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不负 作者:娜小在(上)

字体:[ ]

 
 文案
从天台跟着他家小受跳下来的沈小攻,醒来时发现自己没死,而且还回到了七年前,傻眼的他没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他要确定他的小受还在不在……
呼,还好,他在……
那么重生过来,沈小攻决定这一世再也不放开他的手了。
只是……
爱着爱着,宠着宠着他家小受怎么有些奇怪呢?
什么?
你也重生了?!
我靠!
亲爱的,你这重生速度也忒慢了吧!!
要你管!!【傲娇脸】
*************************
本文慢热,先交代没重生前攻受经历了什么,再说重生后的生活,不要着急哦
双重生,忠犬二货攻VS迟钝呆萌受
 
 
排雷须知
1、谢绝盗文与转载
2、渣文笔,甜虐皆有
3、欢迎收藏,谢谢大家
4、谢绝扒榜,谢绝脏话喷人
5、谢谢小醉给我做的封面,么么哒
6、原名《重返20岁》应我们编辑的指点,修改了很多内容主角名字我也给改了,也增加了剧情改名《重生不负》,希望大家喜欢,也希望大家能动动小手指点击收藏此文章,谢谢啦,欢迎去看正文哦
 
内容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穆白[大白],秋天[犬犬] ┃ 配角:李在俊,刘若 ┃ 其它:重生
==================
 
☆、初遇
 
  
  “秋天。”董超抱着一摞书,追上正在背着个吉他走路的秋天。
  秋天笑着回头:“怎么了,大超。”
  “你还去酒吧唱歌啊?”董超看了一眼他身后吉他。
  “嗯,赚学费和一点生活费。”秋天笑着说。
  “你不累啊?”
  “不累,这就两小时的驻唱,而且一路上都是坐车。”
  “唉,真辛苦,那地方不是要转好几趟车吗?你路上可注意点,最近听说挺乱的。”
  “放心,我一个男生不会有事的。”秋天笑着说。
  两人走着又聊了几句,秋天就坐上公交,去了那间叫[酒点半]的酒吧。
  很个性的名字,听起来挺有趣,所以秋天选来选去,最终选在这里当驻唱。
  虽然离学校远了些,要转三趟车,但是老板给的价钱很高,在[酒点半]唱两晚赶上在其他地方唱一星期,而且老板出奇的对秋天很好,时不时的给他加点小费,再或者秋天没吃晚餐的话,会给他准备一份丰盛的晚餐,这可是其他驻唱们,没有的待遇啊。
  秋天总是感激的要命,本来约定一星期去两晚,每次两小时,心软的秋天就每次早去一会,多唱几首。
  其实,秋天不知道的是,老板之所以对他好,是因为秋天的到来给自己的生意带来了突飞猛进的增长,这是一家GAY吧,表面上干干净净和普通酒吧没什么不一样,其实背地里有肉体交易。
  秋天是大二学生,每次都是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整个人干净的如水,而且脸蛋儿漂亮,皮肤也白皙,抱着吉他,或者拿着话筒坐在酒吧内的舞台上,唱着抒情的歌曲,整个人好看的耀眼,慕名而来的人很多,秋天傻傻的以为大家是冲他的歌来的,所以唱的很卖力,殊不知的是这里面个个都是豺狼饿虎。
  沈穆白就是在这一天晚上遇到的秋天,他是一个无所事事叛逆到极点的二世祖,他老爸是个商人,很有钱的商人,一门心思的想让他去国外读书,可沈穆白就偏偏跟他对着干,不仅不去国外,还直接连国内的学校也不读了,从学校里跑出来,在外面和一群社会上不务正业的人瞎混。
  他爸被他气的不轻,直接断了他所有的生活费,所以,沈穆白穷的把身上值钱的手表和一个耳钉给卖了。
  总算是有点钱了,好些天没开荤的他,这晚,和几个一起常玩的人来酒点半找点乐子,几个人点了几个MB,可沈穆白却没了兴致,借口出了包间。
  去了洗手间,出来,站在走廊边上倚着墙,点燃一根烟,不紧不慢的吸着,旁边来来往往不少人,烟吸到三分之二,沈穆白就随手一丢,没想到丢到了迎面走过来的一个人身上,那人穿着白色衬衫,烟头落在衬衫上,立刻留下一片污渍。
  “操!”沈穆白脱口而出:“妈的,真巧。”
  秋天本来没生气,但听到他说脏话,瞬间眼神变了变,于是抬起头,迎上沈穆白的眼睛。
  那一刻,沈穆白的目光也迎上秋天的目光,瞬间,时间定格。而沈穆白脑子中就三个字——我完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年很漂亮,浑身上下都透着赞叹,而且不知道怎么地,沈穆白还觉得他很干净,是那种从骨子里透漏出来的干净,和自己这种人不是一路人。
  他深深的被这个人给吸引了,觉得自己在劫难逃。
  “吧内虽然没有禁止吸烟,但是最好把烟头的火掐灭,因为这种地方,光线暗,而且狭小,人也多,如果不小心发生火灾,后果会不堪设想的。”秋天张嘴就说了这么一出,没有指责,只是很好心的提醒,而且语气平淡,没有任何表情。
  可看在沈穆白眼里,却是异常生动,他一激动,张嘴就说:“你别生气,我错了。”顿了顿:“那什么,你衬衫脏了,要不,我赔你一件新的。”说着就要扯秋天的衬衫。
  “你干什么?”秋天躲开,面无表情的说:“不用了。”说着绕过沈穆白走了。
  看着那好看的背影,沈穆白当时就想,不知道这层衣服下面是不是也这么好看?
  从洗手间出来,就被一男的用烟头把衬衫给弄脏了,秋天表示有点儿郁闷。
  干净的白衬衫上面弄了污点,还是在胸前,怎么看怎么都碍眼。
  秋天又蹭蹭跑回了洗手间,和沈穆白又打了照面,他看也没看沈穆白,径直进了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拿出纸巾一点点接着水想把那个污点给洗干净。
  “你这样只会越弄越脏。”身后响起陌生的声音,扭头,原来是罪魁祸首。
  秋天没理他,依旧小心的洗着,沈穆白耸耸肩,识趣的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走了。
  秋天洗了好半天,没洗掉只是洗的污渍没那么清楚了,但是却把周围一片弄的脏兮兮的湿漉漉的。
  秋天有些泄气,待会还要上场唱歌呢,这样,多不雅观,叹口气,算了,也只能这样了。
  垂头丧气的出了洗手间,又遇上了那个罪魁祸首,而且这人气喘吁吁的手里拿着一个袋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是个衬衫。
  “拿,给你买了件新的。”沈穆白把袋子递给他:“也不知你穿多大的,我给店主说了一下你大概的身高体重,他给的建议。”
  秋天抿了抿唇,没吱声,直接绕开他走了。
  靠!沈穆白暗骂了一声,定了定神,追了上去,堵住秋天:“喂,我没别的意思,你的衣服是我弄脏的,赔你一件新的,是应该的。”
  “不用了。”秋天说:“只是弄脏了一点,用不着赔一个新的。”
  沈穆白没辙,想了想,说:“我这人有个原则,对别人造成损失,就得赔,你就拿着吧。”
  秋天觉得很为难。
  他刚才是有点埋怨这人把自己的衣服弄脏,可现在又觉得赔一件新的根本是有些过了。
  这是他头一次知道,还真有人活的这么有原则,更觉得有人能做到这一步看来人品不坏。
  正纠结着,一个给他伴奏的人路过这看到秋天问了句:“秋天,你衬衫这怎么弄的?”
  秋天呆了一下,问:“待会上台是不是有点儿不好看?”
  那人点头:“是有点不雅观,不过,也没事儿,大家啊都是冲你的歌和你这个人来的。”说着嘿嘿一笑:“我去趟厕所,你也准备准备,快轮到你了。”
  说完拍拍秋天的肩膀走了。
  沈穆白还在等着秋天接受他的赔偿,听到那人的话,忙开口附和道:“真的,你用水洗的,又是白色的,从远处看特别明显,真不好看。”
  说完又笑了一下:“我的话不信,刚刚那人的话你总该信吧?”
  秋天又觉得为难了。
  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正想着就听到负责的人正喊他:“秋天,秋天,马上就轮到你上场了,收拾收拾自己,快点儿。”
  “哎。”秋天应着,接过沈穆白手里的衬衫,又从兜里拿出二十块放到了沈穆白手里。
  沈穆白正纳闷这给钱什么意思,就听秋天说:“不至于赔我一个新的,这个衬衫我也不知你多少钱买的,现在给你二十块就当我买你的了,谢谢。”临走前又说了声:“再见。”
  而后跑开了。
  而沈穆白看着跑远的秋天的身影,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二十块钱,无语的笑笑,心道,秋天,名字真好听也好记,又想,这人,老子追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写文这个事吧,就是脑子里有了一种情节,便想写下来,好与坏,我都在认真对待
谢谢你们
 
