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食来运转 作者:弦(上)

字体:[ ]

 
  第1章 给你一块钱
  
  平地一脚蹬空摔了个狗啃泥,容时已经淡定得不觉得自己有多倒霉了。这比起三岁死了爹五岁死了娘,六岁没了奶奶,九岁没了爷爷,十岁姥姥姥爷一起过世,十三岁连单身的舅舅都不幸身亡。摔一跤又算得了什么。从舅舅去世开始,他就已经对“倒霉”这个字眼儿淡定了,至少那比“克六亲”“方人”“扫把星”这些形容词要美妙很多。
  可是这一次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点儿惨,没想到就平地摔了一跤而已,居然就一命呜呼了。漂浮在空中的容时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己的身体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还有拿出手机来拍摄谨防碰瓷儿的,他就无比蛋疼。我已经死翘翘了好嘛!你们就不能来个人拨个112或者110之类的,尸体也要关爱一下啊!这年头没有曝尸街头还没人过问的道理好不好!这不是景观啊!尸体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这些人的神经是不是也太粗了啊!
  容时的腹诽当然是不会影响到其他看热闹人那里的,但其实还是有人拨打了电话。而且大家在发现都七八分钟了,趴在地上的人还没动静,就已经有人怀疑趴在地上的人到底是死是活了。
  其实看到医护人员到的时候,容时还是存了一些希望了的。要说刚刚他认定自己死了的时候没有一点儿惊慌也不对,但更多的却是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他真的是活得很辛苦。十三岁送走了舅舅之后,他坚持到了初中毕业就没有再继续读书了。何况他也不是读书的料。没有了生活来源又不会有人肯收养他,就连街道社区都没有为他去联系福利院之类的,他基本上就是靠着各方家长去世之前留下的存款还有舅舅的丧葬费赔偿款活着的。可是他没学历、没能力,身板儿又瘦小模样还被说成尖嘴猴腮不讨喜,他除了能去发个传单之外,真心是什么工作都做不了。毕竟发传单不会出现重大事故。比如他去工地,就会有砖头从高空往下掉,有人推车装水泥的独轮车从他身边走过,次次必倒之类。再比如去后厨洗碗刷盘子,他就干过一次就再也不想干了,他没哭老板都哭了,盘子碗碎了就算了,老板都没见过能把洗碗用的水槽弄个窟窿的。
  人活到他这个份儿上,连自己都承认自己是衰神附体,前途无望存款快尽也就真的没什么指望了。更何况他除了发传单的时候跟路人说几句话,拿传单的时候跟“老板”说几句话,连人际交往都成问题,活着也真就只是多口气儿而已。容时在灵魂离开身体的那一瞬,的确觉得是一种解脱。
  可没有谁不想活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蝼蚁尚且贪生,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惆怅归惆怅,有机会活下去,他也有那么一丝心动的。只可惜医护人员很快就表示,这个人死绝了,而且是猝死没有抢救的必要。
  没!有!抢!救!的!必!要!
  容时被彻底判了死刑。不过也好,他那一点点念头也熄灭了,安安心心没有挣扎的去死也行吧。
  只不过,当容时看着救护车将自己的身体拉走,而自己的魂魄还在这里没有动弹是,他茫然了。小说里写的魂魄会跟着尸体走呢?黑白无常咋也没影子呢?
  就这样,容时的魂魄在那个地方呆了足足一个月,别说没有黑白无常,他就是连个鬼毛都没瞧见。
  容时郁闷了,这是几个意思?!连死了都衰到没有人来锁魂?可问题是自己要是孤魂野鬼能飘着去游山逛景也行!他活了二十四岁连这个小小的三线城市都没离开过,好不容易做鬼了飘着走不用吃饭不用车脚路费了,嘛蛋的居然不能挪地方?!还特母亲的一动不能动!
  然而内心的吐槽并没什么卵用,他还是只能不离寸地。但时间一长,本来就对自己没抱任何好希望的容时终于找到了乐趣。那就是观看路上形容的一举一动。别看他只能在原地就看这么大点儿的一条胡同一条街,但能看到的东西真的不少。
  容时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人生百态”是个什么意思。他以前的生活衰中带着平淡,平淡中带着倒霉,现在看到别人的吵架斗嘴或者是马路上表脸的亲亲我我,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是一种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享受。
