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想整个容 作者:苍非蓝

字体:[ ]

 
 
 
☆、穿越
 
?  还有一周,莫颜就三十岁了。
  一流名校毕业,虽然是苦逼的程序猿,但他长了一张好脸盘,加上如今事业有成,有房有车,十足的春风得意——除了大龄未婚。
  明明他从小到大都非常受女生欢迎,收到的情书不计其数,却每一场恋爱都无法长久,全是以被甩为下场。
  莫颜倒是不着急,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外公外婆前几年也去了另一个世界享清福,没人催他。他便满怀乐观地想着,男人越老越值钱,好好加油,以后找个年轻漂亮的老婆不成问题!
  挂断好兄弟询问他生日准备怎么过的电话,莫颜继续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
  一个人久了,他已经习惯了孤独的生活。
  但偶尔还是会觉得寂寞啊。这样想着,他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哗啦啦啦啦啦——
  潺潺的水声从耳边流过,莫颜无意识地咕哝一声:“芒果台也放轻音乐了啊……”
  等、等等!这音效是不是太好了点?
  一咕噜坐起身,莫颜瞪大了眼睛注视着眼前树荫鸟语,小溪潺潺的郊野景象。
  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真实的痛觉让他脑中瞬间飘过无数猜测:被绑架了?梦游了?还是,穿越了?!
  他缓缓地低下头,看着幼小的身躯与破破烂烂的袍子,以及,身上密密麻麻的淤青和伤痕,不禁表情一裂,喃喃自语:“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忍住浑身的疼痛,莫颜摇摇晃晃地撑起身体,走到小溪边,想要看看自己的样子。
  ……
  这不可能是真的!!!!
  莫颜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低头捧起一把水洗了洗脸,再次颤颤巍巍地伸出脑袋。
  洗净灰尘和油光——好像更丑了。
  一屁股坐在溪边的鹅卵石上,莫颜绝望地往后一倒,闭上眼睛默默念叨:这一定是在做梦,我该醒了,我再也不会不洗脸就睡觉了,一定是因为这个才会做这种噩梦的,好了好了该醒了……
  然而他并没有醒,脑海中仿佛放电影一般,剧情唰唰唰闪过,他得到了这个身体原主的记忆。
  原主从记事起就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先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乞丐在柴火堆里捡到了他,带着他乞讨求生,拉拉扯扯到了大概六岁时,老乞丐得病死去,他独自讨饭,又被一个眼睛得过病的老太太收养了,老太太虽然不富裕,但还有两间土房子遮风避雨,平时做一点简单的编织活计,还算过得下去。
  那段日子是小孩儿过得最开心的时光,有房子住,每天都能吃饱,虽然小伙伴们都嫌他丑不想和他一起玩儿,虽然日子还是十分贫穷辛苦,但他觉得已经非常幸福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三年后,老太太一病不起,娘俩没钱请大夫,也没人肯借钱给他们,糊里糊涂地用了些土方子,情况却越来越差,一周不到,老人便撒手西去了。
  九岁的小孩儿没有很好的谋生手段,到镇上去做零工,却因为长得太丑而被所有人嫌弃,连喂马别人都不肯要他。傻傻地在小镇里寻觅了三、五天,饿着肚子疲惫的回到城郊老太太留下的土房子里,却又被人一脚踹了出去,原来村里那个成天晃悠的老流氓,欺负小孩子无依无靠,强占了房子准备卖出去换点儿酒钱。
  原主被打了一顿,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凄凉地在曾经的家门外虚弱地哭号,慢慢地昏了过去。
  没想到第二天醒来后,老流氓随手在他脸上糊了些黑泥,出去带了个人牙子回来,将他也卖了出去。
  之所以莫颜会在小溪边浑身伤痕地醒来,是因为人牙子在带着小孩儿进城的路上经过水边,准备给他洗洗脸估个价,结果被他丑得吓了一跳,万分恼恨地拿他毒打撒气,小孩儿直接便被打死了,让莫颜阴差阳错地占了这个身体。
  莫颜看到了原主在剧烈的疼痛中最后的幻想:他终于攒足钱,租赁到几亩田地,找到了生活的着落。努力劳作几年之后,凑够聘礼,娶一位平凡的妻子,生两个孩子,重新拥有亲人和家……
