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这就穿越了+番外 作者:鸣筝

字体:[ ]

 
 
☆、第 1 章
 
?  杨涛诧异地环视四周,好半天也反应不过来,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明明上一秒钟他还好端端的坐电脑前面。
  此刻他的正前方是一汪碧蓝的湖水,倒映着晴日的天空,连接碧绿的草地和远处的树林,如童话书中的插画一般美好。
  他蹲下摸了摸脚边的草地,绒绒的嫩草划过手心,有点痒痒的。
  向前走上几步,夹着拖鞋的脚掌就碰触到了清凉的湖水。透彻的水中,一群又一群的小鱼悠哉悠哉地游动,银色的鱼尾摇摆间划过绚烂的彩光。
  杨涛当然不会像电视里演的狠掐自己一把看会不会疼来证明是否做梦,眼前这一切已经足够他判断现在的处境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确实他妈的穿越了!
  穿越原因不明,穿越地点不明,穿越时间不明!唯一能确认的是身穿。好歹不用从小婴儿的身体开始适应了。
  作为一个饱读X点小说的五好青年,杨涛没有多大心里障碍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开始饶有兴致地到处查看起来。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无法离开这里!
  草地和树林接壤的地带似乎竖起了一道看不见触不着的透明屏障,一旦他触碰到这条界限,便会被不知名的力量弹出,就像弹走一粒不起眼的灰尘。
  杨涛在摔了几个屁股蹲后也不是没想过其他办法,比如朝那里投掷石头枯枝之类的东西,还捡了只不知名的虫子扔过去,但无一例外都被弹走,好险没砸到他身上。
  他也尝试过大声呼叫,不过喊到喉咙哑了也没人搭理。
  做了一通无用功后,杨涛泄气地瘫坐在地上,不得不承认,大概可能也许他真的被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索性湖中有鱼,就算出不去,一时半会也饿不死他。
  小银鱼动作很灵活,身体滑不溜秋的,杨涛业务不熟练,费了不少力气才捉了三条拇指大小的银鱼,用石片开肠破肚清洗干净后生吞了。
  鱼肉细腻滑嫩,没有一丝腥味,反而有股淡淡的甘甜,比他以往吃过的任何一种生鱼片都好吃。
  小鱼虽小,但奇异地,吃完后腹中的饥饿感全消,浑身暖洋洋的不想动弹。杨涛寻思着一时半刻也出不去,便找了一块背阴的大石,斜靠着躺下来,手臂枕着后脑勺,睁眼瞧着天上棉花糖一样的白色云朵,一朵一朵数过去,嗯……这个像乌龟,这个像兔子,那个像神龙……渐渐思绪放空,眯起眼睛,便要睡去。
  突然一阵难以忽视的灼热从下腹升起。
  杨涛扭动身子,难耐地向下摸去,碰到自个坚硬如铁的下|身,心中咒骂一声,不知道自己这突然怎么了,跟吞了伟哥一样。
  把手伸进裤子里揉搓,然而那种感觉是如此强烈,强烈到他浑身燥热,喉咙冒烟,下面那尴尬的部位挺立如烧红的铁棒,这种程度的套|弄和隔靴搔痒差不多,根本无法缓解。
  杨涛大口喘着气,飞快扒光全身上下的衣物,赤条条的暴露在空气中。尽管这样,也未能减轻一丝一毫的燥热感。
  他难受得几乎失去理智,被汗水粘住的眼角瞥见蓝汪汪的昭示清凉的湖水,想也没想,一跃跳了进去,任由微凉的水面没过头顶。
  而此时,一队约七八人的小型骑队从林中快速穿梭而过。
  马上的青年无不身材健壮、气势不凡。领头的年轻人深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他的脸部线条深刻,五官深邃,目光冷漠,衣饰也与众不同,其他人一律统一制式的褐色皮甲,只有他身着黑色骑装,良好的剪裁和挺括的面料勾勒出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显而易见,这是一位英俊而仪态不凡的年轻人,且必定有着不低的身份。
  骑队奔驰近树林边缘时,年轻人做了个手势,其余人立刻指挥马匹停下来,安静地等候年轻人的指令。
  这名年轻人正是朗奇王国的继承人,13岁就被册封为新兰公爵的安斯艾尔。因其地位尊贵,容貌英俊,且拥有绝高的斗气天赋,年纪轻轻就达到大剑士的水准,而在整片大陆享有盛名。
  此刻安斯艾尔的目光穿透重重雾霭,凝视着前方波光潋滟的湖面,似在思索,又似回忆,片刻后,对身后的手下吩咐道:“你们等在这里。”
  除了安斯艾尔以外的人不能看清雾霭背后的景象,这片湖区周围被下了禁制,除非特定的人选,没人可以进入。在他们看来,就是安斯艾尔翻身下马,不消片刻隐没在一片浓厚雾气之中。
