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成少年楚庄王+番外 作者:梅弄影(下)

字体:[ ]

 
 
 
 
☆、【第050回】狩猎
 
  屈荡倏地红了脸,结结巴巴道:“大……大王怎么知道?”
  “卿不必紧张,寡人不过碰巧见到罢了。”
  “那只鸟儿是被父母遗弃的孤鸟,从鸟窝被挤出,掉落在地上。臣见了,便捡来放进怀中。昨日它伤好,勉强能飞行,臣便将它放走了。”
  “来,让寡人瞧瞧。”
  “啊?”
  “我是说那兔子。”
  屈荡将兔子奉上,熊侣摸了摸兔子毛,道:“这兔子长得真可爱,不脏不臭也不丑。它的腿受伤了,我这里有伤药,你给它包扎吧。”
  说罢,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筒,倒了一些药粉出来,擦在兔子受伤的右腿上。这竹筒是观浮休给他备的,他恰好带在身上。
  屈荡受宠若惊,看向熊侣的眼神也变了,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块巾帕,等熊侣抹匀了药粉,便将兔子的腿包扎起来。
  “多谢大王,难得大王不怪罪,反而帮起忙来……”
  “没什么,寡人知道你宅心仁厚。楚人尚武,可卿似乎并不喜欢杀戮。”
  “是,屈荡自认武力尚可,但不喜与人争斗,因此只适合当巡城将,不适合出征。”
  “如果为了重要的人呢?比如说……巫臣。”
  “若为家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熊侣将兔子交还给他,道:“我赞同你的观点。减少不必要的杀戮,但为了守护重要的人,绝不心软。卿若不喜欢狩猎,田猎期间,大可在营帐歇息。”
  “谢大王。”屈荡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之色,显然对此十分受用。
  熊侣早就听巫臣说过,他弟弟太过良善,恐怕难以服众。一个武将如此心慈手软,熊侣也说不清到底是好是坏。好也罢坏也罢,当初他扶他当右司马,也不过是为了抬高屈氏以抑制若敖氏。屈荡如此善良,对他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正午,阳光正好。阳光照在人身上,整个人暖洋洋的。熊侣带着一队人马,开始了第一日的狩猎。子反和子重都跟在他身后,子反兴奋异常,才过了一会儿便冲到他前面,跑了个没影儿。过了许久,见前方冲出一头小鹿,熊侣抽出一支箭,拉弓,跃跃欲试。然而真正射出之时,却突然心软,羽箭一偏,并未射中。他想,或许是屈荡的善良影响了他。这么活泼可爱的小鹿,他真的不忍心。这可是国家保护动物啊!
  未过多久,前方又出现一只野猪,而身后的跟随者们,都在盼着大王的第一次射猎呢,定不能丢脸了。这次,熊侣终于射出一箭,正好射中野猪的眼睛。众人皆拍手叫好。见野猪流着血不断挣扎,他接着再射第二箭。野猪完全瘫倒,无法动弹。两个士兵下马,给野猪补了几刀,扛着走。大王的战利品,自然要好好看管着。
  为啥杀猪就没有刚才的感觉呢?熊侣想了又想,觉得应该是野猪颜值低的缘故。呵呵,在动物界,颜值也是很重要的。
  熊侣记着观浮休说过的话,射中两只猎物便不再射猎,只看别人如何玩乐,留着些力气,别让自己太累。况且,射杀除了野猪之外的小动物,都能引发他的怜香惜玉之情。他在自己的世界,没杀过比蟑螂更大的动物。让他大开杀戒,一下子真做不到。
  两三个时辰后,接近黄昏,他便让众人返回营地。不过子反不知道去哪里了,迟迟不见回来,熊侣只好又派一小队人马去寻他。
  夜幕降临,营帐前燃起篝火,士兵们将今日捕获的猎物一一展示,然后处理了,放在火上烤。烤肉的香味袭来,令人食指大动。熊侣在营帐里坐了一阵,观浮休端着一盘片好的烤肉过来,道:“这正是你今日打的,快尝尝。”
  熊侣喜滋滋地尝了一口,问:“你吃过了么?”夹了一块喂到观浮休嘴边,观浮休尝了,道:“味道不错。”
  “对了,子反回来没?”
  “放心,他只是贪玩,小兵说他们已经看到公子侧了,只是他没打到想要的猎物,因此迟迟不肯回来。不过这会儿天快黑了,打不到也得回来了。”
