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仵作先生+番外 作者:长生千叶(五)

字体:[ ]

 
 
  
  第47章 魏王案1
  
  端王爷差点被楚钰秧给活活气死,立刻将人一按,就给压在下面制住了。
  楚钰秧瞪着眼睛,说:“干什么啊?”
  赵邢端不说话,已经吻住了他的嘴唇,急切的厮磨着楚钰秧的嘴唇。
  楚钰秧想要抗议,不过嘴巴一张,反而随了赵邢端的心意,赵邢端的舌头一下子就挤了进来,然后缠住他的舌头来回摩擦。
  
  
  第83章 棺材1
  
  赵邢端忽然开口,说:“口说无凭。”
  谋反的大罪,单凭这么一说,实在是难以让人相信。虽然小丫鬟说的是合情合理,不过还是要拿出证据来。
  “有有,有一封书信。”小丫鬟立刻就说道,“老爷死了之后,就让夫人拿去了。这封信应该可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虽然是有书信,不过小丫鬟找不到在哪里,楚钰秧只好让人再把郭夫人给请回来了。
  郭夫人听了小丫鬟的话,只是说道:“并没有什么书信。”
  小丫鬟说道:“夫人,都到了这种时候了,您就把信拿出来罢!”
  郭夫人自然也是懂得口说无凭这个道理,所以刚才她冷静了一下,现在捋顺了思路,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能说出来的,必须咬牙到底。
  楚钰秧和赵邢端都知道她的心思,她是怕一说出来,真的所有人都要死。哪个君主能容忍别人窥伺自己的位置?
  赵邢端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来,楚钰秧叫了他一声,对他眨了眨眼睛。
  赵邢端半天没有说话,隔了好一会儿,说:“郭夫人,你将书信和前因后果一一交代,朕可以考虑不累及无辜之人。”
  郭夫人一愣,诧异的看着赵邢端,可能觉得赵邢端这话是缓兵之计,她心中犹豫,又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楚钰秧说:“郭夫人,赶紧说吧,陛下都这么说了,你再不说那就是包庇谋逆之人,也是大罪啊,难道不会连累你的家人吗?”
  郭夫人脸上神色变了又变,说:“的确有一封信,请陛下派人随我来。”
  楚钰秧立刻拍了拍赵邢端的肩膀,说:“我们跟着去。”
  赵邢端将楚钰秧给抱了起来,随着郭夫人离开。
  郭夫人进了自己的房间,在梳妆台的小抽屉里,找到一盒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粉盒子。打开之后,倒着一扣,上面一层香粉就掉了下面,原来下面是有夹层的,里面有一封信,被叠成了小方块的样子。
  郭夫人将信拿出来,双手递给赵邢端,说:“就是这封信了。”
  郭夫人知道郭大人和那些人有信件来往,不过大多看过就烧了。这封信是前些日子才来的,郭大人来不及烧掉,就被郭夫人杀死了。郭夫人本来想毁掉这封信的,不过又怕有变故,所以就将信件藏了起来。
  赵邢端展开信一瞧,不由得就皱了眉头。
  楚钰秧说:“写的什么?”
  赵邢端冷笑一声,说道:“好得很,这里面还牵扯了让我更惊讶的人。”
  楚钰秧不解。
  赵邢端说:“郭夫人大义灭亲,你家人全不知情,朕就不再追究了。这件事情,一个字也不允许泄露出去。我觉得郭夫人,应该是能做到的。”
  郭夫人震惊的瞧着赵邢端,简直欣喜若狂,立刻跪下来谢恩。
  赵邢端还准备了郭夫人和郭大人和离,让郭夫人带着她的侍女回娘家去了。
  案子结束,赵邢端就带着楚钰秧立刻回了宫去,表情看起来很严肃。
  楚钰秧问:“到底怎么了?那封信给我瞧瞧?”
  赵邢端倒是没有隐瞒他的意思,就将信件交给楚钰秧了。
