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上最恶毒的我 作者:萌萌爱

字体:[ ]

 
 
 
  ☆、第壹章
 
  时至今日,陈时朗依旧能够记得许孟笙死的那一天,他站在车前面,迎着风,那一头飘扬的长发随风飞荡着,然后那双如水一般的眼眸静静凝望着他。
  他还记得当初那个官人在江边独唱《棒打薄情郎》,然后泪雨满满的朝他望一眼,道了句:“陈少校,看在我同你同眠共枕的份上,你也别让人捉了我去刑房,就一枪杀了我即可。”
  那时候他因着暴怒,再加之身旁杨文兴的住院,让人将之压入了刑室。
  然而在杨文兴醒来之后,便得到了许孟笙自杀死亡的消息。
  在他眼里整天咿呀咿呀的唱戏的官人,却用着一根金钗刺入了自己的脖子,那样决裂的死亡让陈时朗对着杨文兴的事情有些怀疑。
  况且,对于杨文兴,陈时朗早就有些累倦了。
  不管他待这人如何的倾尽全力,这人始终说着恨他的话,一好脸色也不给。
  陈时朗陷入了思维,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朝着闻伯道:“这些日子可有闹腾?”
  闻伯了头:“还是如往常一般,闹得凶狠。”
  陈时朗眉头紧蹙了下,将身上的军衣脱下递给了闻伯,他想,也许他该放手了,或者让杨文兴出去一下,让他自己吃下苦头,他便可知,他是用了多少的心血去保护他的。
  陈时朗了头,就抬脚往楼上走。那军靴踩在楼梯上,在静寂的屋子内发出了蹬蹬蹬的响声,走到二楼推门而入,屋内是一片的漆黑,他不禁微皱了皱眉,低声喊了声:“杨文兴。”
  窗户大着,杨文兴就坐在窗户边,闻言转过了头看向了陈时朗:“你要将我关到何时?”
  陈时朗走了过去,将窗户关上,一边道:“风大,你身体弱,吹多了不好。”
  对于杨文兴的关心和照顾早已刻入骨髓,一时间还真的是难以改变。陈时朗的声音是一贯的温柔,夹带着柔情蜜意。
  杨文兴眼里慢慢涌起了巨大的恨意,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人,咬牙切齿地道:“陈时朗,你真的爱我吗?”
  眼里泛起一股酸意,夹带着蚀骨的恨意,杨文兴眼角哗啦的流出了泪珠。
  陈时朗眉头紧皱,看着杨文兴眼里巨大的恨意,他心里有疑惑。爱?如果是以前,他大抵会毫不犹豫的头,然而现在,陈时朗却是回答不出来了。
  再多的爱意,也早被磨碎了,如今存下的不过是责任感。
  反而是,那个已死的人,却日日夜夜的在脑里回荡着。
  陈时朗心里酸涩了起来,他避开了这个话题:“文兴,你真的想出去吗?”
  “想,做梦都想。”杨文兴甜甜的笑了起来,随即陈时朗忽的感觉到腰部一阵的疼痛,他低头看了一下,只见杨文兴手里抓着把水果刀,那水果刀刺进了他的腰里。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杨文兴,随即身体麻了起来,难以动弹,他道:“刀口弄了麻药?”
  “嗯,你身手了得,我不得不这样做。”杨文兴甜甜的头。
  陈时朗神情复杂的看向他,然后带上了几丝的愤怒,他道:“杨文兴,我从未对不起过你,你想杀我?”
  “从未对不起过我?”杨文兴哈哈笑了起来,他厉声道,“陈时朗,自相识以来,你从来就不顾我的意愿,困着我,还从未对不起,你对不起的地方多着了。”
  若不是陈时朗的出现,他哪里用得着像那些低贱的人过来迎合陈时朗,哪里会被当成货物送给陈时朗,哪里会被当成畜生般囚禁,杨文兴越想,怒意越大。
  更何况,陈时朗说过的,他曾救过他。
  那根本是没有的事情,杨文兴那骄傲的自尊全都被粉碎了。高傲与现实的对比,让他越来越痛恨陈时朗。
  恨不得他去死,那么他所有的污也就全没了。
  杨文兴甜甜的笑了起来,声音却是难得的柔和了起来,他道:“陈时朗,既然你如此爱我,那么就一起死吧。”
  说着他用尽了最后一口气,踮起了脚尖将水果刀朝着陈时朗的脖子划过去,一股血液顿时喷涌而出,杨文兴哈哈笑了起来:“这么死,真是便宜你了。”
  陈时朗的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手也松开了。
  他从未想过,杨文兴会有这么凶狠,这么的无情。
