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福鼎荣归+番外 作者:血阳(上)

字体:[ ]

 第1章【凤凰涅槃
  
  孟长溪看着镜子里的人,脸色苍白,浓眉紧锁,原本饱满的双颊瘦可见骨,挂着两抹病态的红晕,一双眼睛也失了神采,眸光暗淡,满脸倦容,哪还有往日里意气风发的样子,这个样子就算是自己也觉得难看,更何况是其他人。
  他抹了把脸,半晌轻轻嗤笑了一声,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木然的整理好了西装,转身往宴会厅的方向走去。
  这里是本市最顶级的奢华酒店,走廊里铺着酒红色的地毯,双脚落上去,半点杂音也无,今天这里有一场婚宴,是本市两大豪门强强联姻,顾家二公子和邱家大少大婚的日子,孟长溪在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前停下来,面色无悲无喜,顿了顿,抬手推开了门,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刺痛不已。
  台上的人身着同款西装,一黑一白,并肩而立,是全场最让人瞩目的一对恋人,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所有荣城的豪门勋贵全部到场,场面盛大,让人咋舌不已,正巧,这两个人他都认识,一个是自己的弟弟,另一个是他的未婚夫。
  邱云翰,邱家大少,他孟长溪守了多年的爱人,今天和他的弟弟顾宁联手,往他的胸口狠狠地捅了一刀!
  这一刀太狠,生生将他的心捅了个对穿,令孟长溪始料未及,连声痛呼都未来得及发出,便被铺天盖地的剧痛夺去了呼吸,此刻就算是死,他也难以瞑目!
  孟长溪看着不远处高大挺拔的男人,那张英俊的脸洋溢着自信得体的微笑,如今他事业有成,坐拥亿万财富,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落魄的邱家少爷,怕是早已忘了和他同甘共苦的日子。
  孟长溪遇到邱云翰的时候,邱家正值家道中落,被荣城的上流圈子所摒弃,是孟长溪不离不弃的站在他身边,他们并肩奋斗,从朋友发展成恋人,将濒临破产的邱家拉出了低谷,继而在孟长溪的帮扶下,男人荣登高位,孟长溪不奢求他的回报,甚至也想过男人会提分手的可能,但是他怎么也没料到,邱云翰会背后捅刀子,一举断送了他的前途。
  就在一个小时前,孟长溪还在荣城的黎山监狱里,替邱云翰背负着长达十年的刑期,他入狱已有五年,五年前,邱云翰因为一起人命官司被人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孟长溪当时并不在邱云翰身边,他常年在国外潜心搞研究,等赶回荣城时为时已晚,对方手握铁证且有权有势,邱云翰身上的罪名一旦成立,不但声誉尽毁,牢狱之灾亦是在所难免。
  邱云翰说自己是冤枉的,孟长溪信了,男人的事业正处在上升的关键时期,一旦入狱,后果不堪设想,在动用各方势力未果后,孟长溪毅然决然的替邱云翰挡下了一切罪责,时至今日,孟长溪犹记得男人当初的誓言,在他出狱后,定会风风光光的给他一场婚礼。
  呵!婚礼孟长溪看见了,可惜却不是给他的。
  在狱中听说这个消息时,孟长溪还不相信,今天心脏病突发,趁着保外就医的时候,千方百计托关系争取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本来想和邱云翰见上一面,结果事实却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孟长溪恨,他怎么能不恨,在他像个傻子一样替邱云翰坐牢时,男人竟然劈腿勾搭了上了他的弟弟!!这算什么?!!这么做将他置于何地!哪怕邱云翰当面和他提分手,孟长溪也不会死缠着不放,可他偏偏选择了欺骗,肆意践踏自己的真心,无所畏惧!
  这时大厅里的音乐换了一首,热情洋溢的节拍将现场推向了高潮,台上司仪道:“再次恭贺邱先生和顾先生新婚大喜,接下来两位可以交换结婚戒指了。”
  大家热烈鼓掌,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意在敷衍,邱顾两家的面子都要给足,就在所有人都注视着台上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台上两人的动作。
  “等等。”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邱云翰和顾宁脸上的笑容也在看到来人时,倏地凝结住,满眼的不可置信。
  音乐还在继续,现场却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人群中慢慢走出来一名男子,熨帖的西装勾勒出了他瘦削的身形,虽流露出一丝病态,仍难掩其俊逸的身姿,有认出来他的人皆惊讶不已,这人不是在坐牢吗?!
