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何谓逆袭 作者:姑苏剪剪

字体:[ ]

 
 
    
    第1章 有匪君子
    
    马车刚行进雪域天就放晴了,稀稀疏疏的雪花从九天飘落,摇摇曳曳落在车顶上,被刺眼的阳光一照散出团团白光来,晃的人睁不开眼。
    “公子,天气这般好,谷中的花怕是全开了。”
    坐在车前的小童冲着车厢道了一声,稚嫩的面孔上荡漾出一团纯稚的笑容,不多时,车厢中传出一声轻轻的应答,算是回应了他的话。
    知晓自家公子清冷的性格,有这一句回应已属难得,小童也不失望,高兴的继续说道:“这雪域难得放晴,没想到公子一回来就有了,难道连老天也欢喜公子么?”
    “只是巧合罢了,你倒是会奉承我。”
    车厢中的男子再次开了口,干净的声音像是冰下的清泉,缓缓淌进人的心底,带着些微凉意。若是在炎炎夏日,就算只是听这人说话也该是一种享受了。
    闻言,小童骚了骚头,也不见尴尬。
    “嘻嘻,公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次,那车厢中的男子倒是没再说什么,小童晃着脑袋又自顾自的说开了,说到兴处还会傻笑几声,安静的雪山之中于是有了一点生气。
    洛明昙靠在车厢内的软榻上,墨发垂肩,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狐裘,披风下露出青色的衣料,手中握着一卷书,正时不时翻阅一下。
    鼻尖缭绕着香炉升起的淡淡香味,耳畔回荡着少年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久之,竟然感觉到一丝倦意。
    正在这时,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洛明昙手中的书卷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惊扰了主人的困意。
    “公子,雪地中有个人。” 看那人周围晕染开的一大片鲜红血迹,其实小童是想说有一具尸体的。
    雪域之中长年飘雪,气候寒冷,这人也不知在这里躺了多久,加之流了那般多的血,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
    洛明昙撩开车帘,瞥了一眼远处的大片血色皱了皱眉。
    “慕北,去看看。”
    赶车的男子听到洛明昙的吩咐,应了一声就跃下车朝着那处血色走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抱了一个六七岁的少年。
    这少年比洛明昙的童子慕南还小,全身布满狰狞的伤口,探其弱不可察的脉搏,怕是已经在雪地中躺了几个时辰了,能活到现在实属难得,慕南一发现人还活着就动了恻隐之心。
    “公子,不如我们将他带回仙谷吧。”
    慕南说完,就乞求的望着车厢,洛明昙还没说话,那一直沉默的慕北却开了口。
    “不行,仙谷向来不允许外人进入。”
    闻言,慕南瞪了慕北一眼,似是没想到率先反对的会是自家大哥。
    “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他还是一个孩子,死了多可怜啊。”
    “这是仙谷千年来的规矩,难道你想公子破坏规矩吗?”
    “规矩是死的,人还是活的呢,而且只是救一个孩子算什么破坏规矩嘛。”
    “这人来历不明,又是恰好出现在我们回谷路上,保不准是那些门派利用公子善心派来的jiān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何况公子的身体……该更加小心才是。”
    “一个孩子能对仙谷做什么?”
    慕南瞥了瞥嘴,小声嘀咕一句,觉得自家大哥有些杞人忧天了。
    仙谷传承千年,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底蕴深厚,那是别人轻易奈何得了的。
    “不行”慕北冷着一张脸,态度坚决。
    慕南心性简单,被慕北这么一刺激倔劲也上来了,但他知道自家大哥的脾气,凡事只要牵扯到公子就固执的要死,所以慕南只得期待的看着洛明昙。
    “好了慕北,将那孩子抱上来吧,治好伤后再送他出谷便是。”洛明昙捡起地上的书卷,随手搁置在一边,对于救人一事并不在意。
    主子既然都发话了,慕北也不好再说什么,抱着人躬身进了车厢。洛明昙的马车布置的精细,内部空间也大,就是多坐几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慕北将人安置在了另一边的软座上,恭敬的朝洛明昙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继续驾车,换慕南进来给人处理伤口。
    慕南年纪不大,医术却是不差,除了师从大名鼎鼎的百药子外,其自身的天赋也是极好,再过几年,混个神医的名头当当绝对不成问题,洛明昙有意培养他,这次出谷才特地捎带上的。
    车厢内燃着火炉,将空气都烘烤的温热起来,僵硬的躯体回暖,睡梦中的少年渐渐舒缓了眉头。
    一个时辰后,慕南终于将少年身上的伤口尽数包扎妥当,因为长时间的高度集中注意力,小脸热的红扑扑的,额头上也浸出一层薄汗。
    “还好没有伤到要害,否则怕是等不及我们救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感叹一声后,慕南就迫不及待的钻出了马车吹风,没有看到洛明昙若有所思的眼神。
    洛明昙扫了一眼少年被缠满布带的身体,最终将目光落在少年脸上,因着年纪尚小,容貌未张开,看见的人只觉得雨雪可爱,但是从这雏形,便可以窥见日后的俊美不凡来。
    不管是有意还是偶然,这少年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日后成就想必不会低了,当然麻烦也不会少。
    仙谷一直与世无争,洛明昙本身也是性子淡薄的,在他执掌期间不希望仙谷卷入什么纷争,所以这孩子还是尽快送走的好。
    想罢,洛明昙就收回心神,闭目养神起来。
    到仙谷还有半月路程,但是那少年在第七日就醒了。
    “水…水……”
    微弱的声音从少年的口中传出,洛明昙放下手中的棋子,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送到少年嘴边。少年许是渴的很了,抓着洛明昙的手就开始吞咽杯中的水。
    陌生人的碰触让洛明昙皱了皱眉,不过他倒是没有立刻甩开少年,任由对方喝完才松开手,再次坐回棋局旁边,一个人下着双方的棋,想必这几日他就是借此打发时间的。
    伤口已经包扎过了,又休息了这般久,少年的意识也清醒过来,这时他才有机会打量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不妥后将目光落到洛明昙身上。
    百岸深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男子那只执棋的手,修长素白,在黑玉棋子的衬托下越发晶莹无暇,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想起方才朦胧间抓着对方的手,从指腹传来的滑腻触感比羊脂白玉更胜,让人爱不释手,百岸深忽然觉得,这么一双手长在男人身上有些暴殄天物了。
    丢开心中无用的思绪,再抬头时,百岸深的脸上已经浮现一抹灿烂的笑意,似乎刚才那一瞬间的兴味是错觉。
    “百岸深见过公子,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闻言,洛明昙执棋的手顿了顿。
    百岸深……好奇怪的名字啊,洛明昙回忆了一下,江湖中并没有姓百的人家,就算是神医百药子真名也不姓百啊。
    “嗯” 洛明昙应了一声便继续下棋,连百岸深为何受伤出现在雪域都没问,很快就会送走的人,他不需要问太多。
    “若是没有公子搭救,我怕是早就魂归地府了。”
    “……”洛明昙并不说话,也不知听见没有,车厢中响起棋子落盘的声音。
    “若是公子不介意,能否告知我姓名,日后也好报答一二。”
    “无妨。”
    看出百岸深还想再说,洛明昙头也不抬又补充了一句。
    “你是慕北救的,伤也是慕南治的,与我无关。”
    百岸深神情一滞,不过他毕竟非常人,很快便恢复如常。
    “那也是经过公子同意的。”
    闻言,洛明昙终于愿意将目光落在百岸深身上了,少年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眼中满是期盼和真诚,让人很难升起防备之心。
    但是洛明昙却感觉到了一种违和感,少年身上的气质太成熟了,醒来之后出现在陌生的环境也不见惊慌,反而进退有度,在不失礼的情况下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一点不像是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稳重。
    洛明昙深深的看了百岸深一眼,那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神让百岸深心底一凛,对于洛明昙的忌惮更甚,既然是最难的任务,他早该料到不简单的。
    就在百岸深以为洛明昙不会回答,甚至会因为怀疑杀了自己时,洛明昙开了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
    “洛明昙” 随后,洛明昙就再次垂下头下棋,再没有将目光分给百岸深分毫。
    明明起了疑还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百岸深怔愣几秒之后突然无声的笑了,轻视和无视一字之差,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前者多数死在了他手上,后者却是只有洛明昙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了,希望新老读者多多支持。
    
