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屠夫与猪 作者:木米花

字体:[ ]

 
 
  
 
文案
白竹从一头宠物猪重生成人了,
作为一头猪,最后被红烧了,他深知作为家禽的痛苦,然而……他却重生到一个厨子世家!
 
涂恺之作为一个天才屠夫,从小只对家里那头小白猪爱之又爱,却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保护不了他的小猪,眼睁睁看着它被敌对家族的屠夫给红烧了。
 
再次遇到已转身成人的宠物猪,他发誓要找出红烧了它的仇家,为它的小猪复仇,并一辈子不再杀生!
但……两个一心只打算做素食的厨子+屠夫,要怎么打败荤菜世家啊?!
 
涂恺之:上辈子明明说过你爱我!
白竹:不要以为我是井底之猪就可以骗我,明明我只说过嘎噗嘎噗嘎!
 
 
 
作者的话
这是一个顶着神经病设定的美食文(大概是),
设定有毒,逻辑已被吃掉,别太较真科学性
1v1,甜宠文,一如既往过过小日子撒撒糖~~
ps:绝对不是崇尚吃素主义,该宰的时候绝不手软(喂!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美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竹,涂恺之 ┃ 配角: ┃ 其它:
 
 
 
  ☆、屠夫
 
  世人常言,要烧出一道完美的菜,除了要有优秀的厨师,屠夫的存在更是必不可少。
  相传世间有两大屠夫家族,以他们精湛的刀工,对食材出色的分析能力,成为各大厨师名门争夺的对象。
  涂氏家族,其门下多以天才型屠夫见长,是屠夫界存在历史最长的一大名门;与之相对的邹氏家族,仅比涂氏晚出现几十年,然甫一出现,就以其扎实的基本功立足于屠夫界,成为足与涂氏家族相抗衡的一大势力。
  历史的长河行走数百年,在屠夫界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新秀,但两大家族并没有被如沙的时光掩盖,他们能力愈发见长,历久弥新,成为了行业内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让陈家、白家、李家等众多厨师界的名门趋之若鹜。
  自古以来,荤菜以多样的烹饪方法,五花八门的肉类胜过素菜,成为烹饪界的王道。而屠夫对肉类敏感的触觉成为点睛之笔,让荤菜比之素菜更上一层楼。
  厨师和屠夫两相分工,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刺激着人类的味蕾,共同将食文化推向巅峰!
  *
  “啊~”白竹张大嘴巴,头往前倾,眼睛紧盯着涂恺之手上的土豆块不放,舌尖下方蓄满的口水眼看着就要滴下来了。
  “小猪。”涂恺之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像往常那般毫不犹豫把手上的土豆往前一伸,直接放进了白竹的嘴里。
  “唔……”白竹砸吧砸吧嘴吃下,土豆块塞了满嘴,两边腮帮子鼓鼓的,还不忘教训一句,“说了多少遍了,别再叫我小猪。”
  “你就是我的小猪。”说罢涂恺之捏了捏他的鼻子,用食指帮他擦了一下唇边的酱汁。
  白竹没好气,也懒得跟他计较太多,咽下嘴里的土豆后,继续将手中的辣椒切丝。“下个月的地区厨艺比赛,”白竹往桌面的食材努了努下巴,“真的要做这个吗?”
  “嗯。”涂恺之点头,快速切土豆丝的手不停,不一会儿桌面上又多了一大盘山一般高的细丝。
  “我总觉得……有点简单。”白竹皱眉道,实际上他想说的不是有点简单,而是太简单了!这么重要的厨艺比赛,他们竟决定用醋溜土豆丝参赛,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