  观浮休话音刚落,便听得营帐外传来爽朗笑声,一听便是子反。熊侣跨出营帐,见他骑马而来,手里拎着一只白色的东西。他翻身下马,离得近了些,熊侣才看清,那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子反拎着狐狸尾巴,见他从营帐出来,大步流星地过去,将狐狸递到他眼前,道:“哥哥,你看这狐狸好不好玩?”子反的神色透着几分得意。熊侣明白,这狐狸原本就难打,若要活捉,更是难上加难。子反抓到这漂亮的白狐狸,定费了不少功夫。
  熊侣心知这狐狸大约是子反打了送给优孟的,故意调笑道:“呀,这狐狸真是乖巧,子反,你送我的?”
  此话一出,果然见子反笑容僵在脸上,眼睛瞪得像铜铃。那只狐狸从昏睡中醒来,龇牙咧嘴地挣扎,子反差些就被咬了一口。他生气地捏紧它的尾巴,叱骂了几声“畜生”,不好意思地朝着熊侣笑。
  熊侣也朝他笑,道:“跟你说笑呢,哥哥知道你要送谁。不过你最好给它做个笼子,我看这狐狸野性十足,怕半夜里逃了。”
  子反这才如梦初醒,原本还想再嘚瑟两下,但怕别人觊觎他的狐狸,连忙拎着那小家伙回自己营帐去了。熊侣转身偷笑一阵,偏头去看观浮休,见他面色凝重,似有心事。他拍拍他的肩膀,道:“不管有何难处,我都会与你共度难关。”
  他四目望去,见斗般靠着篝火,独自坐在水边,心中想好措辞,便缓步朝他走去。斗般坐在篝火旁,拿着两只木棍,正在烤鱼,鱼的香味四溢,过不了多久就能吃了。熊侣在他身旁坐下,斗般转过头看他,道:“大王,有事?”
  熊侣点点头,踌躇了一阵,道:“我想去南边走走,更远一些的地方。”
  斗般挑挑眉,似乎没料到他的小大王会有此请求。他道:“王,吃过了么?用不用再来些烤鱼。”
  熊侣其实挺馋他的烤鱼,便点点头,道:“我吃过了,但想再尝一口。”
  斗般将先烤好的那条递给他,说:“吃吧,小心烫。”
  熊侣对着鱼身吹了吹,咬了一口。鱼肉香气四溢,盐也放得恰到好处。虽说没有别的调料,但味道就是好吃。熊侣猛吃了好几口,突然反应过来,斗般还没回答他的话呢。他抬起头看斗般,斗般英俊而严肃的侧脸在火光中,显得柔和了不少。他想,这斗般大叔,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帅哥一枚。
  斗般转头,见熊侣在看他,道:“王是觉得附近的地方都厌了?若所有人再往南走,在路上又得安营扎寨,颇费功夫。”
  熊侣摇摇头说:“不是……我……我是想,此处离三苗已经很近了,母亲来自那里,寡人许久未曾回去过……”
  斗般仰头,道:“原来如此,臣明白了。大王想去看母族之人,也在情理之中。关于行程,大王是如何想的?”
  “寡人觉得若所有人都跟着,未免太不方便,因此……寡人想带一小队人马同行,快去快回,最多只在那处停留一两日便回来。”
  斗般点点头,道:“也好。既然大王决意要去,臣便随同保护大王安全。大王打算何时出发?”
  “后日吧,虽说只停留一两日,但准备必不可少。”
  “好,那便全凭大王指示。”
  熊侣满意地站起身来,笑道:“斗叔,谢谢你的鱼了。”
  “嗯?”斗般惊讶地看向熊侣,他刚刚似乎听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称呼。不过转瞬,他便微微笑了,道:“大王不必客气,都是自家人,想吃,明日还有。”
  熊侣进了营帐。他想,与其偷偷摸摸单独与观浮休去,还不如光明正大带一小队人马过去。一个比较安全,一个免得不知情的人担心。虽说他要问过斗般,不过,斗般还是依着他的不是?
  尽管许多人跟他提过若敖氏的可怕,但不知为何,熊侣就是觉得斗般不会害他,这是一种直觉。也许,真的是因为斗般给他的感觉很像他爹跟班主任的合体吧。
  “你方才怎么与斗般说了好些话?”观浮休站在营帐内,双手叉腰,像极了逼问丈夫在外干了什么的小娘子。
  熊侣微微一笑,道:“怎么,又吃飞醋了?”
  观浮休抬起下巴:“一个老大叔,还不至于。我只是好奇,你为何要与他走得近。”
  “我方才与他说了,我说我要顺便去三苗看母族人,这个理由难道不够好?”
  观浮休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搞得熊侣无比忐忑。他道:“喂……怎么了嘛?”
  
