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权倾天下+番外 作者:叶默凉

字体:[ ]

 
  第一章.魂兮归来
 
  又是一年春。
  慕容衡走在王府的花园之中,满园春色令他不甚陶醉,他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娇艳的花瓣,方觉一切都是真的。
  他真的重生了……
  还记得上一世,王府的花朵开的也是如此艳丽,他却没有过多欣赏,便与世长辞,记得自己上一世的愚昧与糊涂,因而更庆幸上天让他重新来过。
  脚步在此时顿住,慕容衡抬头望了望远处王府镶金的牌匾,与来来去去的小厮,脑中霎时陷入回忆……
  时间倒回到第三十五年冬,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日,慕容衡与众多兄弟在皇宫之中小聚,他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着其他人面露笑意,侃侃而谈。
  “三弟,皇兄敬你一杯!”正在这时,耳边响起太子慕容成带笑的声音,他抬眸看去,只见他端着杯子,眼睛直视自己,慕容衡轻咳一声,端起杯子回敬。
  杯中的酒液有些辣,与寻常的味道并没有任何区别,但在他仰头喝下的那一刹那,慕容成的嘴边扬起了小小的弧度,稍纵即逝。
  一个时辰之后,慕容衡脚步微晃地往府中走去,到了自家府门前,他扶着车门下车,还未进入屋中,便听到宫中有人来,要宣旨。
  慕容衡甩了甩头,走到庭院之中,矮身跪下,耳边传来宫人尖利的声音,他眸色一变,脸色不明所以。
  外族入侵,父皇为何独独派他前去抗敌?
  带着疑惑,慕容衡接下圣旨,回屋稍作整理,翌日便前往边关。到了军营之中,他火速与几名信任的手下展开商议,讨论如何抗敌。
  直到夜半三更,众人才商议完毕,慕容衡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帐中,倒头便睡了过去,因此也没有看到几名手下异样的笑容。
  几日后,敌军再度来袭,慕容衡连忙召集将士,穿上盔甲,走到战马前一跃而上,他直视着飘扬的旗帜,大喝一声,策马往前而去。
  到了战场之上,慕容衡使尽全力砍杀身旁的敌军,但是渐渐地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身体开始失去力气,拿在手中的剑,竟越来越沉。
  正当他出神之时,一把刀朝他狠狠砍来,他闪身躲开,却避不过下一波攻势,手臂上霎时被拉开一个大口,鲜血飞溅而出。
  来不及包扎受伤的手臂,慕容衡拿起剑继续厮杀着,却渐渐发现,身边的敌军越来越少,他面色一变,意识到是中了敌军的计。
  “快!撤退!”随着声音的呼出,地面开始坍塌,火光冲天,原来是敌军在地底埋了火雷,此时一经点燃,威力惊人。数不尽的士兵被炸得粉身碎骨,连撤退也来不及。
  慕容衡眼看着众多兄弟被炸死,眼眶红的几乎快要滴出血来,他死死地握着拳头,咬紧牙关带着几人逃出生天,回头见战场上浓烟滚滚,满地都是人的尸首,鲜血汇聚起来,如同河流一般。
  数万将士,几乎全军覆没……
  就在他心念皆死之际,忽然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原来是太子带着几万将士前来救援,暗灰的眸中顿时亮起了一抹光,他带着仅剩的士兵们,加入太子的阵营,将敌军杀的片甲不留。
  一场战役,以几万士兵牺牲的代价,最终取得了胜利。
  扔下手中的剑,慕容衡眼看着太子一步步走近,接着他便被按在了地上,不得动弹,他皱起眉头,疑惑道:“大皇兄这是何意?”
  慕容成没有当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冷地瞟了他几眼,接着冷声道:“带走!”
  慕容衡被押着往前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回头,想要和太子说话,奈何对方不理会他,直至到了宫中,他被押到父皇面前,他才得知,他的皇兄慕容成,竟状告他投敌叛国,害死数万弟兄!
  “慕容衡,朕真是对你失望至极!你果然和你娘一样,是个十足的废物!”皇帝瞪着眼睛,气的胡须直抖,他抬手命人押他下去,关押起来。
  靠坐在角落里,慕容衡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迫不及待地要出去找太子质问,为何要状告他投敌叛国。
  慕容衡缓缓站起身,废了不少力气才将手脚上的锁链打开,接着他趁着有人来送饭之际,一拳将那人打晕,又扮作那人,偷偷逃了出去。
  一边跑,慕容衡一边注意着周围的人,生怕自己被发现,忽然几声交谈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他连忙寻了处地方躲起来。
  “果然是大皇兄所做,不过那慕容衡也是蠢,竟连被下了毒也不知道。”这声音慕容衡很是熟悉,是五皇弟慕容冲,他瞪大眼睛屏息听着,胸中早已泛起滔滔怒火。
  他忽的想到在战场上时,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气,甚至连剑都提不起来,他还以为是用力过度,却没想是被下了毒,还是被他的皇兄!
  然而接下来他们说的话,更令他大吃一惊。
  “还好五皇子殿下聪明,暗中收买了他的手下,不然胜利也不会来的如此之快。”这明显是宫人的声音,却道出了最残酷的事实。