    第2章 此谷名仙
    
    “哎呀,你竟然醒了,我以为还要等两天呢。” 慕南撩起车帘就外面走进来,打断百岸深的继续探寻,身上的冷气让车厢内的温度都降下一些。
    慕北的责怪声从车厢外传来,慕南忙不矢拍落身上的雪花,完了还不忘对着车外做一个鬼脸,这孩子气的举动看的百岸深神情怔愣。
    不过见识过洛明昙的敏锐后,百岸深可不相信他身边的人会是真正的毫无城府。这少年可是在洛明昙沉默之后才进来的啊,之前的话也不知听了多少。
    “这位想必就是为我治伤的慕南哥哥,谢谢你。” 百岸深心中千绕万绕,面上却是一脸感激。
    听到这讨喜的少年叫自己哥哥,慕南心里对百岸深更加喜欢了,因为年纪小,他在谷中也没什么朋友,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一个年纪相仿的,很容易就起了亲近的心思。
    “我叫慕南,外面的是我哥叫慕北,饿了吗?这里有香酥,可好吃了。”
    慕南从车厢的格子中取出油纸包的酥饼,白色的饼皮撒上金黄的芝麻,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增。
    “多谢慕南哥哥。” 百岸深拿起一只饼子却没有送到嘴边,反而看向了一边仿佛自成一方世界的洛明昙。
    慕南明白他的意思,心里又满意了几分。
    “你吃吧,公子不喜欢吃这个。”
    “嗯” 百岸深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不吃不喝这么几日,肚子中全是药水,他也饿的很了,迅速但不失礼的吃起来。
    因为第一次进食不宜吃太多,百岸深吃了一些就作罢了。慕南给百岸深倒了茶水,看他咽完食物才开了口。
    “我和大哥是在前天发现你的,当时你流了好多血啊,我都以为你死了。你怎么会出现在雪域?还受了那般重的伤,你的家人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