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摆平敌人的正确姿势 作者:笨小医

字体:[ ]

 
 
 
  ☆、1.第001章
 
“滴、答、滴、答……”表盘的指针在匀速地回旋着,古老的机械表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道金黄色的光芒,把虚握着它的五指衬得白皙而修长。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机械表。
    表上没有标注数字,围绕着表盘的,是一圈奇特的符号,而它所代表的意义,也只有它的制造者以及它的主人才能明白——
    事实上,它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时空穿梭器,倘若实验成功,“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将不再是一个幻想。只可惜,实验失败了,而它的制造者也由于受不了打击,彻底地关闭了实验室。而这个本该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明,也由此成为了它的主人,林衍,也是实验承受者,脖子上的一件小挂饰。
    此时,它的主人正闲闲地靠坐在床头,虽然手里摆弄着机械表,而目光却并没有落在这上面。只见他容貌精致、身形修长、姿态优雅,具有艺术家一般的气质,如果忽略他脚腕上和手腕上的链子,恐怕会让人产生他即将登台演出的错觉。
    不过,认识他的人都很清楚,他可不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艺术家,更不是那些养在温室里面供人观赏的花朵——
    他是联邦军的未来,是年仅26岁就获得“联邦最杰出指挥官”称号的军人,是曾经立下无数的战功,以不败的记录震慑整个星际的林衍,林上校。
    然而,就在几个星期前,这个不败的神话却被打破了,而林衍也作为“停战协定”被送到了敌军首领的……大床上。
    “咿呀——”门开了,一个高挺的身影裹着一阵寒风走了进来。林衍没有抬头,很快,他的下巴就被人强硬地提起,双唇被咬住,一条舌头来势汹汹地冲了他的嘴里。
    “唔……”林衍闷哼一声,这一声似乎更加刺激了来人的神经,动作愈发凶狠了起来。
    一阵血腥味在两人口鼻间蔓延开来——
    林衍的舌头在共舞的过程中被来人尖锐的牙齿刺伤,来人近乎着迷地吮吸着林衍伤口流下的血液。一阵阵麻痒感直窜林衍颅顶,他努力克制着沉沦的欲-望,狠狠地将嘴一阖,一把推开了半压在身上的男人。
    “奥……奥斯汀。”林衍有点气息不稳地说出了来人的名字。
    奥斯汀没有立即回应林衍,而是再次撬开了他的牙关,极尽温柔地在他伤口上舔了舔,很快,林衍的伤口就愈合了。
    奥斯汀把舌头退了出去,紧贴着林衍的双唇轻声问道:“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我?”
    林衍抬起眼帘,回道:“我不是你哥哥。”
    “不!你就是我的哥哥!”奥斯汀俊美的脸庞有点扭曲地说道。
    在林衍的眼中,只有平静,而在奥斯汀的眼中,唯剩疯狂。
    奥斯汀,默念着这三个字,林衍想起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的场景——不是在战场上,也不是在囚禁室内,而是在联邦主星最有名的酒吧里。
    那间酒吧叫,Kendy。
    联邦主星的“Kendy酒吧”,不仅是全星域最有名的销金窟,同时,也是全星域最有名的……gay吧。
    在很久以前,林衍就发现了自己的性-向,不过,一向都对这方面没有什么要求的他,直到二十六岁也还是个雏。除了偶尔会到酒吧小酌一杯之外,林衍的生活就只剩下训练和战斗,用他朋友的话来说,林衍的人生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无趣。
    林衍没有反驳,对于他来说,能够引起他兴趣的东西实在是不多。二十六岁之前,是训练和战斗,而二十六岁以后……或许,要添上吧台边的那个男人。
    看着吧台边那个存在感强烈的男人,林衍清冷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兴味——
    男人的皮肤近乎病态地苍白,俊美的五官却深邃而立体,配上周身的气质,让人不会产生“病弱”的错觉。男人的唇角勾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放空的眼底却一片沉寂,仿佛没有什么能在他的心底留下痕迹。他本是随性而慵懒地坐着,却偏偏能让林衍感受到隐藏在表象之下的千年沧桑……
    这种看似潇洒而又沉重的矛盾感,深深吸引了林衍,让他想要一探究竟。
    或许是林衍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又或许是林衍的那一身军装太打眼,男人很快就察觉到了这股视线的存在,并回看了过去。
    在看到林衍的一瞬间,奥斯汀的瞳眸骤然扩大,修长的手指也几近难察地握紧了杯脚!
    然而,由于距离较远,林衍并没有发现这些小细节。他只注意到了男人的那双眼睛,很漂亮,像深邃的漩涡,引诱着别人和他一同堕落。
    发现奥斯汀在看着自己,林衍朝他遥遥地举了举手中的美酒。
    奥斯汀眯了眯眼,看向林衍的目光带上了审视——与其说是在审视林衍的外貌,还不如说是在审视林衍的灵魂。
    林衍有种自己的灵魂都被看透的“错觉”。
    不过,林衍并没有生气,“猎物”越警惕,得到“猎物”的过程才会越刺激。
    男人都有征服欲,林衍也不例外。
    就在林衍打算主动出击的时候,奥斯汀却接了一个电话。他的眉头皱了皱,最后看一眼林衍,就匆匆离去了。
    “怎么?我们的林上校终于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人了?”酒吧的负责人和林衍是朋友,他特地走过来对林衍调侃道。
    “他是谁?”林衍语气平静地问道,言下所指,两个人都明白。
    “不清楚,最近他几乎天天晚上都会过来,但只会闷声喝酒,谁搭讪他都不理睬,更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看他对你似乎也挺上心,你明天可以过来试一试。”
    林衍缓缓地转着酒杯,不再说话。
    第二天,林衍的确过去了。让他感到有点意外的是,男人的气质似乎产生了一点变化,如果说,昨天晚上的男人还是一块蒙尘的璞玉,浑身散发着萎靡的情绪,那今晚的男人便是一朵已然盛开的罂粟,时刻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
    似乎是专程为了等待林衍的到来似的,林衍乍一进门,男人的目光就落在了林衍的身上。
    又是这种灵魂被看透的感觉!林衍想道。
    奥斯汀本是慵懒地靠坐在吧台边,嘴边噙着一抹懒洋洋的微笑,林衍的到来让他唇边的笑意深了几许。他手中的红酒旋起一道优美的弧度,对着林衍的方向,品了一口——
    红唇,美酒,相映成画,林衍兀然觉得自己才是那只被困住的猎物。
    奥斯汀放下酒杯,一步一步向着林衍走了过去。林衍有点诧异,离得越近,他越能感觉到男人身上那迫人的气势。
    奥斯汀走到了林衍面前,林衍挑了挑眉——像是勾-引,也像是挑衅,这在林衍那么清冷的人做起来,却没有半分的违和感。
    “唔……”毫无预兆地,奥斯汀一把揽住了林衍,一口红酒就这样渡了过去。
    酒吧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口哨声和叫好声。
    林衍眯了眯双眼,他一把扣住了男人的后脑勺,不甘示弱地回吻了过去,还带上了一丝军人的凌厉和果决!
    ——虽然一开始还有一点生疏,但林衍的学习能力一直都不是盖的,很快,两个人就都有点情动了起来。
    男人稍稍放开了林衍,示意他先把舌头退出去。
    林衍眯起双眼,也松开了对男人的钳制。
    男人在林衍的唇角轻啄了两下,与他头对着头,说道:“今晚……嗯?”
    言下之意,只要是男人都会懂。
    林衍舔了舔唇角的银丝,平静地看着男人,没有说话。
    男人神色一暗,眼底的欲-望更加汹涌。
    这是一个疯狂的晚上。说不清是谁更主动,到了酒店后,两人双双倒在了床上——与其说这是一场浪漫的情-色-之-旅,更不如说是两只雄性动物在争夺着主导权的一场肉搏——以林衍彻底地被男人压在身下而告终。
    “胜者为王,输了就要坦然接受”,这是林衍的人生信条。因此,他没有过多地纠结上下位问题,而是大方地接受了男人的进-入。
    除了最初的那一声闷哼,林衍几乎全程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然而,林衍这种忍耐禁欲的样子却让男人更加兴奋——他想要亲自在这双清冷的眉眼间染上属于自己的绯色!
    就在即将到达高-潮的那一瞬间,男人的犬齿突然变长,顺势咬入了林衍的脖颈,让林衍的双眼豁然睁大,双拳紧握——
    “你竟然是……血族……”喘着气,抵挡着由脖颈和下-身传来的一阵阵颤栗感,林衍有点断续地咬出了这几个字。
    可能是喝了鲜血的原因,男人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苍白了。他轻轻舔了舔林衍脖颈上的伤口,很快,伤口愈合,而那一瞬间极乐的巅峰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但林衍却依然无法行动——这是血族唾液的麻醉作用。
    “叫我‘奥斯汀’。”男人凑到林衍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林衍冷冷地看着男人,双唇紧紧地抿着。
    奥斯汀用手覆在了林衍的双眼上,轻轻地在他的脖颈上吻了吻,说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永远不会……”
 