 
☆、【第051回】旅途
 
  “随你,浮休也说不清究竟是好是坏。不过你去,他反正得知道。这样做,也许是对的。不过……有一事我不太明白,若敖氏分明有过不安分的举动,屈巫臣等其余公族也不喜若敖氏,为何他会安排斗般随行?”
  “啊?”
  “或许,正因如此,才要派若敖氏……派若敖氏的人前来保护大王,若大王出了差错,那便是他们的责任。这样,反而会令他们不敢妄动吧……”
  观浮休低头喃喃自语一阵,熊侣心中计较一番,明白了他的意思,道:“我没想那么多。若敖氏,真那么不安份?我觉得斗般似乎是真心想匡扶我这个大王的。若敖氏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主要是因为手握兵权吧。若他们不想反,那楚国上下便一派祥和。我觉着,众人针对若敖氏,还有个缘由。其他楚国公族在权势上皆比不过若敖氏,便将之视为眼中钉。”
  “你说的也有道理。屈氏、蒍氏等,的确多有针对若敖氏,连带的许多非公族外姓臣子,也纷纷对若敖氏手握重权感到不满。不过……若敖氏的确不得不防。”
  “我自然明白。眼下这事儿已经同斗般说好了,我们明日便准备准备,后日出发去三苗。”
  观浮休微微一笑,道:“听你的。”
  第三日,斗般带着一小队人马跟随熊侣前往三苗。熊侣带了潘党和几个比较熟识信任的士兵,但没叫上子反。子反年纪比他小,有些功夫但并不高,性情又急躁。熊侣想了想,还是让他留在营地里,子重会看着他。
  子反眼泪汪汪地送他走,熊侣汗颜,两三天便回了,有必要么?
  一行人纵马一路向南,这是他头一次骑马走这么远的路。一路风景独好,如同奔驰在一幅绝美山水画卷之中。当风吹过耳畔,山水急速往后退去,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清晨便纵马前行,只在路上稍作歇息,天黑之际,似乎已进入三苗地界。令人欣喜的是,此处居然有一处小小村庄,住着十来户人家。看来,晚上的住处有着落了。
  斗般前去询问借住,熊侣坐在一棵大树之下歇息。观浮休走到他身侧,问:“你累了么?这是你头一回骑马行这么远的路。”
  熊侣摇摇头,道:“有些累,不过还好。这里,离我们要去的地方,还有多远?”
  “我们去辰阳,从此处,大约三四个时辰便到了。”
  “这便好。我们今晚在此处歇息,明天清晨上路,正午便能到了。”
  此时,斗般走了过来,道:“侣儿,住处已经打点好了,你与你的贴身侍卫及潘党住在这户,我与其余人再去别家借宿。”
  熊侣微笑道:“谢了,斗叔。”
  出门在外有诸多不便,因此他们便装作普通叔侄,也不管什么礼节了。
  熊侣走进这户人家的院子。他往四周瞧了瞧,这户人家是附近较为宽敞的人家。接待他们的是位少妇,似乎有些怕生,抱着孩子打量了他们许久,将他们领到屋内。一位老妇人坐在堂屋正中,那里挖了个四四方方的坑,用来烧火做饭及取暖。老妇人正在煮着汤,香味弥漫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