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重生回去捏死那几只蚂蚁 作者:魏慎(上)

字体:[ ]

 
    楔子
    
    人死后,尸体深埋在地底下,那么灵魂如何还能上得了天堂?
    赵秉钧紧紧的抱着唐瑟里的骨灰盒,神情麻木的站在中老边境的卡哨前,任由特种部队将他团团包围……
    赵秉钧,出生豪门世家,十八岁正式继承家业时,赵氏已发展成横跨国际的超级商业帝国。《经济学人》时称:你也许不知道赵氏集团,但你手边的生活用品可能皆来自赵氏员工的辛勤劳动。
    然而拥有如此身份地位的赵秉钧,却是个厌恶帝王权术善良到有些愚蠢的人。在贴身女佣阿金的影响下,他从小就向往平淡温馨的平民生活。也许正因如此,成年后的赵秉钧对青梅竹马的优秀世家子弟唐瑟里的爱恋视而不见,却被唐瑟里那传说中相貌能力普通却浑身透着居家气息的私生子弟弟孙非唐所吸引。
    为了得到孙非唐赵秉钧一反君子常态在孙非唐因母亲病重向他求助时,卑鄙的趁机强迫孙非唐留在他的身边。
    好不容易得到了孙非唐,赵秉钧视他如珠似宝,几乎倾尽所有的去珍爱他,给他最好的吃穿用度,为他的巨星之路保驾护航。此外,还要无休止的为孙非唐的滥好心买单。为孙非唐那视孙非唐若仇敌的母亲治病调理身体,为他那不着调的继父和弟弟收拾各种烂摊子,满足他那些来历不明的远亲近邻们饕餮般无度的各种需求。
    为了哄孙非唐开心,赵秉钧甚至还不惜一再打压唐瑟理,最终使得一代天王巨星唐瑟理身败名裂,被迫远走国外。
    然而这一切换来的却从来都是孙非唐的鄙夷和恶语相向。赵秉钧更没想到的是,他视若白莲花的孙非唐心里却始终住着另一个男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却正是赵秉钧流落在外年仅十八岁的私生子弟弟赵秉超。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赵秉钧对孙非唐多次暗中出手帮助赵秉超的举动不但视而不见,而且还在孙非唐的劝说下,不顾母亲孟清零的反对,引狼入室的将赵秉超接回了赵家。及至孙非唐盗取赵氏绝密资料帮助赵秉超夺取赵氏大权,而他却被害得锒铛入狱时他才幡然悔悟,然而却为时已晚。
    赵秉钧永远都不可能忘记他在监狱半年,孙非唐来探监留下的那句话,他说:“赵秉钧你一生坏事做尽,你活该得到报应!”。
    当时隔着一层玻璃,看着孙非唐那张与他此刻天王巨星身份完全成反比的脸,赵秉钧笑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毫无形象的放声大笑,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他是在笑孙非唐做了婊子还高举牌坊的行为,还是在笑他自己七年的有眼无珠竟把一坨狗屎当了黄金捂在怀里。
    被判了无期徒刑的赵秉钧在有心人的“照料下”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他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惨死在监狱。然而半年后他却突然莫名其妙的被告知血液有恙。就在他被运送保外就医的途中,消失了三年的唐瑟理突然出现,将他劫了出去。
    唐瑟理原定计划是偷渡老挝,然后转入索马里,最后逃到西班牙。也许是天意,他们进山后的半路竟遇上了泥石流。九死一生逃出来后竟又在森林里迷了半个月之久的路。
    半个月后,他们终于见到了第三个人类时,却发现他们竟误闯了毒贩们的老巢。
    毒贩的头目叫山哥,是个中老混血儿,手段毒辣很绝的令人发指。为了保命情急之下赵秉钧将他们两人越狱逃亡的处境和盘托出,并请求加入山寨。
    半年的监狱生活加上这些天来的生死逃亡,完全脱去了名门贵公子儒雅的赵秉钧,一身的戾气凌冽的让人不敢直视。山哥看中了他这一点勉强点了头,不过条件却是要求唐瑟理必须废掉双腿留在寨子里做人质。
