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尊主的巨星之路+番外 作者:随今(上)

字体:[ ]

文案
  仙宫尊主凌非白因天雷之劫身消道陨,普天之众拍手庆贺不已。
  然在同一时刻,另一个世界中,一个羸弱的小男孩在病床上缓缓醒来,重获新生。
  凌非白:这个世界,真是无聊至极,没有灵气的滋养,我的丹田与经脉早已饥渴难耐。
  麻麻:嘤嘤!儿砸又胡言乱语,中二病犯了,怎么办?急,在线等!QAQ
  当无聊的尊主碰上演艺圈,一切都不再无聊。
  脖子以下不能描写,攻受无差别没卵用,可无视,介意的亲就当作主受吧
  1V1,全文金手指大开,【狗血】【天雷】【慢热】,架空世界,偏现代披着娱乐圈壳子的苏文。
  玛丽苏杰克苏苏苏苏!男主酷炫狂霸拽,性格冷硬大家别嫌弃他,毕竟活了那么多年,还宅还没对象,脾气古怪请谅解
 
  内容标签:娱乐圈 重生 现代架空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非白 ┃ 配角:你猜 ┃ 其它:你猜
  
 
 
 
第1章 重生(上)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气象,喜欢请点收藏,懒作者在此谢过先~
  在这篇文里,你会看到狗血、金手指、天雷、烂梗等可能让亲不适的成分,作者玻璃心,请轻拍请轻拍~
  长篇,前期比较慢热,主娱乐圈,逻辑乱,不现实,一切剧情皆为作者瞎掰杜撰,如有不满,请好言好语地提出来~在这里谢谢各位看官莅临~
  身边是一片小孩儿的嘈杂打闹声,一个黑发黑眸的小男孩儿蹲坐在一边的台阶上,穿着干净的白衬衫七分裤,抱着膝盖,一动不动地仿若一尊陶瓷做的3D娃娃。
  他的眼珠子就像是被墨汁浆洗过一般,黑得深邃而通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湛蓝的天空上飞翔的儿童拟真模型飞机飞来飞去。
  他瘦小的身板蹲坐的时间并不是很久,腿部的肌肉就开始酸痛发作,他沉了沉眼眸,扯了扯薄平的唇角。
  凡人的身体真是脆弱,处处受限,真是无趣之极。
  “大大、大大大表哥……”一个吸溜着鼻涕的小胖墩期期艾艾地挪了过来,灵活地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狡黠的光芒一闪而逝,他结结巴巴地开口道,“要、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玩儿……”
  不远处正玩得起劲的小孩子们都放缓了手中按遥控的动作,眼神三三两两地瞟过去,恶劣的目光之中难掩一抹兴奋之情。
  黑发男孩儿闻言抬起头,那双平淡无波的眼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看人的眼神里透着一股矜贵的漠视,就像是在审视一件死物般。
  小胖墩浑身打了个激灵,鼻涕快流到了嘴角都不自知,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他呐呐地伸出小胖手,想要把这个不合群的大表哥给拉起来。
  男孩沉默地盯着小胖墩脏乎乎的手掌,轻皱眉头,一阵轻风而过,眼前一模糊,小胖墩疑惑地抓了抓后脑勺,大表哥的身影倏地瞬间就从眼前消失了。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清冽的童音里带着一丝凛然的杀气,激得小胖墩背后发凉,霎时间冷汗津津,小孩子尚不懂得恐惧为何物,瘪了瘪嘴,坐下肥嘟嘟的身躯就大哭起来。
  “啊!凌非白!你又欺负人了!”
  一道尖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手里抱着她的小洋娃娃,大声地叫道,“你怎么总是这样?别人招你惹你了?”
  凌非白冷冷地瞟了她一眼。
  苏明珠,苏家长子的大女儿,独苗苗一根,被宠得骄纵又无法无天。然心里再怎么不爽,他也不会自降身份,和一个小女孩计较,于是视若无人地推开三三两两个妄想堵住他去路的小不点儿,扬长而去。
