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苏叶 作者:热酒烫喉(上)

字体:[ ]

文案
 
 
荣耀豪华版:
重生了,自带金手指了,发家致富了。
放学了,捡到小白菜了,养成妥妥了。
父母要抢钱了,打打打打打打打脸了。
有人要抄袭了,打打打打打又打脸了。
什么!竟然要带走小白菜!抄家伙上!
 
非常慌乱版:
小白菜回来了,变大白菜了肿么破!
大白菜生病了,菜心变黑了肿么破!
救命啊啊啊!白菜要吃人了!
 
 
 
 
重生自带写文金手指受VS扮猪吃老虎前期哑巴攻
 
此书坚决1v1,主受,不虐。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叶,白敛 ┃ 配角:方景焕 ┃ 其它:重生
 
==================
 
☆、第1章 梦回
 
苏叶登录编辑后台,握着鼠标向下滑了好几下,叹气,又是十几页的工作量。曲起修长的手指按了按额头,看来今天也是负能量满满啊,果然每天上班之前期待编辑箱空空如也完全不靠谱。
    苏叶是《上辽日报》的一名编辑,今年二十五岁,未婚且单身。单身的原因倒不是苏叶长得不如意,虽然他算不上帅气逼人,但也着实配得上清新白净这个形容词了。托了这个工作的福,每天下班后苏叶练成了一种分分钟进入冬眠的技能,也算是睡眠界的能手,所以说爱情对于苏叶来说还太奢侈。
    苏叶今天没有像往常一下快速进入工作状态,原因是昨晚家里打来的一通电话。
    苏叶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农村人,还有一个小自己五岁的弟弟。
    家里人很少打电话给他,除非每月十五号收款信息没有及时传到他们的手机中。还记得有一次苏叶忙着赶一个紧急新闻,连夜加班到早上七点,回到出租房倒下就睡,自然也就忘记了那天是要打钱回家的日子,没想到一睡醒后便看见手机上几十个未接电话。
    睡糊涂了的苏叶当时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儿,连忙挣扎着捂着熬夜后当机的头打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满耳的咒骂。你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母亲是如何用‘畜生’、‘便宜货’形容自己的儿子,恨不得把这个世界上所有恶劣的形容词都拉入这场叫骂中。苏叶的心一点点冷却,昏沉的大脑也不停使唤的嗡嗡乱叫,似乎人在疲倦的时候分外脆弱,正如这时的苏叶,竟也为这个早就应该绝望的家庭感到难过。
    他自认为也算是个孝顺父母的好儿子,尽管他的爸妈没当他是儿子。他自小成绩优异,没给家里惹过任何麻烦,比起整日捣蛋调皮的弟弟他实在是好太多,但人心就是这样,总有一些人无论你做什么他们都急于否定你,就算是你的父母。
    从他有记忆开始,父母就一直不喜欢他,这种不喜欢直到弟弟的出世而愈加强烈。他们不喜欢他,可以,只要能让他读书他就十分感激;后来他们连书都不愿意让他读,行,他不花家里一分钱;后来他出来工作了,原以为就可以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人生,但还是没能逃过被当成提款机的命运。
    当然,工作后自己的确有义务给父母赡养费,他也做到了。他工资六千,他们要三千,行,尽管房租加每天的伙食费三千块所剩不多,但他还是在消费奇高的城市紧巴巴地这样过来了,泡面更是家常便饭,但他们不能让他用省下来的养一个四肢健全完全有能力养活自己的弟弟。
    他弟弟苏青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同龄人要不就打包出去,要不就去上大学,再不济也就跟着父母帮帮农忙了。可他呢,俨然一副小少爷的架势,整整两年都窝在家打游戏,电脑和网卡都是苏叶这个冤大头提供的。
    回想昨天电话的内容,苏叶弯起嘴角,真是讽刺,自己的宝贝儿子花光了他寄回去的钱,这还不够,竟然偷偷向镇上的土匪头子王大健借钱,这钱一借就来事儿了。
    村里的人谁不知道王大健做的是黑心买卖,苏青和他勾搭上,简直就是找死。当苏爸苏妈知道后,真是哭天抢地,心疼打骂,可是又怎样呢,但到头来还是他这个倒霉催的大儿子来买单。
    王大健给了苏青两万,没几个月就赶上门讨债,再看账单,哪止两万。
    两万再加上几个月的利息,最后要还的钱变成了五万。
    王大健知道苏家的情况,多了付不起少了没意思,于是他就算着日子赶上来催债,这还别说真给他算准了。
    苏家人不敢报警,单说就依着王大建的势力和这局里的警察说不定都听他的呢,再说他们那个小地方,谁钱多就替谁办事,讲道理完全没用。
    苏爸苏妈有些钱,也是这些年从苏叶身上抠下来的养老钱,还有早些年存的小儿子娶老婆盖房子的钱。他们自然是不肯剥自己身上皮,于是这主意又打到苏叶头上来了。
    苏叶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手盖住眼睛,这种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他现在的生活就像借了高利贷的亡命之徒,但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满足他的债主,他实在是没有精力担负后果。他绝对相信要是他拿不出钱,他的家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闹,而闹的最终结果是他丢掉这份工作。
    可悲苏叶一个新闻人,最后还是妥协在社会的种种黑暗中。
    苏叶是有存款,但堪堪只够还债的钱,可他不想一辈子都住在出租屋,他也想过自己的生活。对于自己的父母,苏叶自问问心无愧,凭什么苏青犯下的错自己来担。
    钱苏叶会出,但绝不会出太多,所以他打算打两万五回去,这也是他的极限了。
    苏叶从小心就软,谁要是欺负他了只要点个头认个错立马就赶上去原谅。他也不记仇,对着谁都一副温和的样子,从没对谁红过脸,唯一一次也就是家里以供不起的理由不让他上学。苏叶不止一次被人称作软柿子,但这几年实在被家里逼迫急了,性子也慢慢硬起来。
