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天都有人想吃我+番外 作者:白日葵

字体:[ ]

 
 
☆、抢龙蛋
 
?  黄岩沙漠,大风呼啸,漫天黄沙飞舞,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一行五个人,抬着一顶黄色软轿,在沙地之中依旧健步如飞的飞快前进。可见个个都是身手不凡之人。
  为首的人一身宽松灰袍,衣袂飞舞,身姿修长,在狂风与黄沙之中坚韧矗立。
  “寐淮,风越来越大了,我们不能再往里面走了!”一个独眼大叔喊道。
  为首的寐淮微微侧首,面如冠玉,只是神色冷清如同寒冰,愣是让人在这炎热沙漠中生出几分寒意出来。
  “我们还不能停下。”寐淮说着,就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冷眸盯着不远处的一个沙丘,“有埋伏!”
  一行人都停下了脚步,握紧手中的武器,戒备森严。
  沙丘上很快出现了一头巨狼,巨狼身上还坐着一个红衣的女子,带着面纱看不清面目,但是从婀娜的身姿与水灵魅惑的眼睛上还是能看出这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
  女子嘻嘻笑声如铃铛一般清脆可人,说道:“听说沙漠之中来了一队身世不凡的旅人,护送着一千年一轮回的转世真龙,可是你们?”
  “你是谁?”寐淮戒备的盯着那个女人。
  女子嘻嘻的笑着,伸出一只雪白的纤纤玉手来,手上戴着一个熠熠生光的红色宝石手链,在烈日之下闪闪发亮。
  “叮铃铃——”那手链也是铃铛,且铃声清脆有力,就算是隔了数十米的距离寐淮还是能听见那声音。
  随着铃声的响起,周围慢慢的包围过来数十头恶狠狠的狼群,龇牙咧嘴,目露凶光。
  “传闻饮龙血可得无双力量,啖龙肉生金刚骨,吃龙心可永世长生,这么好的补品,谁不会想要?”女人一边调笑着举起的手优雅而又有力的往下一挥,狼群顿时从周围跃起,攻击沙漠中的五个行人。
  寐淮退守在轿子旁边,独眼大叔跟其余的三个人一起拔剑冲上狼群。
  这是沙漠灵狼,为首的那个红衣的女子应该就是红狼母,外人也称不死狼婆。她手下的狼群凶残且聪明,在沙漠中横行霸道,是旅人们最为忌怕的强盗之首。
  狼群跟独眼大叔们斗在了一起,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时不时的响起狼群哀嚎的声音。
  叮铃铃,手铃声再次响起。狼群突然收起了攻击,退成一个包围圈,独眼大叔们也退守在轿子周围,戒备的盯着群狼。
  红狼母坐着巨狼缓缓靠近,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我倒是小看你们了,个个身手都不错嘛!”
  独眼大叔呸了一口,骂道:“你个老妖婆,识相的话就赶紧带着你的畜生们有多远滚多远,免得待会被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红狼母哼了一声:“这可不见得。”她话一说话,就听见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鹰鸣,一道阴影从地上划过。
  天空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盘旋着三只三米长的大鹰。
  一道尖细的声音在空中响起:“红狼母,你这个老妖婆,竟然敢欺骗本真人,害本真人走错了路!”
  红狼母得意的哈哈大笑,说道:“谁叫你傻!”
  寐淮皱起好看的眉头,这个苍鹰真人,最是棘手。沙漠广袤,而没有任何掩体,苍鹰盘旋于空中,他们根本就不会有藏身之地。
  独眼大叔退了一小步,低声道:“我们暂时挡住这些人,你带着主子去龙墓,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寐淮点头。
  独眼大叔跟三个护卫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将手中的剑□□黄沙之中,双手飞快的结印,口中念着古老的密语。