  叹了口气,莫颜无奈地揉揉额角,心情沉重地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曾经家的方向走去。
  并非自不量力地想要将那个流氓赶走,对方毕竟是个成年男子,他就算身上没伤也打不过,他只想偷偷地打开屋后的地窖拿点以前攒的吃的,并把老太太最重要的遗产——一块白色玉珏取回来。
  那块玉珏小孩儿本是想一直留下来当做传家宝的,但他身上这伤,实在是太重了,得不到治疗的话估计活不了几天,莫颜想着,老太太在临终前跟小孩儿说了玉珏的保存位置,让他需要就卖了换钱,也是想要这孩子好好活着吧。
  现在,小孩儿已经死去,重新活过来的他能做的,也只是努力活下去,直到吃饱穿暖,家庭美满——就像他曾经所追求的一样。
  莫颜给自己打气:既来之,则安之,就算是一场过于真实的梦境,也得好好对待,不让自己后悔才行。
  蹑手蹑脚地从屋后的小竹林里出来,莫颜忍着痛爬下地窖,简单吃了点贮藏的菜干,将玉珏仔细包好,贴着胸口藏在了口袋里。
  正准备从地窖里出来,头顶却传来了吊儿郎当的声音:“哎哟,这不是丑蛋儿吗,你可厉害哦,还跑回来啦?”
  莫颜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抖,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恐惧而极度愤恨的情绪。
  是那个老流氓……被发现了!
  莫颜抬起头,对方本就十分凶恶的脸庞因逆着光而更显可怖,只听他继续慢悠悠地说着,“陈金勇那小瘪三不是说你被他打死了吗?敢情是装死啊,也好也好,我看你这地窖里还有点存货嘛,来来来,让我来看看。”
  男人顺着梯子一步步往下爬,莫颜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身体不自觉的颤抖,飞快地考虑着利害关系。
  这老流氓要是爬下来,一定会搜寻地窖里边的东西,可地窖里除了玉珏,就是些陈芝麻烂谷子,以及为数不多的菜干和面馍馍了——见到这些,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不来搜自己的身,也会再打自己一顿泄愤。
  可这已经足够孱弱的小孩子身体哪里还受得住再一次的毒打?哪怕再次侥幸死里逃生,殴打过程中玉珏又会不会被他发现?没了玉珏换钱,等待他的还是一个死字。
  莫颜深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他心一横,眼神倏地冷了下来,抓紧机会用力撞了竹梯一下。
  梯子砰地一声应声而倒,莫颜抓起块散落在地的石头,冲到猝不及防被压在梯子下的男人身前,拼尽所有力量对着他脑袋砸了下去。
  可气力到底是不够,男人挨了这下,只怒斥一声就要推开莫颜站起身来。
  莫颜被推得踉跄退后,血性与狠劲同时翻涌,不能、不能让他站起来!站起来死的就是自己了!
  他看不见的衣服里,白色玉珏上光芒一闪。
  “啊啊啊啊!——”莫颜从胸腔中发出濒死般的嘶吼,恍惚间,他的力量似乎大了千百倍,一头将正在起身的男人再次撞倒,瘦弱的脚掌踩住对方黑黄的脖子,小男孩儿眼中划过骇人的凶光,手中的石块直接击中坚硬的颅骨!
  头颅被砸到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鲜血出乎意料地就这样迸溅了出来,莫颜尚未回过神,只凭着本能再次砸了足足十下,才喘了口气坐倒在地。
  黑暗的地窖里,只有头顶入口处那小小的一方光芒。
  莫颜仰着头,望着那道光芒中缓慢飞扬的灰尘发了会儿呆。
  耳边,是鲜血逐渐蔓延开来的细微声音,莫颜闭了闭眼,低头去看男人的尸体。
  彻底碎烂的头颅里红红白白,那张恨得原主铭心刻骨的蜡黄脸庞已没了正常的形状,只余一双眼睛还怒瞪着,歪歪扭扭地觑着他。
  看了看沾满鲜血的双手,莫颜后知后觉的流下了眼泪。即使他的心智已经是个快三十岁的男人了,可现代社会和平安宁,何曾想过自己会命悬一线、会亲手像野兽般杀死别人?
  摸索着按住胸口的玉珏,莫颜哽咽的声音中情绪过于复杂,既宣泄出身体原主留下的最后一点情绪:畅快、解气,又包含着莫颜自己的后怕和惶恐。
  “唔……唔哇啊啊啊……”随着情绪的释放,莫颜的哭声越来越大,小孩子脆脆的童音分外让人揪心。
  “你——别哭了。”温柔清澈的嗓音从身旁传来,带着点儿迟疑和不知所措。
  “嗝!”莫颜惊得哽住,飞快抬头,只见微弱的光芒中,一位清雅俊美如仙人的男子正蹙着眉头站在自己身边,苦恼又怜惜地低头看着自己。?
 