  “用最简单的素菜打败荤菜,不觉得很帅气吗?”涂恺之嘴角上扬,等将手上的土豆都切好丝后,才转头看向白竹。
  “帅是很帅啦……”白竹嘟嘴喃喃道,“但我觉得真的没多大胜算,要知道我们这次的对手是陈家的后辈,给他打下手的是邹武,他们就拿一根手指头就能赢我们了,更别说我们还是做素的。”
  “一根手指头可拿不起菜刀。”涂恺之将土豆丝放进清水中,轻划了几下。
  白竹白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涂恺之把手头上的准备功夫都做好了,才转过身来看他。他双手环胸道:“我到今天仍然无法原谅邹武。”
  又来了。
  白竹在心里叹了口气,“都多少年的事了,再说,不是因为他当初把我煮掉来吃,”他用手指对着自己上下比划了一下,“我也长不成现在这个模样。”
  涂恺之:“好了别再说这件事了。”
  “我想说的是……”白竹还没说完,涂恺之就截停了他,“我说了,别再说这件事!”
  厨房内一片寂静,涂恺之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空气中。白竹看了他两眼,无奈地转过头,继续他切辣椒的工作。
  片刻过后,涂恺之在旁边轻声说道:“小猪,我不是有心吼你的,你知道……”
  “我明白,”白竹在心底叹了口气,嘴上却用轻快的语气说:“好了,那就定下做这个吧!还有,”他突然扭过头瞪他一眼,“别再叫我小猪!”
  涂恺之被他逗笑了,捏了捏他胖嘟嘟的脸,才说:“这次做土豆丝,我决定加一种材料。”
  白竹正躲着他的手,听了这话突然停了下来,两眼发光地看向涂恺之,“什么材料?”
  “这个。”涂恺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白竹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拿,一打开,一股清香扑面而来,他愣了一下,“茶叶?”
  “没错,是龙井。”涂恺之把茶叶拿过来,他往一个玻璃杯中倒入三分一的温开水,再拾掇了一些龙井投进杯中,待茶叶慢慢舒展开以后,再往里续水。完了以后,他将杯中的茶水沥出,倒到一个小杯子里递给白竹,“尝尝看。”
  白竹迫不及待地就着涂恺之的姿势直接喝了一口,“好香!”
  “醋溜土豆丝的醋味很刺鼻,我试了很多方法都没能减低它刺激的同时保持它的酸度。”他曾试过用酒,但盖住了醋味,却让土豆丝变得更酸。涂恺之挑起一根刚刚浸泡的土豆丝揉了揉,“泡的差不多了,你等一下试试看在炒的时候加一勺子茶水,咱看看效果如何。”
  事不宜迟,白竹开了火,在热油的同时准备好食材,接近十年的下厨经验让他得心应手,材料下锅、抛炒犹如手上生风,不一会就异香扑鼻。白竹给涂恺之一个眼神示意,涂恺之便舀起一勺子茶水,以画圈的姿势均匀洒在土豆丝上,白竹继而抛炒了两下,便熄火上盘。
  两人急不可待地夹了一筷子匆匆塞进嘴里,刚出锅的醋溜土豆丝还冒着热烟,配着辣椒的辛辣刺激着味蕾,让人大呼过瘾。
  白竹不似以往那样狼吞虎咽,几口吃下去后,再一筷子土豆丝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着,待满口的土豆丝都咽下去后,他惊喜地看向涂恺之,便看到对方以同样的神情回看着他,此时他们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次也许真的能行!
  土豆丝中混杂着辣椒和白醋的味道,久嚼之下,龙井的茶香渐渐扩散开来,劈除了白醋刺激的味道,还带出了土豆本身的香气。
  涂恺之跟白竹又尝了几筷子,就着这菜讨论了几句。涂恺之拿过白竹手里捧着的菜,让他再试一遍不同用量的做法。白竹依依不舍地看着那盘土豆丝,那委屈的小眼神活像是饿了许久的小猪一样,若不是知道他已经吃了好几块红烧土豆,涂恺之当真不忍心不让他吃。
  “听话,我们先试一下别的做法,等一下再吃。”涂恺之哄道。