  这分明是头白眼狼,陈时朗脑子里回荡着两人再次相逢以来的事情,嘴角滑出讽刺的笑容。他凭什么如此理直气壮的恨他呢?
  接近他,爬上他床的,都是杨文兴。
  他是因他的一命之恩有好感不错,可若不是杨文兴主动,他只会把杨文兴当恩人对待。而不是在接受了杨父的交托之后,让杨文兴成为自己的人。
  脑袋也渐渐放空,眼前越发的模糊了。
  在彻底黑乎乎之前,他听见了杨文兴大喊道:陈时朗,你不过有一个好的出生才能这么肆意妄为,我诅咒你下辈子也被人当成一头畜生圈养。
  陈时朗嘴角的笑容越发讽刺。
  他分明就是保护了一个白眼狼儿。
  然后脑袋里便就浮现了那个人的身影,那个站在戏台上,满脸柔情而依赖望着他的人。
  **********
  神隐245年,初春。
  午夜时分,帝国奥斯陆拉城南郊偏远的公路上一辆汽车砰的一声响,那车重重的撞击上了墙壁。
  陈时朗缓缓睁开双眼,眼前一片血红,脑袋有些疼,他抚了抚头有些回不过神来。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发现自己是在一辆汽车里,陈时朗更是疑惑了,他不是死了吗?
  陈时朗依旧很是恍惚,他这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眼珠子转动着,忽的看见了后视镜里的影像,然后就瞪大了眼珠子。陈时朗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后视镜里的人也跟着抬手摸自己的脸,那后视镜里的人分明不是他,可照的却是他。
  陈时朗心里密密麻麻的爬起了不安感。
  他记得他是死了的,刀片割在脖子上的触感,还有血液喷溅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清晰。陈时朗漆黑的双眼满是迷惑,捏住了自己的脸颊,然后机械般的用力一转。
  痛感立即传了过来。
  还活着。
  嘴角忽而弯了起来,能够活着,对于陈时朗来说绝对是美好的,他可从来没有想过死,还是以那么一个惨烈的结局死去。
  忽的听见刹车的声音,陈时朗透过窗户看了过去,有几辆车将他包裹而住,从车上下来了好几个人。
  而他前面是一座很大的山,看起来原主是被人追着撞山了。他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能够轻举妄动。
  车门左右两边各自来了四五个穿着黑色劲装,手持□□的男人,那些人用枪指着他,道:“打开车门,出来。”
  现在这个情况,只能先听对方的。陈时朗将车门打开,那些人立即就推了他一把,示意他走动,陈时朗便只能走了过去。
  围着他的有三辆车,在他走过去的时候,中间那辆车门刚好打开了,然后一张噙着笑容的脸对向了他:“许孟笙,上来。”
  陈时朗看见那张脸,呼吸猛地一滞,再听见这个声音,脑袋一下子轰然咋响,像是突然间在脑里扑的丢下了一颗手榴弹。
  眼前的人分明就是从前的自己,而那人喊的那个名字,却是许孟笙,那个他曾经最为愧疚的人。
  陈时朗抿住了唇,眼神有些恍惚。
  他脑海中忽的响起了之前杨文兴说的那句话:陈时朗,你不过有一个好的出生才能这么肆意妄为,我诅咒你下辈子也被人当成一头畜生圈养。
  面前的人看着陈时朗发愣,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也不等陈时朗有所动作,猛地一把将陈时朗拽入了车里,然后道:“开车。”
  “少校,是伯爵·萧的人。”驾驶座的人瞄了一眼后视镜,开口说道。
  “摆脱他们。”陈时朗很是冷静得说完,就见车迅速来了个大转弯,“嗖”的一声飞快的使了出去。在这身后有两辆车行驶着,并且枪声也在黑夜里开响。
  如此惊心动魄,生死存亡的场景,陈时朗身边的人却依旧是嘴角带笑,眸光将陈时朗紧锁而住,弯唇笑道:“许官人,这一大早就驱车离开奥斯陆拉城,是要赶去哪里呢?”
  许孟笙,这是他的名字,是他现在的身份。
  他是楼外楼最为当红的技官,唱戏一流,因着样貌比女人还要精致,身段优美,嗓音也极好,扮的旦角便也十分的吸引,每次他的唱座,楼外楼总会宾座满席。
  或是因着他的容貌,或是因着他的唱戏,那就不得而知了。
  可现在他成了许孟笙,并且面对着从前的自己的逼迫,这样的滋味对于他来说,显然是不美好的。
 