  他们是龙族卫士,他们的身上带着真龙血,必要的时候,可以从里面获取力量。
  见到四个护卫的动作,红狼母跟苍鹰真人都脸色一变,立即朝着独眼大叔冲来。
  寐淮一剑劈开轿子,飞快的拿了轿子里面的一个黄金盒子,然后飞身而起,刚好避开了从空中袭来的一只大鹰。
  独眼大叔龙化完成,皮肤变成深红色,眼睛也变成了极其明亮的红色,原本的凸出结实的肌肉更加鼓起,几乎撑破衣服。
  他现在全身都充满了力量,抓住大鹰的尾巴,用力一甩,大鹰被扔出十几米远,掀起大片的沙尘。
  独眼大叔张开嘴巴,发出一声尖锐而凄厉的龙吟,大地为之震颤,原本正在凶残攻击的狼群,还有天空之中飞翔着的大鹰都本能的畏惧起来,动作迟疑而颤抖。
  借着这么一点点的空隙,寐淮从狼群的包围之中逃了出去。
  **
  黄金盒子里面
  顾榭觉得自己被关在了一个漆黑的湿黏黏的小箱子里面。并且箱子还十分的狭小,所以他不得不像一个婴儿一样的蜷缩起身体。
  之前顾榭在银行取钱的时候不仅仅倒霉催的遇见了抢银行,并且还倒血霉的被劫匪掳去当了人质,带上车之后被打晕了。
  “砰——”,箱子突然震动了一下。顾榭听见了咔的一声,什么东西裂开了。
  顾榭艰难的移动着手臂,想摸摸这个箱子,但是身体却有种很奇异的感觉。顾榭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似乎是浑身都不对劲。
  箱子里面很多黏腻的东西,还沾满了顾榭的全身,他整个身体都有种黏黏的感觉,顾榭把自己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全部归咎于这黏液。
  还好这里没什么奇怪的味道,不然顾榭一定会恶心死。
  顾榭还在艰难的移动身体,这个箱子就开始上下颠动起来了。像是有什么人在抛起了箱子,然后落下来,然后又被人抛起来了。
  顾榭在箱子里面不断感受失重与超重的那种恐怖的感觉,身体一紧张,四肢一下子有了力气,猛的撑到了箱子壁上。
  顾榭终于摸到了箱子,滑滑的,像是某种壳子。顾榭多摸了几下,总是感觉这种触感异常的熟悉,想了好一会,顾榭终于想起来了,这是摸到鸡蛋壳子的感觉。
  难道他被关在一个蛋里?
  没错,顾榭现在就是在一颗蛋里,而且还是一个价值不菲,无与伦比的龙蛋里面。
  在黄金盒子外面,寐淮正一手托着差点被抢走的盒子,一手拿着剑跟红狼母还有苍鹰真人搏斗。
  红狼母的坐骑,沙漠雪狼之王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寐淮,只等着一个可以偷袭的机会。
  寐淮已经找到了龙墓的入口,就在墓道里面跟红狼母和苍鹰真人打斗。
  盒子在寐淮的手里跟着寐淮的动作不停的晃动,里面的龙蛋也不跟着颠簸。
  顾榭拼命的用四肢撑住蛋壁。
  “咔嚓——”一声脆响,顾榭的四肢竟然就这么撑破了蛋壳,伸到了外面,顾榭还感觉到周围铺着一种软绵绵的东西,像是某种布料。
  顾榭正想抓着那个东西仔细感受,他呆着的蛋猛的晃了一下,还撞到了什么东西,砰的一声。顾榭的一脑袋撞到了蛋壳上,被什么东西(龙角)顶到了额头疼得眼冒金星。
  顾榭下意识的要捂住脑袋,但是四肢都伸到了外面,只摸到了蛋壳,顾榭想收回手,但是撑破的洞口太小了,收不回来。
  突然有光照了进来,隔着一层蛋壳,顾榭看见了朦胧的光圈。
  然后感觉蛋被人拿了起来,顾榭下意识的挣扎,挥动着四肢。
  像只缩回脑袋的乌龟。
  顾榭挥了一会手,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徒劳的,忙用手去拔蛋壳,想把头露出来。
  顾榭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在外人看来多滑稽,一只长了四肢却没有头的龙蛋,不断的挥着小短腿,然后又去扒拉头部的蛋壳,整个过程十分的喜感。
  但是无奈蛋壳太滑,顾谢拔不开,无奈之下只好用自己的头去硬顶这个蛋壳,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嗤的一声伸出了脑袋。
  然后他看见了光还有……一个巨人。?
 