  看到有的人沮丧,有的人大哭,容时就会想他们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倒霉。看到有的人开心,有的人大笑,他就会想这些人是不是生活得很幸福。
  容时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个地方看过多少人多少事了,但时间越久,他就越是习惯了这种被天地遗忘的日子。人来人往的,有时候他也会忘记寂寞。
  直到有一天深夜,一个小孩子站在他面前,递给他一个东西。“哥哥,这个你拿好。”
  容时做鬼都做习惯了,其中最习惯的就是没有人看到自己,更不会有人理自己。冷不丁有人跟他说话,还是交互式的交流,他就有些懵圈。左右看了看,这大半夜的除了路上偶尔过去几辆车之外真没有人在这个巷子口,他最终指了一下自己。“你跟我说话?”
  小孩子笑眯眯的点头:“对啊。这个拿好了。”说完也不等容时再反应,把东西塞到容时手上就跑了。
  容时没想到自己一个魂体还能接触到实物,摊开手心看到那孩子塞给自己的东西,他脸都绿了。好吧,也许身为鬼魂,脸本来就是绿的。只是这熊孩子塞给我一块钱硬币是什么情况!当自己是要饭的?我现在虽然分文没有,但是我不用吃不用喝不用睡连衣服都不用穿,完全不用钱!
  内心在疯狂吐槽的容时暂时忘记了,那孩子是怎么看到自己的,自己又是怎么拿到这一块钱硬币的。而且自己的高度明明应该比那孩子高那么多……
  只不过现实没有给他这个思考的机会,他听到有一个人从巷子里跑出来,就在他摔死的按个地方“啪唧”一声,按照他曾经摔过的姿势摔在了地上。紧跟着后面跟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踢了倒在地上的人一脚,见那个人不动,啐了一口。“晦气!”
  另一个人皱着眉头:“穷逼就算了,还他妈自己摔晕了,这他奶奶的要是被人看到,还得以为咱们动的手呢!”
  “那你还唧唧歪歪有鸟用!赶紧走人!二百块也能吃顿烧烤的,老子饿了!”
  看着两个一听说话就劫匪的男人离开,容时长出了一口气。其实在个地方,他见过至少不下六次类似的抢劫案,小偷小摸的更是数不胜数,可最惨的就是这位了,之前顶多也就是吓哭了跑掉或者是被揍一顿,这是直接自己摔昏迷啊,真是跟自己有一拼。不过看他摔这姿势……别不是跟自己一样直接翘辫子了吧?
  容时越想越担心,不自主地就想过去看看那个人的情况,他忘记了自己的魂体已经有将近一年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了,当他发现自己居然触摸到这个人的身体,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时,来不及做更多的惊讶,他瞬间就失去了意识。等到他再醒来,睁开眼之前,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浑身疼痛。
  浑身疼痛?!!!容时惊悚了!
  别看做鬼的时候他挺淡定,但真正拥有痛觉之后,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他身为一个鬼,居然有痛觉!
  可是……身为一个鬼,怎么会趴在地上?眼前为啥还有鞋子?自己明明是一只飘离地面至少一米七五的距离的鬼啊!
  “这种酒鬼别理他!你还看什么看啊,万一沾身上讹咱们咋办?快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周围的窃窃私语里显得特外刺耳。听起来自然不舒服。啥叫“讹”啊!自己这么正直的衰人,根本不需要讹人就能把人给坑了好吗!
  可是等他吐槽完这句,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趴在地上的,而且浑身疼不就是有实体的表现?于是他本能地把手放到自己眼前,然后张开嘴咬了一下。“啊!!”
  “天!这不是酒鬼是个神经病啊!还有自残倾向,快点儿走啊!别看了!还看?你走不走啊!”女人的声音再次想起,这一次比上一次感觉更不顺耳了。
