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史前求生 作者:哈噜

字体:[ ]

 
 
 
  ☆、穿越蛮荒
 
  重新换上了一片新的荷叶搭在头上,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余泽扫视了一下周围,已经连续好几天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一只猎物一样被人注视着,他觉得那东西是野兽还是食肉的那种,只是让他郁闷的是盯着自己这么多天他怎么还不出现?
  刚开始余泽还会拿着自己削好的矛准备跟它拼了,只是一直也没见这东西有什么动静,余泽慢慢的放下了警惕,他现在的心思完全放在了怎么去把自己的住处解决掉。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第10天了,从最初的绝望到慢慢接受现实,到现在开始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余泽觉得自己没有崩贵,已经算是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强大了。
  感觉到那视线已经离开,余泽渐渐加快自己手中的动作,踩着自己用毛竹做的梯子,小心的把兜在木箱子里加了石块的粘土,倒在用两块长木板做的槽子里,以便凝固成型。
  现在这土房子已经有近一米七的样子,越是最后他越是觉得兴奋恨不得马上就住进去,他已经受够了露宿在野外动不动就淋雨,甚至差点被大水冲走的感觉。
  余泽觉得自己今天很有可能直接把这房子盖好了,只是加上顶会困难一点,他必须把毛竹劈开然后把中间的竹节去掉,这里的毛竹够粗,就不知道这竹子被太阳暴晒之后会不会裂开了。
  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余泽才把最后一根艰难的搭在屋顶的框架上,因为没有钉子什么的他只有在墙壁顶端留下几个放房梁的洞。
  明天就可以盖瓦了,余泽一边就着火光一边用军刀小心的把竹节一点点的削掉,屋檐被他用粘土加木板做成了L行,希望这样可以解决的固定和排水的问题。
  这土房子大概30个平方,不算大,而且连隔间都没有,但真的是费了余泽不小的力气,现在他每天晚上都会在没搭好的房子里点上火堆,一边驱寒防止野兽袭击一边为自己的新住处去潮。
  这里的夜晚露水很重,哪怕是炎热的夏天,余泽几乎每天凌晨都会被冷醒,虽然他已经准备了剥几个羊皮,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是受不了那股子膻味,只不过因为每天都过的太累了,所以就算是环境再差他还是能很快的进入梦乡,梦里的生活可比这好多了。
  想想自己一个手术室工作的男护士,虽然对自己的工作没有报太大的期望,但总比在这好多了。
  第二天余泽照样是被冷醒的,但除了这个之外他居然发现自己的正前方放着一个血淋淋的,动物的大腿?
  “难道是有人放在这的?”余泽的这个想法一出现他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围着湖泊的周围开始寻找这人“喂~有人么?听到了吱一声!”
  当余泽再次回到那条腿的旁边时,余泽已经打算放弃这么叫喊了,既然这个人没出现估计也是走远了,只是他有点想不通,既然在这种地方遇见了同类,怎么就不打个招呼再走呢?
  或者根本就不是人?就像是一个喜欢跟人类一起生活的狗一样,觉得自己这个人类像是可以友好相处的?余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乐了,说不定真的是这样呢。
  看着这么大的一条腿,应该是牛腿了,那蹄子看着应该错不了,想象自己可是最喜欢吃牛肉的了,只是现在连续的吃了十几天没味道的烤肉,他真的是提不起食欲,虽然自己手中还有几袋省下来的方便面佐料,这也是为了庆祝自己把房子盖好了之后,才能用一点点来増味的。
  余泽把牛腿上的肉片的很薄,然后烤熟就直接吃了,反正来这之后吃东西就只是简单的生理需求了。
  吃完牛肉,他把剩下的牛腿挂在了湖边的一个歪脖子树上,刚开始他这么做的时候还怕会把食肉动物引过来,最后证明是他想多了,不过他真是好奇明明自己刚来的时候碰到了不少庞然大物,自己还差点成为蟒蛇的盘中餐,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湖边来的尽是些食草动物就算这样这些动物也不敢离自己的土房子太近。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余泽也乐得自在。
  小心的把梯子架在墙上,其他刨好的竹子靠在墙边,余泽坐在房梁上小心翼翼的开始把竹子架在上面,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激动,激动的让他直接忽略了那种热忱的眼神。
  就着有些颤抖的手把最后的一根半边的毛竹架好余泽差点激动的从梯子上掉下来,他有家了,而且是自己做出来的,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爬下梯子余泽摸着已经凝固的很结实的土墙,鼻子都开始发算了,要知道刚莫名其妙的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来到这个地方的那天自己好几次差点死掉。
  余泽围着房子转了几圈越看越满意,到了房子里面,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地上还有些凹凸不平,家里除了自己的来的时候带着的那个背包其他什么都没有,余泽的干劲又出来了,利索的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现在他需要一张床。
  他早就想过了直接用粘土继续垒出一张床,里面留成空心的冬天的时候可以直接在下面放点碳,就跟炕差不多,不过这也只是余泽自己想的而已,作为一个南方人,除了电视上他压根就没见过炕。
