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幽灵作祟+番外 作者:暮砚熙(下)

字体:[ ]

 
 
  ☆、100|Chapter98
 
人在这里站了半天,不该看到的也早看了个清楚,若是想做什么,司然也只能见招拆招了。想到此,司然敛去眼中的情绪,平淡的目光落到眼前英挺的脸上:“三皇子孤身上门,可是有何指教?”
    萧迟一挑眉峰,完全不在意他的冷淡,嬉笑着走上前几步:“昨日和国师一叙,本王深觉国师乃是知音所在,恐这天下间都没办法再寻这么个难觅的知音。这不今遵圣命进了宫,就立马来和国师促膝长谈了。”
    原是之前诸多大事发生,京中闲杂人等来的不少,皇帝一是本来就不愿意让这些心怀不轨的人进宫住,再则也的确是担心人一多难免就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故一直没有提让诸王入宫暂住的事情。
    新帝登基,其他皇子皇族又皆有封位府邸,哪怕不在京中常住,也是有自己的宅邸的。但登基第一年就不让自己的兄弟在宫中住,多少也有些说不过去。
    索性大事都了,宫中的一切也都稳定下来,新帝这才召了这次来京的几位皇子入宫暂住。
    不过这假意示好的行为也没多少人领情,毕竟他们虽然没能坐上高位,但到底都是皇子,如今更是当朝王爷。失了去争的机会,也就不愿意再低三下四的去奉承别人。
    不过也有特例,如年纪尚幼没有离宫的七皇子,贼心不死蠢蠢欲动的二皇子,以及……死皮赖脸不知所谓的三皇子……
    小皇帝看到老二和老三恬不知耻的应下搬进宫的事情,一口气憋在胸前上不来下不去,却又不能说什么。又想到前一天自己这位三皇兄还在宫外和国师私下相见,顿时更不爽了,看着萧迟的眼神都带着火光。
    但饶是如此,萧迟还是成功搬进了皇宫中属于自己的寝殿,并在扔下东西的第一时间,就跑到了碧涛阁。
    别人为了什么他不管,他就是为了能和媳妇朝夕相处!
    说来也巧,未出宫前三皇子素来不喜权位之争,老皇帝就放心大胆的把他安排在了碧涛阁旁的景华殿。因着是所有宫殿中,和御天殿最近的,还一度有人猜测皇帝属意将他立为储君。
    只是后来一直没有动静,甚至景华殿和碧涛阁明明相邻却从来没有什么交集,众人猜测的心思才淡下。老皇帝则更是放心,觉得自己眼光好,认准了三皇子是个没野心的。
    现如今这布置倒是便宜了萧迟,别说平时出来拜访还没等别人看到就能进碧涛阁大门了。就是心血来潮翻个墙,都能直接翻进媳妇的内院,别提多方便。
    司然看着萧迟那一脸嬉笑不正经地样子皱紧了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对这位三皇子倒是有印象,他自打被师父带入宫中,就一直居住在碧涛阁,和这位三皇子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是印象中的三皇子虽然不是沉默寡言得性子,却也极少像这么能言善辩。而且当年似乎有可以避嫌之意,除非头对头迎上,就连见面都很少,更不要提交谈。
    但昨天一场相谈却让司然对他大为改观,觉得他不仅学识不错,而且许多观点另辟蹊径,让人能有焕然一新的感觉,不自觉也生出点佩服来。只是现在又看到他这副嬉皮笑脸地模样,司然又开始对自己的眼光置疑。
    这……怎么看怎么像是个风流不羁不务正业的纨绔吧?
    萧迟哪知道他媳妇现在脑子里已经一拐三千里,只看着自家媳妇站在对面,一双流光熠熠地眸子望着自己,清澈中透着点茫然,朦朦胧胧又有了几分以前的呆萌样子。看的萧迟心里暖暖的,笑容顿时更加温柔。
    好在这份透着诡异的安静没有维持多久,司然再度恢复成那个冷傲淡漠的国师大人,颔首看着萧迟:“我与王爷并无深交,也无意于此,王爷请回吧,碧涛阁简陋,恕臣无法招待。”
    萧迟眉头一皱,顿时有些挫败:“国师昨晚可还说本王有见解的,怎么今个就翻脸不认人了呢?”那语气哪像是挫败,明明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司然额角一抽,忍不住细细观察他的表情。奈何看了半天,也只看出几分挫败和无奈,也不由得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萧迟看着司然纠结地样子,顿时得寸进尺,再度靠前一点,伸手圈住刚刚到自己鼻尖的国师大人,亲密的附耳拉关系:“国师大人又不是讨厌本王,何至于避本王如猛兽。再说了,我们昨天的确算得上是相谈甚欢,国师又为何此时腼腆了呢?”
    司然语结:他究竟哪里腼腆了!
