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回去捏死那几只蚂蚁 作者:魏慎(下)

字体:[ ]

 
    
    第七十五章
    
    所有人震惊得目瞪口呆。就连赵越城也抬头平生第一次认真看着自己的女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见赵越城终于有了反应,看着父亲那张黑沉的脸,赵秉薰心里突然莫名有种报复的快感,她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爸爸,你想知道吗?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哦!”
    甩开保镖钳制自己的手,赵秉薰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他们商量着给你下药,我都听到了。爸爸,你猜猜他们是谁?”
    “哈哈哈哈哈,你猜不到吧?”双腿一软摔到地上,赵秉薰仿若从井底爬出的女鬼,屈膝爬到床边,阴惨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你猜不到。我告诉你,是所有人……”
    赵秉薰得意的仰脖哈哈大笑:“你猜不到!你猜不到!赵公馆里所有人都想让你死。所有人!是所有人哦!我妈妈,我哥哥,孟夫人,何夫人,薛夫人,赵秉钧赵秉超赵秉玄……所有人!所有人都想让你死!哈哈哈哈……”
    “爸爸爸爸你真可怜!你好可怜啊!你以为谁都喜欢,但其实谁都不喜欢你。我们都巴不得你早点死,巴不得你早点死!你死了,赵家的钱都是我们的。我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所以你怎么还不死?你怎么还不死呢爸爸?爸爸你怎么还不死啊?怎么还不死?还不死……”
    赵越城气的面色铁青,死死捂着胸口,一口气没上来便晕死了过去。
    赵管家还来不及喊医生,默默站在一旁的肖栈眼前一黑,也跟着昏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赵越城才醒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把赵秉薰送进偏远的疗养院。
    可惜了肖栈,因突发性脑溢血,没熬过三天便死在了医院。
    赵秉钧心里除了无奈和惋惜外并没有多难过。况且他也没时间难过,因为东南亚那边的生意又出了岔子,所以他只和唐瑟理打了声招呼,当夜便飞去了东南亚。
    半年前,赵秉钧的F.C粮油公司代表与东南亚民主共和国上层,经过三个月的协商,达成了F.C在未来十年内,以低于其它国家3%的价格,每年向东南亚共和国出口不低于2亿吨粮食,从而换取东南亚联邦国内非铁金属矿优先开采及认购权。
    上月东南亚政府突然公开对西北矿山进行招标,以为不过是政府好面子走个形式,所以F.C根本没人把这事放在心上。然而,几天前的招标会上,他们竟被一家名不经传的小公司劫了胡。
    F.C在东南亚地区负责人杰森,见到赵秉钧的时候显得非常沮丧。因为有半年前协议在先,他们已经开始准备投入西北矿山开采了。
    失去了这处矿山,无司的名誉还是利益的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
    赵秉钧站在十五楼的楼顶上,拿着望远镜勘察西北矿山的状况。虽然那家叫藤川株式会社公司名声不显,但动作却异常迅速,不过几天的时间便把开采的设备搬进了矿山。
    双方对峙,至于最终花落谁家,只能凭东南亚政府独断了。
    而赵秉钧并不看好F.C的前景。
    “对方是什么来头?”赵秉钧放下望远镜,问F.C东南亚代表杰森。
    “表面上是日本的一家矿业公司,规模不大,在日本业内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这家公司。不过,”杰森面色黑沉的咬牙,“这家公司的所有人和东南亚政府里的某些高层颇有渊源。他们这次派来的全权代表,就是财政大臣的儿子。不过,听说只是养在日本的私生子。”
    “有意思。”赵秉钧勾起嘴角,颇为欣慰。
    杰森有些看不懂赵秉钧,皱眉问:“BOSS,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政府那边怎么回答的?”赵秉钧站在天台上俯视着这座城市。这个城市虽然比不上国都,但在这个国家也是排的上名的,不过,依然穷的让人咂舌。
    这样一个贫穷国家的领导人,居然还能搞到大笔的灰色收入,还有专门洗钱的海外公司,真是了不起!
    “我和他们协商了许多次,”杰森微微摇头,“那些混蛋的态度很强硬。他们的意思是,我们要么期待下一处矿山招标,要么带着我们的粮食滚蛋。”
    赵秉钧笑了。
    杰森不明所以,不禁再次皱眉。
    “那我们就带着粮食滚吧!”过了许久,赵秉钧说。
    “BOSS?!Oh,NO!”杰森不敢苟同。身为美国人,他此生还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况且这将给公司带来的损失也是非同小可的。
    “另外我再给你三个亿。带着尽量多的本地生产的粮食一起,”赵秉钧拍拍杰森的肩膀,“去支援中东难民吧!”
    杰森是赵秉钧亲自挖掘的人才,他相信杰森的理解能力和办事手段。
    回到HK,下了飞机,赵秉钧刚给唐瑟理打了电话,抬头却见来接自己的并不是冯管家,而是赵越城身边的赵管家。
    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赵秉钧有些不耐烦的微微皱眉。
    “少爷,肖夫人和三少爷已经到了。先生的意思是,希望您陪他们去肖家,并且帮忙准备肖代表的后事。”赵管家恭敬的说。常年面瘫的脸上,看不出其他表情。
    赵秉钧毫不掩饰的沉下脸。
    肖栈是他父亲的亲舅舅,去肖家适当的关照一下不是不可以。只是,他身为赵家的嫡长子,为什么非得陪着无名无分的肖云母子回娘家?那对母子哪来的那么大脸?
    “父亲今天没吃药吧?”赵秉钧问。
    “少爷您说什么?”赵管家似乎没听清。
    “不,没什么。”
    赵秉钧回到赵公馆时,久候多时的肖云正在客厅里抹泪,形容憔悴非常,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旁的赵秉原温声细语的安慰着自己的母亲,不时还给肖云擦擦眼泪。
    真是好一幅母慈子孝。
    见久等不至的赵秉钧终于回来了,肖云母子立刻站起来,口气生硬的问:“我们可以走了吧?”
    赵秉钧倒是从未见过肖夫人如此尖酸刻薄的一面。不过想想也是,一夜间死了父亲疯了女儿,任何人都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更何况,听说虽然他们早就到了,不过至今都未能见到赵越城。
    心里没底,急了吧?
    换了身黑色西装后,赵秉钧带着肖云母子去了肖家。
    肖栈的遗部倒是懂事,从始至终一直尾随着赵秉钧,静等赵秉钧的吩咐。因为他们知道,肖栈一死他们没了靠山,而赵秉钧是最佳选择。
    不过这却让肖云母子咬碎了一口银牙。
    凭什么?!他赵秉原(她儿子)才是肖栈的亲外孙!他赵秉钧算个什么东西?他甚至连肖家的人都不是!
    赵秉原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意识。赵秉钧这喜欢抢别人东西的贱种,会放过他们肖家的家产吗?
    强行压制住愤懑,赵秉原悄然拉住肖栈生前的左右手郭滔,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郭叔,我有话想跟您说。”
    郭滔看了眼径自走在前面,并未察觉到赵秉原小动作的赵秉钧,果断拂开赵秉原的手,又瞥了眼一旁的肖云,沉声道:“我认为三少爷你们现在,还是先去看一下老夫人比较好。”
    说完也不管赵秉原有什么反应,头也不回的跟着赵秉钧走了。
    赵秉原母子站在原地气得吐血却又无可奈何,相视一眼又觉得郭滔的话不无道理,横竖肖家还有个肖老夫人在,老夫人绝对不会坐视一个外人占了他们肖家的家产。
    想到这里,两人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
    然而接下来让肖云母子没想到的是,到了肖老夫人门外,老夫人竟然连门都不让他们俩进。
    眼看着赵秉钧带着一群人进去慰问过老夫人又出来,肖云母子只觉得全世界都疯了。
    
