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幽灵作祟+番外 作者:暮砚熙(上)

字体:[ ]

 
文案 
身为一个灵术师,司然并不觉得重生这事多不可思议。
虽然它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他以为重生之后,生活会平淡如水。捉捉鬼,开导下当事人。
闲下来,再画个设计图赚个外快。
但谁告诉他,眼前这个男人是谁?
萧迟:“久仰大名,我就是你的客户,也将会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司然默默抬手,从萧迟背上拽下贴在他背后还拼命想要摸人家肌肉的某灵体。
“哦,那你和这个家伙,很熟吗?”
 
※这是个秀恩爱的故事
※其次才是灵异的故事
※但绝不是鬼故事
※这绝不是废话!因为我也会害怕!
※(伪)腹黑忠犬攻X呆萌(低智商卖萌)受
 
食用指南
1.受有落智商嫌疑,但并非弱智,请不要纠结√
2.有鬼怪但总体不会是恐怖灵异向,不喜误入√
3.其实我写欢乐向会写成抽风向,请自带避雷针√
4.重生后无反攻,无换攻,攻受双洁,有包子但非亲生类√
5.作者起床又忘吃药系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然,萧迟 ┃ 配角:邵砚,程飞,周洛 ┃ 其它:见鬼,悬疑刑侦,秀恩爱
 
  ☆、开篇简言
 
  你们看到这篇公告的时间,其实是我想发第一章的时间。
  而现在写下这段东西的时间是北京时间21:20。
  这是一篇有关灵异鬼怪与秀恩爱的故事,所以我挑在这个日子的这个时间发表,也为了迎接明天清明节和复活节的到来。
  很棒对不对,瞬间感觉所有的鬼都忙了起来呢。
  但是!
  _(:з」∠)_我今天阵亡了,从回来就开始上吐下泻完全停不下来,运气不好大概今晚要在急诊渡过了。
  为了能再这样一个美好的时间表示我开坑了,我只能先爬起来把这一篇简言写粗来。
  只要我明天不会倒霉到住院,我保证你们能看到第一章。
  在下滚去窝着了……我真的快不行了QAQ
 
