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杉重水覆[重生]+番外 作者:仲丘

字体:[ ]

 
文案:
石杉前世机关算尽,求爱不得,逼死温扬后,自己也彻底的沦为了疯子!
重活一世,石杉的愿望很简单,让温扬成为人生赢家,这一世他为赎罪而活
兢兢业业的帮温扬追老婆,虐渣爹,开创事业的高峰。
但当他再一次被温扬堵在墙角壁咚的时候,石杉想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
悉心灌溉,用心经营。原来爱情的种子只有在适宜的环境中才能开花结果……
石杉想对上一世的自己说:努力去爱,得之坦然,失之淡然,请不要去恨。
 
【食(扫)用(雷)说明】
1、主受 非天然神经受X非天然温柔攻
2、1V1 第一人称 微虐 HE
3、金手指小到可忽略 非复仇爽文
 
内容标签:重生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杉,温扬 ┃ 配角:江宁,关磊,杨萱 ┃ 其它:重生,现代都市
 
银牌编辑评价:
杉前世机关算尽,求爱不得,逼死温扬后,自己也彻底的沦为了疯子。重活一世,石杉的愿望很简单,让温扬成为人生赢家。兢兢业业的帮温扬追老婆,虐渣爹,开创事业的高峰。但当他再一次被温扬堵在墙角壁咚的时候,石杉想是不是有点用力过猛了?!悉心灌溉,用心经营。原来爱情的种子只有在适宜的环境中才能开花结果…… 
这是一篇题材新颖的重生文,没有传统的复仇和金手指情节,主角虽极力的想摆脱前世的命运,但随着剧情的推进,主人公上一世疯魔的原因慢慢被揭开,层层迷雾之下,原来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为读者演绎了一场跌但起伏的前世今生。本文笔流畅自然,第一人称也让感情描写深入细腻,是值得一读的佳作。
==================
 
  第1章 楔子
  
  温扬死了,我忘不了他最后看我时厌烦恶心的眼神,仿佛我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脏东西。
  可是,他凭什么呢?就因为我是他眼中恶心的同性恋?
  别人或许可以这么想,但是温杨不可以,我爱了他那么多年,把所有的热情都耗在他身上,他现在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
  就算是我害死了他,那也是……也是因为温杨他一直不肯爱我,等待的太漫长,我真的熬不住了,我是那么的爱他,他却根本看不到我的一点好。
  他们说我是秦氏的继承人之一,只要继承了家族遗产就能身家过亿,他们说我秦杉仪表堂堂,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他们说多少男男女女对我倾心仰慕,是温扬他不识好歹。
  你看,大家都这么说。
  除了不是女人,我又哪点配不上他,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
  温扬能自己开公司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失败了,连他父亲和弟弟都一齐打压他,可见他做人并不成功……
  是这样吗?
  不,不是的……他们都是坏人,是温赫给了我毒品,他说这样温扬就会听话……
  我……我也不想这样的,谁让温扬一直说让我生气的话,骂我,看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听他说些好听的给我……
  ……让他说爱我……
  可最后他却对我说,他累了,他说下辈子再也不想见到我。
  为什么到最后他还是不肯爱我,不爱我当初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让我对他动心,让我满心满眼的全是他,执迷不悟地爱了他一辈子,最后却告诉我他不喜欢我。
  为什么不肯接受我,这世上没人会比我更爱他,早晚他会后悔的……
  他一定会后悔的……
  可是温扬死了,他不能后悔了,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我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整个人被恐惧和失落包围,我害怕的把自己蜷缩成一团。
  来往的人对我指指点点,我环顾四周,草坪不时的走过三三两两的医护人员,不远处是封闭的高墙,这里是医院吗?
  为什么我会在这?
  不!这不是医院,我想起来了,是秦远那个瘸子,是他说我疯了,结果我那个便宜父亲,竟然真的把我送到精神病院。
  这个道貌岸然的骗子,如果不是他,我怎么可能那样对温扬,都是他,都是他害的,就因为我抢了他继承人的位置,可他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因为他腿断了,那老家伙怎么可能把我这个私生子认回去。
  他竟因此来报复我,假意接近讨好我,最后不但害了温扬,还把我关到了这里,整天和一群疯子关在一起。
  不!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去找温扬,找温扬解释清楚,不是我,都是秦远,秦远骗的我,都是温赫,是温赫误导的我,那些都不是我的本意。
  我不知道自己在蹲了多久,脚已经麻的没有知觉,脑子昏昏沉沉的,终于等到门卫交接放松的时候。
  我猛地冲了出去,我整个身体都是麻木的,大脑一片空白,一定要出去。
  我拼命地跑,身后是追喊的叫声,我不能让他们抓回去,不然我就再也不能出来找温扬了。
  我还有话要对温扬说,我要告诉他,不然我死都不能瞑目。
  我要告诉他,我错了,我再也不会逼他了,不爱就不爱吧,只要他好好的活着。
  我发誓这次是真的,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生命,我毁了他的一生,我愿意用一辈子去弥补。
  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可是温扬在哪?
  你在哪呢?
  温扬……
  温扬好像死了!被我害死的……
  那天我就在他身边,看见他把刀直直的送入自己的胸口……
  他死了……他怎么可以死?
  死了就再也听不到我的忏悔了,我惊恐地站住。
  “小心!”
  一声汽笛的长鸣,那是黑暗降临前我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第2章 重生
  