  “原来那所谓的铁戟军也不过如此,还不够本王杀呢。”慕容冲哈哈大笑起来,却不知有一人在暗处盯着他们,目眦尽裂。
  竟然连铁戟军也……
  慕容衡死死地握着拳头,他想到那些兄弟灿烂的笑脸,心中便更是怒火,他信任的手下,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们,竟如此害他,不仅害死了他的弟兄,还害得他如今被关押,被父皇冤枉,背负重重骂名。
  层层怒意在胸中滋生,慕容衡不想再听更多,他从暗处冲了出来,大吼道:“慕容冲!枉我当你是兄弟,你竟如此恶毒,纳命来!”说完,他举起手中的匕首朝他刺去,却见慕容冲面上没有丝毫慌乱之意,嘴角笑容十分悠然自得,仿佛正在被刺杀的不是他一般。
  但很快慕容衡便明白了,身体忽然还是使不上力气,如同那日在战场上一般,他用力挥出手中的匕首,还未碰到慕容冲,腿上便是一软,随即重重地倒在地上。
  身体被几人按住,慕容衡愤然看着慕容冲走近,在自己面前蹲下,他冷冷地盯着他,口中溢出一声冷哼。
  “慕容衡,就凭你,也配杀我?”沉默半晌,慕容冲轻轻开口,冷笑连连,他目光中不带一丝温度,如同雪一般冰冷。
  慕容衡躺在地上,拼尽浑身力气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他用力啐了一口,冷笑着道:“我知道了,你定是觊觎那至尊之位,可是你忘了吗?除了我,还有大皇兄在,他怎肯轻易把位置让给你?”
  相反的是,慕容冲听了这话并没有生气,而是站起身大笑起来,道:“这便不需要你担心了,储君这位置,只能是我慕容冲的,任何妄图挡路者,都得死!”说完他转身离去。
  慕容衡被押在地上,远远地听到慕容冲冷如冰雪的一个字,接着便有几人走到他的面前,举起手中的剑狠狠朝他刺来,噗嗤一声,鲜血迸出,剧烈的疼痛在胸口炸开,慕容衡却被捂着嘴,连痛吟也发不出。
  紧接着,又一剑刺入他的胸膛之中,浑身上下顿时鲜血淋漓,慕容衡的口中呛出血沫,他想不到慕容冲竟敢在这里便要了他的命!
  不知身上被刺了几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慕容衡半睁着眼,看到又一人走到他的面前,举起手中的剑,接着他的脸便被划得血肉模糊,看不出原形。
  咳了几声,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嘴角滑下,慕容衡昏死过去,再次醒来已不知是何时,他费力地转头望了望周围,才发现竟是身在乱葬岗之中。
  应当是他们以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把他扔到了此处吧,以他现在这副模样,也没有人会认得出他。忽然,不远处有声音发出,慕容衡连忙闭上眼睛装死。
  “哼,死了好,免得和我争。”来者的声音慕容衡不能更熟悉,竟是一直以来都十分唯唯诺诺的四皇弟慕容宇,而他现在的声音却是如此冰冷,慕容衡悄悄眯起眼睛,不出所料看到了慕容宇恶毒的嘴脸,他心中一惊,闭上眼睛,待到慕容宇离开才缓缓睁开眼睛。
  没想到四皇弟也参与其中……慕容衡心中哀叹连连,在原地躺了一会儿,使尽所有力气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不知名的地方走去。
  天光渐渐亮起,慕容衡才发觉自己是来到了一条小巷中,耳边能够听到集市上喧闹的声音,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眯起眼睛,他望着小巷中几寸的天,心如死灰,莫非自己就要死在这里,眼看着他们的阴谋得逞?
  不,他还不想死……
  正想着的时候,好像有人经过他的身边,停住了脚步,接着他看到一人蹲下身,伸手握住自己的手腕,探了探脉,又柔声问道:“这位兄弟,你还能坚持吗?我马上带你寻大夫。”慕容衡闻言眨了眨眼,想要看清这人的面容,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
  话音刚落,这人便找来了几人,他的身子被抬起,到了一处医馆之中,迷糊之间,慕容衡好像看到那人的腰间挂着一块玉佩,上面的字有些看不清楚,他拼命睁大眼睛想要去看,眼前却越来越模糊。
  那人带他到医馆之后,连忙让大夫来帮他看诊,得知救不活之后,那人露出了惋惜的表情,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慕容衡这才看清他腰间的玉佩,上面写着二字:晚亭。
  这应当是他的字吧?慕容衡眼前愈发模糊起来,他大抵是大限将至了,这么想着他心中难过非常,却又不失感动,在自己这落魄之际,经历了兄弟的算计与手下的背叛,却还有人能够如此对待他,这怎能叫他不感叹!
  模糊的影子开始变成了白光,慕容衡彻底看不清楚东西,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原处,身上力气渐渐流失,温度也随之而去,他眨了眨眼,眼皮变得愈发沉重,直至再也无法睁开。
  身子猛地一颤,慕容衡从回忆中惊醒过来,他的身上满是冷汗,甚至濡湿了鬓发,他深吸一口气,眸色深邃。
  还好老天让他重活一世,过往的错误都还来得及拯救,他不会再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救了他的那人,他会尽力寻找,报答恩情,这一世,他为自己而活,并要狠狠地报仇,任何挡路者,都得死!
 