  安斯艾尔轻而易举地踏入禁制,其他人难以跨过的界限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似的。
  但是没等他多欣赏一会宁静而美好的风光,平静的湖面忽然哗啦一声从底下破开,一个赤|裸的身影突兀地立于水面中。水流顺着那人的头发、面颊、皮肤肌理蜿蜒而下,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水人。
  安斯艾尔瞳孔微缩,眉心蹙起,一向沉着的脸庞难得流露出吃惊的表情。下一瞬一把厚重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剑身上隐隐覆盖着一层蓝色的斗气,散发出强大而危险的气势。
  然而水中那人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危机,通红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盯视着安斯艾尔,就像野兽盯视自己的猎物。
  安斯艾尔竟荒谬地升起难以逃脱的错觉。
  杨涛的胸膛急剧起伏,呼吸粗重,视线因身体的燥热而模糊不清,不过不妨碍他直视着不远处的人影,一步步逼近着。随着他的脚步,杨涛整个身体也完全暴露在安斯艾尔眼中。
  安斯艾尔原本戒备地注视着杨涛,却在瞧见他肚脐下方的一点时,眼眸不可置信地睁大了。
  “你……”
  杨涛浆糊一般的大脑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此时此刻,只有本能支配着他。
  欲|望的驱使下,他一把冲上来往安斯艾尔的方向扑倒。
  安斯艾尔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慌忙把剑尖挪开,问道:“你吃了湖里的鱼?……等等!“
  安斯艾尔在退让间已然被杨涛扑到。两人交叠倒在草地上。只剩下本能欲|望的杨涛比平时更多了一分怪力,他死死压住安斯艾尔,不让他动弹。
  安斯艾尔不是不能反抗,事实上他想要挥开杨涛是不会吹灰之力的事,他反而是怕“脆弱”的杨涛被他一不小心没控制住力道给弄伤了,是以一直不敢太认真的反抗,只是被动躲闪着。然而在他犹豫间,杨涛灼烫的气息已经喷洒在他颈边,随即而来的是绵密火热的舔吻。
  安斯艾尔浑身一颤,没忍住泄漏出一丝呻|吟,随即便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双手抵住杨涛的胸膛试图推开他,却被杨涛一口咬住了喉结,用牙齿不停啮咬着。
  “不……“最脆弱的地方被这么对待,安斯艾尔有种正被兽类啃咬的恐惧感,颤抖着说,”你……别……不要这样……“
  杨涛听不见外界的声音,意识不清之下,他只觉得身下这具身体很可口,非常可口。而阻碍他探寻这具身体的衣服很讨厌,于是他大力撕扯起那些碍事的布料。
  衣物的裂帛声传入安斯艾尔耳中,他难以自控地觉得羞耻起来,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泛起了一层诱人的粉红,双手加重力道,想要趁事情不可控制前推开身上的重量。
  杨涛察觉到他的抵抗,就和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恼怒起来,双腿用力夹住安斯艾尔的两侧,一手捏住他的两只手腕高举过头顶,一手则毫不留情地给了那还在挣扎的人一巴掌。
  成年男子愤怒之下的力量登时让安斯艾尔的半边脸颊高高肿起,嘴角蜿蜒下一丝血迹。杨涛却根本看不到这些,他感到身下的人“听话“了,这让他很满意,于是加快了动作,要知道,他下面早就硬得受不了了。
  (中间过程省略N字,请自行脑补,反正就是很激烈,很粗暴,很那啥,咳……)
  一滴清晨的露珠滴落在睡梦之人的眼皮上。杨涛的眼睑抖动两下,缓缓睁开,进入眼帘的澄蓝天空叫他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地。
  接着回忆起来的,还有那场酣畅淋漓的性|事。
  眨了眨眼,杨涛以手撑地站了起来,光溜溜的沐浴在晨光中,战斗了一夜多的大鸟此刻又微微有了点苏醒的迹象,不过他已经管不了了。
  他穿越了!
  穿越第一天就打响了一炮!
  打炮的对象还是个男人!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把人强了!把人强了!把人强了!重要的事说三遍!
  杨涛露着鸟风中凌乱了。
  ?
 
