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那遥远的小黑屋+番外 作者:西子绪(下)

字体:[ ]

 
 
 
  
 
  ☆、第99章 昆仑巅
 
  门下弟子命牌碎裂,绝非小事,但掌门本以为的惊怒交加,却没有出现在张京墨的脸上。
  相反,知道了件事的张京墨看上去格外的平静,无论眼神还是表情,都没有一丝的波动——掌门甚至怀疑,张京墨早已知晓此事。
  掌门的怀疑是对的,张京墨的确是知道这事,他不但知道这事,还是由他亲手夺取了自己弟子的性命。
  掌门迟疑道:“清远……”
  张京墨打断了掌门接下来想说的话,他看着掌门手中碎裂的命牌,淡淡道:“生死皆为天命。”
  掌门闻言,似有些惊讶,以他对张京墨的了解,知道张京墨也算得上个至情至性之人,但在发现二弟子身死道消之后,张京墨居然如此的淡然……这显然,不合常理。
  如果张京墨想,他自然可以装出一副惊讶愤怒的模样,然而或许是陆鬼臼失踪一事让他心力憔悴,所以他忽的就不想装了,即便是有可能引起掌门的怀疑,他的口中只是淡淡叹出一句天命。
  掌门虽觉的张京墨异常,但终究是没有开口追问,毕竟这是张京墨的弟子,人家师父都不急,他一个外人多说什么,倒像是在多管闲事了。
  张京墨刚从于焚口中听到了昆仑巅一事,掌门正巧就上了门,他直接掠过了关于二弟子的话题,开口道:“你过来的正好,我刚想去找你。”
  掌门道:“找我?”他说话之际,顺手将张京墨二弟子的命牌的碎片放到了木桌之上。
  张京墨没有将那木牌接过来的打算,他淡淡的扫了碎片一眼,便将目光移到了掌门身上,道:“我听闻昆仑巅的拍卖会,我们凌虚派有四个名额?”
  掌门道:“是四个名额,难道你想……”
  张京墨直言道:“给我一个。”
  他倒也没有绕弯子,直接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掌门听到张京墨这话,不由的苦笑起来,他道:“清远,若是其他的事,我也就轻易答应你了,但这事却是牵扯了各方势力,也不是我一句话就能定下的。”
  张京墨眼神一转,口中道:“一枚修髓丹。”
  掌门听到修髓丹三字,眼前一亮,讨价还价道:“五枚!”
  张京墨倒:“两枚!”
  掌门道:“你我都退一步,三枚如何?给我三枚,我便帮你拿下这个名额。”
  张京墨道了声好。
  交易成了,掌门满面喜色,他道:“你这丹药来的及时,我正愁不知道去哪里寻呢。”
  张京墨笑了笑,并不答话。
  修髓丹比之前给百凌霄的火融丹稍差一些,但也是百里无一对金丹后期修士都大有裨益的丹药,也就是张京墨敢夸下在几年内炼出三枚修髓丹的狂言。
  掌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带着喜色离开了,留下表情淡漠的张京墨和一脸目瞪口呆的于焚。
  于焚在掌门入门内,便没有说出一句话,直到掌门走了一会儿了,他才憋出一句:“还能这样?”
  张京墨笑道:“怎样?”
  于焚认真道:“早知道我也去学炼丹了。”
  张京墨闻言嘲笑道:“你连修炼都不愿意去做,还要炼丹?”
  于焚嗫嚅两句,自觉理亏,长叹了一口气,道了句:“好了好了,我是没出息,我也不打扰你了,你好生休息,我存了不少好久,到来找你喝上几杯。”
  张京墨点了点头。
  于焚拱了拱手,转身就走了,他走了干脆,至始至终都没有问张京墨二弟子的一个字——这大概就是他们二人的默契吧。
  之后百凌霄得了张京墨回来的消息,也过来探望了他,他在知道了陆鬼臼没有回来的消息后,百凌霄并没有安慰张京墨,而是直言道:“你那个徒弟,命比你还硬,定然不会有事。”
  这句话,张京墨倒是十分信服,陆鬼臼的运气有多逆天,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况且他的确是如百凌霄所言那般命牌未碎,想来也还活着……只不过活的到底好不好,就另当别论了。
