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贤妻难当 作者:凔溟(下)

字体:[ ]

 
    “喏!”
    交代完这件事,太子昭才返回屋里,亲自拧了帕子给唐越擦手擦脸。
    唐越一挨着床就困了,被太子昭伺候着也不愿意动弹,还厚着脸皮让太子昭替他更衣,换完衣服后还赏了对方一个吻。
    太子昭眼神暗了下来,他熄灭大部分的烛火,只留下两盏油灯,昏暗又不失情调。
    一点一点地将刚才穿上的衣服再剥下来,整个过程唐越都很配合,一点也没察觉到某人的不良用心。
    两人自从有了第一次后,第二次第三次自然而然也就发生了,太子昭轻车熟路地将人剥光,引着他爬上欲望的巅峰。
    
    第177章 成大事者,牺牲一两个人算什么?
    
    唐越第二天醒来只觉得浑身无力,身体仿佛被榨干了一般,脑袋一抽一抽地疼。
    他眼睛睁开一条缝,手往身边一摸,竟然摸上了一具温暖的身体,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时辰了?”
    以外头光线的亮度,太子昭应该早上衙去了才对,能者多劳,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巳时中,今日没什么要事,孤自请休息一日。”
    唐越翻了个身,把一条腿压在他肚子上蹭了蹭,“既然如此,太子殿下不如去给本郎君做点早餐来。”
    太子昭伸手摸上他的腿,毫无意外地摸到了一腿的毛,不过唐越身上的毛发比同龄男人更少更细细,摸着手心发痒。
    太子昭忽略“做”这个字眼,问他:“想吃什么?”偌大的太子府,还轮不到他亲自下厨。
    “面、条。”唐越缓缓地吐出两个字。
    自从家里有了面粉,唐越做过几次面食,这面条因为他不太会擀面一直没做,不过他倒是和太子昭提过,方法不难,重要的是和面擀面的过程。
    太子昭想了想,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记,“等着。”
    看到他翻身下床,露出少年人颀长白净的身体,翘臀正对着自己,惹得他吞了几口口水。
    唐越暗忖:这相貌这身材,居然每回都被他压在身下,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太子昭可不知道他正意yín自己,套上衣物回头看他,注视了他几秒,确定他不记得昨晚遇到的那个人才放心下来。
    可唐越当真不记得吗?等太子昭出了房间门,唐越才勾起唇角,真当他昨晚最糊涂了不成,那会儿乍见美少年出现在他家里,他第一反应绝对不是惊喜,更不是欣赏,不过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他不过是想试一试太子昭罢了。
    他喊了人送水进来,草草地洗了个澡,然后挑了一件全新的以暗红色为主色有衣裳换上,头发束着玉冠,虽然相貌依旧平平,却无法掩饰他身上夺人的气度。
    禾取了一枚通体碧绿的玉佩挂在唐越的腰带上,见他打扮的这么齐整,好奇地问:“郎君,您要出门?”
    刚才路过厨房时见太子殿下遣了下人独立在里头忙活,他还以为郎君今日不会出门了呢,至少在午膳前不会出去的。
    “没有的事,只是见天气好,到园子里走走。”唐越说着大步走出房门,伸了个懒腰,才往前院去。
    昨晚人是在前院遇上的,管家也说了那人是安置在前院,不妨再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个人物总要接触过后才知道。
    他倒是不怀疑太子昭,不过身处这样的高门大府,唐越不会以为自己能平安无事地度过下半辈子。
    不来点形形色色抱着各种目的的人才叫不正常。
    等他到前院找来人一问,却被告知那个少年今日一大早就出府去了。
    “具体什么时辰走的?”唐越满脸笑意的问。
    太子府的下人都喜欢这位太子妃,除开他是男儿身,当真没什么不好的。
    被问话的前院的一名小管事,恭恭敬敬地回答:“大约是辰时初,拎着包袱走的,想必是返乡去了吧。”
    “哦?他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
    “奴才也不知,他在府里没住多久,说是殿下半路上救下的苦命人,在府里养伤的,平日里只有一个小厮在照顾他,大家并未在意。”
    唐越撇嘴,这么个形容出色的人会没人在意?骗鬼呢?如果太子昭不好男色还好说,大家充其量只是看看,可府里有个娶了男妻的主子,任谁看到那么一位美人也会多想想。
    “去把近身照顾他的小厮喊来。”那管事不得不从,自然是叫人去了,只是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喊来了一个奴才,让人去知会管家一声。
    这事儿看着小,可万一太子妃醋性大发,殿下也不好过不是?
    唐越并未从那小厮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大家的证词很一致,都说那人是太子救回来的,在府里养好伤就走。
    唐越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人也走了,便也没什么兴致继续追究下去,本以为会遇上什么阴谋阳谋,也因此中断了。
    他正打算回后院,就见平日里守门的侍卫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出了何事?”唐越皱着眉头问。
    那侍卫一见到他,脸上滑过不安,支支吾吾地半天才吐出一句:“今早离开的那位公子又回来了。”
    唐越眼睛睁大,瞪着他问:“可问他回来做什么?”
    “问了,他说他才出了两条街谅被人跟踪了,实在害怕才跑回来求救的。”
    唐越摸了摸下巴,嘴角慢慢化出一道人畜无害的笑容,“既然如此,咱们也不好救人救一半,把人请进来吧。”