☆、莲九
 
?  “你、你是从哪里来的!”莫颜瞠目结舌地问。刚刚明明就没有人进来,“你……是人还是鬼 ?!”
  男人温和地笑笑,轻声解释:“不要怕,我不是鬼,我是传说中的仙人哦!”
  这哄孩子似的语气让快三十岁的莫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他也无意暴露自己异常的成熟,索性满怀恶意地歪歪脑袋,眨着眼睛问,“仙人?可以飞到云朵朵上去的那种吗?”
  小孩儿本来就丑得不行了,再搭配上歪头眨眼的诡异表情,简直是丑出了杀伤力!男人却面色不变,依然是一脸的柔和可亲,他甚至俏皮地将嗓音压低,带出点神秘的味道,“是的,不信的话,你看——”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跃动,包含着莫名的韵味和节奏感,只见他指尖朝地上微微一划,那一片狼藉的杀人现场便凭空消失了!
  莫颜再次一呆,使劲揉了揉眼睛,嘴里喃喃,“我TM这是穿越到玄幻世界了?”
  男人半蹲下身体,平视着这个瘦弱丑陋的小孩,柔声问,“你在嘟哝什么?嗯……不要怕,坏人本来就该死,你是对的,好孩子。”
  如果莫颜真是个普通的九岁小孩子,现在一定已经放下戒心扑到对方的怀里去哭泣撒娇了,然而很可惜,他内里是个三十岁的正常青年。他觉得这个男人很奇怪,不说过于亲切的态度,就说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是早就来了却躲在一旁冷眼见到自己杀了人才现身,还是刚刚“施法”来到这里就不问因由地帮他处理了犯罪现场?不管是哪一个猜测,都不太正常好吧。
  不过莫颜必须得承认,他被这个男人安慰到了。“坏人本来就该死,你是对的”这句话正好触及了莫颜的纠结之处,对于刚刚经历生死搏斗、难以面对自己杀了人的他来说,实在是拥有莫大的安抚力,让他瞬间平静了很多。
  沉默几秒,莫颜忽然伸出手指,戳了戳男人白色的衣袍,“唔,软的。”
  男人失笑,“当然,不过目前只有你能看到我,我现在……修为只剩下一点点了,身体还是借着你刚刚意外逸散的灵气临时塑造的,除了你之外,没人能看到我、摸到我。”
  “哦,”莫颜默默确认自己真是穿越到玄幻仙侠频道了,然后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出来的?”
  “我叫莲九,莲花的莲,九个的九,”莲九清雅俊美的脸庞带着微笑,现在虽是半蹲着,说话也十分温柔,却自有一种淡然出尘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山间的清泉、墨染的竹枝之类的风雅形象。
  “我是从你的玉珏里出来的,”指指小孩儿瘦弱的胸膛,莲九解释道,“我当年被人杀害,被迫元婴自爆,本以为定是有死无生了,却不知怎的被吸到了这个玉珏里。我当时仅存的神魂十分脆弱,就在里边借住下来修养生息。刚刚估计是因为你情绪过于激动,使身体里的灵根产生感应、不自觉地逸散了些灵气出来,我幸运地抓住了它们,才得以重见天日呢。”
  莫颜点点头,“哦,是这样。莲先生,谢谢你帮我处理了那个……嗯,你可以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吗?”
  “当然可以。你也不要害怕了,修真界尔虞我诈,一言不合便刀剑相向的事太常见了,今后你会习惯的。”莲九说着,温柔地拿洁白柔软的衣袖擦了擦小孩儿眼角的泪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