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那遥远的小黑屋+番外 作者:西子绪(上)

字体:[ ]

第一卷 雏鹰初鸣
 
  ☆、第1章 吾命鬼臼
 
  张京墨的一袭白衣上沾满了血迹,他持剑立在山巅之上,平静的望着身后的人。
  他身后之人一袭赤服,笑容癫狂无状,见张京墨走投无路的模样,便大声呵笑道:“清远真人之名,看来是名不副实啊!”
  张京墨不言不语,只是低头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长剑。
  这剑,是他亲手炼制的玄器,天下之间,玄器只不过三件,他手里一件,被人毁了一件,最后那一件,便在他对面那人的手里。
  张京墨如今修为大成,眼见就要飞升仙界了。但凡界大难将至,魔族入侵,若是换了其他修者,大概会选择弃了这一片大陆,去仙界逃难。
  可是张京墨没有,他并不是心怀大义,而是眼前的人,已经成了他的心魔。若是不除,恐怕飞升渡劫的那一关,也过不去。
  那人似乎猜到了张京墨无力再战,大笑道:“张长老,请吧!”
  张京墨微微握紧了剑,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语气平淡的吐出一个字:“请。”
  那个请字一出口,张京墨便化作一道蓝光,冲向了对面的赤衣之人。那赤衣人本就擅长近战,见张京墨不怕死的冲了过来,还以为他是昏了头脑,于是便也不多想,用起法宝和张京墨缠斗在了一起。
  可就在几息之后,那赤衣才猛然察觉了张京墨所想,他大呼一声不好,就想要逃,然而此时再逃,已经为时已晚。
  张京墨身上爆发出一阵强烈的蓝光,随着那看似温和的光芒蔓延开来,周遭的一切活物,都像是被蓝光抹去了。
  那赤衣人大吼一声:“张京墨你居然自爆灵胎!你疯了?!”随即便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
  修道之人,若是身死,还能转世,可如果是自爆了灵胎,那便是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不过以张京墨大成之能,他若是自爆,今天这断崖上,怕是不会有任何活物。
  本来那赤衣人完全有自信将张京墨活捉,但现在却变得自身难保,只好弃了肉身神遁而逃。
  张京墨的最后一点意识,看着那赤衣人逃走,他见红光走远,心中微微一叹,随即意识便消散在了这断崖之上。
  xxxxxxxxxxxxxxx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张京墨并不惊讶。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丹炉,算了算时辰便随口道了句:“起丹。”
  站在一旁伺候的童子说了声是,便去吊起了丹炉。
  张京墨扫了眼炉火,便道:“你去给洪真人送些太虚黄泉丹。”
  童子又诺了一声,取了丹药后,便驾鹤而去,看那方向是去洪真人的洞府了。
  张京墨的表情一直很平静,直到童子走后,脸上才有了一丝的难看,他又死了,这次是死在了赤衣人手里,然后——他又活了。
  他重生了,重生在了他们凌虚派最为强盛的时候,这时候魔族还没有入侵。护着整个大陆的大阵,还没有崩坏。
  张京墨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一块竹简,那竹简之上整整齐齐的划着密密麻麻的短线,张京墨扫了一眼,便数出这线已经有一百二十多条了。
  一百二十多条线,便证明了他死了一百二十多次了……
  察觉到自己心绪浮动,张京墨只好停下回忆,念了段清心咒。心静下来之后,张京墨将那竹简放进了怀里,然后起身走出了府,腾云到山门处去了。
  张京墨的修为并不算太高,但他在凌虚派的地位可却不低,因为这凌虚派内,几乎所有的珍贵丹药,都经由他手,所以无论是掌门还是其他长老,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今天山门之下很是热闹,几百个小童叽叽喳喳的声音十分嘈杂,这些童子大最多不过七八岁,最小也就三四岁,站在一起那自然是哭的哭,闹的闹。
  这些童子均是来自俗世的世家子弟,唯有少数几个,是因为天资出众,才被人从中选了出来。张京墨记得那人,便是陆家的三子。
  选拔的过程,不算复杂,但也绝不简单,先是看根骨,随后是看心性,若是这两样都过了关,便由派中的长老们进行挑选。选上了的,就带在身边教养,选不上的,就留在内门当个杂役,或者在门外当个记名弟子。