☆、我是一条龙
 
?  这个巨人穿着灰色的袍子,露出一点白色的领边,墨色长发,面若桃花,俊美非凡,此时正用着质疑的目光看着顾榭。
  顾榭本来想张开嘴巴说话,但是实际发出来的声音却是:“咩~”
  寐淮:“……”
  这是肿么回事,为什么他说不了话?顾榭瞪着惊恐的眼睛,挥动的爪子,想要找回自己的声音,但是实际的声音却一直是咩咩的直叫。
  眼前的巨人伸过来一只巨大的手,同时产生的阴影有让小小的顾榭有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顿时忘记了乱叫,瞪着龙眼看着巨人那只修长俊美的手。
  那只手最后用了两只手指头夹住了顾榭的脑袋。
  顾榭:“!!!咩咩咩!”(你要干什么?)
  寐淮抓着顾榭的脑袋,用力往外拔。顾榭觉得脑袋都要给扯断了,难道这个呆子不能敲破这个壳子吗?混蛋!
  顾榭咩咩的惨叫着,拼命的用手挠巨人的手。
  “啵——”顾榭被硬生生的给从壳子里面扯了出来,被人拎着脑袋吊着,身体像锦带似的的在空中荡了几下。
  顾榭用手弄不开掐着他脑袋的大手,一时情急,身体往上一缩,竟然把腿也收上去了。来不及想自己什么时候腰力变得这么好了,忙手脚并用的想要把自己的脑袋从巨人的手里拔出来。
  拔了几下,顾榭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屁股上似乎是多了一个器官,顾榭又动了动那个器官,感觉到了来自屁股和尾椎上的异常的感觉。
  好像自己长了一个尾巴!
  顾榭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从醒来开始自己就一直感觉身体怪怪的,难道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被人拿去做了什么基因变异的实验。
  这么一想,顾榭挣扎得更加用力了,尾巴在屁股后面不停的开始打转。
  寐淮最开始看见从龙蛋里面伸出来四肢和顶着一个大包的龙头的时候,在怀疑这颗蛋是不是被人给掉包了,这东西的表情怎么这么蠢?
  所以他把这条龙拔出来仔细看了全身,身披金色细碎鳞甲,头生须角,四足五爪,确实是龙。
  确认了身份之后,寐淮才终于把顾谢放回了黄金箱子里。
  箱子里面铺着上好的雪锻,白色的锦缎衬着顾榭金黄的小龙身子,顿时生出一股尊贵的土豪味。如果忽略掉那只龙脸上蠢蠢的表情的话。
  终于得以见到天日的顾榭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见眼前的那个巨人对着他单膝跪了下去,恭敬的说道:“神龙在上,佑我即墨。”
  神龙?龙?
  顾榭忙低头看自己的身体,金光闪闪的黄色鳞甲,细长的身体,短短的四肢已经爪子一样的手。
  顾榭身体一软,噗通一下跌坐在雪锻上,还压住了自己的尾巴。那条龙尾就在他的两腿之间,并且还伴随着顾榭激动的情绪抽搐了一下。
  寐淮担忧的看着顾榭,不解问道:“您为何如此忧郁?”
  顾榭抬起龙头看着他,本来想说你怎么知道我的痛,但是一想张嘴,又变成了滑稽的“咩咩”声,顾榭顿时觉得整个龙生都不好了。
  如果他这是重生了,变成了龙了,也就算了,毕竟龙也是四灵之首,可以腾云驾雾的,但是为毛他作为一条龙会叫得跟小绵羊一样?
  龙威在哪里?龙不是都应该长吟破天,万物俯首的吗?
  顾榭呆呆的看着自己两腿间的小尾巴,突然想起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他现在变成了龙,那他的唧唧在哪里?
  顾榭慌忙的看自己的胯下,平坦得宛如腐女的胸。
  神器呢?胯下不是应该有神器的吗,他的神器到哪里去了?
  顾榭用龙爪子把自己的腿间都给摸了一个遍,但是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凸起,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凸起都木有!
  男人怎么可以没有小唧唧,就算是他只是一条小龙,龙也应该有唧唧的啊!
  顾榭悲痛欲绝的想到,难道他重生成了一条母龙?那不是从今以后,他再也不能撸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