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炮哥吃锅伐 作者:夏夏不纪年(下)

字体:[ ]

 
 
 57.第五十七章
 
    迷幻阵中。
 
    曲纪与云欣达成共识,暂时一同前行,两人表面看上去其乐融融,实际都对彼此抱有警惕之心。
 
    云欣是个有心计的,她能从一个身份卑贱的庶女修炼到如今这个境界,并且将她那嫡出的姐姐狠狠踩在脚下,就代表她并不似她表面上那般无害。
 
    这个曲纪她在决赛之前他是见过的,不过这么一个筑基期的家伙是并不能引起她的注意的,之所以她能够注意他还是因为他身边所站着的那个身穿黑衣面容俊美的男人!
 
    多年的经验让她的眼光变得极其毒辣,云欣敢确定,如果她成功攀上了那个男人,那么她的修真路绝对会一帆风顺!
 
    云欣眼中光芒闪烁,脸上神色是恰到好处的担忧,柔声道,“曲道友,依我对阵法的了解,这迷幻阵想要破除着实得花费一番不少的精力,光是凭我两,想要破阵有点悬阿……”
 
    曲纪做出迟疑的模样,“那依云道友之言要怎么办?”
 
    “我们时间并不多,想要寻找旁人援助怕是没可能了,只是待会在破阵的时候需要灵力维持。”云欣轻缓的说道,语气之中尽显担忧之意,“我需破阵无法分出心神来,只得仰仗曲道友耗费一些灵力了。”
 
    曲纪冷眼笑了笑,面上神色不显,“那是自然,云道友只需竭力破阵,旁的事交给我即可。”
 
    得到了满意答复的云欣朝他露出柔美的笑容,一双杏眸中流盼妩媚,肤如凝脂,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
 
    曲纪脸上流露出丝窘迫急急的扭头,面上也染上了红晕,云欣见了他这番模样,轻笑着打趣了他几句,就将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专心的寻找那藏在此处的阵眼。
 
    在原著中,云欣也是将这番说辞说与伊枫听,想要乘破阵的时候让伊枫出现意外然后失去前三位置,谁知伊枫略懂阵法之事,知道云欣番话是在哄骗他,当即口头答应,心中却暗自布局。
 
    曲纪紧抿着唇,眼底划过一丝冷光。
 
    没想到换了一个人,云欣也是如此这般说辞,到底是从修真界云家出来的人,心性凉薄,不知感恩,不惧因果。
 
    在修真界有那么一个设定奇葩的家族,就是云家。云家规模并不大只能算得上是个小家族,之所以能被称之为奇葩,就是因为云家上下所有人都有那么一个特性,不懂知恩图报也不信因果之说,更是心冷血冷骨子也冷。
 
    云欣出身虽为庶女,在旁的修士眼中庶出的身份不如嫡出,自然是卑贱的。但尽管云欣是庶女,但云家主母却并未有任何苛待于她,对云欣是真的疼爱极了,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疼爱,嫡女有的她也有,嫡女吃穿用度云欣样样与她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云家人天性凉薄,云欣在探灵之后开始了修真之路,从她离开云家到学院修炼,在她筑基之前,云欣所用的灵石需要的资源都是云家主母托人给她送来的,若没有这些云欣根本不可能成功筑基。
 
    但却就因为她因这些资源成功筑基,却反过头来将那对待她极好的云家主母残忍杀死,就连她那嫡女姐姐也被云欣当着云家主母的面将其掐死。
 
    她这番作为,不仅没有念及云家主母对她二十多年以来的疼爱,将她杀死之后云欣还淡漠的表态,这就是害死她母亲的下场。
 
    三观简直不正到了什么程度,曲纪完全不敢深想,若不是云欣对阵法研究颇深,他也不愿与云欣同行。
 
    云欣虽容貌丰美,但骨子里却流窜着一条冷心冷血的毒蛇,让人防不胜防。
 
    “找到了!”云欣发出惊喜的呼声,唤出斗灵就朝前方十步之遥的树冠挥出了几道剑风过去。
 
    高大的树木高耸入云,碧绿的树叶一簇接一簇的,遮天蔽日般的将阳光隔离开来。
 
    身穿青衫身形消瘦的少年手持着一个鸡蛋大小的圆盘,一路上他躲过了数十次别的修士不怀好意的攻击,更是在后略施小计让他们互相打斗起来,别看进入决赛的这些修士修为比他高深,但实际他们都不曾正统的真正历练过,很容易就被林宣三言两语的挑拨内斗起来。
 
    林宣虽然看似狼狈但实际并未受到什么实际伤害,他身上的衣物大多是被迷幻阵中的幻兽所划伤,他的情况比起那些打斗的精疲力竭,然后被幻兽乘机攻击而导致失去资格的修士好的太多太多了。
 
    圆盘上的指针不断旋转,林宣凝目顺着指针的方向而去,不多时他就见到一男一女站在阵眼左右,那模样似乎是要准备破阵了。
 
    迷幻阵阵眼附近的场景瞬息万变,接近它的修士眼中都会不断看到自己内心最深刻,最难忘,最可怕,最不想面对的画面。
 
    能找到阵眼并不算难,难得就是要进入阵眼并且从它织出的幻境中走出,这才算走出迷幻阵。
 
    比较坑爹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团队任务,而是个人任务。也就是说哪怕他们当中一个人率先从阵眼中出去了,呆在迷幻阵里的人都不会有任何感应。
 