  张京墨结丹四十多载,只收了两个徒儿,现如今都已经出外历练,本来按照他的喜静的心性,不到元婴,不想再收徒弟,可是他今天还是来了,不但来了,还准备挑个人回去。
  派里的长老们似乎也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张京墨,都有些惊讶,和张京墨关系不错的于长老更是直言道:“京墨,你今天怎么舍得出了那山门?”
  张京墨看了眼自己的好友,淡淡回道:“大概是机缘到了吧。”
  于长老道:“如此倒也好,看你整天窝在洞府里,人又白了几圈了。”
  他说这话纯粹是调笑,张京墨不咸不淡的瞅了他一眼,嘴角也勾起一抹不太明显的笑容。
  于长老哈哈一笑,正欲说什么,就见张京墨将注意力投向了场中的一个童子。
  于长老道:“怎么?看上哪个了?”
  张京墨道:“你看那个如何?”他说着,便手一指。
  于长老顺着张京墨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见到一个垂髫小儿正沉默的站在场中央,也不见他和别的孩童哭闹喧哗,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看起来有几分木楞
  于长老端详了那小儿一番,却是微微皱了皱眉:“这幼子眉间带煞,虽说根骨不错,可若是不好好教导走了歪路……恐怕于长辈不利啊。”
  于长老这番话说的委婉,张京墨却听的明白。
  什么于长辈不利,那孩子长的就是一副天煞孤星的面相,克父克母,克妻克子,然而就是这个人……却是有着张京墨羡慕不来的大气运。
  当年张京墨受故人所托,收了这个弟子,也悉心教导,看着他一点点成长起来,最终成为一代大能修士。
  可是他是怎么对自己的?张京墨本来平静无波的面色变得微微有些阴沉,甚至可以说是愤怒,但这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他片刻间便恢复的平静,还开口道:“于长老说的也是。”
  于长老了解自己这个好友,也知道这个好友虽然看似和蔼,性子却是执拗极了,他叹了口气,只是道:“你想要,便要了去吧,在凌虚派,总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的。”
  张京墨微微颔首,朝着于长老道了声谢。
  弟子每年都在选,可真正被凌虚派长老选上的人却少的可怜,大多说人都是在门派外当了记名弟子,得了本浅薄的功法,就这么平凡的度过一生。
  其余长老一般都是来过之后,扫了一眼全场,见没有感兴趣的便转身离去了。有的甚至来也不来,显然是对收徒这件事并不感兴趣。
  是以三十多年,入了凌虚派的凡世弟子,也不过就三四人罢了。这三四人中,还有的是因为其家世不凡,长老被托了关系,给了面子罢了。
  曾经的陆鬼臼,就是这样的存在。
  张京墨选好了人,便从办事弟子那里取了刻了陆鬼臼名字的名牌,就踏云回洞府里了。
  离开前于长老约张京墨半月之后在青弦溪小酌,张京墨俱一应下。
  张京墨回到洞府没多久,门口的小童便前来禀告,说张京墨选的弟子送来了。
  张京墨当时正在启鼎,听到小童口里“陆鬼臼”这三个字,便动作顿了一下。这一顿,一炉丹药全都废了。
  小童见状也是一愣,随即瑟瑟发抖的跪倒在了地上求张京墨恕罪。
  张京墨随意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小童见张京墨并无怪罪之意,这才起身连忙走了。
  张京墨扭头看了眼自己毁掉的一炉丹药,只是叹了口气,转身朝着洞口处走了去。
  刚来的陆鬼臼正跪在门口。他现在才四岁,本该是在娘亲身边撒娇的年纪。可惜的是他的娘亲在他出世时便去世了,父亲待他倒也不错,不过家中总是会出些比较怪异的事情。
  后来他父亲请了仙师替陆鬼臼看面,仙师一语便道:“此子若是留在家中,你们陆家不出五年便要家破人亡。”
  他父亲忙问有什么破解之法,那仙师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随后手一指,便指向了灵虚山所在的西南方。
  再后来,才四岁的陆鬼臼,便被送到了凌虚派。
  当年的张京墨,是承了人情,才收下了陆鬼臼。现如今,即便是没有那个人情,他却还是要认下陆鬼臼。
  小孩在地上跪的久了,身子有些摇摇晃晃,不过他倒也不叫不哭,只是咬着牙惨白着脸色,死死的直着腰跪在地上。
  张京墨走到了他的面前,他也不抬头,依旧垂着脑袋,露出扎了两个小小发髻脑袋。
  张京墨看了他许久,才说了句:“起来吧。”——这一句起来,便是他们师徒情谊的开始。
 
