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意凌然 作者:幽灵爱CP

字体:[ ]

 
文案
 
剑仙者,一剑在手,神鬼不敢阻其锋芒,出鞘,则四海皆惊。
可若这剑仙失了剑呢……
萧莫寒不止被雷劫劈的被迫夺舍,还不幸丢了剑,剑仙门人人敬仰的大师兄沦落成了三流小演员,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够倒霉了,可当他看到原身的金主后……
“突然心安了是怎么回事”
“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攻和受互比,比什么呢——谁比谁更倒霉^^
 
然而不管怎么倒霉,他都要重临巅峰,剑指仙界,只是这次他不再孤身一人,有一个人会陪着他渡过漫漫仙途。
 
周瑾言:明明我才是攻!
萧莫寒:呵呵!
 
ps:主角攻 1V1 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莫寒 ┃ 配角:周瑾言、林枫等 ┃ 其它:无
 
 第1章 夺舍重生
 
    修仙界落月谷,原本风景迤逦的山谷此时万籁俱寂,狂暴的灵气被强制挤压在一处,仿佛随时都会爆裂一般,天上黑压压一团又一团的云相互挤压纠缠撕裂,云缝间偶尔泄出一丝暴虐灵气让人心惊。
 
    “轰——”
 
    似乎力量达到了临界点,那些狂暴的灵力瞬间爆裂开,化成了一道道紫色雷光劈下,瞬间地动山摇,落月谷旁的山峰顿时被削为平底,浓郁可怖的灵力顺着紫色雷光远远散开,整个空间都为之扭曲。
 
    “是谁,雷劫竟如此可怖?”天地异象让整个修真界为之一震,遥远的东海之滨,一个须发皆白的道袍老者眺望雷劫之处,不禁自语:“莫非是哪个魔道大修在渡劫?”
 
    千里之外的昆仑山,几个穿着各色长袍气质凌厉的人都担忧地看向雷劫之地,其中一个俏美少女更是双手合十不住叨念:“天道保佑,大师兄一定要渡劫成功啊。”
 
    “师妹,大师兄修的是不受天道掌控之剑,若是听到你的祈祷,恐怕该生气了。”少女旁边的一个清俊男子一边盯着那远方异象,一边道。
 
    少女不满的娇哼了一声:“大师兄才没那么小气呢,反正,总之,他一定会成功的。”
 
    北邙山,阴深可怖的洞窟中,原本正寻欢作乐的几个鬼修魔修饮酒的手突然一顿,只见洞窟整个晃动了一下,几人面前石桌竟然震颤起来美酒佳肴都跌落在地。
 
    “这是……”
 
    “萧莫寒那小子在渡劫!”几人相互对视一眼,一个鬼修突然嘎嘎大笑起来:“好啊,好啊,渡劫好啊,无论成不成,那刺头以后都碍不到咱们了,来来来,为了庆祝,咱兄弟可得多喝几杯!”
 
    落月谷,九九八十一道紫雷天劫携毁天地之威轰然而下,天雷下一道傲然身影举剑迎上天劫。
 
    “凭何一切都由尔老天决定,天劫,命数……哼,那就让吾劈开这天道劫罚!”
 
    那人一袭玄色绣金纹长袍已破烂不堪,乌发散乱,玉钗尽碎,发尾也已被天火烧焦,五官深邃俊美,但脸色惨淡,唯有一双眼睛凌厉的如同他手上那柄经受天劫却依然倨傲的御天剑。
 
    又是一道天雷落下,其实此时萧莫寒全身灵力已接近枯竭,可他却毫无惧色,纵身迎向紫雷。
 
    “御天剑啊御天剑,这考验你我向道之心的最后时刻来了,此战吾必胜!”
 
    感受到主人澎湃战意,御天剑也嗡鸣起来,剑身金光大涨,如同劈开天地那一瞬的霞光,又如同日夜交错那最初的一缕日光,剑身迎向紫雷天劫,连同萧莫寒一起一人一剑竟将那最后一道紫雷天劫抵在了头顶。
 
    ‘轰——’
 
    天劫与萧莫寒碰撞后,恐怖的灵力四散开来,整个落月谷化为平底。
 
    “结束了?”
 
    萧莫寒也不堪的拄剑半跪在地上,此时他全身灵力枯竭,形容枯萎,御天剑也金芒黯淡,最终化为青灰凡铁,只有剑身还在主人的抚动下微微颤动,似乎在回应主人的话。
 
    “不对,这是什么?”
 
    迎接萧莫寒的并非是仙乐天使,而是天上突然形成强大吸力的灰色漩涡,此时萧莫寒已经真元枯竭,只能任由那漩涡将他吸走,在进入漩涡的一瞬间,萧莫寒就失去了所有知觉,而在萧莫寒消失后,天上异像也都缓缓消失,只余下一片死寂的落月谷在那孤零零地冒着黑烟。
 
    …………
 
    “这里是……”萧莫寒忍着身体酸痛爬起来,他记得自己明明渡过了最为可怕的九重紫雷劫,可最后不但没迎来接引仙史反而被吸入了一个灰色漩涡,那漩涡蕴含的力量极其可怕,他甚至没有反抗之力就肉身尽毁,连神识也几乎消融,如果不是御天剑……
 
    等等,他的剑呢?
 
    萧莫寒盘膝打坐却发现根本无法内视,别提内视了,他体内连一丝灵力都没有,身体甚至还比不上一个普通武人,此时他方才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至少不是他习剑后打磨了百年的剑修之体,难道他这是夺舍重生了?
 