  “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我觉得这个菜就这样做已经可以了!”白竹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涂恺之,那讨食的乖巧模样让人看了都心生不忍,但为了他的胃,涂恺之还是拒绝了他,“我们还有那么多土豆丝,你还怕等一下没得吃吗。”
  闻言,白竹撇撇嘴,突然又想到了些什么,打了个冷颤,认命地拿起铁锅和铲子去洗刷。
  后来他们试了很多遍,味道虽然都差不远,但始终还是第一次的做法最成功,将涂恺之事先切好的土豆丝都做完了,这才总算告一段落。
  端着四五盘土豆丝,白竹和涂恺之一道走出大厅,这时也到了午饭的时候,白奋进边擦汗边走进来,看见他们俩笑了笑,帮着收拾餐桌,等白竹的母亲梁应华进门后,几人便围着一起吃饭。
  “我的天!”梁应华一坐下,看清楚桌面上的菜,顿时惊呼起来,“你们这是用了多少个土豆啊。”
  “别嚷嚷了,吃饭吃饭。”白奋进夹了一筷子土豆丝放进梁应华碗里,自己也给自己夹了一筷子,便埋头吃了起来。
  梁应华斜了他一眼,也跟着低头吃饭。“嗯?”才吃了一筷子,梁应华就察觉出一点不一样,她又夹了一筷,尝了一口,轻蹙了一下眉头,“老头,你刚夹的是哪一盘?”
  白奋进今儿是饿得慌了,头也没抬猛扒饭,随手指了一下面前的那盘土豆丝,嘴上嘟囔道:“不都一样吗,都是土豆丝。”
  梁应华顺着他的指示夹了一筷子他面前的那盘土豆丝,嚼了两下,眼瞬间亮了起来。她又夹了一点其他的,最后还是认定了白奋进面前那一盘,将它和自己面前的调了个位置,免得都落进牛嘴巴里。
  梁应华的这番行为被看在白竹和涂恺之眼里,两人相视一笑,隐忍着嘴边泛起的笑意,埋头吃饭。
  虽然桌面上摆着的都是醋溜土豆丝,一点荤腥味都不沾,但几人仿佛已经习惯了中午这顿必定吃得很寡淡,倒也没谁拿这说事。白奋进吃饱喝足,打了个饱嗝,伸了个懒腰才慢悠悠地吩咐他们把东西收拾好,自己则到里屋休息去了。
  等他一走,梁应华才问道:“你们刚做的这些土豆丝,是准备拿去下个月参赛来着?”
  白竹和涂恺之不禁为她敏锐的第六感鼓掌,白竹点了点头,问:“你觉得怎么样?”
  梁应华默了两秒,然后略带犹豫地开口道:“好吃是好吃,但拿这个参赛,不觉得有点太简单了?”
  闻言两人都安静了下来,梁应华又说:“你们知道这次比赛陈邹两家都会参加吧?外面已经传遍这消息了。”片刻后,涂恺之低沉的声音从旁传出,“除了做荤,伯母你有什么建议吗?”
  梁应华瞥了白竹一眼,见白竹抿了抿嘴唇,她心里叹了口气,默默摇了摇头,“小涂啊……”
  “伯母。”涂恺之似是知道她要说什么,出言截停了她,“你知道我的坚持。”
  梁应华看着他的眼,看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你们想清楚就好,”她意有所指地看了白竹一眼,又看回涂恺之,“这菜,挺好吃的,试一下吧,但比赛前别让你白叔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品尝(づ ̄ 3 ̄)づ
本文日更,每天22:22固定更新,致力于让每位读者大人陪我一起饿肚子[doge脸]
若看得顺眼,记得戳一下收藏按钮喔=3=么么哒每一位看官~
 
  ☆、恩怨
 
  小白猪是涂恺之养的第一头猪,那一年涂恺之才十岁,从他爸爸涂鸣复那儿接过这头小白猪,每天喂它吃好吃的,帮它从头到尾冲刷干净,连睡觉的地方都另外帮它搭了个小木棚,那待遇竟是比家里的老狗小王还要好。
  涂鸣复将这头小白猪交给涂恺之,为的是培养他对牲畜的敏感度。涂家的后人从记事开始就与磨具、刀具到肉类等渐渐接触,小的时候只能玩一下各式的磨具,长大一点了就接触不同类型的刀,等到有足够的自救能力以后,便开始和不同的禽类混在一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