  魔界环境恶劣,完全不适宜人类生存,张京墨只能压下心中的担心,细细谋划起来。
  百凌霄走后,张京墨花了几月时间恢复了腰腹之间的伤。伤口刚一愈合,他便入了丹房,开始炼那修髓丹。
  炼制修髓丹的难度虽比火融丹要低,但也不是什么容易炼出的丹药,好在张京墨之前在雪山之上寻了不少天材异宝,这才不至于花太多时间在寻找药材上面。
  掌门本想询问张京墨还缺些什么药材,哪知张京墨一言不发便入丹房闭关,看样子倒像是对此早有准备。
  张京墨的确很急,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实力若是去魔界肯定是去找死,若真的想要去寻陆鬼臼,那必然要先结元婴。
  张京墨有一种直觉,昆仑巅的拍卖会上,说不定会有他想要的东西。
  三年三枚修髓丹对于任何丹师而言都是极大的挑战,张京墨心里也没有什么底子,但他深知不成功便成仁,若是三年内没有炼出三枚洗髓丹,那昆仑巅的拍卖会,他怕是赶不上了。
  三年的时间于修真者人而言不过是弹指之间,而这三年间,张京墨的丹房之上,生出了三次异象。
  这三次异象已出,即便是他人没有出来,其他人也都知道那洗髓丹一事恐怕是成了。
  所以当张京墨拿着三枚丹药,到了掌门面前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块小小的玉牌,玉牌之上刻着昆仑二字,张京墨一手递过丹药,一手接过玉牌,朝着掌门道了一声谢。
  掌门拿着丹药笑道:“不必谢我,这是你自己得来的。”
  张京墨又道:“和我同去之人,是哪三个?”
  掌门说了两个派内的元婴老祖,最后又指了指自己。
  张京墨倒也没想到这次掌门竟是也要去,他道:“你不坐镇凌虚派?”
  掌门道:“昆仑巅拍卖会几百年也有一次,我自然也是要去凑凑热闹的。”
  掌门虽然给了个如此说法,但张京墨却是不太相信,他反而猜测掌门是知道了昆仑巅所要拍卖之物,才决定亲身前往。
  掌门道:“那拍卖会在一年之后,只是有一事,我须得提前告诉你。”
  张京墨问了声何事。
  掌门迟疑片刻,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他道:“这次拍卖会,枯蝉谷的天麓也会前往……”
  张京墨闻言皱了皱眉。
  掌门道:“不过我们有两个元婴修士同行,他也不敢直接对你下手。”
  张京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掌门对他的好意。枯禅谷的天麓于他而言的确是个目前无法解决的大麻烦。
  离那昆仑巅拍卖会不过一年的时间,张京墨在这一年里,开始为这拍卖会做起了准备。
  他现在手上有不少好东西,但他并没有把我能在拍卖会上拨得头筹,毕竟那拍卖会,可是整个修真界最为顶尖的拍卖会。
  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第一场雪落下来那天,凌虚派的一行人便出发了。
  四个人出了张京墨和掌门,剩下的两人均都是凌虚派的元婴老怪,他们之中有一个甚至是张京墨师父那一辈的修士。
  这两名修士见到张京墨都并不惊讶,其中那名同张京墨师父一辈的名唤张珏的修士,还轻叹了一声后生可畏。
  张京墨冲着前辈行了个礼,道:“以后还要多麻烦前辈们。”
  另一名形容苍老名为崔千匙的原因修士,闻言淡淡道:“总不能让我们凌虚派的人,被别人随意欺负了去。”
  张京墨笑了笑,心下稍安。
  去昆仑巅最近的路上,已是汇集了不少门派的修士,张京墨甚至在还其中见到了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派,也不知这次昆仑巅是发了什么疯,竟是反常的发出如此多的请帖。
  于元婴修士而言,日行千里也是非常轻松的事,若他们全力赶路,不足半月便能到达目的地。
  但考虑到掌门和张京墨,四人的速度到底是慢了下来。
  而这一慢,却是正好遇到了张京墨所识的旧人。