    萧莫寒刚一这么想,大脑就立刻剧痛起来,连他都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捂住脑袋,接着脑子中就立刻涌入了大量的记忆。
 
    他也叫莫寒,是一个三流小演员,被周家公子周瑾言养着,包养了这么久,周瑾言正打算捧捧他,没想到这莫言命不好,竟然出了车祸,如果不是萧莫寒夺舍,恐怕以后也是植物人躺一生了。
 
    不过演员是什么?植物人又是什么?
 
    没等萧莫寒想明白,屋内又是异光一闪,接着熟悉的气息充盈了整个房间,一柄剑身坑坑洼洼闪烁着黯淡金光的宝剑突然出现,悬浮在萧莫寒面前。
 
    “御天剑?”萧莫寒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剑,冷情如他也感到了兴奋,毕竟那是他修炼的根本,是他的剑道,原本在灰色漩涡中的时候,他还以为御天剑一定已经被消融,没想到御天剑竟也无事,只不过剑身损毁成这个样子,只怕没事也好不了哪里去,而自己此时又没有灵力,想要养好御天剑不知该花多少年了。
 
    果然御天剑在轻吟了一声后完全黯淡了下去,变成了一柄暗沉沉的青灰色石剑掉落在萧莫寒手中。
 
    萧莫寒轻抚剑身试图收剑,可是御天剑没有丝毫反应。
 
    镇定如萧莫寒都忍不住呆滞了,就算之前知道自己肉身全毁,只有一丝神识侥幸夺舍都没有如此失措,可现在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就在这时门被人推开了,而御天剑则微颤了一下化作一道青灰色纹身附在了萧莫寒手腕上,萧莫寒看着手腕皱了皱眉随即抬头看向了门口。
 
    来人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大概三十岁左右,已经不再年轻了,可却意外的好看,眉如墨眼狭长,唇薄微翘,下巴微尖肌肤细致只是有些苍白,然而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过人的容貌,而是他身上那种隐隐约约透出的压迫感,纵然他生的俊美,但这份气势却足以让人望而生畏,不敢随意放肆。
 
    这个人萧莫寒知道,正是记忆中包养了那个‘莫寒’的金主周瑾言。
 
    虽然萧莫寒不知道包养是什么意思,但记忆中两个人是做了非常亲密的事情,只不过这周瑾言的表现却丝毫不像是和莫寒有亲密关系的人,他甚至都没有走到萧莫寒床边,而是站在不远处垂眸凝视着床上的萧莫寒,那种姿势是一种轻蔑和俯视。
 
    看了一会,周瑾言掏出一根细长的东西,点了火放在嘴里吸了几口——这在莫寒记忆中好像叫吸烟。
 
    当然萧莫寒也不懂这种行为具体有什么意思,只是被那种浊气熏得皱了皱眉。
 
    那周瑾言抽了两口烟,用指尖弹了弹烟头,看着萧莫寒淡淡道:“莫寒,我不管你是什么想法,但跟在我身边你也该知道我的性格,你自己好好想想还跟不跟我,闹成这样剧组你也不需要去了,这几天就好好养养身子吧,养好了想好了打电话给老李。”
 
    被这种人的目光盯着,就会有种所有的秘密都被对方看透的瑟缩畏惧感,如果是以前的那个莫寒大概早就心虚害怕了,可惜以前的莫寒大概已经轮回去了,如今的这个是被天道坑的夺舍重生的剑修萧莫寒,上一个敢这样站在萧莫寒面前说话的人……唔,那都是已经死了四百年了,不过面前的人是凡人,所以萧莫寒也不愿与对方计较纠缠太多。
 
    所以萧莫寒只是起身站到了周瑾言面前,皱眉冷然道:“念尔凡人无知,吾不计较,然吾已与汝毫无因果,尔口中所言那个……电话不需要,尔速离去,莫来烦吾。”
 
    萧莫寒这一言却是让周瑾言愣住了,甚至连手指中的烟什么时候被对方拿走扔掉都不知道,回过神后不由大笑起来:“凡人、因果,还吾汝,莫寒你当真是演戏演的入骨了吗……”
 
    周瑾言脸上的大笑渐渐停住,他伸手戏谑地捏住萧莫寒下巴:“小东西,你可真让爷好好乐呵了一回,不过……以后就算撒娇留人也要动动脑子,可别再大庭广众下多做什么无脑的笑话事了,丢爷的人。”
 
    说完还亲昵地刮了刮萧莫寒的鼻梁。
 
    这下可算捣了马蜂窝了,萧莫寒顿时眼如利刃看向周瑾言,在对方手还没放下时候一把攥住对方手腕,一下将周瑾言扔向门口,因为萧莫寒此时身体力道关系,周瑾言只是不防备下踉跄地跌倒在地上,滚了一身的灰。
 
    萧莫寒却是冷冷道:“滚!吾……我再说一遍,汝……你与我已无任何关系,我不想再看见你。”
 
    周公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还是在他刚刚好心情与对方调笑过后,而对方还是他包养的小情儿,他扶着门从地上站起来怒极反笑地看着萧莫寒:“好,好,只希望你今后还能有这骨气。”
 
    说完周瑾言怒气冲冲地就转身出门了。
 
    就在周瑾言还没完全出门时,萧莫寒只听到一声轻细怒斥,这声音虽然没有听过,但却无比熟悉,萧莫寒心神一动就知道了,那是御天剑,就听御天剑斥道:“白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