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仵作先生+番外 作者:长生千叶(一)

字体:[ ]

 
文案:
楚钰秧有两个心愿:
第一,大学毕业当个公务员。
第二,吃顿“正常”的午饭。
楚钰秧作为一个在法医刑侦校区学汉语言文学的学生,食堂简直就是案发现场:红烧肱骨,盐酥尺骨,香辣肋软骨……
就在楚钰秧苦思冥想如何才能吃一顿无压力午饭的时候,楚钰秧穿越了,穿成了一名仵作,从此过上了油条豆腐脑+验尸房的日子。说好的铁饭碗公务员,可领导黑心、工资太少,而且毫无劳动保障,动不动就卷进大小案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最重要的是专业根本不对口,简直不能再好!
 
都说楚先生大智若愚满腹经纶,乃山中卧龙,因为得罪权贵才被贬到鸟不生蛋的地方当仵作。端王求贤若渴,准备三顾茅庐招他为门客。
只是王爷没想到,仵作先生招上门,和传说中的……有点不一样。
楚钰秧从一个仵作做到正三品大理寺卿,一路平步青云抱紧铁饭碗,更帮助端王爷登上皇位,一时间位极人臣风光无限。
 
赵邢端:想不想再往上升一升。
楚钰秧:你让我当丞相?
赵邢端:让你当我的皇后。
 
阅读提示:
1.架空+悬疑推理
2.非强强!颜控欢脱受!
3.作者专注扯蛋,请勿考究
4.轻松+1V1+HE
5.多CP+全民BL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钰秧,赵邢端 ┃ 配角: ┃ 其它:悬疑推理,破案,仵作,架空,轻松,单元模式,1V1,HE
 
银牌编辑评价:
楚钰秧是法医刑侦校区一名普通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没想到竟然穿成了一名仵作。从此楚钰秧过上了油条豆腐脑配验尸房的日子。说好的铁饭碗公务员,可领导黑心、工资太少,而且毫无劳动保障,动不动就卷进大小案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最重要的是专业根本不对口…… 
文中主角楚钰秧个性欢脱,是个十足的颜控,喜欢讲冷笑话,在其没心没肺的外表下,却聪明而且善于观察。以单元案件串联主线,看似一个个独立的单元案件,其实暗藏玄机。虽然是悬疑推理,但是故事本身轻松爆笑。
====================================
 
