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倒贴指南 作者:長安值雨

字体:[ ]

 
 
☆、第001章
 
8月21日早上六点,久旱的城市终于迎来了这个夏天的最后一场雨,绿豆大的雨点轰轰隆隆地铺天盖地而来。
    傍晚,雨霁初晴,天空碧蓝如洗。
    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匀速行驶,以明显慢于其他车辆的速度奔向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中心。
    车内,年过四旬的白尺半躺在座椅上,紧闭的双眼下有着浓重的青色阴影,化妆师抿着嘴一层一层地给他上妆,始终无法掩盖白尺从骨子里透出的疲惫。
    经纪人张宇看着白尺脱皮干裂的嘴唇,翘起的嘴角,气道:“你还有心情笑,以你现在的状态,今天晚上你就成了送到主持人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白尺不方便张大嘴,说话时嘴咧得长长的,声音依旧温润好听,咬字也是清楚的,“二十五周年这么特别的日子,总得爆点猛料才对得起跑来现场的观众。”
    张宇心里顿时打起了鼓,“你打算爆什么料?太刺激的可不行!”
    “别紧张,我有分寸。”悲伤和喜悦同时出现在白尺脸上,让他俊美的面庞变得有些诡异,“二十五周年的主题是《困兽》,我不会砸了他的招牌。”
    张宇是白尺的经纪人,更是他的好朋友,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白尺的一切,“你还是忘不了他。”
    白尺睁开眼睛,睫毛有些湿润,眼中自是一片清明,想起被牢牢刻在记忆里的那张雌雄莫辩的容颜,心里好似打翻了酸甜苦辣的调味瓶,各种调料还没掺在一起,想象中的味道大概是苦涩里藏着一丁点甜蜜,“哼,谁让他的毒舌和他的脸一样让我刻骨铭心,要忘记他,我怎么也得再活够二十五年。”
    张宇在心里抱怨,别说二十五年,就算是再过三十五年也没用。
    白尺在俞参商离世后,一旦得空,就翻阅俞参商的写真,看他演过的电影,听他的歌。
    张宇和白尺不一样,他从来没有刻意地去看、去听、去想与俞参商有关的一切,以至于他此刻想起俞参商,脑海中浮现的除了最后一次见面时那双黑的让他觉得阴郁的眼睛外,再无其它。
    张宇借音乐打破车内沉的让他发慌的安静,播放出的音乐偏偏是那首在他与白尺的旅途中,曾播放过千万遍的歌曲——《困兽》。
    这首歌几乎是俞参商离世后,留给白尺一人的有形化身。
    “……风声呼啸撕裂树影,如刀刮过耳畔。步态优雅翻山越岭,寻找鲜花遍野……兽吼昂扬长尾如鞭,眨眼变成残喘。白花漫野小河潺潺,流着红色的血。山那边,高山依旧绵延,湖那边,泉水或许清冽……”
    张宇记得白尺曾在醉酒后说过,这首歌里有俞参商的梦想和所有挣扎,而在俞参商离世后,它渐渐成了白尺一个人的挣扎,且再与梦想无关,歌里歌外,从始至终,白尺都是困兽。
    张宇不知道,之后还有一句话被白尺藏在了心里,在俞参商离世后,他一直甘之如饴地做着俞参商的困兽,一头幸福而又悲哀的困兽。
    白尺的呼吸渐渐轻了,二十多年的风雨起落没有给他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唯有眼角的细纹告诉张宇,白尺从未逃开岁月的侵蚀,也在一点点老去,他终于不再是那个就算连续几天不睡,也能生龙活虎地活跃在镜头前的年轻人。
    张宇希望白尺能睡得久一点,等一会参加《巨星有约》的现场直播时,他才能打起精神,应付主持人的刁钻提问。