    苏叶也烦这样的自己,但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但这一次,他决定应该好好和家里谈谈,他不能一辈子都养着苏青,他也有自己的生活。
    苏叶挤上火车,在过道上不知道说了多少句“不好意思让让”才找到自己的座位,苏叶买的是硬座,不是节假日车厢里也塞得满满当当,空气里飘荡的是各种味道的混合体。
    周围充斥着各地的方言,有聊天的、打电话的,也有像苏叶一样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的。苏叶决定了,这次回去就摊开来讲,父母生他养他即使不喜欢他也要还完这养育之恩,但苏青,抱歉,他苏叶不伺候了。
    他性子软,但不代表他傻。
    下了回家的班车,裹着一路风尘就往家走。
    他家在汽车站点的拐角处,很近,却很陌生。
    走进家门,迎来的是从未有过的热情,第一次喝母亲倒的水,第一次听到来自家人的关心,可这些关心加了个前提到显得虚伪至极。
    苏叶不想消受这种关心也无法消受,所以他干脆站起身,对着自己的父母还有弟弟说道:“钱我带来了,但我只有两万五,其他的你们自己想办法吧。爸妈,以后我会按月寄钱给你们,但小青我实在是没有义务养他,他也该找个工作了。”
    “你什么意思!”苏母一听整个脸就不好看了,原本如沐春风的笑脸一瞬间变得狰狞。
    苏叶倒是觉得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母亲,没有了虚伪的面具到让他轻松不少,自己果然是受虐狂啊……
    “我说苏叶,才多久没见就能耐了啊,别开玩笑了!也不看谁辛辛苦苦供你上学,供你吃穿,你还真别不识好歹,我话就说这了,这钱你不出也得出!”苏母江翠云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嗓门大,话难听,长期吵架培养出来的气势可见一斑。
    在这个家苏母完全掌控了说话的权利,苏父苏安国是个闷罐子,所以在这个家基本上都有苏母做主。
    要是平时苏叶早该投降了,但为了以后远离这水深火热的生活,苏叶少有的驳了回去:“钱我就这些,我放这了。”边说边掏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转身向门口走去。
    “苏叶,你站住!”
    苏叶头也不回。
    突然后脑勺迎来一个重击,还没反应过来的苏叶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识,温热了液体顿时流了一地。
    “啊!”苏母像被砸了脚趾头一般向后蹦了几步,不可思议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举着砖头的苏青,脸上一阵青白。
    她虽然平时彪悍,但到底也就是个农村妇女,此刻看到自己的小儿子砸晕了自己的大儿子顿时慌了神,她只想要钱可不想出人命啊!
    苏父也惊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随后冲着苏青就是一耳光。
    “他是你哥!”他没想到平时嘴甜爱撒娇的小儿子竟然这么胆大,“快把你哥送医院。”说着便要去扶地上的苏叶。
    被自己行为吓了一跳的苏青才反应过来,急忙扔掉手中的砖块,凑上前去。
    “爸……”苏青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没……没气了……”颤抖的双手传达着此刻的慌张。
    他杀人了……苏青整个人瘫倒在地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杀人了!他杀人了!
    “天啊!”苏母听见后险些晕过去,造孽啊!一辈子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命案的江翠云着实吓呆了。他们家出人命了,这是要偿命的呀!这可怎么办啊!
    顿时大厅只剩苏叶的抽泣声和苏母哭天抢地的声音,苏父还算镇定,但再镇定面前也是一条人命啊,苏安国清了清嗓子。
    “快把们关起来青仔!翠云你去打一桶水来!”自己则坐在地上掏出了烟,这事儿千万不能捅出去,不然青仔的前途就毁了,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一个小时后,大厅明净如初,哪里还看得出就在这里失去了一条生命。
    此刻夜幕降临,七月的天气闷热干燥,苏父脚下已经积了一对烟头。
    “老国,你想想办法,青仔不能就这么毁了,青仔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活了。”经过这一段时间,江翠云也慢慢冷静下来。这便宜货死了就算了,还要拉着他们青仔下地狱啊……活着就不是个好东西,死了还不安生,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生出这么个人来!
    苏安国狠狠踩了一脚刚扔下的烟蒂,像是做出什么巨大决定般,开口道:“把他的上衣脱了然后就扔后边河里吧……就当他是游泳淹死的,你们去吧,扔远点,不要让人看见了。”说完再也不肯讲话,埋头继续掏烟。
    得到赦令的两人脸色一喜,合力抬起早已僵硬的躯体,匆匆忙活起来。
    苏家院子后面就是一条河,这个家唯一让苏叶有些牵挂的就是可以在里面肆意游泳的大河了,他死也没想到,他最后的归宿是在这。
    也好,这样就彻底脱离了这座牢笼。
    只是他没想到,他还会再回到这里,以更年轻的自己。
 
☆、第2章 涅槃
 
钻心的痛从后脑勺传来,仅剩的对这个家还抱有一点点的希望也随着这痛完全消失,苏叶从来不知道他用心对待的亲人有一天会用这种方式逼着自己远离,看来他之前的决定是对的。费力睁开眼,入目的是已经有些记忆模糊的房间,难得的干净整洁。苏叶苦笑,他们竟然没有让他躺在地上自生自灭,真是稀奇,恐怕都是为了他手中的钱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