☆、借用
 
  沈穆白只是为了和他老爸对着干,才做了这种连他自己也很讨厌的一种人。
  他老爸是商人,还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什么这富豪榜那名人榜的,还是个大慈善家,身上有好多荣誉的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伤害了他的母亲,这样的一个男人就算再厉害,在他眼里也是失败的,所以,为了气他老爸,他好好的学校不去上,就出来和社会上那些痞子混在一起。
  要不是有人拦着,他老爸都想弄死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可沈穆白才不怕,还拿话刺激他爸爸,说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弄死我,你就绝后了你!
  后来,他老爸派人扫荡了整个市的混混,痞子,流氓地痞什么的,还好沈穆白跑的快,要不然肯定会被他老爸逮去,倒不会弄死自己,但挨打是肯定的。要知道他老爸有一条皮鞭,那该死的鞭子抽到身上别提他妈的有多疼了。
  身上没钱,又不想去问他老爸要,更不想让他妈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所以就把自己的名贵手表和限量版的耳钉都给卖了,卖的钱本来是来酒吧寻乐子的,可是却遇到了秋天,并把人家的衬衫给弄脏了,好心赔了一件范思哲的,好巧不巧把他卖表和卖耳钉的钱给花光了。
  更让他觉得有意思的是,那人居然给了自己二十块,还说是买了这件衬衫。
  沈穆白在心里琢磨着,小笨蛋,你现在身上穿的我给你买的衬衫,可是花了将近六千块。
  看到他在台上坐着,穿着自己给买的衬衫,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沈穆白的心简直是狂跳。
  “哎,沈穆白,原来你在这儿。”同伴一个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找你好久了。”
  “干嘛?”沈穆白瞟了他一眼。
  “结帐啊。”那人直言的说:“你不是说请客的吗?”
  “……”沈穆白有些犯难了,摸了摸口袋,就剩下一点零钱和那珍贵的二十块,微微挑了挑眉,说:“没钱,你们自个儿付款吧。”
  “操!不带你这么耍人的。”那人骂骂咧咧的走了,他也不敢惹沈穆白,因为沈穆白的脾气坏的很,又练过拳击,那拳头可不是一般的硬。况且也知道,这样的公子哥可是说翻脸就翻脸的。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好多人捧场,吹口哨的喊他名字的,弄的秋天有些害羞,抿着嘴角一直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