    这是自节目开播以来,《巨星有约》的三层演播厅第一次真的座无虚席。《巨星有约》节目八点开始现场直播,还不到七点半,观众们就都到了现场,拿在他们手里的,大多是白尺的签名海报,有唱片的宣传海报,以及电影、电视剧的剧照。其中最令大龄米分丝怀念的,是张被一个中年妇女拿在手里的海报。
    海报上有两个年轻男人,他们一个笑得张狂青春无限,一个板着脸沉静的像一潭深水,是那么的相得益彰。海报的右下角有两个人的签名,白尺&俞参商。那时,白尺的签名还稚嫩青涩,不见后来的华丽,签在他名字旁的“俞参商”三个字却已露出了一股大腕儿味,潇洒霸气。
    她身旁的少女好奇地打量着中年妇女手中的海报,“大姐,站在白天王身边的帅哥是谁呀?”
    中年妇女说道:“他是俞参商,当年和白尺以组合的形式出道,这是他们第一张专辑《困兽》中的海报。听说这次周年纪念的主题是《困兽》,我就把这张海报带来了。”
    少女小心翼翼地从中年妇女手中接过海报,目不转睛地盯着俞参商的脸看,“他这么帅,我怎么从没听说过他,是后来退出娱乐圈了吗?”
    中年妇女仔细斟酌着每一个字,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打扰了那个长眠地下的人,破坏了他给少女留下的好印象,“他没有退出娱乐圈,后来‘困’组合解散了,没过几年,俞参商就出事故死了。”
    自杀这个词留给人太多的遐想空间,总是给亡人套上了各种各样让人窒息的枷锁。中年妇女在谈及俞参商的死亡时,喜欢用和白尺一样的形容,出事故死了。这种世人无法控制的死亡方式充满了无奈和悲凉的味道,断了好事者毁灭般的龌龊猜想,绝了缅怀者一次又一次的丑事重提。
    少女说:“真可惜。”
    中年妇女松了口气,胸口腾起的是一种久违的,维护偶像后产生的骄傲感觉,可想起那个早早就离开了的人,眼眶倏地红了,喃喃道:“是啊,特别可惜。”
    主持人的介绍无比冗长,白尺登台的刹那,米分丝们此起彼伏的掌声如潮水般向他涌来,沐浴着舞台上炫目的灯光,让他极度疲惫的身体产生一种晕眩的感觉。白尺镇定地向观众们问好,和主持人刘晓寒暄了几句,端正地坐在红色沙发上,右手按住有些发抖的腿。
    “很高兴能请到白天王参加我们的《巨星有约》,并以出道二十五周年为主题,策划这期节目。”刘晓笑得说道,“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要以《困兽》作为这次的主题?”
    熟悉的伴奏响彻演播厅,白尺笑得温和,“因为《困兽》是我出道第一张专辑的名字,也是其中主打歌的名字,从出道至今,它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
    刘晓问道:“是因为这首歌是俞参商作词作曲吗?”
    白尺点点头,“当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这首歌本身的价值,我始终觉得《困兽》的旋律很好听,歌词也很棒。”
    刘晓从桌子上翻出一张海报,这张海报与中年妇女手中的那张海报是同一张,只是没有签名,“你愿意和我们谈谈组合‘困’,谈一谈《困兽》这张专辑吗?”
    白尺继续点头,“好。”
    演播厅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困兽》这首歌的mv,伴奏结束了,西装革履的白尺站在牢笼之外,与牢笼内穿着白底黑点的豹纹装,眼睛一片幽蓝的俞参商隔着铁网对望,引起了现场女米分丝们的阵阵尖叫,而尖叫过后,就有了停不下来的,细细小小的啜泣声。
    白尺沉默了片刻,直到胸口的冷意被满满的回忆烘暖了,这才语气轻快地说道:“这支mv中需要有人穿着豹纹装四肢并用的在雪地里走路,当年拍这支mv的时候,我们两个都不想扮演这个角色,吵过一架。”
