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荣华盛世 作者:紫月纱依(下)

字体:[ ]

 
  第061章 转折
  
  抱着君华上了马,卫崇荣控着马,在围场里跑了起来。他们的速度并不算快,但对君华来讲,已经算得上是很刺激的体验了,他指着眼前跑过的山鸡和野兔,兴奋地咯咯直叫。
  只听“咻”的一声,一支箭矢从他们的面前掠过,死死地钉在了一只拼命逃跑的野兔身上。
  卫崇荣抬眼一看,就见霍莹莹身着一袭红色骑装,手上还举着一张弓。很显然,刚才的那一箭是她射出来的,正中心口,分毫不差,不由轻轻拍了拍手,露出赞赏的笑容。
  君华转过头,用亮晶晶的双眼看着卫崇荣:“荣哥哥,我们也去打小兔子!”
  卫崇荣皱眉道:“小猴子,我们没带弓箭哎。”上林春猎,弓箭是管得很严格的,每支箭矢上面还有编号,每个人领箭的时候都要做登记,卫崇荣想着今天要陪君华玩,根本没去领箭。
  君华眨了眨眼,扯着他的衣袖撒娇道:“没关系的,我们回去拿弓箭好了。”那个穿红衣服的姐姐好厉害,他也想要跟她一样,如果荣哥哥肯帮他的忙,他一定能赢过六皇子的。
  卫崇荣被君华缠得没办法,只好带着他领取了弓箭。又因君华想要亲自拉弓射箭,卫崇荣特地选了最轻的弓,最短的箭。方便倒是方便了,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效果如何。
  皇家围场狩猎,不会真的让小皇子小公主们背着弓箭,漫山遍野去寻找猎物,自会有侍卫骑马在前面驱赶,把小动物们集中起来,让他们更加容易射中猎物。
  以往,卫崇荣独自参加射猎,都是一骑绝尘,远远甩开众人。今天带着君华,就不能太过恣意妄为了,小家伙刚学射箭不久,固定靶勉强还能射中,骑在马背上射跑动的猎物,那就很难说了。
  卫崇荣小心地控制着缰绳,不让马儿跑太快。君华拉开弓,朝着不远处一只正在悠闲地晒着太阳的锦鸡射过去一箭。他的准头还算不错,就是力道不足,箭矢在距离锦鸡一步的地方落了空。
  幸运逃过一劫的锦鸡原地蹦了两下,竟然没有逃开。君华不服气,从背上抽出一支箭,再度张弓射去。卫崇荣闭上眼睛,不忍看到这一幕。果然,这一箭偏得更厉害,起码差了两三步。
  意识到有人不射中自己决不罢休,锦鸡扑棱了两下翅膀,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君华放下手上的小弓,沮丧道:“荣哥哥,我是不是好笨,什么东西都射不到……”
  卫崇荣见他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赶紧鼓励道:“我家小猴子是最聪明的,谁敢说你笨啊!射箭这个东西,多练习几次就会好了,你还小嘛,不要着急,慢慢来,我会教你的。”
  君华仍然有些不高兴,嘟囔道:“爹爹跟我说过,荣哥哥和我一样大的时候,已经是宫学的第一名了,谁也比不过你。六皇子比我还要小一岁,我却连他都赢不了,好丢人哦!”
