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墨染情长+番外 作者:泷熙

字体:[ ]

 
文案
无故穿越居然女变男,
身为丞相之子却处处受难,似有说不出的前尘纠结…
世子皇子纷至沓来,究竟是真情流露还是另有所图?
宫廷密药竟可以改造身体…
前世逍遥洒脱,今生却无奈为情所困。
只能叹一句因果轮回终究逃不开也躲不过……
禁断之爱,果然伤人伤身啊!
 
 
百里冥彦&千羽寒的故事开坑啦,《千言》求捧场!!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墨染,龙泱 ┃ 配角:萧翎晖,龙襄,花瑾萱…… ┃ 其它:耽美,恩怨情仇,皇室
 
第1章 黎墨染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个男的,不是因为我喜欢女生,而是因为我就应该是个男的。
  小的时候我一直抱怨我妈把我错生成女儿,让我今生都不得安宁,我妈却只是笑呵呵的说,闺女啊,做个男的有什么好的,要独自担起整个家庭的重担,还有在外忙工作,成天东奔西跑,你看看你爸就知道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正斜躺在沙发上看球赛的老爸,他拍着自己那长年积累起来的啤酒肚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为那进球率为负的国足加油,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人吶!还是要对自己好点,我爸妈这辈子都不容易,现在养个闺女还老嫌弃自己投错了胎,回头想想他们把我拉扯这么大都没抱怨什么,反倒是我来抱怨他们没把我生成个男的。
  转眼我已经二十岁,可我却从来没有想着打破单身的枷锁,说是枷锁,于我而言也不是,我是没那个心力气儿去干那个事,一贯坚持车到山前必有路的理念,所以即使二十岁了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过我也一点也不担心,急什么嘛,人生路长着吶……
  人生路长着吗?
 
  一梦千丝万缕,九曲回肠,恍然间觉得这一梦似乎把我过去的二十年岁月都看遍了。
  忽然觉得口中干渴,不自觉地咂咂嘴,然后就感受到嘴边温热的液体,我急忙张口,然后就感觉有人把我轻轻扶了起来耳边还传来一阵念叨。
  “二少爷啊,您终于醒过来了,可担心死我了。”
  二少爷?谁是二少爷?
  闪烁的光点刺激着我的视网膜,我挣扎着睁开眼,眼前的场景却让我依然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古色古香的红木桌椅,雕花镂空木质的灯座,上面有三盏红烛被不知哪里吹进来的风拂得明明灭灭,眼前的碧瓷茶碗做工精细釉色光洁,眼角扫视到绸缎绣花的床帏……处处都证明着这家主人的身份。
  “二少爷,二少爷!”
  我猛地摇了摇头,我记得自己好像是感冒发烧了,这是脑子都烧糊涂了么?二少爷?看不见姐姐我是个女的吗?虽然我特别希望别人叫我少爷……不,现在不是神游的时候。
  我清清嗓子,想要说话,但一开口嗓子就火辣辣的疼。
  “二少爷,来多喝几口。”床前的人又重新添满了茶水,托着杯子朝我嘴边递过来。
  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了眼前的人,身形瘦小,皮肤净白,一双明亮闪烁的大眼睛放在一张巴掌大的脸上,整个人水灵灵的,散发出少年特有的气息,十分诱人。他这样的长相正是我最最讨厌也最最羡慕的,因为我虽然是个女生却有着一米七三的个头,长相虽然还看得过去,但一大长条摆那儿,哪个男的不得跑了啊,虽然我更本就不在乎他们……再看看眼前的人,凭什么一男的长得这么的,这么的……
  “少爷,你在看什么?”眼前秀色可餐的人儿似乎有些疑惑,我猛地回神然后尴尬地摇了摇头。
  少年笑笑,又接着道:“少爷,你感觉怎么样,待会我再叫大夫来看看?”
  奇怪,这个少年怎么老对着我叫着“少爷”,还一口一个,就算我听着舒服,也不能随便污蔑我的性别啊。
  这样想着便抬手去拉衣服,手往胸口刚一放,我的脑袋就像被雷击中了一般轰隆一声。
  天啊!我胸口那两颗玩意儿去哪了?
  ……
 