    第一卷:楚先生要出山
  第1章 杀猫案1
  
  琴台县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地方,倒是城外几里外的玉琴台风景不错,吸引了不少文人骚客,让这小地方出了点名气。
  不过近年来,琴台县内搬来没多久的沈家,也格外的有名气。沈家就坐落在城南,几乎站了城里四分之一的地皮,是城中的第一富商,恐怕城里剩下的所有商贾拧成一股,都没法和沈家一根小手指较劲儿。
  听说沈家的老爷是白手起家,少年时极为落魄,就出生在这琴台县,后来靠着自己的真本事,经商富足了,成了大富商,然后就想起了家乡,回到了这人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来。
  沈家不止有钱,而且还仁义,所以这些年来比玉琴台还要出名的,就是这富商沈家了。
  楚钰秧从隔壁的小县大老远奔波而来,就是为了去这沈家登门道谢的。前段时间旱涝,周围的几个小地方都是颗粒无收,沈家拿出不少的金银来分到远近的地方,又是舍粥又是出钱,大家都把他当做活菩萨供着,这会儿灾难过去了,隔壁县的县令就差了楚钰秧过来带着薄礼登门道谢。
  楚钰秧看着风景如画的山水,忍不住感叹,说:“这玉琴台果然名不虚传,就是山路太不好走了。”
  他身边跟着一个年轻人,比楚钰秧看起来小个一两岁,看起来二十一二的样子,说:“师父,马上就要到城门了,咱们赶紧走吧,这玉琴台也都是石头,没什么好看的。”
  少年人叫淮水,从小是孤儿,听说是从淮河边上被捡到的,所以就取名叫做淮水了,至于姓什么,谁也不知道。
  楚钰秧眯眼往前看了看,说:“前面好像有人?”
  “怎么可能,这地方……”淮水一愣,心说这地方除了他们哪会有人,不过往前一看,竟然真有人影,而是人数不少,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我们上前去瞧瞧,他们好像有马匹。”楚钰秧说。
  淮水赶紧拉住他,说:“师父,马上就到了,这几步路乘马也快不了多少。师父还是别去了,免得遇到麻烦。”
  倒不是前面那几个人凶神恶煞,只是楚钰秧这个人,本来就是个麻烦。
  楚钰秧是隔壁小县的一个仵作,按理说仵作的出身不是奴隶就是贱民,地位都是极为低贱的,县令老爷让人带着礼物去答谢,也不该选这样一个人。不过这楚钰秧的确是不同的。
  楚钰秧不是本地人,是从京城过来的。而且还是个大智若愚满腹经纶的厉害人物。年纪轻轻就非常出名,但是听说脾气古怪乖戾,不懂得变通圆滑,所以得罪了京城里的一个权贵,被打压一通,放逐到小县城来当仵作。
  县令老爷觉得楚钰秧是京城来的,有本事有才华,所以特意让他去送礼物,也不至于怠慢了沈家大善人。
  当初楚钰秧一路从京城里过来的时候,还在路上遇到了多次截杀,看来是被他得罪的权贵想要斩草除根,不过一时半会儿没有得逞。所以说,这楚钰秧本来就是个大麻烦。
  对于楚钰秧这么一个有抱负有真材实货的人来说,当个卑微的仵作,实在是莫大的羞辱了。不过从楚钰秧此时的脸色神情上,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
  原因无他,其实现在这个楚钰秧,已经不是原装货了,早就是个穿越过来的冒牌货了。
  现在的楚钰秧,本来是个大四学生,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就穿越成了一名仵作。
  得知情况的冒牌货忍不住抱头哀嚎了良久,心说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怎么就跟尸体过不去了。
  楚钰秧本来是个读汉语言文学的大四学生,不过他三个室友,两个是学法医的,一个是学刑侦的,让楚钰秧这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纯理论文科生感觉实在格格不入……
  其实他所在的校区本来就是法医刑侦校区,只不过因为校区很大,所以就把不需要实验室和实践课的文学类学生拨了过来,而楚钰秧就成为幸运儿中的幸运儿,分宿舍的时候还被分了出去。
  在宿舍住的时候,楚钰秧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门口挂的人体骨骼模型。冬天风大,屋里漏风的时候,那人体骨骼模型还“吱呀吱呀”的左右摇摆,让人不寒而栗。不过楚钰秧很快就习惯了,心里自我安慰着,总比无风自动的强不是?后来“吱呀吱呀”的声音,都成了楚钰秧的催眠曲了,不听就睡不着。
  食堂吃饭的时候更过分,热情的室友帮忙排队打饭,楚钰秧就去占座位,隔着大老远,就听室友冲他大吼:“楚钰秧,你的肉菜选什么,有红烧肱骨,盐酥尺骨,香辣肋软骨……”
  楚钰秧没吃就想吐了,大一那一年都把肉给戒了。
  于是楚钰秧心里又添了一条心愿,变成了两个心愿:第一,大学毕业当个公务员。
  第二,吃顿“正常”的午饭。
