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福鼎荣归+番外 作者:血阳(下)

字体:[ ]

 
 
 
  
  第75章 【挑拨离间
  
  夜色黑浓,时针指向了十二,午夜场的电影也放完了,叶景荣打了个哈欠,切了一盘水果,推开了书房的门。
  书房里亮着灯,孟长溪正在聚精会神复习着功课,他上辈子高考,也刻苦学习过,如今重新捡起来也不难,几个小时的时间,差不多都复习完了。
  “明天再看吧,已经十二点了,你还在长身体。”
  孟长溪合上课本,揉了揉眼睛,“这就睡,你不来叫我我还不知道这么晚了。”
  “对了,想好了要考哪里吗?”
  孟长溪想了想,上辈子他考了哪来着?是国内的第一学府,但是这辈子他不想再去那里,百年老校固然好,但是也有弊端,固守成见,僵化刻板,学校氛围十分陈腐,还不如全国排名第二的金京大学,孟长溪比较喜欢那里的开放校风,自由独立,很适合他。
  “金大。”
  叶景荣好像十分高兴,“志向不错,事实上,那里也是我的母校。”他顿了顿又叹息道:“那里也是叶家的老窝。”叶茂森就是地头蛇,孟长溪如果到了那里,一定会被刁难。
  孟长溪丢了一个小番茄进嘴里,“总不能一辈子躲在荣城吧,金京又不是他叶家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两个合起来还怕斗不过他?哼哼。”
  叶景荣被他逗笑了,是啊,以长溪的性子,怎么会乖乖受欺负,恐怕就算是水深莫测的金京,也会被他搅个天翻地覆,他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也支持孟长溪去金京,多长些见识,结交一些朋友,对孟氏的发展有利无害。
  “那就这么决定了,不过金大的率取分数线可不低啊。”
  “你放心好了,考不上我让我爸给他捐个校区。”孟长溪开玩笑。
  “瞧你这点志气。”
  “哎?!这个小番茄怎么这么好吃,酸甜可口,汁水浓厚,就算你们会所也比不上!”孟长溪突然道,不是他夸大其词,一个番茄竟让他吃出了爽感,皮薄,牙齿一戳破,就是酸甜的汁水,新鲜,一股子太阳的味道,吃完了仍觉口齿留香。
  叶景荣也吃了一个,“你自己种的你忘了,就在花园里,我记得你还给它浇水来着。”
  孟长溪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吗?”他看了一眼右手,“其实我嫌它长得慢,浇了一点泉水。”他咬开一个慢慢品尝,“好甜,怪不得这么熟悉,有了泉水的浇灌,连味道也带上了泉水的甘甜,真好吃,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泉水种出来的东西这么好吃,原来它的功效不止一个!”
  叶景荣也点点头,“还可以试试其他水果,蔬菜。”
  孟长溪猛点头,心中振奋不已,孟家原来也经营药膳,不过后来因为竞争激烈,经营不善,关掉了很多分店,现在就只剩下一家老店还在营业,也是苟延残喘,孟氏最近计划将它关掉,因为孟世培的坚持,才存活到现在。
  如果用泉水在食材上做出改变,都像小番茄这样美味可口,将它们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孟氏的药膳馆就有救了。
  无论行不行,孟长溪都决定试试,他将花园开辟出来种植各种蔬菜水果,然后浇上泉水,有了泉水的滋润,这些东西长得也很快,孟长溪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一场席卷舌尖的美味风暴。
  “这个周五开始高三第一轮摸底考试。”班主任翻了翻手里的卷子,“孟长溪,你的卷子呢?”
  “不好意思老师,我扔在家里了。”万能的借口,班主任看了一眼少年,并没有追问,而是点了点头,“记得明天交给我。”
  班主任一走,几个男生互相看了一眼,嘲弄的笑了起来,大家都知道,学习委员就是故意不发他卷子,结果这货孬的跟个什么似的,跟老师要张卷子都不敢,过两天就要考试,高三重点班按成绩排座位,他们已经做好准备,把最后一个座位留给孟长溪了。
  秦逸从此也不再注意孟长溪,这么软弱好欺负,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本以为找到好玩的东西了,结果这么不争气,连句反驳都不会,何苦非要挤进高三重点班受虐呢。
  从那以后,发卷子都没有孟长溪的份,壕派如果讨厌一个人,他们不会理你,连看你一眼都懒得,更不会像这样绞尽心思去整你,但是这些人就非常刻薄,即使你看起来处于弱势的一方,他们也不会停手,非要把你逼的无路可走才开心。
  孟长溪已经无法融入学校生活,他是个成年人,就算重来一次,也感受不了青春期的躁动,这些小动作在他眼里就像小孩子的游戏,幼稚得可笑,但是学校就是一个社会,有着比外面还要严苛的等级制度,不反抗只会变本加厉,但是跟他们不能用拳头讲道理,孟长溪翻开课本,他已经抓住这些人的弱点了。
