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尊主的巨星之路+番外 作者:随今(下)

字体:[ ]

 
  
  
 
第67章
  最终结果也在在场很多人的意料之中,凌非白以超高的成绩排名在中都城区海选第一名。
  最终成绩出来的时候,全部人都以一种“这不是毫无悬念么”般的表情,全场的视线都聚焦在专注于撕开巧克力棒包装袋的凌非白,已经就怪不怪。
  众女生:学霸男神就算是在吃东西也辣么帅!这人设苏得简直不真实!
  而此刻被点到名字的凌非白,还啃着手里的巧克力棒,囧囧地上了台,接过主持人颁给他的海选通关卡,抬头看到主持人一副难以形容的奇异表情,而后问了一句:“你是……想要吃?”
  谁特么想吃巧克力棒啊!!骚年是你的巧克力碎渣落在我手上了!BY此时此刻内心是崩溃的主持人
  坐在接送车里,回到学校的路上,惠湾湾很主动地坐在了凌非白旁边的位置上,喜滋滋地恭喜道:“凌师弟,没想到你那么厉害,居然第一第二轮都是第一名,看来冲刺全国前三,杀进国际赛已经不再是梦了,全靠你了!”说着,很有信心地拍了拍凌非白的剑,很是与有荣焉。
  “嗯。”凌非白极其简洁地回了一个字。
  海选对于他来说,确实有些太过于容易了,如果进了国际赛的话,比赛的题目难度极大可能会拔高一个层次,或许会有另一番大有不同的观景,再加上离上次,因为金球奖的缘故难得出了一次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了。凌非白近些日子除了有两部戏要拍,其他时间都颇为无聊,所以总体说来,他对那个什么国际赛,还是存了一点期待的。
  又可以坐坐那个叫飞机的交通工具,和看看各种发色瞳色的番邦人了。
  惠湾湾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这届大一出了这么一个天才人物,还是她们自己院系的,说出去都倍有面子。虽然人有点小高冷,偶然会来点让人惊奇的小动作,不过天才都是有点小癖好的,这并不难理解,也不妨碍惠湾湾这个师姐越发喜欢这个小师弟。
  “哦,对了,来比赛之前,是谁那个什么眼看人低啊,现在呢?——”惠湾湾挑了挑秀美的眉毛,点了点脸颊,“打脸打得不轻吧?”
  眼镜男本来特意选了一个后面的座位,以确保其他人别注意到他,一下子被惠湾湾给拎了出来,脸一下子就绷紧了,秉着一丝文人端正的气范儿,很是僵硬地咳了一声。
  “我、我这不是也是担心小师弟临到比赛紧张吗?毕竟是大一,没什么比赛经验……”眼镜男局促地移了移眼镜,脸色微红道,“再说了,凌师弟发挥确实不错,这也是我万万没想到了,也算是咱们学校之福,说什么打脸不打脸的……”
  接送车很快便到了学校门口,参赛学生们也下了车,站在学校大门前的牌匾前,大家聚在一起,在带队老师的建议下,喜滋滋地拍了个合照。
  惠湾湾囧囧地手臂在头顶上一勾,摆出了大大的心形。
  她勾了勾嘴角,看着眼镜男局促而臊红一片的脸色,也懂得见好就收,转头笑嘻嘻地嘿笑了几声,不由得对着凌非白打趣道。
  “哎,也是没想到咱们凌师弟会那么厉害,一出手就稳当当地拿了第一,看到其他学校来的那些个女生没,一个个被凌师弟迷得晕头转向的,你看这容貌这身段是怎么长的?怎么长的那么帅的同时,智商还那么高,凌师弟你这是不打算给其他男生留活路啊!”
  凌非白颔首,毫不谦逊道:“嗯,天生的。”
  “看来投胎也是项技术活啊!”惠湾湾感慨道,脑回路跳脱得跟什么似的,“像你这样的超级优质基因,以后一定要多生几个孩子,不能浪费啊!”
  “生孩子?”凌非白扬起眼睛,他活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主动谈起生孩子这件事,于是略微奇怪地问道。
  “对啊,对啊,不过说起生小孩,师弟你得先找个女盆友才行。”惠湾湾呵呵地笑道,半开玩笑地指了指自己,“你看我这款怎么样?够得上凌师弟的标准么?”
  “你们在说什么?聊得那么开心?”一道熟悉而低沉的男声在凌非白的身后响了起来,顾卿身着一身极简的休闲装,带着大墨镜站在他身后,唇角是一道恰到好处的职业性地微笑,“不如加我一个。”
  闻言,惠湾湾的视线飘到了后面,只见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像是有点熟悉,但是他那副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一时之间倒是让她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但是当她的眼睛和顾卿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背后莫名掠过一道刺骨的寒凉,就像是被什么大型野兽无形中盯上,加入豪华午餐的恐惧,牢牢地攥住了她的心脏。
  这种突乎而来的压力骤然间迎面而上,让惠湾湾几乎是马上移开了眼睛,根本不敢与之继续对视。
  凌非白转身,隔着几米的地方,很是平静地唤了一声:“顾卿,你来了。”
