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仵作先生+番外 作者:长生千叶(二)

字体:[ ]

 
  
  第30章 招魂4
  
  楚钰秧听到喊声,这一下子算是醒了过来,快速的穿上衣服,说:“怎么又死了人?”
  楚钰秧和赵邢端的衣服还没穿好,就有人在外面“砰砰砰”的拍门,伴随着高嗓门的叫声:“楚先生,楚先生,快醒醒啊。”
  赵邢端额头上青筋蹦露,为了不让曹捕快将房门给拍漏,他穿好衣服整理好就去开门了。
  “楚先生,我跟你说,不是黄小姐啊……”
  曹捕快见门一开,忙不迭的就开始说,结果抬头一瞧,出楚钰秧屋里出来的竟然不是楚钰秧,而是赵邢端。曹捕快的话瞬间就断了,而且嘴巴张的老大。
  曹捕快半天反应不过来,傻呆呆的问:“赵公子,你怎么在楚先生的屋里?”
  赵邢端只是很冷淡的说:“在外面等着,楚钰秧还没起来。”
  说罢了,就“嘭”的一声,将曹捕快关在了门外。
  曹捕快挠了挠头,只好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但是他心中又焦急,就在门口踱步,踱来踱去的,看得人眼晕。
  楚钰秧穿好了衣服,用凉水洗了脸漱了口,这才跟着赵邢端一起从屋里出来。
  曹捕快一瞧楚钰秧来了,立刻走上去,一把就抓住了楚钰秧的手,说:“楚先生啊,搞错了啊搞错了,凶手肯定不是黄小姐,昨天晚上我一直在黄小姐的屋顶上守着,黄小姐压根就没出屋一步,结果今天一大早,这刘氏就被人给杀死在了屋里。”
  楚钰秧想把手从曹捕快手里抽出来,不过曹捕快浑身上下一股蛮力,抽了好几次都丝毫未动。
  赵邢端站在他身边,顿时脸就黑了,伸手快速的在曹捕快腕子上一拍,曹捕快半天胳膊都麻软了,简直像是要被废掉一样,不得不松了手。
  楚钰秧赶紧说:“那也不一定啊,没准黄小姐有同伙呢。”
  曹捕快一愣,说:“说的也是。咱们先去刘氏屋里看看情况罢。”
  楚钰秧点头,然后就跟着曹捕快一起去看情况了。
  黄少爷起得早,其实他又是一夜没睡,黑眼圈都快蔓延到下巴上了。他昨天被那口空棺材给吓得,根本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就梦到黄老爷的魂魄回来了。
  黄少爷天亮就起身了,结果就发现刘氏已经死了。
  黄少爷就在门口,估计吓得不轻,不敢再进去。楚钰秧瞧了他两眼,问:“黄少爷,你怎么发现刘氏死的?”
  黄少爷脸色青青白白的,磕磕巴巴说:“就……就是看到的。”
  楚钰秧差点笑出声来,说:“当然是看到的,难道是摸到的?”
  他这么一说,黄少爷脸色更是变色。
  楚钰秧问:“我是想问,你这么早去刘氏的房间里做什么?”
  黄少爷顿时急了,想要辩解,不过根本找不到什么理由,最后哼了一声甩袖子走了。
  曹捕快瞪着眼睛,瞧着黄少爷的背影,说:“这黄少爷是不是心虚?难道他就是凶手,我去把他抓回来!”
  楚钰秧摆了摆手,说:“算了吧,我看他的确是心虚,不过不像是凶手。”
  曹捕快挠了挠头。
  他们走进屋里,绕过屏风,立刻就看到已经死掉的刘氏。刘氏死在了床边的地上,床上一片狼藉,被子什么的都一团糟,连床帐子都被拽了下来,看起来是搏斗过的样子。只不过,这些都是软的,不会放出很大的响声,所以没人听到动静。
  曹捕快已经进来看过一次,再次进来之后,就站的比较远,不好再仔细瞧刘氏的尸体。
  刘氏穿着有些个暴露,只穿了抹胸,地上散落着一些特别轻薄的衣物。虽然此时刘氏已经死了,不过这么直愣愣的打量,也实在不妥。
  楚钰秧蹲下来看尸体,问:“曹捕快,仵作来了吗?”
