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烈烈一笙(悍然田园) 作者:恰恰果

字体:[ ]

 
文案 
前世,他是欧阳钰笙,四处逃亡,穷途末路之时与追杀之人同归于尽!
今世,他是段笙,不用再四处逃亡,而且还有一个慈爱的母亲,如此平静美好的,怎么能让人破坏?
今世他要好好珍惜这一切,踹飞捣乱者,护好母亲,日子定要过得逍遥自在!
前世注定半生颠簸,今世决定随心所欲……
 
内容标签: 强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笙 ┃ 配角:秦酒烈,杨梅儿 ┃ 其它:各路人马出没打酱油
 
 
  ☆、【1】
 
  屋内一张用石头踮起的破床上,鼓着一个小包,看上去硬邦邦满是补丁的被褥外露着一颗头发干枯焦黄如茅草般的小脑袋,寡瘦的小脸,干裂的嘴唇,紧皱的眉头,显得异常可怜。
  屋外已经持续吵吵嚷嚷了很久,哭泣声,哀求声,奚落声,刻薄的咒骂声,甚至还有孩童的嬉笑叫好声。
  欧阳钰笙其实早就醒了,只不过浑身疼痛无力,除了手和脑袋能够微微移动之外,其他地方居然无法动弹,再加之脑海中暴增的记忆作乱,头疼得厉害,所以他干脆就不动了,努力清理着脑海突然多出来的记忆。
  他欧阳钰笙居然没死!引爆微弱的异能源,加上新型的人体内置式炸弹,他相信那威力能炸毁一个小型基地,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破旧的被褥下费劲地伸出一只干瘦的小手,欧阳钰笙看着眼前这只明显不属于自己手,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他的手十指修长,指节分明并且充满茧子,微微颤抖的枯瘦手掌左右摆了摆,正反翻了翻,他终于确定,他是真的死了,然后又不可思议的活了。
  他再也不是那个被迫四处逃亡的欧阳钰笙,从今天开始这里只有一个叫做段笙的十岁男孩。
  段笙张大眼睛,转着脑袋和黑溜溜的眼珠,观察屋内摆设,确实如记忆中的一贫如洗,窄小的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身下的这张木板床,居然就只有床边上两个破烂得快看不出是什么的草墩子,桌子凳子柜子箱子之类的完全没有。家中仅有的几套衣服,整齐的叠放在床头,用两块打满补丁的灰色布片充作枕巾铺上当做枕头。
  这已不是一般的穷了,是超级穷啊。这具身体的父亲早已在他六岁时就已经病逝,生母带着他在段家这狼窝子里艰难的讨生活。
  屋外的的哀求声,哭泣声,不用想肯定就是他现在的母亲,声音里那带着掩饰不住的伤心和绝望。听得段笙眼睛酸涩,心里闷痛。
  母亲,段笙这一世的亲人,那个纤细柔弱的女人,不管面临着如何艰难的困境或是无数令人发指的苛待,却从未想过要抛弃这个比丈夫还要病弱的孩子,不得不说原身不幸的人生中,有这样一个母亲,就是他最幸运的事,真是令人羡慕!不过从今天起原身的母亲也将是他的母亲了,他来享受这份无私伟大的母爱,接了这因,自然会护好这果,苛待过这对母子的那些人怎么可能让他们好过!
  这具身子先天不良,又加之后天没有好好照料,吃不饱穿不暖,重度营养不良,经常一不小心就病得气息奄奄,刻薄的奶奶赵氏怎么可能为一个本就不讨她喜欢的病猫子请大夫,要知道看病吃药可是很贵的。这次比以往病得更严重,段笙的母亲苦苦哀求赵氏为唯一的儿子请郎中,赵氏如以往一样不愿,言语一如既往的刻薄恶毒,句句恶言犹如诅咒传进段笙耳中。
  哼,原来的段笙可不就是死了吗!恶毒的老太婆,咒死自己亲孙子,也不怕折寿下地狱。还有其他几人,段家从小到老全都不是好东西!
  按耐下心中的怒火,现在想什么都是多余的,至少要想办法让身体恢复健康,不然人一个指头就能够摁死他,别提还要为母亲和原身出气。这具身子的情况不容乐观,小小年纪居然如年迈老人一般将近迟暮。
  静下心来发现精神力居然暴涨两倍不止,而且异能也跟了过来?虽然他的异能并不是攻击性的,也不是自然异能,但架不住好用啊。
  段笙前世五岁时觉醒稀有草木精华提取异能,这种异能提取的草木精华极其纯净,效用能量保存最为完整,就算是精密仪器也是做不到的。所以觉醒那一刻就被默认为未来最尊贵的药剂师,因家族震慑,各路人马忌惮无人敢动。