  顾卿很是自然地把凌非白背上的书包取下来,自己给拎着,冲着他温和地微笑:“我来接你去开机仪式,章皖这次,好不容易才同意我来的。只不过,非白,你现在方便吗?”
  虽然是对着凌非白说的话,他疏离的桃花眼却瞟向了其他人,尤其是在惠湾湾的身上,多停留了那么一秒钟,带着无可言喻的微妙感。
  惠湾湾只觉得那股凛然的气压又冲向了自己,一时之间手脚僵硬,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惠湾湾:这个男的,瞧着怎么那么邪门啊??嗷QAQ我好怕怕!
  凌非白抓住了他的手,抬起眼睛,平淡至极的眼神看着顾卿,就像是能够洞察他的所有想法一样。
  后者则是几乎同一时间下意识地收起了释放而出的气势,脸颊浮上了一层晕红,乖觉地“嗯?”了一声。
  “别闹。”凌非白低声说道,像是顺毛般地捏了捏他的手指头,语气里有点无奈的味道,“我当然有时间。”
  顾卿笑道:“那么,我们出发吧。”
  等到凌非白和顾卿驱车离开,徒留一管尾气后,惠湾湾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顾卿……顾卿?!难怪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那个顾卿!”惠湾湾无语泪流,“哪家粉丝说顾影帝是个一笑如三月春风的大暖男绅士的?!他一笑,我如坠冰窟好吗?!差评!”
  大夏天的!把人活生生地吓出了一层冷汗!再也不相信所谓的粉丝滤镜了!
  、
  拿着手里的一束香,凌非白简直不知所以。他还是第一次参加电影的开机仪式。
  没什么特别的感想,只觉得手里的香味道有点重。
  这次身为男一号,当然不能在今天请假,开机仪式一系列工作,他就算不参与也得在一旁杵着,毕竟时时刻刻都会有记者的摄像机转过来,还要十分耐心地去回答记者的提问。
  “今天就是来当个吉祥物的,凌大神你这样想就好了。”斯望在一边囧囧地这样说道。
  吃了一餐热热闹闹的开机饭,可惜味道不怎么好,请的大厨还比不上顾卿十分之一的手艺,所以吃得也不是那么的尽兴,周围的人敬酒的敬酒,恭维的恭维,一时之间一片嘈杂,让凌非白很是不自在,于是筷子只动了几下之后,便没有再下筷。
  虽然顾卿前脚刚走没多久,凌非白嚼着嘴里不咸不淡的饭菜,已经有点想念他了。
  果然色香味俱全,不是每个下厨的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做得到的,每每看到顾卿下厨,不仅可以享受美食,还能看到美人(大雾),也是一种双重的享受。
  吃完了开机饭,就是上香仪式。
  起初凌非白对这一过程完全不了解,也无法了解凡人界的祭拜和崇信。只是看着其他人都闭上了眼睛,虔诚地向着香炉的方向鞠了鞠躬,而后转了九十度,向着另一个方向,鞠了鞠躬,于是他依样画葫芦照做。
  只可惜凌非白的动作太快也不够其他人那么虔诚,转了一圈之后才发现其他人还在慢慢悠悠地一个方向拿着香鞠着躬,于是他面无表情,又重新拿着香转了一圈,这才跟随到大众的节奏,齐齐把香插到了香炉里,开机仪式这才告一段落。
  在主持人说:“各位媒体盆友久等了,现在可以正式提问了。”之后,一大波的媒体记者朝着他涌了上去,无数的话筒递上前去,记者们七嘴八舌地问起了各种话题,全都以凌非白“哦”“嗯”“是”“不是”平静地答完了,一点能作为爆点的新闻一个字都没问出来。
  女主演宋君那边就迥然不同了。只见身着小礼服的宋君言笑晏晏,谦逊有礼,回答起记者的问题也不敷衍,却以绝佳的说话技巧避开了敏感类的问题。
  斯望:张弛有度,这才是正常的画风啊。再看看我们的凌大大,真是高冷得无懈可击OJZ
  凌非白本来就不是很喜欢被一堆人围着堵着的感觉,轻微洁癖的他也十分讨厌其他人无意的触碰。
  特别是当记者们齐刷刷地把话筒抬了起来,喋喋不休问着各种五花八门的问题时,其实他已经十分克制心中的厌烦、不停心中默念“他们只是一群手无寸铁的凡人”,才不至于挥出一道气刃把这群人全都打飞。
  #凡人们,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其实险些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在全程面瘫地接受了长达三十分钟的媒体现场采访之后,总算是要告一段落,凌非白一口郁气缓缓吐出,只听到一个不怕死的记者高声喊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两位主演!最后一个问题!”
  凌非白眉头很不耐烦地微微一拧。宋君则面带微笑,很是温婉接道:“请这位记者说。”
  记者:“听说宋君你和男主角很有缘分啊,据说是小学同学,你们的关系,貌似很好哦?”
  宋君抬眼,状似有些羞涩地瞥了一眼凌非白,然后笑着捂嘴,不好意思道:“是啊,和非白也是老同学了,那个时候我是班长,小时候在班里关系还是不错的,这次也是有缘分,才能聚首在同一部戏里,说起来非白还是演戏方面的前辈,以后还要请多多关照了呢。”
  凌非白闻言微微抬眉,状似平淡无波的视线扫了宋君一眼,眼底透出一丝烦躁的情绪出来。
  