  来到这个鬼地方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我茶不思饭不想,始终想不通我究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不就感冒了么?不就发烧了么?也没见烧到四十几度啊,怎么就灵魂出窍跑到这里来了?还TMD变成了男的……也就只有这一点值得我庆幸了。
  铜镜里映出一张我熟悉又陌生的脸,脸型瘦削,鼻子小巧挺拔,眼睛水灵清亮,眼角却透出一丝薄凉,白皙的皮肤此时却因为大病初愈有些过于苍白,墨色长发随意挽起。除了这垂至腰间的长发与我以前干净利落的短发不一致,单看脸和我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更瘦了,也许是因为此刻这张脸长在一个男人身上还多出了一分英气,整个轮廓都衬托得立体深邃了。
  离开铜镜,转身对着桌上香气四溢的山珍海味,我实在没有心情享受,索性喊晓枫一起吃。
  低声唤了声“晓枫”,我差点把昨天吃的饭都吐出来,这个声音也太难听了,这个身体是还在变声吗?
  听得我唤他,少年匆匆进门,还没抬头就问我:“二少爷,有何吩咐?”脸蛋儿粉扑扑的,看起来比这桌上的饭菜都诱人,我恨不得上去咬一口。只是他官方的强调让我愣了一下。
  “不要怎么生分嘛,大家都一家人,叫你来是想和你一起吃饭,这么多我根本吃不了。”
  晓枫直接呆住了,直到我起身走到他面前他才回过神,战战兢兢道:“晓枫怎么可以和主子同桌吃饭呢,我……”
  他一句还没有说完,我就一把勾住他的脖子,骂骂咧咧道:“你小子,叫你吃个饭,你别扭得跟大姑娘似的。”
  “二少爷,您…您……”
  “别用‘您’,会把我叫老的。”
  见他坐在桌前愣愣的模样,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吃啊!做什么白日梦啊!”他这才反应过来,局促地拿起筷子却只夹他面前的菜。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古代人就是麻烦,把这么机灵一孩子弄得整天只知道尊卑有序,主仆之分。
  光吃饭也没意思,晓枫也不敢说话,我便先开口问道:“晓枫啊,我问你点儿事。”
  晓枫爽快地点点头。
  “嗯……我之前不是生病了嘛,有些事情我记不清楚了,你可以告诉我吗?”
  “恩,二少爷这次的病确实来势汹汹,才回来就水土不服,紧接着又染上风寒,高烧几天不退,能醒过来连大夫都说是万幸。您有什么记不得了尽管问我吧。”如果我没有记错,这绝对是晓枫第一次对我说这么多的字。看来我要再温和一点。
  “晓枫啊,你说我是刚刚回来?”
  “是啊,二少爷从小就一直在南城的楼大人家抚养,直到今年年初相爷才决定把你接回来。”
  “相爷?”
  晓枫有些奇怪的看着我,“二少爷你不会连相爷都不记得了吧?”
  “哦哦,当朝丞相嘛,我当然知道。”我干笑了两声,胡乱应和着。
  “你怎么可以这样称呼,他可是你的父亲大人,当然也是当朝丞相。”说到这里晓枫的眼里是满满的敬慕。
  “那我为什……”话到嘴边我猛然收住。这个丞相家的二少爷年幼时便被送出去一定有什么缘由,我若此时问晓枫我为什么会被接回来他也不一定知道,就算我不是这里的人却也明白豪门恩仇,还是不要牵连晓枫了吧。
  晓枫顾着吃东西,也没发现我一时语塞。可怜的孩子,应该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晓枫见我神色突然变得严肃,立刻停下手中的筷子认真地看着我,连已经喂到嘴里的食物都停止了咀嚼。
  我忍住了没笑,坐正身子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我叫什么名字?”
  晓枫差点一口饭喷出来,但让他硬生生给憋住了。他端起手边的茶水大喝了一口,而后一脸惊异道:“二少爷啊,你怎么能连自己的大名都忘了呢……”
  顿了顿,见我不说话神色严肃,终于开口:“你的名字是叫黎——墨——染!”他终于笑了起来,一边说着还一边蘸着茶水在桌上写出了我的名字。
  但此时此刻我却笑不出来,黎墨染,这就是我的名字,我就叫黎墨染!
 
