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食来运转 作者:弦(下)

字体:[ ]

 
  第81章 捡便宜了吧
  
  飞机到达青港市,容时一下飞机就打了个喷嚏。本以为青港市地处南方,冬天也是温暖的,可是真下了飞机容时才发现自己错了,这个地方别看预报说是最高气温二十度,可是真正站在外面还是蛮冷的。
  成凌天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容时身上。“让你多穿你非不听,冻到了吧。”
  容时揉了揉鼻子:“二十度我觉得已经不用穿那么多了啊。”
  胡一元凑过来:“小时啊。最高气温一天可能只有那么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是那个温度。而且你没有看最低气温只有十度吗?”
  容时天塌脸:“是这样的嘛!”都怪自己以前没有好好学习,现在居然这么丢人。连妖都比自己懂得多!
  成凌天哭笑不得:“好了。咱们打车去庄园,到了地方有好吃好喝等着呢。”
  说到好吃好喝,胡一元立刻把什么温度高低都给抛到了脑后。“我来之前都上网查过了。青港的柑橘和菠萝最好吃了。而且水牛肉也很出名。对了,这里好像有一家饭店做的陈皮牛肉特别好吃,小时咱们去吃吧!”
  容时现在对美食也是十分向往的,当然他更向往的是能学到怎么学到制作美食,不过吃必须是第一步。“好啊。成哥,你知道那个饭店在哪儿吗?不如咱们先去吃过了再去庄园吧。反正你也说那个事不着急,急也急不来。”
  成凌天见容时满眼渴望的看着自己,心里痒痒着,但很快就把已经跑偏到海沟里的思绪给找了回来。“我知道那饭店,老板我认识。走吧,打车过去,估计半个小时就到了。”
  容时边走边问:“认识能打折吗?”
  成凌天笑了:“不能打折,但能免单,还能打包带走。”
  容时眼睛闪亮着:“这么划算?交情一定很好吧!成哥你是不是全国各地都有朋友啊?”
  成凌天回答:“是啊。每一次都是帮别人解决大问题,解决完了自然认识了。不过能让我当朋友的人可不多。这个人是跟我有生意往来。这地方不是聊天的好场所,等晚上回庄园再说吧。”
  走到出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大喊“成凌天”,容时他们几个迅速抬头,看到三个人高举着“成凌天”的大牌子在外面等着。
  成总顿时一头黑线,觉得丢人至极。看成凌天的脸色,就知道已定是接他们的,胡一元非常开心的朝那三个举牌子的人挥了挥手,还大声回应:“我们在这里~!”
  伍铮扶额,赶紧把胡一元拉到自己身边。不过更多的,他觉得也是没必要说了。
  成总心塞得厉害,这蠢狐狸简直是够了。不过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想躲开也没什么机会,于是他拉着容时快不走了过去。然后压低声音:“这牌子赶紧扔了!”
  刚刚喊成凌天的年轻人一脸的笑意,根本没有被成凌天的黑脸打击到。“诶呀,这不是给你一个惊喜么。让表嫂看看你在咱们这儿多受欢迎。”
  成凌天嘴角抽搐:“我谢谢你啊!少跟我扯犊子!你开了几辆车来的?”
  年轻人回答:“当然是两辆啊。接四个人呢,一辆车我们还有仨怎么够。”
  成总点了点头:“很好。你带着他们俩走人,留一辆给我就行。”
  年轻人不乐意了:“表哥,你这样不厚道啊。我第一次二表嫂,你没介绍就算了,还赶我走?这完全不厚道我跟你说我这就打电话跟二姨告状!”
  成凌天一脸鄙视:“出息!这么大人了还就知道告状!你以为你还尿裤子呢?”
  年轻人则是一脸得瑟:“我还有青春年少,哪像二表哥你五岁就跟老头儿似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聊天内容也能明白年轻人和成凌天的关系了。
