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剧组门口捡个将军+番外 作者:三言君(下)

字体:[ ]

 
 
 
 61.第六十一章
 
    卫忠侯对于突然多了一个助理明显适应的不错:“行了,帮我倒杯水去吧。”
 
    而另一位对于这个助理身份同样适应得相当好了,听到这句话,马上就乐颠颠去找饮水
 
机了。对此,卫忠侯对上纪洲的视线耸了耸肩膀,换到了纪洲可能会感兴趣的话。
 
    “齐颂这已经是第五次了。”
 
    他这话刚说完,纪洲就看到塞班抬手说了一声:“卡,从头再来。”
 
    现场的气氛同样很凝滞,不过卫忠侯那次是让人惊叹,而齐颂现在却是不一样,不仅仅
 
是塞班,包括安闲他们表情都有点儿莫名。将军是看不明白演戏戏感什么的,反正在他看来
 
这一幕齐颂演得不错。
 
    但是塞班连意见都没提,只是在齐颂刚做了一个动作就喊停,然后从头再来。
 
    纪洲看了一遍,也差不多找到了一点儿问题,他侧头和卫忠侯低声说:“齐颂太紧张了
 
。”
 
    不是他那种不敢和别人交流的社交恐惧,而是面对镜头的紧张感,他太想演好了,反而
 
不如他平时生活中表现的自然。而他自己的这种状态,说起来还真的没有谁都帮助他。
 
    “卡。”塞班无力地又喊了一声,他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拒绝了林助理递过来的眼
 
药水,“先休息一下。”
 
    齐颂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站在台上有点儿不知所措,他的确是卡了好几次,但是下一次
 
他甚至感觉自己还没有最开始表现的好。让骨子里面就有点儿自卑的他更是恨不得把自己缩
 
在地底下。
 
    他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那么多的人都在看着他,他甚至连走路都不会走了,被人注视
 
的恐惧快要把他压扁了。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表现不好,耽误了大家时间,那种自责更是铺天
 
盖地袭来。
 
    他站在上面双腿都在发抖的模样让纪洲微微叹气,“他状况不太对,我去看看。”
 
    这要过去的动作还没做,就被身边人按住了肩膀,卫忠侯略微不耐烦的声音就在他耳边
 
:“你这整天就像是他妈一样,不用麻烦你了啊,已经有妈妈过去了。”
 
    安画正好走在齐颂旁边,两人不知道说什么些什么,齐颂就慢腾腾地跟在安画身后走到
 
门口。
 
    “卫……卫先生!水。”宋叶乐呵呵地捧着一个纸杯过来。
 
    “你这是去挖水井了啊?”卫忠侯故意板着脸,“我现在都不渴了。”
 
    纪洲撞了他一下,从宋叶手中把纸杯接过来,笑着说:“正好我现在渴了,谢谢你啊宋
 
叶。”
 
    “没事!”宋叶嘿嘿笑,他对于卫忠侯的态度倒是没什么不满,甚至还松了一口气。大
 
概是卫忠侯从最开始给他的感觉就是这种很难相处,如果他要是有一天像是纪洲一样对他微
 
笑,他都担心自己能犯了心脏病。
 
    ……
 
    “我第一次拍戏的时候,是冬天。”安画靠在了门口坐着,齐颂犹豫了一下才坐在她旁
 
边,但是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没敢像旁边看一眼。
 
    “我最开始是拍那种家庭喜剧,当时还不算是固定角色,第一季十二集里面,我就在其
 
中的三集,总共出场镜头也不过就十分钟左右,到正式播出之后还会被删减。”安画抿嘴轻
 
轻笑着,“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拍一场戏,在湖边走,结果脚底不稳,直接就摔在了湖
 
面上,那时候湖面的冰很薄啊,一摔下去就摔了个洞,很冷。”
 
    “结果你猜我当时在想什么?”安画偏头微笑看向齐颂,齐颂没躲闪开的眼神和她正好
 
对上,愣了一下就想要躲开,却听到安画说,“我当时就想完了,这幕戏又浪费胶卷了,导
 
演又要骂我了。”
 
    “当时导演让我回去休息的时候,我都差点吓哭了。”安画揉了揉鼻子,“是不是觉得
 
很好笑?不过我那时候真是紧张到了那种地步,我太害怕别人的感受了。然后到现在就觉得
 
其实别人的看法根本就不重要,自己觉得OK就好。”
 