    第七十六章
    
    因为连着死了两个亲人,据说肖老夫人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打击,已经病倒了。
    肖家无男丁,好在还有肖栈的甥孙赵家的嫡长子在此坐镇,葬礼才得以稳稳的进行下去。
    相比较稳重果断的赵秉钧,虽然是肖栈的亲外孙,然而年仅十八岁又因为害怕被赵秉钧侵夺肖栈遗产,而惴惴不安小动作不断的赵秉原就有些太不入眼了。
    感受到周围人对自己的轻视,赵秉原心里干着急却无能为力。
    好在肖云很快便转过神来,果断摆起了肖家大小姐的姿态。
    “这些天我和母亲的身体都不好,多亏了赵家大少爷帮忙照应。不过,这毕竟是我肖家的家事,实在不敢再劳驾赵大少爷多费心。”
    场内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赵秉钧。虽然尴尬,不过生为肖栈的亲生女儿,肖云的确有资格驱逐仅是甥孙的赵秉钧。
    但这无疑是无礼且无益至极的,郭滔立刻上前一步低声呵斥:“大小姐!”
    “表姑您客气了!肖代表是父亲的亲舅舅,你们肖家有事我们赵家自当尽些绵薄之力。既然现在没什么事,那我先就回去了。表姑您节哀顺变。”赵秉钧的态度则显得极为冷淡。葬礼又不是什么好事,他巴不得早点脱身,还能和瑟理吃顿晚餐。
    肖云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还出了一身冷汗。她刚才只想着将赵秉钧撵出肖家,才会一时失口撇清肖赵两家的关系,谁能想到赵秉钧这小畜生竟然就顺坑将她埋了进去。
    什么表姑?什么亲舅舅?她不怕被人从背后指指点点说她乱.lún,反正她早就习惯了。可是作为乱.lún产物的她儿子赵秉原,在这种场合该如何自处?如果和赵家撇清关系,那么冠着“赵”姓的赵秉原的立足之地又在哪?
    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若是此时被有心人传到赵越城耳朵里,凭着赵越城暇眦必报的个性……
    肖云面色惨白,而她身后成为焦点的赵秉原,更是觉得面上火辣辣的疼,羞恼的恨不得给自己的母亲两耳光。实在待不下去,愤恨的转身逃了出去。
    肖云顿时慌了手脚,想要跟着追出去,然而看到赵秉钧后,脚步硬生生的钉在了原地。死死咬着牙将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吞回肚里,输人不输阵,即使同归于尽她也不会把肖家拱手让给赵秉钧这个野种!
    周围各色的目光刺得她浑身发疼。肖云她突然有些委屈,父亲去世了,母亲和儿子靠不住,孤立无援的窘迫使得肖云身体摇摇晃晃几乎快要站不住了。
    此时她突然恨透了赵越城。那个她爱了半辈子的男人,过去对他母子不闻不问也就算了,现在她娘家遇到这么大的事,作为她的丈夫,赵越城无论如何都该陪她回来的。可是他却让赵秉钧这个野种来膈应他们母子,这算什么?
    肖云突然觉得彻底和赵越城以及赵家断了关系,似乎也不错。
    眼看着郭滔等父亲的老部将,一口一个“大少爷”,追着赵秉钧出去,肖云心里发狠,厉声呵斥:“郭叔,你们都是我爸的部下,而赵秉钧他姓赵!我想请问你们,他算哪门子的大少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