  孟长溪慢条斯理上了台,看着邱云翰和顾宁如临大敌的模样,勾唇笑了起来,“怎么结婚了也不通知我,老熟人还这么见外。”
  邱云翰眼中露出一丝惊惧,转眼又很好的掩饰了起来,“长,长溪,你怎么在这?”
  孟长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那我应该在哪?”他步步紧逼,“在黎山监狱里?!在那个冰冷的牢房里虚度光阴,替你背负十年的刑期吗?!”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台下的人听见,众人疑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邱云翰紧握成拳的手心里汗湿不已,蹙眉道:“你在胡说什么?!长溪,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不要乱来。”
  顾宁依旧是那副乖巧柔顺的样子,握着邱云翰的手,怯怯道:“哥哥,你是不是越狱了?”
  “长溪!”台下有人吼道,“你干什么,快下来,有话我们私下里谈。”
  发话的人是他的父亲,顾格非,他身旁一脸焦急的美妇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薛云静,他们眼中满是冷漠和厌恶,仿佛他孟长溪是洪水猛兽,同样都是至亲骨肉,孟长溪虽然早就习惯了父亲疏离的态度,但是此刻仍会感觉难受。
  孟长溪闭了闭眼,脑海中闪过一张温和的脸,如果爸爸还在世,一定不会让他受这些委屈。
  台下的人都等着看好戏,邱云翰不得不放缓了态度,两家联姻势在必行,他不能让孟长溪的出现打乱了计划,孟长溪确实对他够好,但是孟家现在已经成了个破落户,顾家又不看重孟长溪这个嫡子,再好又能有个屁用,他用往常一样诱哄的口气道:“长溪,看在我的面子上……唔!”
  邱云翰本以为孟长溪会像以前一样,只要他服个软就会心软,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孟长溪二话不说,上来就卯足了劲轮了他一拳,又狠又准,打得他半边脸瞬间麻了。
  孟长溪对准了男人的俊脸,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他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人在被逼到了绝境的时候,所爆发的力量是惊人的,邱云翰面对孟长溪不要命的攻击,愣是无法还手,那狠绝的气势透着疯狂的快意,恨不能将他的脑浆砸出来!
  孟长溪以前有多爱他此刻就有多恨他,六年,六年的时间他都磨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公司重新开张,他不顾风雨站在大街上发广告,公司需要技术,他立马跑到国外研究配方,一走就是几年,如今邱云翰惹上官司,他又义无反顾替男人服刑,你不爱我可以,但是你不能欺骗我,欺我一倍,我便让你十倍偿还!
  一旁的顾宁吓得惊声尖叫,漂亮桃花眼瞬间涌出了泪水,可怜兮兮的模样我见犹怜,他跑上前试图拉开孟长溪,颤声道:“哥,哥,你放过我们吧,我和云翰早就一见钟情,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打我吧,打到你解气为止,我绝不还手!”
  孟长溪果真停手了,甩了甩手腕,抬手便给了顾宁一耳光:“这可是你说的。”
  顾宁一下子傻眼了,孟长溪不给他装可怜的机会,抡起胳膊便揍,早就一见钟情,那他们岂不是在六年前就好上了,孟长溪忍住心口的绞痛,越揍越狠,这个弟弟孟长溪自认一向对他不薄,他从来没有把上一辈的恩怨发泄在弟弟身上,却不曾想到,他退一步,对方却得寸进尺,硬生生的从他心坎上挖肉,抢了他的父亲还不够,连爱人也不放过!
  呵,难怪邱云翰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和他发生关系,他有心脏病,不好进行过于剧烈的运动,邱云翰又以拒绝婚前性行为为由,连亲吻都很少,以前孟长溪还觉得邱云翰是在照顾他,现在想来,也不过是这个弟弟的占有欲在作祟。
  顾宁被孟长溪摁在地上,好一顿胖揍,转眼间一张俊美的脸蛋肿成了猪头,孟长溪还觉得不解气,手却突然被人抓住,父亲顾格非的声音盈满怒气,“逆子!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是你弟弟的婚宴,多少人在看着,你不嫌丢脸,我们还要脸呢!”