  ☆、第2章 不死不灭
 
  陆鬼臼并不抬头,只是低低说了声:“徒儿见过师父。”随后才一摇一晃的站起来。
  张京墨看着陆鬼臼问道:“为何求道?”
  陆鬼臼道:“为了更强。”
  张京墨道:“什么才是更强?”
  陆鬼臼道:“不死不灭,随心所欲。”也不知是有人教了他这话,还是他自己从想的,才四岁的娃娃语音稚嫩,说起来语气却是无比的笃定。
  张京墨之所以问这些话,就是想看看眼前的陆鬼臼和当年的陆鬼臼有没有什么区别,事实证明——没有。因为当年陆鬼臼也是这么说,而且他办到了。
  有时候天赋是件非常令人嫉妒的东西,张京墨生生死死这么多次,夺走了无数属于别人的机遇,可是他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
  张京墨的师父就曾经说过,张京墨不适合修仙,只适合炼丹。
  张京墨凝视着站在他身前,才到他膝盖高的小娃娃,四岁的陆鬼臼很可爱,脸蛋胖嘟嘟,扎了两个童子髻,这会儿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地上,回答着张京墨的提问,俨然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张京墨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儿了,陆鬼臼。”
  陆鬼臼道:“是,师父。”
  和陆鬼臼打完招呼之后,张京墨便叫童子把陆鬼臼领去了住所,自己却是进了净室,坐在了蒲团之上。
  张京墨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陆鬼臼了,他的性子虽然平时看起来与世无争,可就像于长老说的,真要执拗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当初张京墨被陆鬼臼背叛,囚禁了起来,他便熄了所有对陆鬼臼的师徒之情,只当这是个狠心毒辣,心思荒yín的孽子。
  后来,张京墨因为意外身亡,重生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一掌毙了在山门中被初选中的陆鬼臼。他被陆鬼臼折辱,自是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在杀了陆鬼臼之后,便弃了炼丹,一心向道只求更强。
  可是张京墨还是死了,还死的非常的莫名其妙。他去寻找一处仙药的时候,正好遇到两个大能修士斗法,他一条池鱼便遭了秧,连逃的机会都没有,就神形俱灭——如果张京墨生活在现代,他大概会对自己的遭遇用两个字来形容:炮灰。
  要知道,这个大陆之上,大能修士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他完全就是在遭遇无妄之灾。
  这是第一世,之后的几世,张京墨也死的轻易,他要么死在敌人手里,要么死在同伴手上,要么吃了仙药结果没挺过来,要么就是遇上了本不可能出现的上古神兽,直接被一口咬死,最离奇的一次是张京墨御剑而行,填上突然掉下一块天石,直接把他给砸死了,这让重生后的张京墨好气又好笑,却又毫无办法。
  次数多了,他也就懒得去管陆鬼臼,反正如果他不收陆鬼臼为徒,整个凌虚派估计也没谁能看上陆鬼臼。
  张京墨没去关注陆鬼臼,多年以后无意打听了他的消息,才发现陆鬼臼早已离开了凌虚派,不知所踪了。张京墨本就随口一问,听到这个答案,也就完全没放到心上,直到后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