    “我……”齐颂听到这里才发现安画是在安慰他,他抿紧了唇,在说出一个‘我’字之
 
后就有消了声,安画也不急,反而是在旁边玩着自己的麻花辫。半天才听到齐颂本来就低哑
 
的声音开口,“我之前没有表演的经验,总觉得不能让别人失望,但是我每次都弄巧成拙。
 
不仅仅是这件事,还有很多事。”
 
    “……我好像就是什么事都做不好。”齐颂的头越垂越低,“然后到头来还要麻烦大家
 
。”
 
    结果左边脸颊就感受到微微有些湿润的柔软,他呆愣愣立在原地,瞬间脸连着耳朵都红
 
彤彤一片。
 
    而他的这幅模样很明显讨好了安画,她站起身,故意用指尖点了点粉嫩的唇,笑着说:
 
“女神的幸运之吻。不用看别人,想着剧本就好,这样什么返璞归真?反正这些什么词我也
 
用不好。”
 
    “……啊?”齐颂依旧涨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对了,你做的柠檬汁很好喝。”安画最后微笑着留了一句,没再等他,转身首先走了
 
进去。
 
    安闲笑着调侃她:“你又对着我们的演员做什么了?”
 
    安画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对着安闲眨了一下眼:“去安慰一下我们受伤的演员。”
 
    卫忠侯揽着纪洲的肩膀,让他离这两个人远点儿,他无比庆幸纪洲没有什么镜头恐惧症
 
被人看恐惧症的。
 
    “怎么了?”纪洲脸上的笑意还在,他就着这个姿势微微仰头看向卫忠侯。
 
    “我觉得我也需要被安慰。”卫忠侯厚着脸皮在纪洲耳边说,“我也是第一次拍戏,好
 
紧张。”
 
    ——你这最后三个字说的好假。
 
    纪洲把他手臂从自己肩膀上拨下去:“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把家里网断了,乖,最近好好
 
看剧本。”
 
    卫忠侯:“没事,反正最先受不了的肯定是你。”
 
    纪洲竟无话可说。
 
    齐颂回来的时候,从外表上看,还真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变化。一直在旁边和副导演及
 
道具师说什么的塞班注意到他回来了,没多说什么,就是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
 
    当副导演打板之后,齐颂站在前面,不动声色地深呼吸。
 
    他想着剧本的内容:楚瑜生在用最后的一些钱买了去安全屋的食物回到家之后,发现自
 
己之前准备谈婚论嫁的女朋友,早就卷走了家里的全部东西走了。
 
    齐颂把手抬起来,捧在小腹处,微微弯着腰,就像是捧着什么东西。和他以往的几次的
 
表演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然而这一次塞班却没有喊停。齐颂掏钥匙开门的姿势有点儿古怪,
 
手指头握着钥匙尖,一点点把钥匙向钥匙口里面送,那小心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家。
 
    但是手指却没有发抖,毕竟这是他的家,也算是他在面对外界的恐惧之后唯一的避难所
 
 
    开门之后,他停了两秒钟之后,才缓缓把门打开。
 
    里面并不凌乱,干干净净,没有人气。
 
    齐颂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沙发上,弓着背缩着脖子坐在沙发上,维持这个动作很久之后,
 
才缓缓地用手捂住脸,手指弓起,绷得很紧,能看到指节的青筋,并且微微颤抖。
 
    从他手指间的缝隙中,能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对不起。”
 
    塞班挥挥手比了一个??的手势!然后也不知道这个手势他能不能看清,后来又把副导演
 
的大喇叭拿过来喊了一声:“就这么表现,过了!”
 
    “我觉得可以给他的这双手办保险了。”安闲在旁边低声说,“比之前自然多了。”
 
    纪洲自然也能看出齐颂的进步,他笑着开口:“大概是得益于安画的女神安慰?”
 
    安画听到这句话给了纪洲一个飞吻,然而被卫忠侯捂着纪洲的眼睛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
 
给截断了。
 
    这下面大家都互相笑了一阵,顺便听了塞班一顿对自己眼光好的自夸才注意到这么长的
 
时间,齐颂竟然还捂着脸坐在上面,连动作都没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