    听着萧迟絮絮叨叨的在耳边碎碎念,司然脑子也越来越乱,大概也是乱到了极致,突然一道精光在脑海里一闪,司然推拂开萧迟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面容严肃:“王爷应当知晓如今臣的身份有些敏感,还请王爷不要在臣身上下功夫了。”
    萧迟啧了一声,抱着手臂打量他:自家媳妇真是聪明了,竟然这么不好糊弄。
    眼睛一转,萧迟笑道:“哎呀,国师大人这说的是什么话。本王可从来对那些麻烦事没有兴趣。话又说回来,若是换个人这般拉拢国师,国师可千万不能这么拒绝了。搞不好再把人得罪了,用什么龌龊手段对付国师大人,那可就不好了。”
    司然微昂着头,紧抿的唇将酒窝衬了出来,“那且让他们来试试!”褪去肉嘟嘟的包子样,小脸透着几分清秀,明明有些不可一世的狂傲,却又因紧抿的唇衬出了酒窝而显得有几分稚嫩。
    萧迟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伸手捏了捏许久没有蹂躏到的小脸。指尖软嫩的触感一如既往的好,虽然不像从前那样肉肉的手感,却出乎意料的光滑软嫩。
    司然突然后退一步,捂着脸瞪他。像只炸了毛的小猫,又像受了惊又不肯表现出来的兔子。萧迟笑意更深,忍不住又想逗弄。
    “国师大人这么大的口气,莫不是也想叫本王试试?”
    阳光明媚的一天,闲散平和的景王爷被国师大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当日碧涛阁所有侍仆都清晰听到了内院传来的惨叫求饶声,却始终没有人敢靠近一步。
    接下来的几天,司然如愿没有被某些烦人的王爷骚扰,一如既往的过自己手揽大权却与世无争的日子。只有偶尔练完剑视线扫过某人站过的地方,才会不经意的怔愣一下。
    嗯……难道自己下手太重了?堂堂一个王爷,被打成那样……好像是不太应该吧……
    “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逸筠看着自己面前摘了斗笠的萧迟,笑得全身发软趴在桌子上抖个不停,滋溜一下摔到了桌子下面,痛呼一声又笑个不停。身旁的小侍君被他这一动作惊的浑身一抖,赶忙把人扶起来拍背顺气。
    萧迟黑着脸瞪他,但是无力地发现,越瞪逸筠笑得越来劲,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索性拿起茶杯,一脸淡定的慢慢喝茶,等着他的皇叔抽风完毕。
    足足过了半盏茶时间,逸筠揉着笑得绞痛的肚子,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指了指萧迟:“你是怎么回事……噗……谁……谁揍得你……哈哈哈哈啊?”
    萧迟翻了个白眼,两个眼眶上的乌黑顿时更生动了,“谁揍我?还有谁敢揍我?”
    逸筠盯着他,忍不住又‘噗’地一声笑出来,顺道没把持住喷了萧迟一脸口水:“哈哈哈哈……对不住……哈哈哈……他怎么就真能出手把你打成这样……”
    萧迟抹了把脸,嫌弃地把手帕丢到逸筠脸上,才道:“我怎么知道!”他很难过好不好!媳妇居然对他出手了!还下这么重的手!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敢出门了!今天要不是面前这货三催四请的说有事要谈,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出来给别人笑!
    逸筠看出萧迟阴云罩顶即将发怒的样子,赶忙收敛了笑意,用强大的自制力克制住笑意,才平了气息道:“那个……他没怎么出过宫,又是自小被人捧大的,难免有点脾气。我估摸着你要不做太过分的事,他应该不会这样。”
    萧迟撇撇嘴,心里委屈地不行。
    他做什么了!他还能做什么!那是他媳妇!以前想亲就亲想抱就抱的媳妇!现在怎么搂一下就被揍了!还是毫不留情地就揍!小家伙翅膀硬了,等把人收服了,他必须要报复回来!!!!
    懒得和逸筠继续纠结这事,萧迟挑挑眉问道:“急匆匆催我来到底什么事?”
    逸筠本来因为他挑眉动作看着那俩黑眼圈又想笑,一听他的问话顿时一怔。
    他能说他是听说了萧迟被人揍专门把人叫出来看笑话的吗?绝壁不能啊!睿智的皇叔怎么可能做这种没有下限的事情呢?
    清了清喉咙,逸筠一脸正色:“听闻老二和你一起入宫住下了?”
    萧迟狐疑地瞅他一眼,点点头:“嗯。”
    逸筠左眼微眯了一下,道:“老二眼界不高,心却很大。既然已经入了宫,想必也是奔着国师去的。既然你心在国师身上,也就跟着多留意点。老二在城外的布置不多,但京城西南五百里的广弦镇却有他不少人在,此时动他,不好说话。”
    萧迟一听到司然,顿时面色一凝:“小瘪犊子!敢打我媳妇主意?”
    被连日打击的萧迟咬着牙,准备拿撞上枪口的人解解气。
 