  “石杉……”
  听到声音,我愣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如今自己还没回秦家,还叫着那个曾经被我嫌弃了二十几年的名字。
  石杉……十三,我曾无数次的想,母亲当初是有多不上心,会给我取这样的名字,如今我却只剩庆幸。
  三月的阳光,浓烈有余,暖意不足,微风里夹杂着丝丝凉意。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感受着温热肌肤下跳动的心脏,幸好还活着,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去哪了你,这两天,你怎么老往外跑?”郭宇小跑了几步到我面前。
  郭宇是我的室友,总是留着小平头,和我差不多高,但身体却比我壮实很多,皮肤略黑,笑起来很有亲和力,为人又幽默,有着很讨人喜欢的性格。
  我冲他笑笑说:“刚去面试了。”
  一觉醒来发现本该出了车祸的自己,却安然的躺在老家的房子里,我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消化这样的事实,整个寒假我都过得有些浑浑噩噩,等到开学,才发现已经临近毕业的我连实习的地方都没找好。
  “又去面试?感觉怎么……咦……没看出来,三儿穿西服还挺精神的,姜曼倒也没说错,有那么点祸国殃民的感觉。”
  为了面试,我特意定制了一身休闲西服,虽是普通的定制店,但根据我的要求,倒是裁剪合身。
  我推开向我伸爪子的郭宇,低骂道:“哪个国哪个民是我祸害的,我要真有这本事,第一个先把你这宫刑落实了。”
  郭宇下盘一紧,故作惊恐道:“为什么?我以为你只想割我的舌头,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念想?。”
  我好笑的看着他道:“我做什么要割你舌头,反倒是当了太监,你就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娘娘饶命……小的祖上三代单……”
  没等他说完,我一巴掌呼回去:“别闹,回去了。”
  已经到了大四下学期,课业已经结束,大家一面开始找工作实习,一面等着6月份答辩毕业,整个大四年级的宿舍楼道里空了不少。
  “余明杰说他老板死抠,把过期的咖啡放到茶水间给他们喝,三个月里,公司一次聚餐都没有,都是他们自己私下里组局。”郭宇絮絮叨叨的跟我说着话。
  我一面掏出钥匙开门,一面回道:“你可以让他换个地方,以他现在的能……”
  话语截止在打开宿舍门的一刻,所有的笑意凝固在脸上。
  无论想过多少再见的场景,但当那个人再次鲜活的站在你面前,你才知道自己根本来不及思考,所有的血液顷刻沸腾起来,在血肉里不断地翻滚,烧的人全身骨头都在痛。
  ……石杉,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们不可能。
  ……我不想再看到你,给我滚!
  ……你若敢动杨萱,我会让你加倍偿还。
  ……下辈子咱们再也别见了。
  明明人在咫尺,却仿佛隔了千山万重。
  风华少年,清雅俊朗,像一棵傲立的青松,如此的贵不可言,坚1挺夺目,生生的灼伤了人眼。
  “怎么了,不进去?”郭宇疑惑的挤进门,“咦……温扬回来了,怎么这么早,还以为你要等到答辩。”
  温扬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东西,朝我们看过来,洒然笑道:“自然是看一看你有没有欺负三儿,顺便再看看天有没有被你捅个窟窿。”
  我跟着郭宇进去,只觉头嗡嗡的响,脚底虚浮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强自压下一直发抖的手,感觉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般,我甚至不敢开口说话,无论我之前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如今遇到温扬依旧溃不成军。
  郭宇不满的撇嘴:“这心让你偏的,就三儿是你的亲室友,我们都是充话费送的。”
  我听见温扬笑道:“哪个营业厅这么不会做生意?”随即察觉到温扬投递过来的目光,我身体瞬间僵直起来。
  他说:“有日子不见,我们三儿更帅气了。”一贯温润低沉的语调,我可以想象他勾着嘴角,笑的一片洒然的模样,犹如春日朝阳,带着让人心驰神往的温柔。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说话,面对温扬我现在连正常说话都变得吃力。
  我暗自缓了口气,才依着以前的口吻道:“是吗,我自己也这么觉着。”结果出口的声音还是不太自然,微微带着些颤音。
  “怎么了,不舒服?”温扬眉头微微蹙起。
  郭宇也看过来:“没吧,刚才还好好的。”
  我不得不转过头,强自扯出笑容,扯谎道:“没事儿,实习的事儿没定下来,有点担心。”再次照面,我的心又忍不住一跳,那人今天穿着麻料的白色衬衣,为了方便干活袖口被卷到了手肘,站起身后整个人显得更加笔挺帅气,干净的,清爽的,阳光的让人窒息。
  郭宇不解道:“啊?你还担心这个,咱导师之前给你推荐的,你都拒绝了,我还以为你有更好的选择了。”
  哪里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我当初之所以拒绝,是想着到温扬的公司去帮忙,只是我后来才知道,温扬从始至终都没有过这个打算。
  这个也算是当初我气他的原因之一,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和关磊、梁米这些发小一起创业,而我只是想去帮他,不在乎什么股份,不计较所谓的待遇,却遭到他的拒绝。
  只是如今我已不纠结这些过往,温扬做事都有自己的考量,一旦决定,很少人能改变得了,我要做的是不去打扰他。
  “难得你也有没自信的时候。”温扬走过来,靠着柜门揉了揉我的头,“放宽心,若真没通过那也是对方的损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