  “凌非白!个小贱种!小贱种!”女孩儿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用愤怒的眼刀子刮了一眼还在原地蹲着哭的小胖墩,踢了他几脚,“哭哭哭,哭什么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一点用的东西!再哭我就把你送到你爸爸那儿去!”
  小胖子闻言立刻吓得止住了啼哭,他爸爸如果知道自己在主宅被表姐嫌弃了,肯定会罚他的,而且他也不是故意要哭的,只是那位大表哥的眼神和语气,阴森森的,简直比他看过的恐怖漫画还要可怕,要不是表姐派遣他去打头阵,想要恶整一下,他打心底都不想得罪这个大表哥的!
  女孩儿咬了咬嘴唇,这个凌非白,不管自己做什么他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要她一点空子都没得钻,身为在主宅出生长大的大孙女,她从来都是被人拥簇着、宠着长大的,哪里遇到过这样软硬不吃的家伙!
  果然是个没爹的小贱种,和奶奶爸爸说的一样!低贱又臭脾气!现在还来碍自己的眼!
  哼,等到凌非白母子俩失去了主宅的庇护,看他们转眼之间会怎么回过来乞求。
  到时候自己就看好戏吧!
  ——
  苏陌如从书房走了出来,清秀的面孔上满布忧愁。她早早就知道母亲和哥哥把她从中都城唤回来不可能有什么好事,事实上她和主宅这边也已经有七年没有联系了,上一次回来还是带着尚在襁褓中的小望回来探望父母,结果意料之中地被冷眼相待。
  不过这样的情景苏陌如也已经习惯了,或者说已经是认命了,非白是自己的孩子,虽然早已和这孩子的生父形同陌路,但是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拥有血缘联系的小生命,所以当时即便苏父苏母多么激烈地反对自己,并且想让自己把这个孩子送到福利院养着或者干脆丢掉,苏陌如都坚定地把孩子抱在怀中,态度鲜明地否决了这些荒谬的要求。
  在她看来,这个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她从小都不得重男轻女父母的重视,什么父爱母爱大都分给了哥哥,自己从来都是相当于隐形的,所以在潜意识里,她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路。
  她想对这个孩子好,用全部的爱与信任对这个孩子好,然后让他可以快快乐乐的长大,幸福地度过一生。虽然非白至今也没有得到苏家的承认,不能冠以“苏”姓,苏陌如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顶着她生父的姓氏,那个薄情寡情的男人自打非白一生下来就没给过她好眼色看。苏陌如虽然性格绵软,但是内里性子还是很倔强的,恶心自己可以,但是说什么也不能亏待了儿子,姓氏可是一辈子的事。
  于是她干脆翻阅字典,找到了一个“凌”姓,看起来透着一股霸道总裁酷炫狂霸拽的格调,人中龙凤范儿的姓氏,也算是寄托了她对孩子的一片殷切期望。
  她也是误打误撞,不知道自己随手拈来的姓名,竟然和凌非白上一世的一模一样。虽然貌似非白这几年成长得有点“诡异”,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用全部的爱去呵护的孩子。
  而就在两天前,带着已经快年满八岁的非白,在中都城安稳生活的苏陌如则忽然接到了苏母的传讯信息,要求自己回到主宅。而目的,竟然是想把自己给嫁出去!
  “妈,你知道我还带着非白,我还带着一个孩子。”苏陌如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苏母,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些年,我真的没有考虑过嫁人……”
  “我已经和男方那边说清楚了,别人并不介意你带着个孩子,陌如,我可是为了你好,对方也不建议你带着个拖油瓶,也不嫌弃你有过那么一段,这样富贵又可靠的人家肯要你,已经是件天大的喜事了。”苏母抬了抬松垮的眼皮,浑浊的眼珠里闪过一丝精光,那家人和他们苏家洽谈过了,只要苏陌如人嫁过去,那彩礼可是大大的有。
  至于这个小女儿的意见?苏老太太抬了抬眼皮,完全不放在心上。
  “可是我介意。非白年纪还小,我不想让他的生活又太大的波动,我只想好好地一个人把他抚养长大,”苏陌如不是个傻子,苏母给她说亲的那个人家可是有家暴前科的,这块地方上有名的仗势欺人。就算是再富贵又怎么样,她不想要再去组建一个什么新家庭,她只要自己的非白好好的,不谈自己,作为一个没什么倚靠的继子,非白又会遭遇到些什么事情,这些都是不可想象的。