  ☆、101|Chapter99
 
虽说某些不老实的人蠢蠢欲动,但是只要他们还不动,萧迟和逸筠自然就找不到收拾他们的借口。何况其实还有个盯人盯得紧的小皇帝,轮不轮得上他们出手也要视情况而定。
    于是真·意图不轨的萧迟在眼圈能见人的情况下,再度舔着大脸凑上了碧涛阁。
    碧涛阁管事老七猜也猜到了那天的惨叫是怎么回事,此时看到萧迟眼睛还微微泛着青色就登门,也是满眼笑意,偏偏还要故作尊敬地施礼:“王爷,大人尚在休息。”
    萧迟早看出他那副憋笑的样子,瞪了一眼摆摆手:“去吧去吧,我自己去找人。”说完,就向内院走去,也不管别人的反应。
    跟着老七的侍仆看了看,才怯生生地问道:“七爷,我们为什么不拦下王爷啊?上次……上次大人不是都得罪王爷了么?若是王爷找大人的麻烦怎么办?”
    老七负手摇了摇头,满脸笑意:“王爷是甘之如饴啊……”
    小侍仆挠了挠头,一脸茫然。老七拍了拍他,转身往外走,眼中有几分笑意未散就染上担忧。
    他打从国师小的时候就跟着伺候,即便不是当做孩子,也难免会有些护犊之心。如今看有人对他家大人有心思,自然是开心的。但若是这份心思只是心血来潮,亦或是夹杂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他由衷的希望自家大人莫要被骗了。
    想到那日不经意看到萧迟被炸了毛的自家大人痛揍之后,偷偷摸摸背着人翻墙回了寝宫的样子,老七又笑眯了眼。
    在这宫中几十年,他还是对自己的眼光有几分信任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景王爷对自家大人绝不会是一时心血来潮。
    内院不大,比之碧涛阁前殿来说,小的像是个私人小院,清幽雅致,让人十分舒服。相比之前,精致宽敞的大殿虽然没有其他宫殿那般华丽,却也有几分做样子撑门面的意思。
    小院布置不多,仅有一张竹制的小榻,和一套竹桌椅。剩下的便是一颗偌大的苹果树,和树下零散摆着的酒坛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