  可惜还未长大,八岁时就因为无辜牵连进恐怖爆炸事件,虽侥幸未死,却损伤了异能源,异能终生注定不能晋级,只能再一级徘徊,成了一个尊贵的废材,身体无法恢复最佳状态,即使修炼体术,终生也无法晋级高级武者,至多成为中级武者。
  此后被家族放弃,因异能太过稀有有生之年都在逃亡中渡过,最后在26岁时穷途末路与追捕者同归于尽。
  段笙不恨前世的父母,因为他们至少没有亲手把他送进研究院手中,成为实验台上任人宰割的试验品。并且瞒着家族,悄悄把他安全送出家族,伪造了一个平民身份,又给了一部高级体术功法,就这样平安过了三年生活,才被发现从此进行逃亡之旅。
  十一岁开始逃亡生涯,使他迅速成长,并且没多久就晋级中级武者,可惜因身体的原因,再也没有丝毫寸进。
  现在异能比前世更弱,前世好歹进入一级,现在却连一级都没有,只不过异能源却是完好无损,那么就不可能是前世跟过来的,应该是这具身体本身就有的,也许就是因为异能源相同,所以他才能进入这具身体。
  就现在这破身子动都动不了,体术肯定是暂时练不了,异能连一级都没有暂时也不顶用。段笙只好先用精神力梳理经脉,感应着体内纤细且堵塞严重的‘柔弱’经脉,无奈。直接修炼体术可以直接震开经脉堵塞,只不过这身体经脉太过脆弱,这样直接粗暴的方法肯定是不行的,只能温柔着来,他应该庆幸异能者都能激发精神力吗,段笙暗自叹了一口气,真是任重道远啊。
  在段笙专心梳理经脉时,不知什么时候屋外传来几声喝止,杂乱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只有时不时的传来小声的嘀咕声,不知是谁又在背后编排谁。
  天色灰暗下来时,一个破旧的木门‘咯吱’一声被人从外推开,进来一个瘦如柴骨的妇人,双手小心的捧着一个缺了口的褐色粗陶碗。
  在门响那一刻,段笙就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一世的母亲,用枯瘦的双手如此小心护着的吃食,其实也就不过一碗野菜汤,加了几乎能数的清的粗利刺喉的糠皮。
  看着妇人麻木的眼睛从看到他开始便不自觉的溢出慈爱的眼神,喉咙突然堵得难受,心中小心斟酌一翻,按着原身习惯轻唤,梳理了一半的身子也跟着挪了挪。
  “娘”
  “哎,笙儿,别动,别动,等等娘扶你啊,小心你的身子。”妇人忙把碗放在草墩上,确定放稳了,又忙着把段笙扶了起来看在紧接着床板的墙上,又严严实实的用被子把段笙裹好,这才又重新抬起碗。
  “笙儿啊,赶快菜粥喝了,这样才能好的快,已经不烫了,娘用手给你试着呢。”杨氏拿起勺子,搅了搅野菜汤,想要把为数不多的糠皮搅匀一点。
  段笙看了看那碗里的东西,不说那糠皮,就算是野菜也没有几根,心酸的同时心中也愤恨不已,野菜的话许多地方都有,随手可采,并不是多难得的东西,却为什么碗里只有那么几根?记忆里好像是奶奶赵氏严格的管制着他们娘俩的吃食,就算是野菜也不准多放,一天两顿,一顿就五根野菜叶,多一根都不行!糠皮用小勺测量,每次煮的时候只准放一小勺。这是有多刻薄,才干的出这种事来。
  “娘,你吃了吗?”咽下一口菜汤,面无表情的咽下硬得刺喉的糠皮。
  “娘早吃了,笙儿不用当心娘,乖乖养好身体才是正紧。”杨氏氏顿了一瞬,拿着勺子的手一紧,随后又若无其事的开始喂段笙。
  母亲杨氏的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精神力强大的段笙,段笙心中了然,今天因为他得事这一翻折腾,那赵氏肯定心里恨毒了,怎么可能还让母亲吃饭,恐怕他的份,可能都是母亲千求万求才得来的。
  眼前的妇人,明明还三十不到,却如同苍老如四五十岁的老妇般,形同枯槁,两鬓仔细一看居然已生华发!血气衰败,段笙简直不敢相信她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这些年不但吃不饱穿不暖,而且家里家外的活计,几乎都压在这个瘦弱女子的肩上,还要天天忍受着,段家人的咒骂,奚落,不但身心都疲累不堪,段笙就是杨氏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什么时候断了,那杨氏也就完全崩溃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忐忑呢,不过还是要吆喝一下 : 各位走过路过,觉得文文还行的话请多支持,能收藏一下就更好了(? ??_??)?
 