  曹捕快说:“还没有,已经派人去衙门叫仵作了,现在还没赶到。”
  楚钰秧继续检查尸体,说:“曹捕快,刘氏的贴身丫鬟都问了吗?”
  “这个倒是问了。”曹捕快说:“刚才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有小丫鬟在旁边,我问了一下情况。小丫鬟说昨天刘氏休息的很早,说不用她们伺候,然后就离开了。也并没有听到很大的动静,所以都是刚才才发现刘氏死了。”
  楚钰秧点了点头,说:“凶手很可能是刘氏的熟人呢。”
  “怎么说?”
  这次问话的是赵邢端了,赵邢端一直站在旁边,不过楚钰秧却总是曹捕快曹捕快的叫,让赵邢端非常的不悦。
  楚钰秧一听赵邢端说话了,立刻笑眯眯的勾了勾手指,说:“端儿,你蹲下来看看。”
  赵邢端蹲下来,就瞧楚钰秧捏着刘氏的下巴,左右晃了晃。
  赵邢端皱眉,这刘氏不过二十多岁,长得的确有几分姿色,在这小地方也属于国色天香级别的了,不然也不能成天勾三搭四了。只不过刘氏的死相不太好看,一看就知道是被勒死的,脸上青紫肿胀,眼球和舌头都有突出的表现,生前再美现在也看不出来了。
  楚钰秧显然是让赵邢端瞧她的脸,不过赵邢端也没瞧出什么所以然来。
  楚钰秧说:“端儿,你观察太不认真了。你看啊,刘氏显然化过妆的,涂了胭脂水粉。”
  曹捕快探过头来,说:“对对,楚先生说的对,但是这也没什么啊。女人不是都好美吗?”
  楚钰秧说:“刘氏受了惊吓,她很早就回房休息了,你受了惊吓之后会一个人在屋里涂胭脂水粉吗?”
  曹捕快尴尬的一笑,说:“嘿嘿,这倒也是。”
  楚钰秧说:“很有可能是半夜的时候,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来找刘氏,恰好是刘氏的相好。刘氏把他迎进屋里,然后开始化妆打扮,两个人亲近一番,已经滚到床上去了。刘氏没成想,那个人却忽然要杀她,刘氏再想反抗,却没成功,被那个人勒死了。”
  曹捕快越听越晕乎,说:“等等,等等,楚先生你这猜测也太奇怪了,凶手是刘氏相好?”
  楚钰秧指了指刘氏的嘴唇,说:“你看她的嘴唇,本来是口脂的,不过现在已经被蹭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不均匀的一点,不是接吻的时候蹭掉的吗?谁大半夜打扮的这么仔细,然后涂了口脂往被子上擦啊。”
  “这……”曹捕快人高马大的,不过在这种事情上脸皮也挺薄的,被他一分析,顿时老脸通红,连连点头,说:“嘿嘿,是楚先生观察的仔细。”
  楚钰秧说:“这个凶手,我估计身材不算很高大。如果体型比刘氏强壮很多,刘氏挣扎的不会这么激烈,恐怕早就把她给制服了。从这里搏斗的痕迹来看,刘氏还是挣扎了一些时间的。”
  楚钰秧说着就把刘氏的左手举了起来。
  “嗬……”
  曹捕快抽了一口冷气,赶紧退开两步,说:“楚先生,你可别吓人啊。”
  刘氏的手已经开始僵硬了,被楚钰秧给举了起来,看着有点恐怖。
  楚钰秧说:“刘氏的指甲很长啊。”
  赵邢端仔细一看,刘氏的指甲略长,是修剪的很仔细的那种,不过在挣扎中已经劈掉了,中指的指甲里还有一点血迹。
  楚钰秧说:“刘氏在凶手的身上留下了抓痕,她指甲里有血迹和少量皮肉啊。”
  他说着,眼珠子转了转,说:“凶手受伤的地方,最有可能的应该是手部,或者小臂部分。”
  曹捕快问:“这是为何?”
