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重生之精神机甲师 作者:风过萧萧(上)

字体:[ ]

 
书名:星际重生之精神机甲师
作者:风过萧萧
 
“你这时候应该微笑。”
“你这时候应该没有表情。”
“你这时候应该很生气,瞪他!眼神再吓人点,再吓人点!”
“你这时候应该……算了,你还是学面瘫吧,到时候啥表情都不用做OTZ”
不知道怎么正确表现情感的面瘫攻X不喜欢做表情的呆萌技术宅受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机甲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阳、卡修斯 ┃ 配角:洛白、祁双、祁风、祈雨、乐童两家…… ┃ 其它:机甲、重生、面瘫攻、技术宅受
 
 
 
☆、楔子
 
?  楔子
  也许你可以逃得过世界末日、也许你可以逃得过天灾人祸、还也许你也可以逃得过种种灵异事件,但如果有一天你逃累了,不想逃了呢?
  祁阳现在就是有这样的感觉,他看着朝他冲过来的卡车,原本要躲开的身体竟然就那么立在了那里。车子那刺眼的灯光在黑夜中异常醒目,他眯起双眼看着离他原来越近的车子,凭借他良好的视力他甚至可以看到司机那张有些狰狞的面容——他不认识他,但是那个陌生人却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也许是哥哥派来的?身体在被撞飞的时候他甚至还能想到这些,耳边似乎听到有人在大声叫他的名字。身体重重落下的时候他忽然知道了“支离破碎”是什么意思。身体上的痛早已经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只有一片麻木,脑子似乎也是一片空白。他觉得自己忽然变得很是轻盈,灵魂似乎已经和肉体分离开去。
  是谁在抱着他?是谁在喊他的名字?是谁……在说他错了?
  祁阳很想抬起手再抱一抱面前这个哭喊的男人,但却动不了分毫——看那样真的死了呢。他无奈的想笑,但此时他连动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放任自己沉入永久的黑暗当中。
  黑暗里,他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他坐在草地上哇哇大哭,这时大他八岁的哥哥走到了他的身前,抬手很是温柔的摸摸他的脑袋:“小阳你怎么又哭了啊?男生不可以总哭的,到时候爸爸看到了又该不高兴了。”“可……嗝……可是他们都、都欺负我,不、不和我玩QAQ!”小小的祁阳抬起哭的可怜兮兮的小脸,原本漂亮的眼睛现在哭的跟核桃差不多了。
  那时候哥哥似乎叹了口气,伸手抱起他:“好吧,那我们也不和他们玩。以后哥哥保护小阳好不好?乖,不哭了啊。”
  明明很温柔的哥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是从他国外留学回来的时候还是爸爸宣布他也有一份继承权的时候呢?那个温柔的哥哥开始对他变得不理不睬,甚至是故意疏离……他明明说过自己不要财产了啊……
  祁阳的眼角划过一滴泪水,混合着脸上那尚未干涸的血迹,竟如同血泪一般。
  ?
 