  同上一次见到顾念沧,张京墨已是记不太清楚了,但眼前这青年显然是牢牢的记住了张京墨,远远的便冲着张京墨打了招呼。
  同之前相比,顾念沧的身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身上的灵气却是浓郁了不少,从气息看来竟是已经结丹。
  “张前辈。”顾念沧走到了张京墨的面前,叫道:“好久不见。”
  张京墨点了点头,态度并不热切,他道:“好久不见。”
  顾念沧道:“张前辈这也是要去昆仑巅?”
  张京墨道了声是。
  顾念沧笑了,他说:“好巧。”
  张京墨听到这声好巧,有些惊讶,他道:“你也要去?”顾念沧不过金丹前期修为,没想到他居然也是要去那昆仑巅。
  顾念沧知道张京墨在惊讶什么,事实上每一个知道他要去昆仑巅的人都十分惊讶,毕竟他才结丹不久,以这样的修为在一群元婴老怪里,怎么看都是个还在喝奶的娃娃。
  顾念沧道:“托了派中前辈的福。”
  张京墨对待顾念沧的态度实在算不上热切,顾念沧却好似没有察觉到,同张京墨一直在说话,直到他身后的长辈,开始叫他的名字。
  顾念沧道:“张前辈,若有机会,我再请你喝酒。”
  张京墨嗯了一声,便看见顾念沧恋恋不舍的走了。这孩子的性格倒也不像顾沉疆,反而有些像去顾沉扇,只是不知道他若是知晓眼前之人,是他恨了许久的陈白沧……
  张京墨想到这里,便敛了心思。
  昆仑巅所处位置,在极北之处。
  那里终年白雪不化,山高路远,人迹罕至。
  同所有的门派一样,昆仑巅也布置着护派的大阵,只不过这大阵的范围,却是笼罩的格外的广,而昆仑巅向来不喜欢同外面的人有所接触,被其选中的弟子,一旦入派,通常千年都不会出来一趟。
  但若是出来了,那必然是世间有大事发生。
  张京墨不是第一次来昆仑巅了,只不过这一次来,却是他修为最低的一次,不但修为低,荷包还特别的瘪,他这一身家当,在这些元婴老怪面前还不够塞牙缝。
  虽然如此,但张京墨却还是来了,他就好似被什么东西召唤着,又来到了这片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地方。
  经过两月的行程,张京墨一行四人,到达了昆仑巅。
  那日除了偶遇顾念沧外,这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可以说行程极为枯燥,就连一直憎恶张京墨的天麓,也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不过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来接待张京墨一行人的是一个昆仑巅的鹤童,那鹤童还是个孩子的模样,穿着一身厚厚的白色棉衣,像个雪娃娃似得慢吞吞的走在张京墨面前,还奶声奶气的嘱咐他们不要四处乱跑,若是出了什么事,可是要人命的。
  张京墨看着他的模样,却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小时候的陆鬼臼。
  那鹤童正在带着四人往前走,便听到周围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张京墨顺着声音看去,看见另一派的人同迎接他们的鹤童吵起来了。
  而听吵架的内容,似乎是那个门派里的人不满鹤童安排他们的住处。
  带着凌虚派四人的鹤童,听到这吵闹声就好似没听见一样,脚下的步伐没有一点变化。
  然而那群人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同他们争吵的鹤童也越来越委屈,到最后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为张京墨带路的鹤童,听到这哭声皱了皱眉,嘟起包子似得脸颊,道了声:“怎么又哭了,哎呀,这下糟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