  卫昊?!卫崇荣回想了下,之前他们从林子那边过来,的确是看到他拎着一只受伤的小白兔。可卫昊是被燕离抱着骑马的,他射到的那只小白兔,有没有燕离的帮忙很难说的。
  卫崇荣想到这里,贴在君华耳边说道:“小猴子,不要紧,下次看到猎物,我们两个人一起拉弓,保证不会让你空手而归的。”小朋友第一次打猎,自信心还是需要保护的。
  “嗯嗯。”见卫崇荣承诺要帮他,君华的表情多云转晴,重新露出笑脸。
  安抚好了君华,卫崇荣勒紧马缰,重新出发,他看到前面有好几只小兔子在蹦来蹦去。
  就在此时,卫崇荣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马儿的长嘶,他扭头一看,脸色顿时就变了。
  原来,卫茂骑的那匹黑马突然发了狂,抬起前蹄就跟疯了似的拼命往前冲,瞬间超过了他们。
  卫茂吓得脸色苍白,冷汗淋漓,他抓紧缰绳,想要控制马儿降低速度。但是黑马神志不清,根本不听他的使唤,尖锐地嘶叫着向前冲去,速度越来越快,差点就把卫茂甩了下来。
  “三哥,你不要慌,千万抓紧了,我想办法救你。”卫崇荣见情形不对,拍马追了上去。
  只是他的马没有卫茂的好,黑马还发了疯,根本追不上,两人的差距越拉越大。眼看黑马就要跑出他的射程,卫崇荣不敢再耽搁,他夺过君华的弓,又从他背上抽了支箭,张弓射去。
  随着“嗖”的一声,卫崇荣射出的箭射进了黑马的脖子。如果卫崇荣用的是自己平时惯用的弓,这支箭肯定已经没入了黑马的脖子,可惜这把弓是给君华选的,太轻了,石力不够。
  黑马受到刺激,变得更加疯狂,卫茂双目紧闭,紧紧拉着缰绳,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卫崇荣大呼不好,可他距离卫茂太远了,根本帮不到他,侍卫们也没来得及赶过来。
  眼看卫茂就要坚持不住,被失控的黑马摔落在地,另一支箭带着破空之声飞速而来。
  黑马中箭以后轰然倒地,卫茂跌坐在地上,脚软地根本站不起来。
  卫崇荣带着君华匆匆赶到,他跳下马,跪在卫茂身边问道:“三哥,你怎么样了?”
  卫茂不停喘着粗气,好半天才抬起头,看着卫崇荣问道:“你救了我?”
  卫崇荣摇头,老实回道:“第一支箭是我射的,弓不称手,差点帮了倒忙。”
  君华不明所以,只觉惊险刺激,补充了句:“那是我的弓。”卫崇荣揉揉君华的脑袋,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多话,卫茂已经够衰了,就不要再刺激他了,君华乖巧地点了点头。
  卫茂长吁口气:“还是要谢你的,比那些侍卫动作快多了。”
  卫崇荣拔出箭矢,看了看上面的编号,递给卫茂:“你派人打听下,谁是你真正的救命恩人。”他和君华赶到的时候,卫茂身边什么人都没有,估计他也没有看清,是谁救了他。
  卫茂接过箭,半天没有说话。此时,侍卫们赶了过来,见两位小皇孙和昭阳侯的小世子都是平安无事,不由心下甚慰。同样是失责之罪,小主子们有没有出事,处理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见卫茂差不多缓过来了,卫崇荣扶着他站起来,让侍卫们把他送回去。卫茂把箭递给侍卫,叫他们打听箭的主人是谁,打听到了要迅速报给他知道。
  发生了这样的事,今天的狩猎肯定不能再继续。卫萱闻言更是震惊,立即命人去查,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竟敢谋害他的弟弟,被他查出来了,定然叫他不得好死。
  稍时,御马监的人前来回报,发疯的马此前并无病痛症状,也没有其它异常。
  卫萱蹙眉,语气很是不善:“你的意思是说,那匹马是无缘无故发疯的?”
  马夫连连摇头,不停地磕头请罪。他其实也是觉得莫名其妙,可这种听起来就像是推卸责任的话,他是不敢在临淄王面前说的,说了只会罪加一等。
  卫萱喝退了马夫,眉头紧锁,凝目深思。这件事他必须查个水落石出,否则的话,两位父亲那里是交待不过去的。对方针对的很可能不是卫茂,而是整个东宫。
  射杀黑马的那支箭很快查出了主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霍莹莹。
  消息传开,包括卫崇荣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难以置信。卫崇荣不怀疑霍莹莹的箭法,可是以她八岁的年龄,真的能有那样的力量吗,还是说霍家的人都是天生神力,与众不同。
  质疑归质疑,箭矢上的编号做不得假,那支箭的确是霍莹莹领出去的。
  确定是霍莹莹救了卫茂,皇后和太子内君都对她进行了重赏。卫茂更是亲自登了秦王府的门,对霍莹莹的救命之恩表示感激。面对诸多封赏,霍莹莹保持着惯有的冷静和沉默。