  楚钰秧大体的看了一遍,这封信的确可以证明郭大人蓄意谋反了,而且还牵扯到了另外两个人。一个人没有说名字,另外还有一位卓大人,楚钰秧并不认识,不过隐约记起是有这么一位大人,应该是上早朝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卓大人,所以有点印象。
  这封信也证实了,楚钰秧的设想是正确的。
  郭大人的确没有玉佩碎片,他并不是那六个持有信物之人其中一个,因为他还不够格,但是他也是涉事者之一。毕竟不是有那样六个人就可以真的谋反了,他们代表的并不是六个人,而是六股势力。
  这封信是卓大人写给郭大人的,上面写着,几日后某个大人物就要进京来了,到时候可能会去碰个头。还问他有没有和陈丞相那么联系好,现在陈大公子死了,之前做的准备白费了,还需要他和老丞相打好关系。
  看起来老丞相对于谋反这件事情并不看好,所以迟迟不愿为伍,反而是陈大公子是和他们一拨的,但是他此时已经死了。郭大人是陈丞相的门生,关系不错,郭大人应该是去劝说陈丞相的关键人。
  虽然陈丞相已经辞官回乡,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道理大家还是懂的,他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了,但是他知道很多朝廷的事情,而且有很多门生,这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关系,是别人都不能比的。
  楚钰秧看完了信,将事情串了一遍,倒是有些眉目了。
  楚钰秧问:“端儿,信里那个要来京城的大人物,是谁?”
  赵邢端摇头,说:“不知道。不过这封信已经是十多日之前的了,恐怕那个大人物已经在京城了也说不定。”
  楚钰秧担心的说:“一点线索也没有,怎么把他揪出来?还有端儿,那个卓大人是谁,他也参与了这事情,我们可以从他下手。”
  赵邢端冷笑,说:“我的确是要从他下手了。”
  楚钰秧觉得奇怪,这卓大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赵邢端下了旨意,将卓大人一家先软禁在府邸里,让楚钰秧亲自去调查。
  遇到谋反这种事情,赵邢端虽然不是一个多疑的君主,但是仍要小心谨慎,虽然他最信任的就是楚钰秧,这件事情也就让楚钰秧去处理了。
  楚钰秧说:“你放心,我这就去!”
  赵邢端看着坐在他床上的楚钰秧,忍不住笑了,说:“不用太着急,人我已经软禁在府里了。你的腰不是还动不了,不用着急去,先休息两天时间。”
  楚钰秧想到自己的腰,就满脸通红的瞪了赵邢端一眼,说:“都是因为你。”
  楚钰秧明显感觉到赵邢端回来之后心情不太好,估计是因为那封信的缘故,不过楚钰秧也猜不出来为什么。
  等到天色黑了,差不多是用晚膳的时间了,楚钰秧正坐在椅子上,期盼的等着美味佳肴端上桌子来,结果就听到外面侍从的声音。
  侍从焦急的说道:“太后,请稍等一下……”
  侍从的话没说完,太后已经呵斥说道:“大胆!哀家要见皇上,你也敢阻拦?”
  侍从可是都知道皇上和楚大人关系的,毕竟他们天天瞧着,是心知肚明。这会儿陛下和楚大人在一起,就怕他们在干点什么亲密的事情,要是让太后瞧见了,可不是要翻了天?
  侍从的确不敢拦皇太后,不过只是拖延一下时间,好在里面听到些动静罢了。
  楚钰秧吓了一跳,“嘶”的抽了口气,他一动就腰疼,刚才动的有点猛了,疼得他差点摔倒地上去。
  赵邢端将人扶住,说:“腰疼还乱动。”
  楚钰秧慌慌张张说:“太后来了!我要赶紧躲起来。”
  “躲起来做什么?”赵邢端说:“你就老实坐着。”
  太后很快就走了进来,看到楚钰秧在屋里,似乎有些惊讶,不过他好像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挥退了侍女,说:“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能好好的说吗?他可是你舅舅,你这样把他软禁在府邸里,别人听说了,以后他还怎么见人?你让哀家的脸面往哪里放,你让哀家以后怎么见人?”