  然后一夜之间,楚钰秧的两大心愿全都实现了。他忽然就穿越了,闭眼睁眼之后,就发现自己到了古代,成了小县城中的一个仵作。
  虽然仵作别人觉得是个低贱的生计,不过的确勉强算是公务员了。
  楚钰秧每天早上都可以吃到他最爱的油条豆腐脑,只是偶尔要对着尸体吃油条豆腐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楚钰秧本来就有个徒弟,就是叫淮水的年轻人。所以有淮水这个徒弟跟在身边,专业完全不对口的楚钰秧也不用怎么担心,凡事都有淮水出马,就算有尸体需要检验,他也只需要站在旁边吃油条豆腐脑就好了。
  淮水是楚钰秧从京城出来后半路收的徒弟,因为楚钰秧名声大,所以当时淮水兴高采烈的就拜了师。不过很快,师父就变成了冒牌货,而徒弟完全不知道。
  淮水可是跟着楚钰秧遇到过几次刺杀的,所以在外行走的时候做事都很小心,能不和陌生人搭讪就不搭讪,免得又惹来杀身之祸。
  淮水刚劝阻了楚钰秧不要去找前面的人搭讪,但是楚钰秧不去找人搭讪,不代表那些人不过来搭讪。
  楚钰秧眼睛一亮,说:“淮水,那些人是不是往这边走呢?”
  淮水有点紧张,他点了点头,说:“师父小心一点,看他们穿的衣料,肯定不是简单的人。”
  本来在前面走的那群人大约五六个,全都骑着马。其中一个骑着白马的男人看起来二十四五年纪,和楚钰秧差不多大,一身白衣丰神俊朗,头冠和腰带上都嵌有硕大的蓝宝石,看起来雍容华贵。
  围着他的余下几个人,看起来都像是他的随从,却也都不像是普通人,穿的也都很不错,而且各个全都配有武器。
  白衣男人骑马走过来,却并不从马上翻身下来,看起来像是要问路的样子。他遣了随从过来,那随从很有规矩,恭恭敬敬的问:“请问前面这条路,是往琴台县的吗?”
  楚钰秧点头,大方的告诉他,说:“再走半个时辰也就到了。”
  那随从谢过,不再多说,就回禀了白衣男人,然后一行人又准备上路。
  楚钰秧仔细打量了两眼那白衣男人,忍不住眼睛都亮了。那男人看起来有些冷淡孤傲,是个不好相处的人,但是样貌实在出众,眼睛鼻子嘴巴无一不精致,竟然比女人还要好看,却丝毫不显得弱气,反而让普通人不敢逼视。
  不过楚钰秧却不属于这普通人之中的,他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白衣男人,他实在没见过比这男人还要好看的人了。
  楚钰秧是个十足的颜控,而且还是个性取向不怎么笔直的颜控,瞧见这么好看的男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瞧着白衣男人骑马远去的背影,没有搭讪实在是太可惜了,那男人的声音肯定也很好听。
  “师父?”淮水在楚钰秧要追之前,已经一把拽住了他,说:“师父别追了,我们还有正紧事。”
  楚钰秧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你不觉得蹊跷吗?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忽然来了一伙衣着这么好的人,看起来还挺有身份的,肯定有问题。”
  楚钰秧把淮水一下子给说蒙了,竟然觉得他说的有几分道理。然后就在淮水怔愣的时候,楚钰秧已经甩开他的手,然后追了上去。
  楚钰秧追了几步,好在那些人走的还不远,他赶紧说:“等一等……”
  白衣男人听到动静,回身勒住马缰,问:“何事?”
  楚钰秧小身板一震,果然不只脸是男神级别的,声音也是男神级别。他立刻笑着走上去,眼神灼灼的问:“你认识我吗?”
  他这话一说,把赶上来的淮水给吓坏了,以为他要自报家门,赶紧拉住楚钰秧,小声说:“师父……”万一那几个人知道楚钰秧是谁,也要杀他怎么办?
  白衣男人皱眉,思索了一下,说:“不认识。”
  淮水松了口气,就听他师父立刻接口了。
  楚钰秧一副惊讶的口吻说:“这么巧,我也不认识你,看来我们太有缘分了!”
  
  第2章 杀猫案2
  
  楚钰秧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几分,不过大家眼中的神色各不相同。有几个人是真被楚钰秧的话给弄懵了,有几个是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盯着他。
  淮水目瞪口呆,虽然他师父的确是出了名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淮水总觉得他师父最近说话惊人的方式比较让他胃疼。
  白衣男人也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冷淡的说了一句:“上路。”
  他的随从们立刻就簇拥着继续往前走,楚钰秧本来想要跟上,不过被两个随从拦住,那两个人还将佩剑拔了出来,威胁的意味当然不言而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