  “孟长溪。”门口站着一个女生,高挑靓丽的身姿看起来教养良好,满身的名牌也显示了不俗的身世,这肯定是个大小姐,可惜了,却跟孟长溪一个软蛋混在一起,先前一高的校花沈菡也是,真不知道眼睛是不是长歪了,居然都看上了孟长溪,天理何在!
  顾珊珊耐着性子,“我们约个地方谈谈吧。”
  “你哪位?”孟长溪满脸疑问,他还真没认出来这是顾珊珊。
  “你?!你真不认识我?我是顾珊珊。”
  怪不得这么趾高气昂,顾珊珊找他能谈什么?真是莫名其妙,“我们有什么可谈的?”
  这里人来人往,顾珊珊只能保持着淑女姿态,见孟长溪不肯合作,放低姿态道:“我们去校外的奶茶店好吗?”
  “不好,你没看见我正在上课吗?有事现在就说吧。”
  顾珊珊咬牙切齿的忍了又忍,她其实是来找孟长溪放狠话的,但是在这里又不能露出凶相,只能拼命的忍耐着。她不肯说,孟长溪转身便要走,顾珊珊一下子没忍住,冲口而出,“你站住!”
  她压低了声音,“孟长溪,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父亲面前,我们家已经被你整的够惨了,求你放过我们吧。”
  “我们家?”孟长溪笑起来,“你的父亲是谁?顾格非吗?我记得他并没有承认你这个女儿,荣城有谁知道顾家有个大小姐顾珊珊吗?”
  虽然孟长溪的话让她很气愤,但是这的确是事实,顾格非并没有在公开场合介绍过她,“父亲当然承认我,反倒是你,不要再厚着脸皮去跟父亲见面了,顾家的东西没有你的份。”
  “你好天真啊。”孟长溪嗤笑。
  顾珊珊瞪眼,“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会跟你抢顾家的财产吗?不要说我想不想要,首先孟家就不会同意,用你那点可怜的智商好好想想,拿了顾家的东西岂不是在打我爸爸的脸?孟家绝不会让我这么做的,你不单天真,还很愚蠢,你最大的敌人不是我,而是顾宁。”
  顾珊珊一愣,呆呆的站在原地,握紧了手里的包包,眼神变了变。
  孟长溪叹息,“你想想,顾格非带着顾宁出席各种公开场合,他有带过你吗?没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顾家根本就不在乎你!以后顾家的财产也是顾宁的,没有你的份,还有,你真以为自己上的是什么贵族学校吗?在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那是流放!没有人管你,他们只需要顾宁这一个儿子继承财产就够了!”
  !!!顾珊珊瞪大眼睛,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又好像恍然大悟,呆滞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来,气息不稳,双手发抖的攥在一起。
  孟长溪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说你单纯你还不信,顾家还用他整吗,有这些不省心的人在,能安宁得了才怪!不过他说的也没错。
  归根结底,这都是顾格非自己做的孽。
  顾珊珊简单的大脑会想的这么多吗?肯定有人在背后唆使吧,这个人不作他想。既然送上门来等着调教,那就让他们好好玩耍玩耍,不知道,这一招挑拨离间顾宁有何感受。
  孟长溪回到教室,所有人都在低头复习,他走到自己的桌位,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原本拧紧瓶口放在桌上的热水杯,此时倒在课本上,流出来的热水将书本全浸透了。
  平时冷嘲热讽不算什么,现在已经上升到暗中搞破坏,这就非常恶劣了,孟长溪冷声道:“这是谁弄得?”
  没有人回答,有人在笑,班长道:“自己先收拾一下吧,不要打扰大家学习。”
  孟长溪声音平静,“我再问一遍,这是谁弄得?”还是无人回应,大家都合起伙来在包庇某些人,无视了孟长溪的质问。秦逸看着窗外,轻轻的挑了下嘴角。
  孟长溪看着这些人,笑了笑,拎起书包,干脆的转身便走,秦逸收起视线,无聊的翻开了卷子。
  他一走,几个男生便笑了起来,“软蛋!”
  “你看他那样子,屁都不敢放,还一个劲问谁弄的,知道了你还敢还手是怎么着!”
  “他不会去跟老师告状了吧?”
  “三岁小孩还跟老师告状,不怕让人笑话。”
  “哎算了算了,快学习吧,马上就快考试了,我还有好几张卷子没做呢。”
  现在是连绵的阴雨天气,天色昏暗,所有教室都亮着灯,孟长溪掏出电话,拨给了黑夜,那个陈晓北介绍的黑客。
  “孟哥!”
  “阿夜,帮我个忙,切断荣城一高高三一班的电源,我不跟你打招呼,你就一直让它停着!”
  
