的铭文,看样子是一件上古神器。
  混元鼎,上古神器,用法已失,成则起死回生,败则魂飞魄散。男人回忆起无意间得到神鼎时脑海中听到的那句话。嘴角扯出一个迷人而决绝的微笑,少年不醒,比魂飞魄散可怕多了。
  男人盘膝坐在地上,把小鼎举在胸前,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念动咒语,突然男人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病房里,少年的父母似乎感觉到一阵风吹过,有什么东西离开。但是无菌恒温的病房里,精密的仪器没有检测出一丝的环境变化。
  ……
  韩羽醒来的时候躺在病床上,养眼的护士小姐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
  “阳康,是阳康吗?”护士一边复核患者姓名,一边麻利的换下空吊瓶,挂上满的。
  “不是。”韩羽疑惑的摇头。
  护士的手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的停住,瞪大的双眼看着韩羽,像发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韩羽也满脸疑惑的看着护士,两人正四目相对。
  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的传来:“康儿,你怎么了,康儿?你还认识妈妈吗?”。声音有些颤抖,显得非常激动。但是女人的娇娇杨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尖锐。
  韩羽回头看哭着的中年女人,只见她美丽端庄,平日应该是一个娴静温柔的女人。这个时候哭得梨花带雨,韩羽想到了自己的妈妈,有些难过。伸手替女人擦了脸上的眼泪,女人破涕而笑。
  韩羽记得自己遭遇了一场车祸,所以在病床上醒来的时候,他还是很淡定的。但是看到护士小姐称自己阳康,又出现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美丽妈妈的时候,韩羽知道出问题了。
  韩羽眼神冷冽的看着四周,顿时出现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看得中年女人和护士都觉得发冷。这是韩羽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你好,欢迎来到意念阁。”
  韩羽眯着眼睛,在脑海中问了一句:“你是谁?”然后脑海中就浮现出对方的回答。没有声音,像一种神交,总之韩莫名其妙的在脑海中和另一个思想对话,知道了很多讯息。
  这个过程比较好玩的是阳康的妈妈和护士的表情,韩羽一会儿眼神冷冽,一会儿眯着眼睛,一会儿又很玩味的表情。阳康的妈妈和护士小姐看着阳康的表情变化,也跟着疑惑,看上去就是病房里三个人都不说话,对着挤眉弄眼不知道干什么,总之,相当滑稽。
  通过和意念阁的神交,韩羽知道了如下信息:韩羽的确是出了车祸,伤得非常严重,如今还在重症监护室,目前的状态是脑死亡,通俗的说,也就是死了,可以捐献遗体了。但是韩家不愿意放弃的韩羽的,还用药物维持着他的身体。
  一个神秘人物将韩羽的灵魂弄到了意念阁,这样他的思想能一直处于活动状态,如果韩羽在意念阁的穿越之旅中能不断提高脑电波强度和意志力,他就有机会通过超强的意志力唤醒自己的身体而复活。
  韩羽的思想穿越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中,这个人叫阳康,也是车祸。阳康是一本叫《青云直上》的书里面的男二。
  原著中阳康是一个出身高贵,风靡某顶级大学的男神。上街帅趴一片那种。阳康有个出身一般,小家碧玉的女友,阳康爱得嫑嫑的。除了女友,对其他各色美女目不斜视。阳康有的爹有个落魄的世交,世交的儿子叫欧阳靖,是书中的男主。
  本来各过各的日子挺好的,偏偏有个比阳康身世还流弊的女主看上了老实本分的欧阳靖。然后女主就觉得欧阳靖原本和阳康身世差不多,现在跟阳康一个天一个地,这样的男友很没有面子。于是女主就把阳康视为男主最大的竞争对手。
  女主为男主找了最好的导师,还没毕业就让自己的爸爸给欧阳靖各种启动资金,疏通各种关系。还挑拨阳康身边的各种人脉,试图阳康身边的人分崩离析。然而阳康也是智商爆表天之骄子,女主的各种手段对阳康都没用。
  女主发现阳康的唯一弱点就是女友小慈,于是撺掇小慈和阳康分手,小慈因为出身不高总是疑神疑鬼。意志不坚的小慈最终相信了女主的撺掇,阳康意乱情迷中露出破绽,最终而阳康身败名裂。而欧阳靖在在女主的一路扶持帮助下,抢夺阳康的各种资源,后来成为一代神话,天子骄子。
  阳康的车祸在原著中是意外,本来么,男二就是用来把一把好牌打成渣渣,好衬托男主光环的杯具。阳康的出色是为了衬托男主和女主的出色和爱情而存在的。这场车祸之后,阳康的女友就在女主的挑拨之下离开阳康了,当然书上说的理由是:阳康心术不正,女友深明大义,在女主的晓以大义下,弃暗投明。
  韩羽醒来后,发现阳妈妈一直不让他照镜子。在韩羽终于照了镜子之后,终于知道了真实原因:阳康毁容了。少女爱俊俏少年郎,这样小慈的离开也可以理解了,至于有没有女主的挑拨,韩羽并不关心。
  韩羽是非常高冷的个性,即便穿越之后,身上带着阳康的性格特点和记忆,也压不住韩羽本来高冷的个性。这两种性格组合在一起,在医院的医生护士和阳康的家人看来,两个字可以概括:精分。
  比如阳妈妈在第一次非常忐忑的拿镜子给阳康的时候。看到一张毁容脸,带着阳康记忆的那部分尖叫起来:“啊!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我的脸,我的脸!”阳妈妈正准备扑上来安慰歇斯底里的儿子。
  韩羽嘴角抽了抽,无所谓的说:“我觉得这样比较酷。”阳妈妈顿时石化在当场,嘴巴张成一个O型,可以塞下一个鸡蛋。那表情像在说:儿子,什么情况?!你别吓妈妈。
  刚开始几天阳妈妈和阳爸爸,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基本都在韩羽和阳康的对话中精分掉了。当然他们会精分是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逻辑清楚的阳康和另一个表达准确的阳康吵架,吵得天昏地暗精彩纷呈。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韩羽警告阳康,不想让你全家疯掉最好安静点。听了警告后的阳康终于安静了。
  阳康安静了,但是韩羽很暴躁,冥想了一阵终于召唤出了意念阁。韩羽劈天盖地的问:“踏马的怎么回事,人家好好的你让我来强占身体,这不是夺舍吗?你丫缺德不缺德啊?”