  ☆、2.第002章
 
林衍并没有相信奥斯汀的话,因为血族和人类的矛盾是根本无法调和的,注定彼此对立。
    那天晚上以后,林衍把“奥斯汀”这三个字封锁在了记忆的一处角落里,打算永远都不再开启。然而,事与愿违,有一些事情,不是选择遗忘就能逃得掉的——
    奥斯汀开始频频地出现在林衍的生活中,先是一个侧脸,一个剪影,再到一束鲜花,几张卡片,最后甚至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
    很快,整个联邦军队上下就都知道了林衍有一位神秘而狂热的追求者,只可惜,没有多少人见过这位追求者的样子。一些好友甚至感慨,林衍把他那一位“美人”藏得太好了,以至于“美人”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谜。
    对此,林衍不置可否。毕竟,就连他也捕捉不到奥斯汀的踪迹,更何况是其他人?
    因为奥斯汀永远都不会按照常理来出牌,他的出现总是毫无预兆的。有时候是在林衍的家里,有时候是在温泉度假村的房间内,还有时候是在林衍的办公室里……每一次奥斯汀的出现,都会以扑倒林衍和吃干抹净为结局,而林衍的态度也由最初的愤怒,到无奈,再到达最后的破罐子破摔。
    事实上,作为一个上校,林衍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把奥斯汀交给联邦议会处置。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林衍清冷的气质并不能掩盖他的一颗心早已沦陷的现实,而他也只能在责任与感情的拉锯战中一直煎熬下去。
    有时候,在奥斯汀怀里醒来时,林衍会产生一种幻觉,幻觉自己正走在一根摇摇晃晃的钢丝上,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