  孟长溪双目充血,冰冷的目光犹如实质,扫在身上让顾格非狠狠地打了个战栗。
  孟长溪甩开他的手,眼中是嘲讽的笑意,“逆子?!顾先生是在说我吗?我可还记得你早就跟我断绝了父子关系,见人就叫儿子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你!”孟长溪这么一闹,使顾格非颜面全无,此时被孟长溪当众打脸,更是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恼羞成怒之际,抬手便要去教训孟长溪,却不料孟长溪手一抬,一下子钳制住了他的手腕。
  “最没有资格教训我的就是你!”
  顾格非这么多年第一次正视这个长子,他和那人有一双一模一样的凤眸,眼尾微微上挑,抬起下巴看人的时候,威慑力十足,身上天生便有一种令人甘心屈服的气势,此时被孟长溪拿眼一扫,膝盖竟然发软!
  孟长溪看着眼前他称之为父亲的这个人,半点没把他当儿子看待,眼中看不出一点亲情的温度,好歹是长子,他被人如此对待,居然没有一点要为他做主的意思,罢罢罢,新仇旧怨,他便在今日一并做个了断。
  一旁的邱云翰揽着顾宁,看见孟长溪从兜里掏出一只手机,心中便陡然生出了一丝不妙的预感,待撞上孟长溪一片死寂的眼神,心中的惴惴不安已经达到了顶点。
  “邱云翰,我们认识也有七八年了吧,我孟长溪是什么样的人想必你心里清楚,有仇报仇,有恩还恩,你有本事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就有本事别让我知道,否则,你对我做的我十倍还给你!”
  邱云翰听孟长溪这么说,就知道大事不妙,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冷汗涔涔,他过去做过什么事孟长溪一清二楚,且不说别的,光是两年前的杀人案就够他死的透透的,一旦真相大白,等着他的就不是死那么简单了,有可能邱家家业也会毁于一旦,他相信孟长溪绝对说到做到。
  孟长溪看着邱云翰发白的脸色,目露怜悯,“你不该惹我的,我能将你送上天堂,照样也能将你踹下地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呵,也好,大家好聚好散,今后如何全凭自己造化。”
  孟长溪将手里的手机屏幕亮给邱云翰,这是一份群发邮件,孟长溪食指对准发送按钮,正要按下去,对面的邱云翰突然冲了过来,扑通一声双膝跪地,抱住孟长溪大腿,浑身发抖苦苦哀求,“不不不,长溪,我错了,我我不是人,你别,我求你,我求你别这么做,你忍心眼睁睁看着我死吗?我爱你啊,我真正爱的人是你,是顾宁,这些全是顾宁逼我这么做的!”
  顾宁惊愕的张着嘴巴,眼睛瞪得快要凸出来,气的声音都在发抖,“邱云翰,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
  “呵,不好意思,已经按下去了呢。”孟长溪歪头露出一个极为纯真的笑脸,“邱大少还是赶紧回家把水表摘了吧。”
  邱云翰整个人一下子瘫了,汗出如浆滚滚而下,顷刻间浑身浸了个湿透,心跳紊乱无序,整个人像是一瞬间抽干了力气,嘴里不住的念叨着,“完了完了……”
  孟长溪再也不愿去看这些人的丑相,毫不留情转身便走,身后的这一出闹剧,在他的人生里已经划上了休止符,今后这些人,不再是他的亲人,爱人,是他一辈子的敌人!
  他身后的顾宁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眼中弥漫起了蚀骨的恨意,他恨孟长溪!从知道孟长溪的存在开始便对这个哥哥心生怨恨,凭什么他能得享受父爱,而自己却要顶着私生子的骂名,凭什么他事事优秀,而自己总是输他一筹,你渴望父爱是吧,那我便夺走它!你爱这个男人是吧,那我便据为己有!他总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这些也是他应该得到的,一直如此,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孟长溪敢这么对待他!他苦心经营的所有,一日之间被孟长溪顷刻间毁得干干净净!
  顾宁攥紧拳头,眼中恨意化成了阴毒的冷笑,好,是你逼我的!死了看你还怎么嚣张!
  在走出门的一瞬间,心里一直撑着的一口气再也无以为继,孟长溪眼前一黑,浑身发软的向前扑去,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一双结实的手臂接住了他的身体。
  “你没事吧?”声音醇厚低沉,透着一股性感的沙哑。
  孟长溪微微一震,与男人接触的皮肤像是过了一阵电流,不过他没有心思在意身体的异样,连头也没抬,摇了摇头便硬撑着离开了酒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