    就在赵秉钧犹豫之时,唐瑟理毅然接过枪“嘭!嘭!”两声废掉了他那双曾站在舞台上令千万影迷歌迷疯狂的双腿。
    那天夜里唐瑟里疼得额头青筋暴起,身上的汗水浸湿了被褥,却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而同样咬着牙的赵秉钧紧紧抱着唐瑟理,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清晰意识到自己竟拥有一个人。那一夜,他深刻反省了自己窝囊荒唐的一生,也是那一夜他迅速成长成他母亲孟清零耗尽一生也未能将他培养成的顶天立地的大男人。
    熬过来的第二天清晨,赵秉钧看着微亮的窗外,干裂的嘴唇贴在唐瑟里耳边,无视喉咙的哽咽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气声说:“……从现在起便是新的开始,相信我,我很快便能东山再起!到时候我立即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你想去的地方,我给你想要的一切,我会给你……给你所有。”说完嘴唇便落在了唐瑟里的唇上,许下了誓言。
    早已耗尽体力唐瑟里微微勾了勾嘴角,安然一笑:“……好!”
    赵秉钧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从一个人人都可以轻易捏死的马仔成了一代大毒枭。三年里他几乎走遍了世界每一个肮脏的角落,三年里他学会了砍街斗殴学会了杀人放火学会了以前他最为耻恨的东西,他尝尽了人间的苦痛也背负遍了人间的罪恶。但他没有一刻忘掉,在老挝森林深处的山寨里,有一个人活得比他还要痛苦,那个人叫唐瑟理,双腿残疾,在他走了一年后成了山哥和山寨一些头目暗地里的泄欲工具。
    仇恨和痛苦支撑着赵秉钧熬过了整整三年,三年后他终于带着自己的人杀回了山寨。
    但是赵秉钧还是太稚嫩,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人中竟有人临阵叛变,帮助狗急跳墙的山哥劫持了唐瑟理。
    双方对峙,山哥什么也不要却只要赵秉钧的命。
    没有丝毫犹豫赵秉钧毅然扔了枪。就在这时唐瑟理却突然邪肆的放声哈哈大笑,额头顶着山哥的枪口目光坦荡冲山哥大声嘲讽:“老子就说你是蠢货你还不信!你以为老子是谁?老子是唐瑟里!!是赵秉钧的绝对助力!别说老子现在只是没了两条腿,就算老子全身都瘫了,老子也绝不可能成为赵秉钧的弱点!!!”话未落音瞬间枪响交错。
    “不——!!!”绝望的嘶吼震惊了整片森林,距离赵秉钧仅仅几步之地,唐瑟理面带讥讽的笑容宛若落叶般飘然落地……
    赵秉钧漠然的上了法庭,漠然接受了死刑的判决。然而却在最后日子里疯了般不停的在纸上写写画画,将他记忆中关于唐瑟理的所有一切全留在了纸上,寄给他曾经的挚友唐瑟里的表哥李宗珏。只因他强烈的渴望着,哪怕他死后,依然有人记得这世上曾有一个叫唐瑟理的傻瓜为爱着一个叫赵秉钧的混蛋而倾尽了一生。
    “你觉得这就是宝宝的一生?”然而临行刑前李宗珏却出现在探监室的玻璃外,沧桑的脸上带着苦涩的讥讽,像对待垃圾一样将赵秉钧用尽最后一段时间记录的文字扔在他面前,“狗屎!全他妈都是狗屎!!!”
    “我们家宝宝……他绝不是你说的傻瓜。他是……最聪明的!是最棒的!是,无与伦比的珍宝!”死死咬着牙深吸一口气将溢出眼眶的泪水倒了回去,无视赵秉钧同样快要崩溃的表情,李宗珏慢悠悠的理好那叠纸,站起身,唇齿间的声音无法抑制的在颤抖,“虽然恨不得将你挫骨扬灰。不过,看在你拼死将宝宝带回来的份上,等你死后我会遵照你的遗愿把你们葬在一起。”话未落音一行清泪已划过了脸颊,再未看他二十多年的挚交好友一眼,转身离开了探监室。
    几日后,昔日国际富豪今日死刑犯赵秉钧被执行枪决,死前静默淡然。
    