  容时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抬头看向周围。果然已经为围了不少人了。而且自己还是在这个小巷口。根据声音判断,刚刚说那两句话的,应该是距离他最近的那一对男女的女人。“你别走,你别走……”容时觉得自己特别无聊,不过好像借尸还魂了的样子,一个人呆呆地看了一年风景,“活”过来逗比一下也无伤大雅吧!
  看到容时朝自己伸手,那女的吓的“啊!!”一声就跑开了,完全没管刚刚还要拉着走的男人。而那个男人仍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看着容时,表情满是好奇,可眉头却微微皱着。“你是谁?”
  容时现在脑子里一锅粥,因为他还在原地,所以他可以大概判断出自己是“借尸还魂”到那个倒霉蛋儿身上了。可是仍旧有太多东西想不明白了。就算他没打算彻底想明白,可也不能这么糊里糊涂不是。所以这个男人问自己是谁,容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自己是谁啊?容时?那肯定是,但又肯定不是。这一点他很清楚,自己都死了那么久了,估计骨灰都不知道撒哪儿去了。可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又不能说老子还魂在别人身上了,于是只能装糊涂。“我……我是谁……我是谁?”
  一个失忆症患者的扮演并不容易,何况容时还没演技。但好在周围没有人认识他,最关键的是不会有人想什么借尸还魂这么不科学的封建迷信,于是容时的失忆还不算太离谱。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刚刚怕碰瓷儿的人有不少都转身走了。别人碰瓷儿要钱,失忆的要是碰上了估计就要养了。
  不过很快就有人把附近派出所的民警给叫来了。警察看到容时,第一件事就是留意到他脸上的淤青,那明显不是摔倒可以造成的。紧跟着就是他身上被撕坏的衣服和胳膊上的几道刀伤,看起来不是太严重,血已经止住了,但袖子也被染透了。“你叫什么名字?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要演戏那就必须演圈套,容时呲牙咧嘴地:“我,我不记得名字,也不知道怎么受伤的。”
  一名民警皱了眉头。“我知道了。你别太担心。我们现在带你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再帮忙你联系家人。”
  要不咋说人民警察爱人民呢!容时现在充分体会到了民警对自己这个老百姓的关爱,于是他感激地点了头。“谢谢你们。我……我……”
  民警小王同志还以为容时有什么难处,立刻询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可以直说。”虽然钱这方面他们解决不了,但这句必须不能说出来。
  容时略微尴尬:“我腿麻了,起不来,您能扶我一下吗?”
  小王同志呼了口气,不是钱的问题就好。“当然可以,这是我应该做的。赵哥,您还是先回所里推辆自行车来吧。他看样子也走不到医院。”
  容时眼睛顿时瞪了老大。什么玩意儿?自己这样好歹也算是个伤病员,走着去医院?
  另外那位小赵同志的脸有点儿挂不住了。小王同志工作认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对辖区内的百姓都很好,但是千万别提钱。这位是他们所出了名的铁公鸡。可是再怎么样,当着这么多围观群众你说回所里借车也行啊,别说自行车啊!丢不起那个人!
  就在小赵同志风中凌乱的时候,刚刚那位怎么都没被女人拉走的男人走了过来。“我的车在边上,你们扶他过来吧。”
  
  第2章 倒霉别怪我
  
  好人呐!容时在心里赞许着。但当他看到那个男人的目光时,却有一种奇怪的被看穿的感觉。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他认识这个身体的原主?
  想到这一点,容时打了个了冷颤。好在上了车之后那个人专心开车,他多少放松了一些。
  “请问您么称呼?”小赵问开车的男人。
  男人回答:“成凌天。”
  “在哪儿高就啊?”小赵又问。
  成凌天也没觉得小赵话多,毕竟人家是民警,自己就算帮忙人家简单的打听一下也正常。“我是市局刑侦队的。”说着从衣服的内口袋里拿出了警员证递给小赵。
  一看是自己人,小赵就彻底放心了。毕竟这个什么都不记得的伤者一看就不是自己摔成这样的,也许就有抢劫啊仇杀之类的,他不得不留个心眼儿。“原来是刑侦队的!我就说么,你也是看出来这个人身上有事儿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