  ☆、【2】
 
  吃了将近半碗的野菜汤,段笙便轻轻摇摇头“娘,我吃不下了。”
  段笙原意是想要洋装饱了,把剩下的半碗野菜汤留给母亲,哪知话才一说完,母亲便红了眼。
  “都怪娘没本事,没能给你请来郎中,你才吃这么点,是不是、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杨氏忙伸手探向段笙的额头。
  “娘,我没事,只不过是饱了而已,你别担心。”段笙无奈的说。
  “没事怎么会吃那么少,要不,明天我再去求求你阿奶,求她给请郎中来看看。”杨氏一咬牙决定明天再去求赵氏,哪怕跪死也要给儿子请来郎中!
  “娘,不要去求阿奶,求了也没用的,而且我已经好了,今天精神也挺好,养两天也就没事儿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段笙轻轻拍拍母亲的手“娘快把菜汤喝了吧,别浪费了。”
  听儿子这样说,杨氏哪里还不明白,儿子这是心疼她呢。匆匆应了一声,背过身抹了抹眼泪,这才把菜汤喝了。
  等杨氏收拾好,天已经完全黑了,因为赵氏舍不得给他们娘俩油灯,所以天一黑他们也只能抹黑。好在杨氏已经习惯了,硬邦邦的一床被子两人盖,到处都是缝隙在漏风,还好还没到冬季,不然段笙都要怀疑能不能熬到早上。杨氏慢慢摸着把段笙抱在怀里,裹紧被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白天真是累狠了。
  段笙从没和人一起睡过,而且还是被人紧紧抱着,警惕性使身体紧绷,感觉浑身都不适应,但依旧不敢动都丝毫,因为他知道杨氏易惊醒,只要他一动,恐怕就醒了,他不忍心惊动这个瘦弱的女人,她实在太累了。
  适应了好一会儿,终于慢慢放松下来,释放出精神力安抚着母亲,等到母亲进入深度睡眠,这才轻轻的挪了挪身子。接着段笙沉下心神准备把剩下还未疏通的经脉梳理完,要赶快好起来才行,不然以如今他们娘俩的身体状况,再加上没吃没穿的,今年冬天肯定是熬不过去的。
  深夜,段家屋后的菜地里蹲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微弱的光晕晕染开来,光其实并不强烈,但架不住四周都乌漆墨黑,才使得光晕如此明显。
  这个身影其实就是饿得受不了的段笙,异能者和修武者因为修炼都需要大量能量,所以理所当然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特别能吃。而晚饭才喝了半碗清汤寡水的野菜汤,段笙怎么可能不饿,所以经脉刚梳理完,身体能动了,段笙就迫不及待的悄悄摸了出来。
  前世曾听一个老厨师讲过,白菜乃百菜之王,有养胃生津、除烦解渴、利尿通便、清热解毒等许多功效,不过现在也不讲究什么效用能饱腹才是正经,话说在灾后重建的新纪元时代,这么纯天然的蔬菜可是极少见的。段笙一边用异能提取白菜里的精华,一边咽口水,如果不是这具身体现在实在娇弱,生硬寒凉之物不能随便吃,段笙现在真想直接生吃了算了。
  精神力暴增的好处就是,异能输出比前世更精细、更准确、更稳定、更快速且没有一丝浪费,成果也是原来的两倍,而且即使异能耗尽,精神也不见丝毫萎靡,精神好的很。
  段笙直接把提取的白菜精华送进口中,腹中的饥饿感顿时消减不少,这可比吃饭更解饿,都是纯净的能量啊!如果有人看得见的话就会发现,好几颗白菜已经失去色泽,焉了,现在白菜里恐怕只有单纯的水分和轻微的不明物质,因为有用的都已经被段笙提取出来了。
  这些菜平时都被赵氏跟个眼珠子似的看护着,段笙娘俩从没吃到过一片菜叶,一颗豆子!段笙冷哼,我们吃不上那谁也别想吃上!接下来段笙一直都在用体术功法配合着恢复异能,然后再继续提取菜园里各种蔬菜的精华,萝卜,白菜,茄子,辣椒,韭菜……如此重复,菜园里的菜他一样都没放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