  数日过后,黑马发疯的原因查出来了,说是御马监的人在喂食时不小心混进了一种野草,这种草和某种香料混合,就会引起马匹神智癫狂。皇帝大怒,处罚了御马监的相关负责人。
  对于这个结果,卫崇荣是持怀疑态度的,御马监养着那么多马,喂食都是统一进行的,如果说是马草弄错了,发疯的不该只有一匹马,而是有很多匹才对。
  还有就是那个所谓的香料,其他人他不清楚,卫茂他还能不了解吗,他是从来不带香囊、荷包一类的东西的,更不会在衣服上熏香,根本不具备这个引发条件。
  卫崇荣很怀疑,在黑马身上做手脚的人想要针对的,其实不是卫茂,而是他。
  因为过去几年的春猎,他每次挑选的都是性子最烈、速度最快的马匹,今年要不是带着君华,他肯定会选那匹黑马的。它的个头,它的气势,跟其他马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境界。
  只是,是谁要害他呢?卫崇荣想不明白。他一个尚未正式册封的郡王世子,应该不会碍到谁的眼吧?以前的话,他还能认为是卫茂跟他过不去。现如今,这个可能也没有了,且不说卫茂是不是真的有心跟他交好,就冲着他主动牵走那匹发疯的黑马这个举动,就知道这件事与他无关。
  就在卫崇荣困惑不已的时候,拓跋先翰为他提供了一条很有用的线索。
  狩猎那日,卫崇荣带着君华选马之前,他看到有人靠近过那匹黑马。当时,拓跋先翰以为那人是帮他的主子挑马的,并未在意。后来出了卫茂的事,他就留神去查了查那个人。
  结果发现,那人和五皇子卫时有过接触。
  卫时?!卫崇荣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们两个,真的是前世无冤,今生无仇啊。
  无论哪辈子,卫崇荣印象中的卫时,都是个标准的小透明。前世,卫时十一岁封了代王,随即就藩,在卫夙的六个儿子里面,算是待遇最差的。
  卫时上面有四位兄长,长兄是太子暂且不论,二哥封了郑王,三哥封了鲁王,四哥封了秦王,封地一个比一个富庶,他完全没法比。再说就藩的时间,郑王卫旭早逝,秦王卫昭被俘,但他们从封王之日起,从未去过自己的藩地。鲁王卫晓倒是去就藩了,可他也是二十岁成亲以后再去的,不像卫旭,年仅十一岁就被卫夙打发去了封地。
  今生,卫时封王的时间没变,封号也没变,但是皇帝的想法变了,没让他小小年纪就去就藩。
  饶是如此,卫崇荣和卫时的接触也很少,偶尔在宫里遇上了,也不过是点头之交。要是追究上一辈的恩怨,更是只有卫时欠卫崇荣的,因为陷害卫昭被俘的人,就是卫时的舅舅李伉。
  只是逝者已逝,而是还是战死的,皇帝后来从卫昭那里得知了真相,也没把这件事公开。
  毕竟,李伉的英雄形象已经树立了很多年,卫昭没有证据,口说无凭。愣是把他拉下神坛,只会引起民众的反弹,觉得他是在给自己的战败寻找借口和替罪羊,哪怕他说的,全部都是事实。
  卫崇荣不知道,卫萱是没有查到卫时,还是查到了更多的东西不便说出来。不过涉及到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卫崇荣把他知道的信息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卫昭,剩下的事情就不归他管了。
  卫崇荣满心以为,卫昭会像以往那样,很快查清事情的缘由。毕竟,卫时只是个尚未开府的小皇子,且没有母族可以依仗,他在宫里做点什么,手脚不可能太干净。
  岂料没过两日,卫昭就很严肃地告诉他,此事到此为止,以后再不要提起。
  卫崇荣愕然,随即明白,这件事比他想象地还要复杂,卫萱查不下去,卫昭一样无可奈何。
  春猎过后,卫崇荣进宫读书变得小心翼翼,宫学以外的地方,绝不随便乱走。
  树欲静而风不止,他算是深深地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进入五十一年,皇帝的身体变得时好时坏,不管太子和秦王有多克制自己的举止,各种有理无理的说法还是不胫而走。
  最开始,卫崇荣对卫夙的病并不在意。上辈子,太子和元康公主冤死,卫昭被俘自尽,君情以身殉国,皇帝照样撑到了永嘉五十四年,活了整整七十岁。
  如今,巫蛊之祸没有发生,皇帝的儿子除了卫旭全部健在,北疆的失土如数收回,还开拓了灵州大片土地。卫崇荣怎么想,都觉得卫夙搞不好比原来还能多活几年。
  他甚至因此暗暗同情过他的太子伯父,亏得他生得比较晚,是卫夙年近而立才生的儿子,不然依着卫夙的寿数,他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熬不过他,那就悲剧了。
  不想卫夙的病情反反复复,竟是越来越严重了,孙野和上官翔对皇帝进行了会诊。两人的结论是相同的,就是皇帝没有致命绝症,而是年纪大了,寿数到了,药石罔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