  不过这并没让余泽放弃动手的念头,反正他什么东没有,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粘土就直接从隔壁的小山丘上挖来的,他还顺便就着挖土的机会直接做了几个陷阱,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倒霉的动物掉进起成为自己的盘中餐。
  不过因为吃不完他直接用树藤圈养了两只羊,和一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动物个头不大,样子有点像猪,但是却长了对犄角,这应该是这地方特有的物种了。本来能养更多的只是没有什么经验和工具,逃跑了四只,剩下的都是断了腿的。
  余泽给这三只粮食拔了几堆草,刚开始这三个家伙还绝食抗议饿了几天之后总算是老实了,但还是时不时的折腾一下。
  看着剩下的竹子想着干脆再做一个类似卷帘的门然后再做一个小的挂在窗户上,把毛竹分成拇指那么宽,然后再比着门的宽度和长度,在每个竹片的两端打上一个眼,最后用树藤一个连一个接起来,做好之后直接挂在门框上,剩下的那个小的挂在窗户上。
  白天自己在家的时候,可以直接用树藤把他们直接捆起来吊在那,用着也方便,这地方应该不用担心有人来偷东西吧,不过要真的来个小偷倒是好了,至少让他知道还有同类的存在。
  当余泽把这些东西弄好的时候又是一天结束了,带着自己的衣服去了湖边,开始洗澡,余泽看了眼四周他现在今天这那野兽居然没有偷窥自己,这让余泽倒是有点好奇它去哪了。
  洗完澡把换洗的衣服挂在屋子前的树枝上,就算他天天都在换洗衣服,但由于没有洗衣粉或者肥皂什么的,这些衣服上没洗掉的汗渍都有些发黄了。
  余泽去逛了一圈陷阱从里面捡上来一只野兔,把皮毛去了之后从湖边摘了一片荷叶,用方便面的佐料小心的涂在兔肉上,就像是做叫花鸡一样用土包好在地上挖了个坑然后埋起来直接在上面生火,他实在是吃够了那些没味道的烤出来的吃的。
  看来明天自己必须到处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野山椒野蒜什么的。其实最缺的就是盐了,这几天都没吃盐自己很多时候都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浑身没力气,虽然自己包里还有几颗糖,但却舍不得吃。
  因为不知道要烧多长时间兔肉才会熟,为了以防万一他特意等了一个半小时才把兔子挖出来。
  刚用石头把这外面的土砸开就闻到了久违的香味,虽然只是一点方便面的佐料,但是却让余泽忍不住直吞口水,看来今天晚上自己能好好的吃一餐了,看着有些泛黄还冒着油水的兔肉,余泽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兔肉原本就很嫩很细腻,再加上荷叶的清香,就算是最平常的方便面佐料现在对余泽来说也是一顿大餐了。
  余泽这次直接吃了一整只兔子,摸着有些突起的兔子打了个饱嗝,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吃的最饱的一次因为吃的太开心了他不得不再次去洗个澡。
  这是他来这个世界的第15天,本来还想感叹一番的,但是很快他的脑袋里开始自动的想着以后的事,他的家里还需要什么,他明天要做些什么,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他就去湖边洗脸顺便直接用手就开始洗自己的牙,这里的空气好的很,新鲜中还夹杂着青草的味道,刚准备洗完脸就去弄点吃的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野兽的咆哮声,这让原本放下警惕的余泽赶紧跑到家里拿出一个木棒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只是又过了很久,咆哮声没再出现了,虽然他有些害怕,但是没办法日子还要过他必须出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用的上的东西。把军刀别在腰上,两手握着自己做的矛,向森林深处走去。
  只是刚走了几步,他就发现自己似乎看见了一个大概三四米长得野兽倒在地上,余泽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物,但是他很自觉的放慢了脚步打算一点一点的离开这里。
  希望不要被发现,转过身后他隐隐约约的听到似乎有人的□□声?余泽有些不相信的杵在了原地,想要继续听清楚一点。
  再次转过睡觉身去,余泽发现刚刚自己看见了那只庞然大物似乎不见了?余泽眯了眯眼睛希望可以看清楚一点,好像是真的没了?这么短的时间它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的离开,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余泽一边想着一边往那边慢慢的走去,越来越近了,当余泽拨开那些半人高的草之后,他看见了这十几天以来第一个同类!
  “人啊!“余泽很快的把自己的武器丢在了一边,然后开始打量这个人,应该是比自己来的时间长一点,这人的打扮跟个野人差不多,□□着上半身,下半身也就围了个动物皮做的裙子,而这裙子被掀开了,然后他的关键部位赤晃晃的出现在余泽的眼前。
  果然连这东西也像个野人。
  这人大概有一米九几躺在地上好大的一堆,不过最让余泽担心的倒是他身上的那些纵横交错的伤口,很明显已经感染了,伤口周围有些红肿有的地方甚至冒出白色的浓状液体。里面甚至可以看见白色的小虫子。就算余泽刚从医院实习回来但是看见人的伤口还是觉得有些范恶心。
  摸了摸这人的呼吸,还好是活的。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怕坑了大家坑了自己所以全文已经存稿过一半了,大家一般什么时间看文呢?我好设定存稿箱时间啊!
 