    第一章
    
    老挝边境隐蔽在森林深处,毒贩头目黑沉的枪底下,轮椅里唐瑟理嚣张的哈哈大笑,慵懒的斜歪着身体嘲讽:“说你是蠢货你还不信!你当老子是谁?!老子是唐瑟理!别说老子现在只是没了两条腿,就算老子全身都瘫了,老子也绝不可能变成赵秉钧的弱点。”话未落音几声枪响。
    谁死了谁还活着赵秉钧已来不及顾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前他已经冲过去紧紧抱住唐瑟理鲜血淋漓的身体,狭小的伤口仿佛一股泉眼汩汩流着温热的液体任他怎么堵也堵不住,心脏像被生生撕开了般疼得他几乎快要落泪,然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对他来说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的鲜活生命在自己怀里渐渐逝去。
    “……好想回国去看看,再看一眼舅舅舅妈还有表哥……”他睁着眼睛,眼神空洞的看向天空。赵秉钧紧紧的抱着他,拼命的张着嘴,声音却哽咽在了喉咙里。
    “……我们还没有约过会呢,想和你……哪怕一起吃顿晚餐也好啊!”他无力的笑着。
    赵秉钧费力的呼吸压迫声带却仍然吐不出完整的句子:“我……我们……”死命的咬着牙才压阻止了自己的崩溃。
    “……我床底下……上月做的腌渍樱桃。应该可以吃了……还没尝过呢……”唐瑟理的声音一点一点的虚弱,身体不住的抽搐,张了半天的嘴,最终却化作最后一句飘渺的叹息,“……哎哎,还有好多事还没来得及做呢……”带着无限的遗憾和无奈随着渐落的话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赵秉钧紧紧的抱住他的身体用力压在自己的胸口拼命的想要留住些什么,然而哪怕尽力气,也再无法改变怀中生命已逝去的事实时。原本哽咽在喉咙里怎么也无法吐出的声音,最终化成三十多年来的第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滚了出来,落在怀中人的脖颈上,无声无息。
    赵秉钧蓦然惊醒,睁开眼睛,噩梦中眼睁睁看着唐瑟理在自己怀中死去却无能为力的绝望酸楚还在心中回荡,而入眼的却是他在S市住了多年别墅室内那熟悉而苍凉的雪白。
    “……你是花了五十万买了我不错,但你买的只是我的身体!我的心我的事业我的前途那都是我自己的!跟你没关系!你凭什么干涉我的事业?能不能通过试镜能不能得到那个角色那都是我的事你凭什么干涉?凭什么?!!”
    在熟悉的尖叫责难声中,赵秉钧猛然的抬起头,看到的果然是记忆中孙非唐那故作清高姿态。
    “……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我是真的喜欢演员这个职业,我是真的喜欢演戏,真的喜欢这次的这个角色!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不需要你花费的一千万来替我获得这个角色!”
    大脑非常混乱,尤其孙非唐喋喋不休的叫嚷更让他几乎无法思考。无法搞清此刻基本状况的情况让赵秉钧非常烦躁。更何况他已不是当年那被称为S市君子的赵秉钧了,生前多年的毒枭生涯早已将他的性格扭曲成了残忍暴虐。
    当听到孙非唐尖锐的大声嘶吼“……如果我的成功都是通过这种卑鄙手段得来的,那我宁可不要!哪怕是做个乞丐留宿街头我也不要这种肮脏的成就!!!”时,赵秉钧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在大脑思以前他已从沙发上跳起来,不遗余力的一巴掌狠狠甩过去。孙非唐被掀翻了出去,重重撞在矮柜上撞碎了一地的陶瓷和玻璃制品,额头和手上顿时染满了鲜血。
    赵秉钧居高临下冷冷的俯视他曾爱了整整七年的人,虽然此刻还没搞清状况,但他已经非常确信,从当年的入狱到后来的几年毒贩生涯,那些非人的磨难不仅磨去了他对孙非唐的爱,就连恨也早已消磨殆尽了。
    “……少爷?”
    赵秉钧回过头,看着一如往日恭敬的立在一旁满脸担忧的冯管家,有些恍然。他清楚的记得,当年孙非唐被赵秉超绑架,他不但带着人成功的把人救了出来而且还反绑了赵秉超,企图逼出他的同伙从而将之一网打尽。谁料单蠢的孙非唐却一时心软私自放走了赵秉超,在他们逃走时恰好被冯管家撞到,一把水果刀便结束了冯管家生命。可是,此刻他却又鲜活的站在自己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