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重生手册+番外 作者:莫如归(下)

字体:[ ]

 
    
    第040章
    
    闫振军叹了一口气,过去拍拍庄旭然的肩膀:“没事,炎症手术很快的,只是小手术。”
    虽然知道,庄旭然现在最需要的安慰不是这个,但是感情的事谁也没办法。
    “我说,叶凌他真的……”曹政还没问出来,就被肖志轩捂住嘴巴,不让他乱哔哔。
    “他说他不喜欢我。”庄旭然倒是不避讳,烦恼地抓了抓头发说:“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他喜欢女人,想结婚生子。”
    每一条都不能接受,根本就是狠狠戳心窝,打击他。
    “对不起,旭然。”肖志轩自责地说:“当初你们没成的时候,我就不应该再插手……”要是自己没有多管这件事,再次把叶凌叫到庄旭然面前,就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
    庄旭然需要的是一个爱人,而不是一个只喜欢女人的直男。
    “不怪你。”庄旭然说,事到如今,自己并不后悔跟叶凌相遇相识。
    “你……等他好了,你跟他慢慢说呗,我看叶凌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他对你怎么样,大家都不是瞎子,有眼睛看。就算眼睛瞎了,心不瞎呢。”曹政轻轻地说,都是掏心窝的话,是真的看好叶凌,他跟庄旭然不是一对儿,跟谁才是一对儿?
    “是这样没错,曹政说得对。”闫振军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信心的,他跟庄旭然说:“还记得我们在医院见面的那一次吗?我第一眼看见你俩站在一起,就是夫妻相,和谐着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大缘分,活该在一起。”
    神乎其神的话,把几个逗笑了。
    “你看,连阿振都发话了,他这个闫半仙说的话准灵。”
    发小们轮番安慰开解一番,庄旭然心里放松不少,挨个拍拍手臂说:“谢了,大老远地赶过来。”
    “这有什么,闲着也是闲着。”曹政在椅子上坐下来,拉着庄旭然一块坐:“别慌,慢慢等,我们陪你一块儿等。”
    “对,等叶凌醒了,他要是还跟你分手,我们都说他。”肖志轩坐下来。
    四个人八条腿,一溜儿伸出来,坐在小小的椅子上慢慢等。
    期间庄旭东打了个电话过来,说自己有急事要离开,手续已经办好,让庄旭然看着办。
    急性炎症的小手术,做得很快。手术做完没多久,叶凌幽幽苏醒。
    睁开眼看见满屋子白色,叶凌茫然,想不起来这是什么状况。
    “病人醒了。”护士小姐通知医生,顺便过来询问叶凌,有哪里不舒服。
    “肚子……疼……嘶……”不单只是肚子痛,身上脸上的伤口也疼。
    牵扯到这些伤口,叶凌才想起来,自己之前正和庄旭然打架,后来庄旭东来了,再后来肚子突然剧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刚做完手术,医生洗完手过来看看叶凌,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对护士点头。
    护士小姐打开手术室的门,叶凌被推出来,转入住院病房。
    四个人一听见动静,立刻站起来,过去看望。
    “叶凌?”
    “鹌鹑,你听得见吗?”
    “请让一让,病人要去病房。”
    大家跟在后面,看着护士小姐给叶凌安排病房,是个单人间。
    护士小姐吩咐了一堆注意事项,然后离开。
    没多久来了两个护士,放下一堆棉花和药酒,这是用来擦瘀伤和伤口的。然后给叶凌挂点滴,一下子挂两瓶。
    “病人现在不可以吃固体食物,只能吃流食。”护士小姐说:“医院有流食餐,你们可以去买,也可以自己外带,但是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给病人吃不能吃的食物。”接着说了一些叶凌不能吃的东西,就离开了。
    病房终于安静,肖志轩开口说:“那我去给叶凌准备吃的。”
    曹政说:“我也一起去,鹌鹑要住院几天吧,买点要用的日常用品。”
    闫振军说:“好,一起去。”
    瞬间走光了,之前说好的……等叶凌醒了帮忙说话的呢?
    剩下庄旭然沉默守在病床边,看着叶凌放在身侧,打着点滴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而病床上,叶凌闭目不语,像睡着了似的。
    其实叶凌没有睡,肚子隐隐作痛,睡不着。而且有点饿,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超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多久了……
    安静的病房,只有两道静静的呼吸声,一起一伏。
    在这个安静的环境中,叶凌几乎快忘记之前的激烈……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就打起来了,像做梦一样。