  ☆、穿越蛮荒
 
  小心翼翼的把这人扶起来,踉跄了两步才算站稳,看来今天的任务算是泡汤了。
  把这人拖回自己的家里放在地上,他开始闭上眼睛想着自己的急救箱,很快余泽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白色急救箱,打开急救箱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物,和一些输液器针筒,这东西是自己在医院隔壁的医疗用品专卖店买的。
  店主是以前的同事所以优惠了点,至于输液器针筒什么的,全都是这急救箱里突然出现的,包括那些消炎药,只是用过之后会消失,等到一定的时间就会自动出现就跟打游戏中的技能冷却一样。
  当时自己来到这个鬼地方半天没发现这东西,还以为是自己弄丢了呢,之后因为淋了一晚上的雨,自己发烧到昏倒迷迷糊糊的想着急救箱要是还在就好了,于是这东西就再次出现了,只是当那包阿司匹林被自己拿出来之后急救箱又再次消失。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随身空间?
  虽然跟小说中的随身空间相比好像差很多,但是对于余泽来说这简直是开挂的存在。
  拿出一瓶双氧水一瓶碘伏,一包棉签,余泽开始帮这人清创,余泽虽说是个护士,但是他可是没把握救回这么一个重伤的人。
  余泽先用绷带把这个人好好的擦洗了一遍,再用双氧水洗一遍然后用碘伏消毒,因为没有无菌手套他只能用碘伏把自己的两只手都消了毒然后用无菌的针线小心的缝合伤口,其实这种事实医生做的,他也没什么机会学这个,但是上学的时候老师教过外科打结,但也只是打结而已,所以在缝合的过程中余泽手抖的像个筛子,伤口也是缝的歪歪扭扭的像个蚂蝗。
  到了最后那道最大的伤口,余泽用已经在火上烧过的军刀小心的把腐烂的肉慢慢的切掉,并且仔细的把里面的那些蛆挑出来,直到看见鲜红的肉,他才慢慢的一层一层的缝合伤口,在这个过程中,这人也只是稍微的动了几下。
  一切都搞定了之后余泽才松了一口气,收拾好东西拿出一只消炎药给这人做了个皮试。
  仔细的打量这个人发现洗干净之后这人长的还不错轮廓很古铜色的皮肤,虽然上面布满了伤痕但看起来还是很养眼,特别是那八块肌肉简直让余泽有些嫉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