  意念阁很委屈的说:“额,小羽,这次是失误,下次不会了。其实我们是在救人,救人啊。”
  韩羽怒了:“救神马啊救,你把我抽走,把阳康的思想放回来人家不就一家团聚了?”阳康的家人真的都是很美好善良的人,韩羽不忍心夺舍,希望他们能真正的一家团圆。
  “你不知道,小羽,阳康中了他那个倒霉女友的毒了,你先帮他把这个毒解了,还得让那个女主不在陷害他,他才能真正的活下去。我现在把阳康带走,等你搞定了再把他换回来。如果你搞不定,阳康就是因你而死的。”意念阁说。
  “关我什么事?你出来保证我不打死你!”韩羽怒火中烧,但是意念阁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怎么冥想都召唤不出来。好在韩羽和意念阁的吵架是神交的过程,不需要出声,不然不知道把阳家人又吓成什么样子?
  但是韩羽和意念阁沟通的时候,阳爸阳妈已经够惊吓的了,他们看到的是:阳康像一个面部抽筋的患儿,一会儿怒火中烧,一会儿嬉皮笑脸,一会儿委委屈屈。配上一张毁容的扭曲脸,要多惊悚有多惊悚。如果他们知道阳康的身体离不止两个阳康吵架,还有一个阳康跟陌生人吵架,不知道吓成什么样子。
  阳康的灵魂被暂时带走后,韩羽就安静了,变成了韩羽原来的高冷性子。但是已经惊吓过度的阳妈妈觉得这是阳康的症状更严重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康儿,今天小慈会来看你。”阳妈妈端着一碗参汤便往韩宇嘴里喂边说。
  “嗯。”韩羽边喝汤边冷清的应了一声。经过这几天和阳康在一个脑子里吵架,韩羽就庆幸。幸好现在阳康的思想被意念阁带走了,不然他听到那个叫小慈的女人来不知道激动成什么样子。
  原著中,小慈也是今天来的,不过是来提分手的。阳妈妈一直都不喜欢小慈,普通人家的孩子,跟阳康集团总裁儿子的出身相去甚远。小慈属于小家碧玉型的,温柔漂亮,把阳康哄得一愣一愣的。其实阳妈妈并不嫌弃小慈的出身,但是阳妈妈总觉得小慈这个女孩子缺少些远见和大气,还多了些心眼,所以不是很满意。
  韩羽觉得,现在看来,这次小慈来看阳康,竟然是阳妈妈去求来的。韩羽很同情这个妈妈,决定在自己做阳康期间,对她好一些,同时有点鄙视小慈的现实。想到这里,韩羽帮阳妈妈一缕飘到胸前的头发捋到耳后,对她露出一个笑容。高兴得阳妈妈跟什么似得。
  吃过晚饭,小慈姗姗来迟,显然不是很愿意。韩羽看了一眼小慈,很漂亮,柔柔弱弱的,小家碧玉的样子。小慈脸上本来带着一点点的不耐烦,看到韩羽淡淡的表情,突然收起了不耐烦,显得有点吃惊。
  韩羽车祸前本来就是目不斜视的高冷男神,多少各色美女倒追,硬是没被人扑倒。小慈虽然算美女,显然韩羽对她没什么兴趣。
  大约是小慈原以为会看到韩羽恋恋不舍的脸,事先把不耐烦表情都摆好了。谁知道韩羽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有些不耐烦。自恋的女人就是这么神奇,明明都嫌弃阳康的毁容脸,准备好分手了,看到即将被自己甩的男人没有难分难舍,没有哭天抢地,小慈还是觉得很失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