    互相伤害的话说了一堆,心底最诚实的话也告知,叶凌现在反而无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还痛吗?”庄旭然低着声音问,眼睛抬了抬,始终没有直视叶凌。
    “……”叶凌眼珠子在眼皮底下转了转,睁开眼睛,却没说话。
    痛的,不管是肚子还是脸上的淤痕,亦或者是身上的其他淤痕,不动也痛。
    庄旭然动手拆开棉花和药酒,自己顶着满脸淤青,慢慢给叶凌涂药。
    偶尔刺激到伤口,叶凌龇牙咧嘴地抽抽嘴角:“嘶……”疼。
    “忍一忍。”庄旭然说,加快动作给他涂完脸上的。然后拉开衣襟,身上倒是没发现淤痕,只是有点红痕。
    其他地方不方便看,擦完这些就先作罢。
    叶凌无意间瞄了一眼庄旭然大花脸,抿了抿嘴还是没说话。
    这些表情庄旭然收在眼底,心里直叹气,烦闷死了地抹了把脸:“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叶凌,还要跟我分手吗?”
    “分。”叶凌不带思考地说。
    “……”庄旭然诅咒了一下,嘴里没敢爆发,他不会再对叶凌动手,现在已经很后悔动手,他说:“你这么坚持要分手,是因为我哥找你了?他威胁你了?我跟你说,你不用管他……”
    “我不喜欢你。”
    “……”
    叶凌近乎央求地求他:“我一直都想分手的,我应该老实毕业找工作,娶媳妇生孩子,而不是跟你在一起。你放过我好不好?同意分手吧……庄旭然……”
    “叶凌……”庄旭然难受得心脏一阵阵抽痛,他能别这么狠吗?
    “我负担不起跟你在一起的后果。”叶凌摇着头说,脸色带着手术后的苍白。
    “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那你为我做的那些算什么?”庄旭然说,把过去的记忆犹新的回忆说出来,摆在叶凌面前,那些算什么?
    一个个温柔的眼神,一个个温柔的亲吻,都是假的?
    他妈的谁信啊!
    “我要娶媳妇,生孩子。”叶凌回避那个问题,只说自己想做的事。
    跟庄旭然在一起就没法娶媳妇生孩子,娶媳妇生孩子就没法跟庄旭然在一起,叶凌选择后者。
    “那不可能,我不同意!”庄旭然一口否决,心里头怒火又起,他忍得很辛苦,忍住一身暴脾气。
    “那你想我怎么样?庄旭然,我还没毕业,我有一大家子要顾着,你别再逼我了好吗?”叶凌吸着凉气告诉他:“我也很难受,进退两难……”昏昏沉沉的脑袋,想到那些难受的事情,伤口似乎愈发疼痛。
    连心也是胀痛的。
    “是不是我哥威胁你了?我会解决的,他动不了你,这个你别害怕……”庄旭然握住他另一只没有打点滴的手,絮絮叨叨地说话,只要叶凌不说分手,怎么样都行,再艰难他都扛得住。
    “就算没有你哥,我们也不可能的……”叶凌带着脆弱的迷茫说:“我爸妈要抱孙子,我要娶媳妇,他们不会同意……”
    要是家里知道了,知道他跟个男人,打击多大。
    村里人思想封建,要是村里人知道了,家里还要脸吗?不得让人唾沫星子淹死,骂死。
    他这么些年,从没做过一件让家人失望的事情。
    这要是一件小事就算了,可偏偏它不是小事,它太大了,家人承受不起……
    “叶凌,他们不同意可以瞒着。生孩子就更简单了,这年头要个孩子用不着结婚。”庄旭然仿佛看到了希望,其实叶凌不是不喜欢自己,只是害怕家里不接受,还有顾忌香火延续。
    “你不懂,你不会懂的,我要的生活不是这样的……”叶凌执拗地说着,眼皮子渐渐沉重。
    “那你要怎么样,除了结婚生子,我都依你了,你还要怎么样……”庄旭然失态地用额头抵着叶凌的手臂,一直听见那些戳心窝的语言,内心趋于崩溃边缘。
    “……”叶凌最后的意识,仍然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坚持下去。
    这些明显的拒绝,毫不犹豫的狠心,绝情,都是击垮庄旭然的利器。
    从事发到现在才短短大半天而已,却身心俱疲,太折磨人了。
    叶凌无声睡下之后,病房安静下来。
    外出的几个人回到病房,已经是下午四点多。病房里寂静冷清,床上的叶凌双眼紧闭,守在床边的庄旭然伏在床沿睡觉。
    叶凌听到动静就醒了,看见是曹政他们,张了张干涩的嘴巴。
    “渴了吧,来,给你喝水。”肖志轩赶紧放下东西,倒水给叶凌喝。
    “这里有粥,鹌鹑你要喝哪一种?”曹政报着粥名,一个个摆开来,都是用密实的外带盒子装着的,还热乎。
    “谢谢你,都行。”叶凌被扶着,上半身略微起来靠在床头,腰背后是厚厚的枕头。
    曹政负责给他喝粥,闫振军则是把新买的日用品拿出来待用,一些毛巾什么的。
    “旭然?”偶然看见庄旭然醒来,坐起来却不说话,脸色郁郁寡欢。
    许是跟叶凌谈崩了?
    众人偷偷对视一眼,不敢问太多,只能叹气。
    “旭然,你也吃点东西,时候不早了。”肖志轩端起一盒粥给他塞去,不吃饱怎么有力气跟叶凌磨。
    庄旭然倒是接了过来,揭开盖子默默地吃。
    “叶凌,现在感觉好些了吧?”吃了几分钟之后,闫振军拉了张椅子,在叶凌床边坐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