  楚钰秧听得稀里糊涂的,不过再一琢磨,顿时吓了一跳。赵邢端软禁过的只有一个人,不就是那位卓大人吗?皇太后说那是赵邢端的舅舅,不就是皇太后的娘家人?皇太后的兄长或者弟弟?
  这么一想,楚钰秧心里就明白了不少,怪不得赵邢端会不高兴。赵邢端登基不久,羽翼并不丰满,这外忧内患的,还有一堆人趁机想要谋反也就罢了,谋反这事情还有自家人参与。哪能让赵邢端心情舒畅了去。
  赵邢端脸色冷淡,说:“这件事情,我正不知道怎么和母后开口。既然母后亲自来问了,那我也就直说了。这事情,我已经让楚钰秧去查了,这封信母后可以先瞧瞧,瞧完了就什么都清楚了。”
  皇太后本来不想瞧的,不过看到赵邢端的脸色,恐怕是天大的事情,就拿起来瞧了一遍。
  赵邢端可是皇太后的亲儿子,虽然性格有点严肃冷淡,不过也是非常孝顺的。皇太后瞧他那副表情,心里一凛。
  等看完信件之后,皇太后脸色都白了,说:“不不,这不可能,他是你舅舅,他不会这么做的。”
  赵邢端说:“会不会这么做,谁也说不准,如果母后不信,可以亲自去卓府上问一问。”
  皇太后脸上表情变了数遍,最后说道:“哀家,哀家累了……哀家先回去了。皇上,你舅舅他……他总归是你舅舅,你先别难为他,没准只是个误会。”
  赵邢端没有说话,皇太后就这么踉踉跄跄的转身走了。
  楚钰秧看着皇太后离开的背影,说:“端儿……”
  “有话要说。”赵邢端虽然是问他,不过语气是肯定的。
  楚钰秧很少说话吞吞吐吐的,毕竟他是个直性子,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直性子。
  不过楚钰秧对亲情这一点来说,是很珍惜的。毕竟以前他体会的少,所以就更觉得难能可贵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害怕皇太后,这么估计皇太后的看法了。
  楚钰秧难得犹豫,说:“端儿,太后是不是……知道什么?”
  赵邢端没有说话。
  楚钰秧在宫里头的日子不少了,皇太后的脾气是知道的。皇太后是大家出身的小姐,是赵邢端父亲的原配妻子,在赵邢端父亲还没有当皇帝的时候就在了。虽然性格有点古板和易怒,不过是相当端庄有气质的。
  后来赵邢端的父亲当了皇帝,自然是三宫六院,那个时候太后还是皇后,不过下面比她受宠的妃子比比皆是,日子过得并不算舒坦。
  除了赵邢端和赵邢德之外,以前本来还是有其两个他皇子的,不过都夭折死了。最后年长的赵邢德就继承了他父亲的皇位。
  太后性格执拗,不好说话是出了名的。楚钰秧还以为皇太后会打闹一通,没想到看了信,就说了一句话就走了,走的也太痛快的了。
  楚钰秧觉得,如果有人怀疑自己亲近的人,自己肯定不会因为一封信就相信的。并不是说证据不足所以不相信,而是感情上不肯相信,至少要做一做反抗。
  皇太后都没有质疑这封信的真假,就已经离开了。
  赵邢端也察觉到了,沉默了一阵子,恐怕这件事情,比他想象还要复杂严重的多。
  赵邢端说道:“你先好好休息两天。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
  楚钰秧胳膊一伸,挂在赵邢端脖子上乱蹭,说:“端儿你放心,交给我一定水落石出。”
  赵邢端伸手将他抱过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说:“别乱蹭。”
  楚钰秧扭了扭屁股,完全不听他的话,反而变本加厉了。
  赵邢端捏着他的下巴,往他嘴唇上啃了一口,说:“听话,你腰不是疼?还敢挑衅是不是?”
  楚钰秧挂在他脖子上,主动的吻上去,伸出舌头来,在赵邢端的嘴唇上来回扫动着,说:“我要用我的身体安慰你,你要不要?”
  赵邢端被他气笑了,这不是昨天他才说过的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