  等俩人矫情了一顿之后,这才给大家介绍。这个年轻人是成凌天母亲的妹妹的儿子,跟成凌天是亲表兄弟关系。名字叫舒文浩,今年二十六,已经结婚了,并且今年年初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包子。舒文浩目前在青港市帮忙打理成家的食品厂,不过主要是负责机械和电路维修工作,因为在成氏也有一些股份,所以在本地要比食品厂的厂长更有面子。人比较活泼,看起来就跟没长大一样。
  因为舒文浩听成凌天说要带容时去吃姚味居,就坚决不肯带人先回去了。为了给表弟和表嫂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伍铮拽着胡一元上了另外一辆车。本来胡一元还想听舒文浩讲话来着,他觉得这个人说话可以噎到老板特别给力。奈何毕竟还是老公更重要,于是小狐狸只能委屈地放弃了学习的好机会。
  姚味居是青港市一个小有名气的餐馆儿。餐馆儿上下两层,跟一些地方楼下是散台楼上是包间儿不一样,这里楼上楼下全是散台。厨房是属于半公开式的,吃饭的客人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厨师炒菜的样子。一进饭馆儿,就浓香扑鼻,容时和胡一元都非常不矜持地咽了下口水。
  饭店的老板刚刚接到了舒文浩的电话,这会儿已经在等着了。他们这儿都是跟橘园买的上好陈皮,所以跟成凌天的确有生意上的往来。“成老板,舒经理,好久不见了,二位可算是把我这小地儿给想起来了。快后屋请!”
  这后屋是老板姚金专门装修出来招待朋友的。所以跟外面完全不同,以成老板的身份,自然是要被让进去的。
  几个人落座之后,姚金亲自给众人倒了茶。“成老板,您可是有好几年没过来了。”
  成凌天点头:“嗯。两年多了。不过姚老板你这个买卖还是这么红火啊。”
  姚金笑着应道:“那还不是您给的好点子,没有您我这姚味居哪有今天。而且也多亏了您橘园的好陈皮,换了别人家的味道就不一样了。”
  成凌天笑了:“那倒是。橘园的陈皮是古法特殊炮制的,连我这个当老板的都不知道秘方。我跟你介绍。这是我爱人容时,这是我的两个助手。伍铮。胡一元。”
  听到成凌天这么大方的介绍自己的爱人时,姚金明显愣住了。不过也就是眨眼的时间他就回过味儿来。虽然心里诧异可这是别人家的事儿,以成凌天的身份,要怎么样不行呢。“那这可都是贵客。我这就让人去准备好菜。你们闲聊着。”
  成凌天点头:“姚老板,别忘了菠萝酒。”
  姚金笑道:“那肯定不能忘。这可是我们家的独一份儿!”
  其实菠萝酒不少见,就是用白酒浸泡菠萝而来的。本地盛产菠萝几乎家家都有泡一些菠萝酒。可是姚金这里的菠萝酒却跟别人家的不一样,主要不同的是酒是他家自己酿的,而且这菠萝酒他也不外卖,只有亲朋好友才有得喝。绵软的口感和香甜的味道让这种菠萝酒喝起来一点儿都不像酒,可那酒的后劲儿却是极大的。
  容时在地一口喝下菠萝酒的时候,眼睛就亮了。“这个好喝!跟菠萝汁还不一样,口感有点儿黏黏的,还有一点儿跟菠萝不一样的香味儿。我很喜欢!”
  姚金竖起大拇指:“弟妹真是好舌头,一般人都尝不出来的味道你一口就品出来了。也难怪跟成老板在一起,两口子的舌头都很厉害嘛。”
  容时略囧。这尼玛是什么称呼!可是他就不是按直接让人改口的性子,于是只能怨念地看着成凌天。
  成总一脸得意:“姚老板,你叫他想小时就行。我跟你说,我家小时也是烹饪的一把好手。舌头必须厉害啊。不然怎么做大厨。”
  姚金立刻就来了兴致:“小时是厨师啊?!能让你这么夸奖的人,那厨艺一定好得不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尝尝。”
  成凌天笑了:“有得是机会。这次我们要在这儿住到腊月二十五才走,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呢,过两天我们安顿好了,请你去橘园。”
  要紧举起酒杯:“那我可就随时等着吃美味大餐了!”
  容时突然觉得压力好大,虽然自己现在做一些家常便饭也不会让成凌天倒扣分数了,可是给一个开饭店的老板吃,那恐怕除了系统“磨练”过的几道菜之外都没什么拿得出手吧!大餐是什么鬼?自己根本没那个本事吧!