    当然,这样的缘由以云欣和林宣目前的实力他们并不会知道,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认为只要破除了阵眼,他们就会从迷幻阵中醒来。
 
    “两位道友且慢!”林宣自然也是如此认为,他匆匆赶来见两人就要进入阵眼,连忙出声制止。
 
    云欣脚步一个停顿,她止住了步伐朝发声源方向看去。
 
    林宣见两人都停住动作,心中刚刚浮现出一丝窃喜,就脸色剧变的看着曲纪朝他露出一抹笑靥,不顾他的高声制止大踏步就进了阵眼内部。
 
    他的这番举动不仅让林宣变了脸色,就连云欣脸色也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林宣眼中一片阴郁,捏紧的拳头指骨泛白,只是顾及场上还有一人,他迅速收敛神色,脸色带着无奈的苦笑朝着云欣道,“我方才都已经出声制止了,没想到那位道友一意孤行,看来我们怕是得差上他一步了。”
 
    率先进入阵眼的,无论是阵法最后由谁破除,他都会是第一个醒来,林宣这话无疑就是在像云欣示意,曲纪进入阵眼只是为了等他们破阵,然后夺得第一。
 
    云欣不是傻子,很快的就回悟过来林宣话中的意思,脸上表情变得极为难看。
 
    然并卵。迷幻阵并不是像普通幻阵一样,一人破阵万人皆出,它是个坑爹的单人任务,谁破了谁就出去,破不了就里面呆着吧,如此的简单粗暴。
 
    林宣与云欣在内商量了一番,就一同进入了阵眼内,反正曲纪都已经第一个进去了,他们若是再落后那只怕是连二三都捞不着了,尽管林宣心里恨极了,直想要将曲纪除去,但曲纪已经进入了阵眼内,他也无可奈何。
 
    如今之计,也只能等他出去后,将时光镜收复,然后将人弄死在时光镜里。
 
    奇怪的兽叫声携带着强横的威压从天边而来,关注光幕上情形的众位修士下意识的抬头就见天空之上驶来一座巨大的云舟,上面散发出的庞大威压瞬间压得这些修士背脊发弯,修为低浅的修士更是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那驶来的云舟之上印刻着一个形似面具般的蓝色图腾,云舟还未接近浮游山顶,坐于首位的四位学院的院长就起身迎上。
 
    戚元子一挥袖袍,朗声笑道,“是什么风把你这个老家伙给催过来了!”
 
    他这话语间带着磅礴的灵力,若不是先前他那一挥袖袍给下方低阶修士筑了结界,这群低阶修士怕是不仅仅只是觉得戚元子声如钟鼓,恐怕当场就无法承受渡劫修士的威压吐出血来。
 
    殷童丘仰首看着远处那艘巨大的云舟,膛目结舌道,“你、你爷爷怎么来了?”
 
    唐修想起自己传送回唐家堡的那道信息,眼神诡异的飘忽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更加冷硬起来,前提是忽略他有些泛红的耳根。
 
    “哼!”那云舟内传出一道冷漠的哼声,随即一名身穿黑袍的精瘦老人从云舟中闪出来,脸上神色冷酷不已,“邪魔外道风!”
 
    墨菩子打趣道,“你这老小子几十年不见还是这个臭脾气!不过现在试炼大会还未结束,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唐老的目光如炬在下方众修士的身上扫过,最终落到那道光幕上,冷然道,“哼,谁在乎什么试炼大会不大会的,我只是接到消息,我唐家追踪了上百年的魔物躲藏进了这里!”
 
    随着唐老而来的唐门子弟有着数十个,云舟降落抵达浮游山后唐老一挥手就将云舟收入囊中,这些唐门子弟见到唐修都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少主,就不再多言。
 
    ……
 
    阵眼内部的幻境变换的简直就如同幻灯片一样,曲纪身揣着唐修给的破阵蜓以及又是很久不出现的系统在他脑内唧唧乱叫,这样双重的干扰根本就没能让迷幻阵将他卷进其中。
 
    曲纪以一种极其微妙的心态用旁观者的身份,看完了那属于上辈子的他的一生,从出生父母死亡被送到孤儿院,到后面长大成人玩游戏导致勾到网线跌倒穿越,他的心情本该十分沉重或是怀念……但是。
 
    [宿主,虽然我窥屏了很久但是不代表我不存在。这种勾到网线跌倒什么的简直逊毙了好吗!]
 
    曲纪:……
 
    对于所有修士而言,这些幻境内容足以击溃他们的内心并且勾起他们心中的七情六欲,但是曲纪本该觉得自己应该心情沉重怀念过去,但是硬是在系统喋喋不休的吐槽中以及为他规划的内容中。
 
    他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就破掉了迷幻阵,神识从阵法中挣脱了出来,回归了本体。
 
    只是,他睁开双眼的方式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在试炼台的下方站着一溜身穿类似于唐门南皇套的带着面具的青年,见他醒来第一时间露出戒备的姿态,着看的曲纪有些茫然。
 
    ……他不是在进行试炼大会最后的决赛么,怎么睁眼画风就不对了?
 
    [宿主,脑补是病,得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