    于是乎,等太子昭终于在厨房折腾出一碗没有卖相没有味道的面条时,就听说了这个坏消息。
    他看着手里糊成一团的汤面,嘴角抿了抿,眼神也阴郁了很,“来人,把这碗面给太子妃送去,看着他吃下去。”
    本来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让厨子重新做一碗,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有美人在陪,想必吃什么都是香的。
    面条送到唐越手里的时候,他是真心感动的,只是一口下去,他这感动的心情就维持不了。
    “郎君,殿下说,您务必要把面吃完,不可浪费了。”王鼎钧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道。
    他偷偷瞥了坐在唐越对面的少年一眼,暗哼了声:不就是个空有外表的俗人么,竟然能让太子妃如此上心,难怪殿下会伤心。
    说是面条,其实是面疙瘩,而且煮的半生不熟,味道更是奇怪的形容不出来,唐越硬着头皮吃了两口,实在咽不下去了。
    对面的美少年好奇地看着他,“公子不想吃为何要强迫自己?太子府想必也不缺这一碗食物。”
    唐越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美少年有个美好的名字叫子钰,而且还弹了一手好琴,气质优雅,看着是很赏心悦目的。
    他眼珠子一动,叹了口气道:“你有所不知啊,这食物是太子亲手烹制的,就算是毒药,我也要义无反顾地吃下去,否则他会不高兴的。”
    唐越虽然没有道明自己的身份,但只要对方不傻,就猜的出来。
    对方一听是太子亲自动手做的食物,一脸震惊,好奇地多看了几眼那碗面。
    “太子殿下在外是个说一不二的男子汉,在家里却有些……爱照顾人,他啊,最喜欢做这些吃的了,你要不要尝尝?”
    一旁的王鼎钧嘴角抽搐了起来,不知道殿下听到这莫须有的罪名会是什么心情。
    “这……不好吧?毕竟是殿下亲自做给您的,小人一介布衣,享用不起。”
    “不用客气,我对你一见如故,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好了。”
    对方又推却一番,正打算伸手去接那个碗,一副为了朋友愿意两肋插刀的模样。
    唐越却比他快一步,端起碗呼噜呼噜就把一碗味道不明的食物吞下肚子,吃完还打了个饱嗝。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把他男人第一次做的东西给别人吃,想都别想!
    把空碗给王鼎钧,唐越苦着脸问:“这下殿下可满意了?”
    王鼎钧的表情说不出的同情,意味深长地说:“郎君若是无事还是回房吧,殿下恐怕正等着您呢。”
    “谁说我无事?”唐越指了指对面的少年,“听说子钰擅琴,我正想讨教一番呢。”
    王鼎钧心道:就您这对韵律一窍不通的人,确实不是对牛弹琴?
    “不知子钰愿不愿意弹奏一曲呢?”
    少年双目奕奕,眸中流光溢彩,那欣喜的模样凭空添了几分艳色,他做了个揖,道:“这是小人的荣幸!”
    屋子里很快就传来了悦耳的琴声,王鼎钧待不下去了,赶紧回去复命,添油加醋地把实况转播一番,果真让太子昭黑了脸。
    “殿下,您不管管?”王鼎钧承认自己有些煽风点火,没办法,日子太无聊了,这对夫夫又蜜里调油,对单身狗的伤害值爆表,偶尔能看他们变变脸也好。
    “人是孤救回来的,怎么管?”难道他要冲到前院去把唐越抓回来,告诉他不能亲近那个琴师不成?
    “再去查查这个琴师的底,别让太子妃被有心人骗了。”太子昭咬牙切齿地吩咐。
    王鼎钧不傻,知道他的意思,这少年就算不是有心人也要变成有心人了,否则殿下哪有借口赶他出门。
    前院的琴声响了半天,不少人都听的入迷,少年的琴艺果然了得,就是府里擅琴的幕僚听了,也不得不夸赞几声。
    唐越却是顶着一脑袋的烦躁听了半天的琴,他哪里能欣赏的了这么高雅又高深的艺术?让他拿着针敲碗还差不多。
    于是,等他一脚离开前院,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头重脚轻,耳朵里还嗡嗡作响。
    “真是自讨苦吃啊。”唐越自嘲了一句。
    等他离开,原本默默坐在屋里的少年将琴放到一边,起身到院子闲逛起来,路过院墙的时候悄悄的将一块帕子丢在墙角,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大王子府,老郡王一脸喜色地和王子煦分享结果,“这唐家的小子果然是个经不起诱惑的,才一见面,就三魂丢了六魄?”
    “不宁恭喜王叔计谋得逞。”王子煦道了声喜,才问:“您觉得这样做真的有用?他们二人感情不和,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老郡王摸了下胡子,“殿下难道不知道唐越的本事?有这么一位高深莫测的神医在身边,太子的性命就无虞了。”
    “真有如此神奇?”
    “殿下难道没听说过镇国公夫人的事情?这太子妃能起死回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加上栎阳侯府的势力,太子昭娶个男妻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那离间了他们的感情又如何?”
    “殿下想想,那唐越也不是什么深闺女子,又有一手的神奇医术,岂会是个甘愿守着后院的?只要他离开了太子府,太子与栎阳侯必定成仇,太子失去一个助力不说,还结了一门新仇,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大麻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