  于是等到吃饱喝足,坐着车离开姚味居赶奔橘园的路上,容时迷迷糊糊地靠在成凌天怀里嘟囔:“你怎么能瞎许愿。我怎么能是大厨呢,我怎么能做出美味大餐呢?我做的食物你都说不好吃。”
  舒文浩一听就笑了:“二表哥,你这样不对啊。你怎么能让二表嫂出丑呢?”
  成凌天瞪他:“把你脑袋转过去!看什么看!你知道什么?!你二表嫂的厨艺就是好!”说完之后,他立刻低头安抚容时:“你怎么能不行呢?咱不给他做山珍还有南北大菜。咱就炒点儿圆白菜,炒点儿大白菜,煮点儿白萝卜,再拌点儿土豆丝儿就行。再说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说你做的东西难吃了,你可不能冤枉我啊。”
  容时觉得成凌天说得有道理,于是点头:“对哦。好像是好久没说过了。不过都是白菜萝卜土豆,太素了。还是要做肉的。我会做鱼,我还会做蚌肉,我还能做牛筋!”
  舒文浩感慨:“一看二表嫂就是个老实厚道人。跟你这种jiān商完全不一样。请人吃饭还只给吃萝卜白菜,以前我没发现你这么抠啊!”
  成凌天冷哼了一声:“那说明你对我了解的不够充分。何况男人成家之后就要为老婆孩子过好日子着想。怎么能再大手大脚的。你这种思想要不得,为了弟妹和圆圆,我必须要提醒你。男人要对家庭有责任感!再说了,别想污蔑我。我还说了土豆呢。”
  “……”发觉成凌天性格的确有点儿变化的舒文浩十分诧异:“说正经的,你这是被什么给附体了吧?跟去年过年时比,你现在简直大变样啊!”
  成凌天白了他一眼:“你才大便样!”
  舒文浩有点儿懵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表哥会说自己变样了。正待他迷惑的时候。他家二表嫂突然笑了:“成哥你说的是个有味道的段子。哈哈哈哈哈哈~”
  成凌天也笑了:“看把你乐的。捡便宜了吧。”
  容时我在成凌天怀里点头:“嗯。我这么倒霉,第一次捡,捡便宜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舒文浩也反应过来成凌天的意思,立刻张牙舞爪的:“成凌天,我一定要跟二姨说,你现在品味恶俗的厉害!”
  成总点头:“嗯去吧奶娃娃。我看你儿子应该叫你弟弟才对。”
  容时插话:“差辈儿了成哥。不好。”
  成凌天赶紧哄:“是是是。不好。我不说了啊。乖,眯一会儿啊,很快就到了。”
  舒文浩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这个二表嫂到底是真喝多了还是在装喝多了耍自己,为什么每一刀都补得神乎其神!联合起来欺负媳妇儿不在身边的表弟,这是多么让人发指的一件事啊!
  
  第82章 是来‘治病’的
  
  容时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坐起来,发现再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扭头没有发现成凌天,他有点儿慌。对于一个最近才有过几次外出经验的他来说,一个陌生环境足以让他产生不安的感觉。
  这时候房门被打开,成凌天从外面进来了。“这么早就醒了?头还晕不晕?”说着,他走到床边,把手放到容时的头。
  容时拉住成凌天的腕子:“成哥,这是哪儿啊?”
  成凌天笑了:“橘园啊。我的房间。虽然小了一点儿,但布置得还挺温馨的吧?”
  容时揉了揉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的确不是大,只有衣柜电脑桌一个书柜和一张床两个小沙发一个茶几。把本来就不太大的房间装得挺满。不过比起之前在正荣市租的房子,他更喜欢这个房间。小小的,让他有安全感。“这里真挺好。我很喜欢。”
  “我知道你喜欢大房子,但是不喜欢空空的感觉,卧室喜欢小一些的有安全感。”成凌天笑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