  ☆、Chapter1
 
  “喂,司然!林学长找你!”室友拍了司然一掌,在他耳边大喊。
  对着设计图发呆的司然骤然惊醒,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慢吞吞的挪出寝室大楼,看着那个站在楼前老榕树下的年轻人,司然的大脑明显还没有成功开机。
  林和瞧着他的模样,笑着摸了摸司然松软的头发,道:“想什么呢,怎么看起来更呆了?”
  司然怔了怔,眯起眼看了看太阳,又将目光移回眼前这个人。
  眼前这个人长得很好看,眉目俊朗身材修长,又带着格外吸引人的阳□□息。司然忍不住再次眯了眯眼,似乎想把林和完全映在眼底。
  一切似乎刚刚发生,这个人似乎还如当时一样一脸的癫狂和崩溃。
  “司然,我没有办法忍受自己的爱人整日对着一些我看不到的东西念念有词。我感觉我像对着一个疯子!”那时的林和,表情没有这么阳光且温暖,他像是一个重度躁狂症患者,吼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的血丝像是要爆裂出来。
  司然记得,当时的自己根本没反应过来,手上还抓着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游魂。然后等这句话的意思传递到了大脑并且他明白了之后,林和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家里。
  后来呢。
  后来找到了林和,在他一个女客户的家里。别问他是怎么找到的,其实长期驻扎在他家的小鬼,对林和的气味挺熟悉的。
  然后呢。
  然后林和杀了他,用一把极其锋锐,看起来是刚买的水果刀,捅进了他的心脏。角度,力道,恰到好处,不留余地。
  司然毕竟只是个灵术师,不是个神仙。他来不及做任何反抗,就没了意识。
  然后再醒来,他回到了七年前,和林和在一起的第一年。醒来的时候,是在他大二第一个学期的宿舍里。
  司然想了一早晨也没想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在他找到林和的时候,身上唯一能算作与灵术有关的东西,就只有师父给他和师兄下的离魂咒,作用是在他们发生危险时,师父能第一时间察觉。
  可这与重生并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司然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又重新活过来,并且回到七年前的。
  不过。司然想,既然已经到了现在,就没有必要想下去了。他不想再重新经历一次,所以也就不想和林和再有什么牵连。
  林和被司然的眼神看的有些毛骨悚然。那种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两人僵持了许久,林和才尴尬地笑了笑:“你……怎么了?看起来很奇怪。”
  司然像是没有听到,视线又游移开,看向了一边的医学系大楼。背阳的医学系大厅里,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友好地跟着他招手。司然笑了笑,然后就见那个中年男子将自己挥着的右手取下来,用左手拿着对着他摆了摆。然后一个医学系的学生,从他身体上穿了过去。
  林和顺着司然的目光看了看,只看到了医学系的大楼,和零零散散上了楼的学生。顿时又莫名其妙的移回目光,看着司然。
  司然突然笑了起来,看着林和,一张娃娃脸显得更加可爱:“师兄,我们要去吃饭嘛?”
  林和一怔,随即又恢复了笑意,道:“饿了吗?好。”
  ……
  灵术师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司然到现在也没弄清楚。
  他所知道的灵术师,只有他师父以及两位师叔,然后就剩下他和师兄两个人。两位师叔从来都是游走在世界各地,替人解决一些非科学能解释的现象,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他的师父,则是专门请灵和除灵,替活着的人解决一些关于死去的人的事。
  他和师兄自小接受的是常规的教育,在他的认知里,他们除了比别人多了一些能力外,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后来才知道,他和所有人包括他的师兄都不同。
  一部分人在百天之前可以看到刚死掉的魂体,这种能力在到达百天之后就自然消失。而有天赋成为灵术师的人,则是在百天后还能感应到灵体,但是却看不到。司然的不同在于,他一直都看得到。
  师父说,这种能力是先天便开了天眼,是灵术师一脉极好的天赋。这种人一旦成为灵术师,将会是所有灵体的克星。他们对灵体有天生的洞察力和克制性,任何魂体的障眼法都不能将他们迷惑。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天赋。
  可司然觉得,要是别人想求这种天赋,就给他好了。自己一点都不想要。
  后来事实证明,司然虽然天赋好,但是脑子的确算不上好。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成为了很优秀的灵术师。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大学专业填报的时候,他没有跟师兄一样去报了警校,而是莫名选择了室内设计。师兄和师父都对此表示不能理解,可只有司然自己知道,他想要一个自己亲手设计的家。
  也许是因为天生便开了天眼的异于常人,他清楚地记得三岁时父母带着惊恐地表情看到他与一个灵体对话,当然,在他们眼中,他是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然后隔天,便将他送往了孤儿院。开始他并不明白,但是当所有的小朋友包括老师和院长都厌恶冷落他之后,他开始学会无视眼前的灵体,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会和他们说说话。
  直到有一天,他在孤儿院后门的小花园里和一只游魂说话时,被师父看到。
  那是一个阴天,他蹲在地上一边玩着泥巴,一边跟着旁边的游魂聊天,然后突然那只游魂就被人拎起来。他抬头,看到的就是那时候看起来格外高大的师父。他笑着,看起来极为有兴趣地问他:“你们在聊什么?似乎很开心。”
  他太小了,并不懂为什么那个游魂会一脸惊恐,开心的回答了师傅的问题。因为师父是那时候,唯一愿意跟他讲话的活人。
  再后来,他就被师父以养子的名义领养走,虽然他们看起来更像是祖孙。
  司然看着近在咫尺地餐厅,又眯了眯眼。
  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师父了呢。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似乎是他与林和在一起后的第二年开始,师父就不大联络他了。大概是因为,他选择和林和在一起,而不是灵术一脉的人,也不是女人,所以师傅生气了。不过一直有师兄在通风报信,他并没有觉得离他们有多远。可是现在想想,在他的认知里,他们已经六年多没有见过了。
  虽然……也许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几个月没有见过而已吧。
  林和拉着人进了餐厅点完菜,才发现司然又发起呆。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笑着问道:“怎么今天这么能发呆,是不是没睡醒?”
  司然茫然地张开眼看他,带着水汽的眼睛透着懵懂,看得林和一阵心软。
  “师兄为什么要带我来吃饭?”
  林和笑出声,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我带自己的小男朋友来吃饭,有什么不对吗?”
  “哦。”司然又垂下眼睛,保持了沉默。
  一顿饭平静无波,除了司然偶尔会因为一直在餐厅乱串的游魂而走神外,一切都好像很和谐。林和带着笑意给他讲,最近遇到的奇怪客户,或是一些学校里的事情。
  司然保持着安静,直到林和放下碗筷,才抬眼开口道:“师兄,我想说,我们不要在一起。”
  看着林和僵住的脸色,司然思考了一下,又懵懵懂懂地说:“或者说,我们分手吧?”
  林和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你今天一直发呆,就是在想这件事吗?”
  司然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林和看着他带着天真的样子,脸色却没有半分好转:“给我个理由。”
  司然有些苦恼,斟酌着自己该不该告诉他,自己是怕有一天自己再死在他手里。林和沉着气,过了许久才听司然犹犹豫豫地开口:“我们……不合适?”
  他听过挺多学姐学长这样说,应该没错的。
  林和脸色又沉了几分,道:“如果这就是你的理由,我不接受。等你想清楚,我们再谈。”
  司然苦恼地看着林和离开,然后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
  隔间里,司然捧着手机看着坐在门框上的游魂,苦着脸道:“师兄说他不接受这个理由。”
  游魂嗤笑一声,道:“莫名其妙说不合适,人家当然不接受。你不如骗他说你有了喜欢的人?”
  司然脸色更苦了,扁着嘴道:“可是我没有啊。”
  游魂翻了个白眼,道:“所以说是骗他嘛。笨!”
  结果一人一鬼商量了许久也没有商量出什么结果。司然苦恼地开了隔间的门,出去就看到两个人在洗手池前,一个正对着他,满脸惊恐,再看到他手上的手机时,才缓缓吐了口气。
  另一个一直背对着他,看不清表情。司然耸了耸肩,对着游魂示意了一下,也没管再度陷入惊吓地那个人,径自出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那个自始至终背对着司然的人转过身,看着脊背挺得笔直,走路却不急不缓地司然,扯了一抹无奈却又好似放松下来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  【为啥你重生了一点都不激动不欣喜!要这么平淡!】
司然(茫然脸)【每天都见鬼了,重生还有什么好激动的嘛?】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Chapter2
 
  司然一直怀疑,他身边总是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小鬼,是不是他师父安排的眼线。但是想想他师父应该没那么神通广大,这么多的鬼都认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