    刘晓猜测道:“是你吵赢了?”
    荧幕上,俞参商打扮成雪豹的样子,一步步踏在雪地里,白尺目光灼灼地望着那抹身影,“没有,我们被经纪人罚一起学用四肢走路,由于参商行走的姿态完美满足了导演的期望,他坚持让参商扮演雪豹。对了,当年给我们拍《困兽》mv的导演就是孙良。”
    众人一阵唏嘘,时光荏苒,当年的孙良已成了一个拍电影必得奖的著名导演,白尺也成了包揽了各种奖项的影视音三栖巨星,唯有俞参商一个成了只能存在于荧幕上的黑白身影。
    现场的气氛实在太过沉闷,刘晓拿出一张手绘的海报,穿着马甲、半身长裙的俞参商侧身站在别墅前的院子里,左耳朵上别着一朵红玫瑰,掀起裙角的动作做得奔放撩人。站在窗台前的白尺只露出上半身,手撑着下巴,垂眸注视着俞参商,嘴角带笑。
    刘晓问道:“你还记得这张手绘海报画的是哪支mv中的场景吗?”
    这张海报画得实在太逼真了,仿佛把当年的俞参商带到了白尺眼前,他忍不住探身拿过刘晓手中的海报,“是《雨舞》,拍这支mv的时候,我们也吵架了。”
    刘晓说道:“你当年和俞参商一直吵架吗?”
    “唔,吵架的次数比朋友多很多,比敌人少一点,不少米分丝都开玩笑说,我们的人气是吵出来的。”沉浸在回忆中的白尺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没办法,那时年少轻狂,谁也不肯穿着女人的衣服在对方面前跳这种舞蹈。可吵着吵着,我们就开始抢着穿女装跳舞了。我那会担心他穿女装会有人把我们当男女组合,至于他为什么突然转性,我现在都没想明白。”
    刘晓想了想,说道:“后来由他穿女装跳舞,也是因为他的动作比你做的好看吗?”
    白尺婆娑着海报中年轻男孩的面容,笑道:“怎么可能,选他是因为导演觉得他穿裙子比我好看。”
    刘晓煽情道:“今天也是俞参商的生日,如果他还在,你想对他说什么?”
    “我们再成立个组合唱歌吧,我保证,不管你说什么话刺我,我都不会再跟你吵架了,顺着你就跟顺着自己老婆似的。”白尺头晕得厉害,本能地说了这么一句,惹得几个老米分丝嚎啕大哭。
    告别伤感的气氛,白尺与刘晓不再继续与俞参商、《困兽》有关的话题,顺着白尺的事业发展的轨迹从过去聊到现在,直到说起他新拍的电影《重生以后》。
    节目的尾声,刘晓问及了一个白尺近年每次上节目都会被问到的问题,“白天王,你有喜欢的人吗?歌迷、影迷都很关心你什么时候结婚。”
    这会儿白尺整个人浑浑噩噩地,只剩下喜欢二字不停地在脑内回放,“我喜欢的人就是俞参商啊,但是,他已经死了……还是被我害死的……”
    “啊!”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
    一句低到让人很难听清的话在演播厅里激起了千层浪,然而,引起恐慌、喧哗的并不是如重磅炸弹般的话语本身。
    一切喧嚣只因为——白尺,这个几乎是为表演、为音乐而生,整日为事业奔忙,曾给他们带来很多快乐,让他们觉得幸福的一代巨星在《巨星有约》节目接近尾声时,倒在了舞台上,再也没有醒来。
 
☆、第002章
 
《重生以后》这部电影的拍摄共耗时三个月,待在片场时,白尺想过很多次,如果他能像这部电影中的主角一样回到过去,该有多好。
    某日,刚做完白日梦,心情不佳的白尺笑话致力于重生相关道具制作的导演,“不管你把时空隧道收拾的多漂亮,把我在时光洪流中的旋转动作拍的多唯美,都没有人会把这一切当真,你这么狠下功夫不依赖后期技术是不是傻?”
    《重生以后》的导演杨泽说道:“明显是假的最好,要是主角眼一闭一睁就回到了过去,被小朋友当真了才是罪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