  楚钰秧说:“刘氏发现凶手要杀她,都已经挣扎了,难道还会咬着牙闭着嘴不出声的挣扎吗?肯定会大喊呼救的啊。正常状态下,凶手应该是一只手捂着刘氏的嘴巴,另外一只手继续勒死刘氏。刘氏很可能就是抓伤了那只捂着自己的手。”
  曹捕快说:“有道理啊,那我们只需要找那个手受伤的人就行了。我现在就把黄家的人全都交出来,一个个查看。”
  楚钰秧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就让曹捕快去了。
  赵邢端说:“你还在看什么?”
  楚钰秧还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刘氏的脸,眼珠子一错不错的。
  楚钰秧说:“我是在思考,我想了想,觉得有一个人很符合条件。”
  “是谁?”赵邢端问。
  楚钰秧说:“就是昨天那个王少爷啊。你看他身材不高,体格很符合我说的条件。而且他好像和刘氏有一腿呢,刘氏开门迎他也不是不可能。他昨天晚上还偷偷翻墙进来过,说是来找黄小姐的。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黄小姐知道自己要被盯上了,所以趁着王少爷来找她的时候,她就忽悠了王少爷,让王少爷去替她杀人。”
  赵邢端说:“你说的不无道理。”
  楚钰秧说:“应该让曹捕快把王少爷带过来。”
  不对一会儿衙门里的仵作就赶到了,仵作验尸,楚钰秧和赵邢端就从刘氏的房间里出来了。
  正巧的,就看到黄小姐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黄小姐一脸着急,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曹捕快挠了挠头,说:“刘氏死了。”
  黄小姐一愣,满脸的悲伤,说:“怎么会这样?怎么又出了人命。”
  楚钰秧瞧在眼里,然后走到曹捕快面前,说:“曹捕快,刚才忘了跟你说,昨天晚上黄家里还来了另外一个人,就是那位王少爷,他翻墙进来的,你不如去把他也带过来,盘问一番吧。”
  曹捕快一听,说:“什么?还有人翻墙进来了?”
  曹捕快昨天听了楚钰秧的话,就赶忙去盯着黄小姐了,所以并未注意其他的地方。
  曹捕快立刻就答应了,然后让两名官差去把黄少爷给带过来。
  黄小姐一听,惊讶的说:“王少爷他来过?唉,你们不要怪他,他肯定是想要来找我的。是我对不住他,本来婚事都答应下来,结果……”
  楚钰秧摆了摆手,说:“黄小姐不必难过,反正现在刘氏也死了,你想要嫁给谁都是可以的。”
  黄小姐被他说的话弄懵了,脸色尴尬纠结,半天张嘴都出不来声音。最后黄小姐悻悻的走开了。
  楚钰秧瞧着黄小姐的背影,说:“黄小姐果然很有嫌疑。”
  “你又瞧出了什么破绽?”赵邢端问。
  楚钰秧说:“她演技太好了。”
  赵邢端挑眉。
  楚钰秧解释说:“如果你听说我死了,你会是什么反应呢?”
  赵邢端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先是一愣,随即就黑了脸,说:“这个比方我并不喜欢。”
  楚钰秧笑出声来,说:“端儿你瞧,你明显先是愣住了的,这才是正常反应啊。然后才应该是或悲伤或高兴或欣喜。虽然这个怔愣的时间可能因为反应能力不同,长短不一样。但是黄小姐显然是没有这个步骤,悲伤的表情很到位也很及时啊。说明她早有准备,对刘氏的死并不奇怪。”
  赵邢端点头。
  楚钰秧又说:“而且我昨天睡觉的时候,想到一个问题。”
  “是什么?”赵邢端问。他其实很奇怪,楚钰秧睡觉的时候怎么会想问题,他明明睡得那么死。
  楚钰秧说:“就是黄老爷的尸体去哪里了啊。”
  赵邢端说:“在哪里?”
  楚钰秧说:“恐怕是和黄夫人在一起呢。”
  赵邢端一怔,说:“你说的是……”
  “黄小姐的母亲,黄老爷的结发妻子。”楚钰秧说:“昨天我们并没有看到黄夫人的墓碑,黄老爷和黄夫人没有合葬,而且黄家也没人提起黄夫人,恐怕是因为刘氏的缘故。如果真是黄小姐弄走了尸体,我想来想去,都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去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