☆、第 2 章
 
?  杨涛露着鸟风中凌乱了。
  被杨涛凌虐了半个白天加一整个晚上的男人即使昏睡中也皱着眉,嘴唇干裂,脸色透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左边脸颊仍有未消下去的红肿,浑身上下布满了青紫的淤痕,无法合拢的大腿根部凝固着白色的污迹,半挂在肩膀和手臂处的破碎衣物不仅不能起到遮蔽身体的作用,反而更显得可怜兮兮。
  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他折腾成这个样子,只瞧了一眼,杨涛就别过头,心里充满负罪感。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难以抑制的念头——
  要不要逃?
  不知道这里的强|jiān犯是怎么判刑的,坐牢?还是处死?
  尤其他是穿越人士,连个身份证明都没有,这里的人会怎么对待他?会不会把他当异类给烧死?
  杨涛不禁脑洞大开,越发散想象,就越是不安。
  因为未知,所以可怕。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别说逃去哪了,就这么一小块地方他也出不去啊!
  话又说回来,这个男人是从那里出现的?是从外面进来的吗?
  思及此处,杨涛有些冷静下来,看来要出去还是得从这个男人身上入手。况且就让他这么扔下刚被自己XXOO过的人不管,良心上也着实过意不去。
  等了一会,见男人未有醒来的迹象,杨涛想了想,双臂从他的腋下穿过,把人半托起来。
  男人的身体很沉,杨涛花了好些力气才把人搬到湖岸边,接着从扯破的衣物堆中挑拣出几块干净的布片,用水浸湿了,替他擦拭身体。擦到他脸上的时候,被冰凉的湿布一激,男人的眼睫毛颤了颤,缓缓张开眼帘。
  杨涛的动作一顿,紧张地瞅着他,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男人看着杨涛,眼神迷蒙,带有一丝疑惑,然而很快就变得清明而锐利起来。他用手肘支撑住自己,有些艰难地坐起身,牵扯到身后的隐密处,动作顿时一缓,身体也有些僵硬。
  杨涛想帮忙,又不敢,只能在一旁傻看着。
  男人看了看他,忽然说道:“我要沐浴,你扶我下去。“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带着明显声带过度使用后的沙哑。
  杨涛一怔,连忙伸手扶住他。
  不知是不是他错觉,总觉得男人的皮肤温度比常人高,仿佛能灼伤他的手心似的。昨晚拥抱这具身体的鲜明记忆不断涌上,一帧帧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在脑海里翻滚不休,耳边似又回荡起自昨天到凌晨一直鼓荡耳膜的嘶哑喊叫和难耐的呻|吟,暗搓搓的臊红了脸。
  尽量板着脸扶男人进入水中,杨涛想说你的伤口还是不要沾水比较好,刚才给男人擦拭身体时,他检查了一下,看到那个地方有些红肿撕裂了。
  但犹豫了一下,转而问道:“……要不要我帮你?“
  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隐痛,淡淡的说:“不用。”
  于是杨涛就站在一边,假装自己是一根安静的柱子。
  哗哗的水声传进耳朵,杨涛本来不好意思看,可不知为何,他想象着男人往身上泼水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像是被小猫爪子不轻不重的挠了一下,在自己都没发现时,眼睛就胶着在人家身上了。
  男人对他的目光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自在,坦然地清洗着身体,神情始终平静。只有当手指清洗到自己的后面时,微微隆起的双眉和紧抿的嘴唇才泄漏出一丝隐晦的情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