  第二章.陌路相逢
 
  不觉中慕容衡来到了小桥流水之处,他停住脚步站在桥上,耳边倾听着潺潺的流水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回想起上一世的人来。
  既然决定要报仇,那么必定要寻些可以信任的心腹来,铁戟军自是不必说,他们忠心耿耿,只不过这一世的这时候,铁戟军尚未被收服,能够信任的,也就只有王府中那几名侍卫罢了。
  犹记得上一世之时,在他被派往边关抵御敌人之时,几名侍卫毫不犹豫地追随在他的身后,到了边关之后,和他一同上阵抗敌,最终为了掩护他,惨死在敌军的埋伏中,尸骨无存。
  思及至此,慕容衡仰头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但他知道他的侍卫就分布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忠心地保护着他。
  重活这一世,他自是不能白活,这些用自己的性命保护他的人,他倍加珍惜,而那些背叛他的那两名手下,一个也别想活。
  慕容衡暗自握紧拳头,眼神有意无意地瞟过不远处的两人,嘴角渐渐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殿下,有宫人找。”正在此时,一名侍卫从外头小跑着进来,他带着慕容衡来到庭院之中,只见一名宫人,身后跟着几人,笑眯眯地站在那里,见他来了,便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慕容衡瞧着那宫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他认识这人,是父皇身边的红人,一张巧嘴能言善辩,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可惜不是什么好人,无法利用。这么想着,他连忙换上另一副姿态,干笑着看着那宫人,看起来懦弱不已。
  听完宫人所言,慕容衡这才得知是父皇宣他入宫,记得上一世每一次去见父皇,都没有什么好事,这一次定也不例外。就因为他不是他名正言顺的儿子,所以对崇德帝而言,他慕容衡是可有可无的存在,高兴的时候不计较他的过失,若是不高兴了,定将气出在他的身上,将他骂的狗血淋头,这样的事,小时候经历的还少吗?
  他慕容衡不是崇德帝喜爱的儿子,便是因为他娘不是什么来历高贵的妃嫔,而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宫女,只因那一晚崇德帝的酒醉,酿造了他娘一辈子的悲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