 
第68章
  正当宋君开始有意和记者侃侃而谈时,小助理斯望已经急得不行。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个宋君是想要和凌大大炒一些绯闻呢。只不过也不知道是她团队授意还是剧组这边默认了,两个主演都是对观众而言,都是崭新的面孔,一般刚冒出头的新人,遇到这样的状况也只能面带微笑地默许。
  但是凌大大是谁啊!要是被主上知道了,分分钟要暴走的节奏!
  肿么凌大大总是招惹些小野花,主上你的头上要绿成海了你造吗?!
  不过斯望情商也没那么低,没有立刻跑上前去,一顿劈头盖脸地斥责。凌非白也是如此,眼神冷冷淡淡地伫立在原地,飘向记者的视线冷得像冰块一般,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情可言,让人直愣愣地冻得颤抖了一下。
  这样拍出来的照片,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记者默默地摸了一把脸。
  直到来采访的记者们离开,一直静默地伫立在另一边的凌非白侧过脸,面无表情地忽然出声道:“我什么时候和你熟了?”
  “嗯?”宋君微笑的表情微楞了一下,干巴巴地扬了扬唇角。
  “说实话,我也只是恰好能记住你的名字,仅此而已,说到熟,还远远不止于。”凌非白平淡道,看向宋君的眼神就像是一件碍眼的物什,毫无轻重,“我不喜欢,和毫无干系的人扯上什么关系,我给你一点忠告,别让你安排的那位记者乱写些什么,后果不是我能预测的。”
  宋君一双杏眼扑闪了一下,快速地闪过一丝惊慌,直到那股深入骨髓的凉寒从体内散去,她正要说些什么,才反应过来凌非白已经离开了。
  回到公寓,宋君泄愤似的脱下鸭舌帽,一双美目中充斥着屈辱与愤懑的神色,小助理在她后面捡起帽子,匆匆地去到衣帽间挂起,偌大的的客厅里瞬间只剩下她一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