  ☆、第贰章
 
  他接受了自己成为许孟笙,可却是接收不了等会儿被带回去会发生的事情。许孟笙唇瓣紧抿,看着陈时朗那张较为年轻的熟悉脸蛋,眼里情绪复杂。
  “怎么,不说吗?”陈时朗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显然是有些生气了。他轻柔的抚摸起许孟笙的脸,眼里有些痴迷,“这张脸,长的不错,你那个师兄绝对是不配你的。”
  许孟笙依旧没有说话,他知道他的伎俩,无非是想要用原身的师兄要挟他。
  不过他也知道,那个师兄早就卖了他。这次能够被捉住,也是因为被师兄用这消息找陈时朗换消息的。他不是原主,对于这个师兄没什么感觉,因此绝对不会牵扯他的情绪。
  他漆黑的瞳孔如墨夜一般,瞧不见一丝的情绪波动,没有怯弱,没有恐惧和担忧,只冷淡而平静的看着他。陈时朗嘴角挑起的笑容越发的深邃,黑瞳里带着丝痴迷,他挑起许孟笙的下巴,如此冷漠的神情更是接近杨文兴了。
  杨文兴,想到这,那深邃的瞳孔就带上了谷欠望,陈时朗猛地低头欲要啃咬许孟笙的唇。
  然而许孟笙却是动作极快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许孟笙的手劲不大,劲道却很巧,陈时朗一时没有防备,竟就被他推开了,脱离了他的怀抱。
  许孟笙一把打开车门,以一种决绝的姿态从车里跳了出去。
  他跳出去时,那双冷漠的双眼淡淡的瞥了一眼陈时朗,用一种十分冷淡的声音说道:“陈时朗,想要活命的话别追我。”
  然后他抱着头在地上滚了一圈,跳车的行为让他浑身都泛酸,他在地上滚落一圈后,便起身站起。冷风吹刮着他,四周皆是炮火的声音,许孟笙眼睛转了转,迅速的挑了个方向,然后在炮火之中狂奔了起来。
  子弹不长眼,不过对于许孟笙来说,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即使会因此受到伤害。
  他可无法想象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滋味。
  在车上的陈时朗望着他的身影在弹火之中灵巧的穿梭着,眼眸越发的暗,他的轻着,喃喃:“许孟笙。”
  这样的身手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官人。
  他望着望着,突地低低笑了起来:“不管你是何人,都逃不开我。”
  谁叫你长着那么一张诱人的脸蛋,陈时朗眯起双眼,脑里是杨文兴回首时的那一望,少年有一张精致的脸蛋,骄傲的扬着头,神情冷淡:“给你吃你就吃,废什么话。”
  那时他还不过是一个小混混,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被人在港口上踢打着,然后杨文兴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他救了他,并且给了他盘缠帮他离开那个地方。
  这么多年了,那个少年随着岁月不停的在心里萦绕,然后越发的拨不出。
  后来他离开那里,找到了自己的父母,然后走上了一条光鲜道路。身边的人走走停停,每一个人都和杨文兴有些相像,不过最为相像的还是眼前这个叫许孟笙的。
  两辆车忽的追了上来,子弹打碎了车窗,陈时朗往后一弯躲掉了子弹,也一并的从回忆里走了出来,他勾起唇角:“想要我死,可没那么简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