  想到这里,从来没有反抗过母亲的苏陌如颤抖着嗓音:“妈,你就这么忍心……把我推到火坑里去吗?我知道……您一向都不喜欢非白……但是他好歹也是你的外孙……”
  苏母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明显发了怒,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片刻之后生生地忍住了:“你这个妮子满脑子都想着什么,你是我的亲女儿我怎么可能害你?那些传言当不得真的,你还就天真地相信了别人的闲言碎语?我生你养你这么大,供你读书,给你看婆家,居然还是害了你了?不说别的,这么多年,你为我们苏家贡献了多少?你还有脸说凌非白那个小子,要不是你肚子不争气,生下来一个傻的,那杜家,哪里会急哄哄地退了婚约?”
  苏陌如当下就要流出眼泪来,她一直都知道父母是偏心的,先前为了钱权,苏家硬是搭上了她前未婚夫一家,使劲鼓动她想方设法嫁进去,结果呢?还不是惨遭抛弃的下场?婚事黄了也就黄了,她也没有多么奢求什么幸福美满的婚姻,而今她独自一人在中都城打拼时她没有怨言,独自一人在她乡生下非白,她也没有怨言,但是从来没想过母亲会是这样的偏心狠心,以至于到了漠视她人生的地步。
  苏母看着苏陌如面如死灰的样子,以为她这个女儿终于还是低头默认了这件事,扬起了一道笑容:“你也就放放心心地嫁过去,对方又有财力又有权势,那家人总不会亏待你的,除了这家,不然你觉得,还有谁能够看得上你?”
  和苏家商议亲事的那家人可是这城里的一霸,只要攀上了这门亲事,这些年略有颓势的苏家想要咸鱼翻身,那真是再简单不过,这个从小到大都没什么用处的苏陌如,终于还是为了主宅这边贡献了一次。想到这里,苏母状似亲昵地握住了女儿冰冷无比的一双手,表情温和得就像一位慈母。
  “我不嫁。”苏陌如板着面孔抽回了手,直视着苏母,眼里还残留着一丝泪光,天知道对比从前,她现在平添了多少分勇气能说出拒绝的话来,“妈,我真的不嫁,我自己带着非白,也能过的很好。”
  “很好?”苏母欣喜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她对于这个向来不看重的女儿本来就缺少耐心,但她也没急哄哄地催人嫁,以免生出更不好的效果,嘴边溢出一丝冷哼,面目变得比谁都快。
  “那小子可是傻了有六七年了,现在虽然稍微好了一些,谁又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傻回去?那既然你这么想不通,就在主宅住上几天,再好好想想,反正亲事不急,正好松闲几天,也算是给你想通的时间。”话一扔在这儿,苏母便走出书房,不再理会这个陷入痛楚中的女儿。苏陌如捂住嘴巴,以免自己下一刻就要哭出声来。
  这就相当于变相的软禁了,不仅把她关在主宅,还捎带上了她的儿子非白。苏陌如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无力,凭着一股意念呆滞地走出了书房。
  她现在只想看看自己的孩子,非常想见他。
  
 
第2章 重生(下)
  展开手掌,凌非白幽深的瞳眸之中闪过一丝失望。
  没有、一丝灵气也没有。
  自从一年前在这个世界醒过来,以往的修为尽散,堪堪只留下了练气期的水平,他就发现这个世界的灵气简直是稀薄得要命,连捏个清尘诀都费事,几月前他布下一个小聚灵阵,也只是聚起了一小团的灵气丝儿,更不要提还想依靠这些灵气来增进修为了。
  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想到上一世自己经历那九九八十一道雷劫时,也不知道从何而来得到消息的修真人士接踵而至,一波接一波趁机作乱,也不枉费他们上千年的隐忍,凌非白最终还是没能躲过雷劫加上数百人凶猛夹击,就此陨灭。
  不过在身死道消的最后关头,他拼尽全力夺魄而出,引爆了那具身经百战淬炼而成的身体,那些在他死亡之际妄想趁乱夺宝的修士们一个都没能逃脱,也算是解了自己的一口恶气。
  死也要拉着几个家伙陪葬,这才是凌非白从不参与黑白道,唯独活得肆意的作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