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远古生包子 作者:hazehuang

字体:[ ]

 
 
☆、第1章 雅克晓龙第001章
 
第001章穿越地球第壹回
    透过抗辐射舷窗的特制玻璃,可以清晰的看见浩瀚无垠的星空,在太空站里观星,确实比地面上漂亮。
    那熟悉的星座似是璀璨迷人却又神秘莫测,探索宇宙洪荒承载着一个古老民族的渴望与梦想,转头看了看熟悉的房间,想想这两年一成不变的工作与生活,像是对他自己说,也像是对那人低声念叨“小辉,我终于完成了你的梦想...再见了...”
    转身大步走出太空舱,放在桌面上的电子日历显示2212年1月10日
    ++++++
    “师哥,一路顺风!”四人齐刷刷的行了个军礼!
    扣紧安全带,做最后的系统调试,看向飞行器外的接班员,微笑道“要不要搞得这样正式,你们加油吧!两年后,我们基地见!”
    四人声音洪亮,还是整齐的喊道“师哥再见!”
    王晓龙看向四人,连摆手的姿势都一模一样,无奈的摇头苦笑,前两天刚到空间站交接工作的师弟们总是偷偷瞄人,细问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成为航天学院的传奇人物。
    被人以讹传讹的不是专业,而是被夸大的爱情故事。
    “呼叫空间站总控台,系统调试完毕,请示返回基地,over!”
    “晓龙。我要提醒你,今年的欢迎式有些特别,over!”
    “放心吧班长,已经有人提醒我了,今年重点的整蛊对象~是我,over!”
    “啊!你小子,原来你早知道了,害我想了半天要不要提醒你,毕竟看你出洋相还是挺愉快的,over!”
    “你还是我的好班长吗?这还要考虑?晚上跟我妈约好了吃麻辣火锅,没空跟他们胡闹,over!”
    “我还有一年才下空间站,你是故意馋我是吗?over!”
    “呵呵,哪敢呀!走啦,我们地面见!over!”
    “一路顺风!over!”
    “少看毛片,留点给嫂子!”
    ‘滴’迅速切断通话,不给他回嘴的机会,点燃恒动力推进器,飞行器沿着轨道快速弹出太空站,滑向太空中返回地球的固定航道。
    ++++++
    二十分钟后,看了看手上的表,还有五分钟接近地球大气层,按照操控基准,开启返航模式,呼叫地面基地总部。
    “编号bl6019号王晓龙呼叫基地控制台,请告知降落区域!over!”
    “这里是地面控制台,降落区域为十呲啦呲啦!”
    王晓龙看了看身旁那个大颗的太阳,判断是日冕干扰信号,离子干扰经常出现,也不见人着急,从新调整对讲器,继续呼叫“编号bl6019号王晓龙呼叫基地控制台,受日冕离子信号干扰,请重新告知降落区域!over!”
    “呲呲”
    “嗯?靠,搞什么!”
    “编号bl6019号王晓龙呼叫地面控制台,over!”
    “编号bl6019号王晓龙呼叫空间站总控台,over!”
    直到反复呼叫无果时,王晓龙才有些着急,心想,搞什么鬼,其他人都没事,怎么我最后一个就出这种故障!?
    呼叫了好多遍,两边完全没有回复,连杂音都听不到了。
    透过飞行器的高压玻璃舷窗,肉眼就能看见前方一片紫色的极光,王晓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惊道“不会吧!这里怎么会出现离子云!?靠!”
    极光,会出现在星球高磁纬地区上空,如地球两极地区,由太阳风暴带出的高能带电粒子流激发大气分子而产生的一种发光现象,但是,一般的极光都是绚丽多彩的,这片离子云却是紫色的。
    在王晓龙还未反应过来时,飞行器里的按键灯光突然全部熄灭,连推进器都停了,连按几下重启键也毫无反应。
    距离离子云越来越近,急的王晓龙满头大汗,拼命按着启动键,突然感觉到一阵忽上忽下的失重感,之后急速飞进大气层。
    王晓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这次死定了。
    ++++++
    雅鲁今天总是觉得心慌,感觉像是父亲临走的那一天,狩猎都有些心不在焉。
    回营地后,心里想着父亲,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距离分发食物还有段时间,雅鲁便往小池塘的方向走去,那片小池塘有着他的童年回忆,记得小时候父亲经常带他去那里玩,还会叫他游水。
    还没走到地方,便瞧见天空滑过一颗火球,竟是小池塘的方向。
    火球迅速坠落,惊起林子里的飞鸟无数,即使看不见发生什么事情,第六感超强的动物们还是竖起了耳朵,通过空气中振动的频率,察觉到危险即将来临,在灾祸未造成伤亡前,纷纷奔跑躲避,逃离了这一片区域。
    雅鲁加快脚步,飞奔起来,追上去想看个究竟,只听到一声巨响,却还是晚了一步。火球不见了,池塘边的岸上被水浸湿,看见水中正在冒泡,没一会儿竟从水中钻出来一颗脑袋!
    意识到不对,雅鲁一个闪身躲在大树后面偷偷瞧着,这人吃力的爬上岸,装扮奇怪,应该是被烧伤了,痛苦的呻(囧囧)吟了几声,声音嘶哑,颤颤巍巍的拿出一个手指粗的怪东西,然后竟用怪东西上的铁针扎了自己。
    雅鲁心想,不会是个患了癫症的吧?
    见人不动了,雅鲁小心翼翼的靠近,仔细观察这人,除了脑袋,身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四肢和胸前大面积烧伤,探了探鼻息,还在有喘息。
    雅鲁心想,这人怕是活不成了,要不要给人一刀帮帮他,省的活受罪。
    正拿着匕首犹豫着,这人嘴巴动了动,靠近一听,竟然在叫父亲的名字“腾(疼)”
    摸了摸他白皙的脸庞,手感细细滑滑的,这人竟长得这样白嫩,可惜了,年纪还这样小!
    又摸了摸他身上破破烂烂的乳白色兽皮,质地很奇怪,触感又不像是兽皮。
    雅鲁正想撕下这人穿的衣服研究清楚,抬眼一瞅,这人半眯着眼睛正在说话,嗓音沙哑,虽然音量极小却还是听得清晰,但是却有听没有懂,外族的语言他都听得懂,连仕龙族的语言都学了,疑惑了半天也没猜出这人到底在说什么。
    ++++++
    王晓龙的飞行器砸进小池塘,人在濒临死亡极度恐惧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疼的,摘下头盔之后才感觉到身上疼得的厉害,飞快的从座椅下面翻出急救包,打开舱门便游上了岸。
    吃力的爬上岸边,被火焰吞噬的烧伤,宛如挖肉般很是令人崩溃,似乎每动一下都叫人难以忍受,费了好大劲儿才从急救包的侧兜里扯出来三支救命针剂,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支咬掉针头,直接扎(囧囧)进大腿推入药剂。
    皮下注射之后,王晓龙终于松了一口气,靠在池塘边的大树边休息,等着药效发作。
    王晓龙心里想着,还好掉到水里缓冲了一下,不然今天自己肯定是交代了!
    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竟是原始森林?
    现在疼的似乎浑身都有伤,低头瞧了瞧自己的双手和双腿,左胸上也有伤,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伤口,还好这基因修补针剂,除非脑死亡救不了,连内脏破裂都能修补,普通的外伤和烧伤应该不在话下!
    打过针应该就没事,过几天就能好。
    这针剂含有止疼的麻醉剂,副作用就是使人昏昏沉沉的,即使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做了那么刺激的高空自由落体运动,无论分泌了多少肾上腺素,也抵不过基因修补液的药性,迷糊之际感觉到似乎是一只粗糙的大手摸了自己的脸,以为麻醉后出现幻觉,疲惫的睁开双眼,聚焦模糊看不清东西,但也能看出对方是个人,一个黑乎乎的人,黑人...
    “有没有搞错,难道迫降到非洲了?”
    轻声呢喃了一句,终是支撑不住,陷入了深度昏迷。
    ++++++
    雅鲁拍拍人的脸,确定这人可真是昏了过去。
    想了想,这外族人的闲事还是别管了,由他自生自灭吧!
    起身刚迈开腿,踢到了一个东西,研究半天怎么也打不开,一用力,直接扯坏了拉锁,在急救包里面挑挑拣拣,没见过的顺手往后一扔,挑到最后,也只有一把匕首看得上眼。
    这匕首的金属刀鞘如这人的皮肤般光滑,拔开刀鞘,瞬间眼睛就瞪得老大,随手往树上一扎,扎进去老深,用了点力气才拔(囧囧)出来。
    雅鲁心想,嗬,这外族人的匕首竟是这样好。
    直接将匕首塞进兽皮袋里,扔下急救包,抬腿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王晓龙。
    心想人家怎么说也留了一把匕首给我,得管管吧,但是族里不留外人,烧成这样肯定是活不成的,抗回去发几天烧死了,还要背去外面埋掉!这附近距离族里不远,现在这个季节也很少有猛兽出没,还是留他在这里好了,省的麻烦!
    几步迈回王晓龙身边,在这人四周撒了一些防蛇虫的豆米分,转身便走了。
    回到族中正是分发食物的时间,见族长坐在篝火堆旁吃东西,便悄悄溜进族长的帐篷,顺了几株草药出来。
    雅鲁回自己帐篷,边啃着烤肉边煎药,弟弟雅雅掐着鼻子躲在帐篷里。
    等草药熬好后,又带了张兽皮回到水池旁给人灌了药。
    雅鲁心想,能做的,我都做了,这能不能好,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又盯着人看了一会儿,闭上了那双明亮的眼睛,口中呢喃了几遍祝福的祈咒“kapukadamazakulukapukadamazakulu”
    ‘我向天神祈福,祝你幸福与健康’
 