☆、一、其实重生吧……
 
?  一、其实重生吧……
  祁阳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没有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冷、透彻心扉的冷!他忍不住在心底暗想自己会不会是没被车撞死但是被不知情的送到太平间去了吧?耳边有些吵,难道是来太平间看他最后一面的人?他要是现在坐起来那些人会不会吓一跳啊?想到这祁阳忍不住想笑,但那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更加冰冷的感觉袭来,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人就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就这么醒来又昏去的几遍后,祁阳便已经意识到自己没在停尸房呆着了。但具体在哪他也不知道,而且他觉得随着他每一次醒来,四肢的支配感也越来越强了。终于在某一个很是晴朗的日子里,祁阳在有一次冰冷中醒来时,睁开了眼睛。
  入目所及的地方就是一片片洁白,没有一丝杂色,透着种压抑的味道;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可他的耳朵现在嗡嗡作响,所以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口腔里有淡淡的味道,祁阳皱眉,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好久没刷牙的缘故;身体也没有什么痛觉,大概是都好了。他头有些费力的抬起手,发现手上竟贴着五六个一般只有在电视里的实验室里才会看到的白色粘贴!上面连接着一根根电线,怎么看怎么不是一个好东西。
  祁阳:“……吓!这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就把所有电线都给拔开,然后才注意到不仅仅是手,连他身上和头上也都是这种东西!
  “我这是被抓去做实验了?”祁阳囧囧有神的想,还是有些没搞清状况。这时候他才想起来看向四周:室内的灯光特意调的暗了些,这是为了防止他的眼睛被灼伤;身下的床铺软绵绵的,比他在家住时的还要舒服几分;靠近墙边的地方站这几名白大褂,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望着他,那样子就像在看熊猫,深怕吓到他!
  祁阳虽然很疑惑但还是没说一句话,这时候一名白大褂上前开口了,那副神情与其说是在和一个正常人说话还不如说是在和一个婴儿说话!
  祁阳看着他们的样子莫名觉得囧了一下。尝试着开口:“这……咳咳咳!”是什么地方?刚一开口就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痛,然后就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边上的白大褂见了吓了一跳,忙手忙脚乱的给他倒水喝。原本有些苍白的面容也因为咳嗽而变得多了几分红润,看起来不是那么让人不舒服了——这就是洛白进门时看到的样子。
  站在门边的白大褂见到自己上司进来了就很识相的退了出去,照顾祁阳的那人见了也毫不迟疑的下去了,祁阳一边喝水一边看着走进来的那个俊朗男人……总觉得有些眼熟啊……
  他一边喝水一边眯起眼睛,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处于不利的情况就有惊慌。
  “我该说你不愧是他的弟弟么,这种情况竟然还能喝下去。”洛白坐到祁阳的窗边,锐利的眸子有些挑剔的打量了一下他:“看了这么多年我还是觉得你和祁双不像,要不是基因报告说你们是亲兄弟我才不信,”祁阳一直未变的表情终于因为洛白话语里的那个名字变了变,他垂下眼,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的眼睛,没有什么其他话语,只是道:“是你救了我么?要是你想让我报复回去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喝了水以后嗓子终于不那么痛了,祁阳放下杯子,看向洛白的神情很是坚定。谁料后者只是笑了笑,那笑中的感情太复杂,太难懂,让他一时也迷惑了。就听对方轻声道:“要是能报复就好了。小鬼,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又以为你‘睡’了多久?”他特意在“睡”这个字上加重了音,这终于让祁阳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抿紧唇道:“我睡了多久?”
  就凭他身上的那些伤都好了来说他没有知觉的时间就不一定会短,更何况面前这个人的奇怪态度……他不会一下子昏迷了好几年吧?
  只有十六岁的少年对于自己一觉醒来就老了几岁的事情表现的相当不爽,但马上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那个他看起来很眼熟的男人对他笑了笑,原本英俊的面容因为这笑竟变得有些扭曲了:“多久啊……我想想,五百年?八百年?还是一千年来着……啊,我想起来了,”男人的笑带着报复的恶意,他完全没去看祁阳现在是什么表情……亦或是祁阳现在的表情和他无关,他只是想单纯的找一个发泄渠道罢了:“你从出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千二百三十四年……你觉得,这个数字够精准了吗?”
  少年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恐或者崩溃的神色,他只是再一次端起杯子,把里面没喝完的水一口饮光:“喂,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啊?我都不想这些事情。”
  洛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神色蓦地恢复了正常:“信不信随你,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他顿了顿,轻声道:“还有就算你不信我也要再告诉你一次,这是一千多年以后,你哥……早就死了;你的家庭成员也早就没了,连后代都没有,这个世界,只有我和你是一样的人……不,也许我都已经算不上人了……”最后一句有些自嘲、有些……悲凉。
  其实祁阳在他说完祁双死了的时候他就完全愣在了那里,他才十六岁,也许他是被他哥害死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也想让他哥死!洛白最后说了什么他是完全都听不到了,连他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穿着雪白的病号服站在了外面,等他看清外面的景物时,他终于信了洛白的话:
  完全悬空的巨大城市;在天上来来往往不断飞行着的飞船;有些长相奇特的“人”在悠闲地逛着街;他站在通往外面大门前,但此时他却不敢在迈出一步:总觉得,不走,那么这场荒诞的梦境就会醒来。但可惜,跟在他后面的洛白并不打算让他这么自欺欺人下去,他用一种近乎于残忍的优雅声音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一千年以后的世界,这次,你该信我说的话了吧。”
  少年扶着冰凉的大门站在那,脑中一片浆糊,但到了最后却只有一个念头是越发的清晰:我,真的重生了……?
 
☆、二、其实真相吧……
 
?  二、其实真相吧……
  祁阳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好几天,怎么都不肯出门。那些工作人员来劝了他几回,但最终却都是无功而返,时间久了也就没人劝他了,只是把他吃的穿的准备好,免得他饿到自己。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不知道多久,某一天,洛白忽然走到他面前,像拎小鸡一样拎起他:“你再装死也没有用!今天就跟我出去!”说完,不顾他的反抗,直接把他带出了门。
  因为许久没晒到太阳,所以在被拎出门的一瞬间祁阳捂住了眼睛:“我的眼睛!!!!”声音之凄厉让拎着他的洛白差点以为他眼睛要瞎掉,忙放下他,刚要问怎么了,却见那个少年在被放在地上的一瞬间转身……又跑回去了。
  他!又!跑!回!去!了!
  跟在洛白身边的人抖得可怜兮兮的看着露出微笑的自家上司,抖得更严重了: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惹谁不好怎么就惹了这么一个冷血男人啊!你找死能不能别拖累他们这些打工的啊!
  洛白眯着眼睛望着身边原本应该站着人但此时却是空无一人的地方,鲜红的唇片逐渐勾出一个让人不敢直视的邪气笑容:“好,很好,亏了我还怕你不适应想带你出来转一转,结果你就这么回报我的是吧……兰特,你马上准备仪器,我要在一个星期以后就看到那个东西!”拥有一头紫色短发的男人迅速垂下头,答了一声“是”然后就不再做声了。洛白把视线收回看向实验室内部,抬手点开自己的光脑,视屏那边出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
  “立刻把他送到我的办公室,记得给我弄干净一些,我允许你们使用机器人。”在女人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以后洛白就关了电脑,他抬脚走上自己的飞船,身侧站着的人自动跟上。
  虽然洛白说他们可以使用机器人,但从他这些年来对这个孩子的在意程度,还真没有一个人敢对祁阳使用暴力。也就是因为这个,所以等他们把祁阳收拾好送到洛白面前时,时间都过去了快两个小时!
  “我不是说了可以使用机器人,你们怎么还这么慢。”镶着金丝的眼镜划过一道阴冷的光芒,这让强着来送祁阳的人直接冒出了冷汗,开始后悔自没事接了这么一个不讨好的活!要知道他原本是以为到时候老板一开心就给他点奖励什么的,结果现在不仅没有奖励,连他原本的职位都很难得到保证!
  就在来人开始忍不住想抱着洛白大腿开始哭的时候,洛白终于大发善心的挥挥手示意他出去。等不相关的人都没影了洛白才重新把视线投在不说话的少年身上,看到少年低着头不说话,男人冷笑一声:“你倒是跑啊,这次怎么不跑了。”低着头的祁阳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跑你妹啊跑,外面那么多人,到时候还没等他跑出去呢估计就被抓回来了!他又不是白痴,才不干这种蠢事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