 
 
 
 
 
第2章 萧翎晖
 转眼间已过了一个月。
 而我凭着自己二十岁高材生的大脑,终于弄清楚了这个时空这个地点还有关于这具身体的相关情况,同时我也终于适应了这具男人的身体,当然,如我所想的,我果然就应该是个男的。
这里是禄安王朝,当朝皇帝是鸿景帝,而我则是鸿景帝最看重的臣子黎丞相的二公子,今年刚满十五岁。这来头可不小啊,我暗自庆幸,这样的王朝下我若是进入了其他普通平民的身体中,我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估计不出三天就要饿死街头了。不不不,我这是想什么呢!我可是要回去的人,我那无辜的爸妈还在医院里等着我苏醒呢,对!要回去,一定要回去。
看到电视小说中如果想要重新穿越回去一般都是身体受到什么危及性命的刺激。电击,不行,这个时代没有电;跳崖,不行,万一没摔死摔成残废就得不偿失了;嗯——要不再来个感染风寒……
 “二少爷,二少爷!”
晓枫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吓了一跳应激性的身子往后一缩扑通一声从栏杆上摔下去,直直掉入花圃来了个倒栽葱。
 “哎哟,疼死我了。”一边拍着衣服上的尘土一边心想如果是水泥瓷砖地,这一下去恐怕就脑震荡了。
晓枫一脸慌张,忙着扶我,“少爷您没事吧。”
见无知少年眼里泪汪汪的都快哭出来了,我连忙说:“没事没事,少爷我又不是泥捏的,摔了一下死不了的。”
晓枫听我这样说更加着急了,急道:“少爷乱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
看他替我担心的模样,我心中一暖抬手摸了摸他顺滑的黑发,柔声道:“没事啦,真的没事,那栏杆也不高,不信你看。”说着我就起身蹦跶了两下。
晓枫看我真的没事,一蹦一跳的样子还有些滑稽,破涕为笑道:“少爷你吓死我了。”
 “哎,晓枫,你找我什么事?”
在我来这里的一个月里都是晓枫一人为我安排饮食起居,而我却一直生活在这个园子里,不曾出去过。曾经一次我要拉着晓枫一起出门逛逛谁知晓枫怎么也不肯出去,不仅他自己不出去也不让我出去,之后的连续几天他都不再亲近我,这反常的表现让我终于明白过来,我应该是被软禁了。知道缘由之后我便不再为难晓枫,每天在院子里逛逛,看看花草,逗逗小鸟,现在已是夏初,园子里群芳争艳每天观察花儿竞次盛开也不觉得寂寞,还有那满满一书房的书籍我竟也看遍了,这个朝代的文字和繁体汉字只有少许不同,但都能看明白,也多亏那些书籍我才能足不出户了解这个时代的信息。今日刚刚吃过早饭,晓枫突然来找我定然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晓枫站起来整理好衣物,收敛面容才徐徐道:“相爷召你去锦书阁一叙。”
终于肯见我了。
 
锦书阁坐北向南,阳光充足视线良好,周围绿化到位,是学习佳处。
此刻我正站在锦书阁二层颔首垂目等待着眼前的两个人发落。
 分明只是一场简单的会面,我不知道为什么气氛会变成这样,再刚进入这里的时候我还是极其正常的一个人,但与那坐在案前的老者四目相对之时,我这一方的气势明显便被压了下去,那威严冷峻的目光宛如利剑架在我脖子上,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相比于老者的冷峻,坐在一边的青年就温和得多了,墨发轻挽,剑眉斜飞入鬓,一双丹凤眼嵌于深邃的眼眶之中,薄唇微抿,嘴角含笑,嫣然一副万千少女魂牵梦绕的美男子模样,只可惜对现在同为男子的我没有吸引力,但我还是忍不住暗自愤恨,凭什么一个男人长得这么的…这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