☆、第2章 雅克晓龙第002章
 
第002章穿越地球第贰回
    王晓龙陷入深度昏迷,身体属于休整状态,完全不知道自己喝了草药,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伤口疼醒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张兽皮。
    王晓龙还是感觉有些迷糊,而且头很晕,晃了晃脑袋仔细回想那黑人的摸样,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摸着兽皮粗糙的触感,竟不是幻觉?转头找了一圈,人哪去了?
    再低头一看地上,急救包已经被撕坏,东西散落一地,昏昏沉沉的也没多想!
    突然看到身旁那个火柴盒大小的黑盒子,竟然没有闪烁,才想起来竟忘了启动急救器!
    王晓龙心想难怪没人找来。
    开启定位器,窝在兽皮里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王晓龙口中滑入发苦的液体,像是被人灌了药,又感觉到有人正抓着他的手,碰到伤口还是有些疼,哼哼唧唧的悠悠转醒,等眼睛能看清东西后,却没看到人!
    想着那人明明像是在给自己把脉吧?可人呢?如果这人会喂药和把脉也就没什么恶意!
    眼睛眨巴眨巴,越来越沉,实在困的不行,又回去和周公下棋。
    ++++++
    雅鲁迅速爬上树,蹲了好一会儿不敢下来,心想着刚刚只是想试着给他把个脉就疼醒了,算了算了,还是别碰那人,遭罪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