  第76章 【大人的游戏
  
  “哎?!怎么停电了?”
  电一停,教室里几乎全黑了,根本看不清东西,正处在复习的关键时期,大家都抱怨起来,纷纷打开手机照亮,而且,他们很快发现,整个教学楼就只有一班停了电!怎么会这样?!
  所有人都在学习,他们却手忙脚乱的寻找电器照明,要不要这么坑爹!
  孟长溪看着一片漆黑的教室,满意的笑起来,我们来玩玩大人的游戏,你们毁掉我的书本,我给你们停电,看看哪个更好玩。
  他拎起书包去了图书馆,那里宽敞明亮,也没有那些烦人的苍蝇,可以安心学习。但是高三一班的同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教室停电,而且,就他们一个班级停电,找不到原因,发电机也无法工作,同学老师只能干瞪眼,过了几个小时,大多数人的手机已经耗光了电量,天色越来越黑,这样下去,只能摸黑等着放学了。
  大家都心浮气躁,等待着来电,结果直到放学,也没有来电。不过,好歹松了口气,回家就能重见光明了,无论怎么样,第二天肯定会来电的。
  孟长溪也收拾了书包,站在窗边看着六楼最左边黑洞洞的教室,在灯火通明的楼层中,就像是老太太掉了颗牙,看着看着他就笑了起来,笑了半天,转身的时候,便看见不远处有人正在看他,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见他看过来,又移开了视线。
  第二天,令人震惊的是,高三一班仍旧没有电,也找不到原因,真是见了鬼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学校领导给一班换了一间教室,但是这些人不愿意走,高三一班是整个高三年级的第一间教室,这是一种地位的象征,换了教室,岂不是被其他人压在了屁股后面,他们不迷信,但是却非常忌惮。
  不换,也没电,只能用电器照明,熬了两天,都有些受不了了,一个个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天天祈祷来电,但是就是不见动静,而且,连绵的阴雨天气也使人非常郁闷,很多人都变得忧郁起来,一班同学的情绪越来越低迷。
  孟长溪这两天都待在图书馆,学习累了的时候就去看看停电中的一班,感觉非常惬意,但是他发现了一个人,一直在不远处坐着,从停电那天开始,就一直能见到他,虽然没有对上脸,但是总觉得有股视线会时不时的落在他身上。
  秦逸做完卷子,去找了小说看,跟孟长溪在这里碰上,纯属偶然,他有时候抬起头,会发现他倚着窗口在眺望,背影看起来非常放松,按理说受到了那样的恶劣的排斥,应该会很难受,或者非常愤怒,但是他都没有,相反,他看见他的每一天,他都很自在,好像从没有把那些事放在心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